【深度】ICO监管来袭:非法集资还是技术无罪?

《经济学人》将区块链定义为“信任机器”,但人性不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9月2日,ICO玩家度过了如过山车一般的一天。这个无论“造富运动”、还是监管速度都快到按天计算的行业在当天下午遇到一次恐慌情绪。

财新网在《ICO被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 一夜暴富梦碎》一文中称,原本应该在9月2日举办的区块链峰会突然被叫停,背后的本质原因是监管部门马上将给ICO定性了。

财新引用匿名消息源称:8月21日,央行总部收到了相关紧急报告,用实质重于形式的穿透式监管来看,ICO属于变相非法集资。

转载跟风到来。许多媒体甚至省去了“涉嫌”二字,直接变成 “ICO被定性为非法集资”。矛盾的是,就在同一天据FT消息,全球六大银行拟联手推出数字货币,用以“多功能结算”,提高金融市场效率。数字货币是个全世界范围内都有争议的难题。

尚未到位的监管马上就有了市场反应。

2017年9月2日下午,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出现全面下跌,莱特币跌幅甚至超过10%。即使只是市场传言,国内比特币最大的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宣布暂停ICOCOIN交易业务,9月3日晚6点暂停平台提现。

比特币中国交易暂停
几种主要数字货币跌幅

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随即表示,“比特币中国考虑合规的原因,暂时先下架了,其他平台正常交易!”

至此,“利润已超贩毒”、“入场即可赚5倍以上”的ICO正逐渐恢复理智。

众生百态,小牛链选择在9月2日20点提前ICO,打算割掉最后一波“韭菜”;一些ICO创业者认为“大浪淘沙”开始了、 对监管持开放态度;更敏锐的一些人,早已嗅到了监管的味道,已经悄悄离场了。

小牛连提前ICO

1. 

当界面新闻记者把上述消息扔给比特币资深玩家陈林(化名)时,他给记者回了一条非常简短的消息“认真看字”。意思是,“涉嫌”两个字应该可以有很大的解读空间。涉嫌不是定性。

马上他又发来一句话,“hold住噢”。

陈林早期是金融从业者,接触到ICO很早,现在已经投出来几轮。一开始ICO只有金融媒体关注,到后面很多人都赚晕了,开始影响到很多人。到现在ICO已经进入到泛滥状态。

就在两天前,他给界面新闻记者推荐了一个名为WINChain的项目。称自己有渠道能在ICO前拿到私募份额。还有少量没有募满的机会,记者大概可以以8.5元一币的价格买入,ICO之后能达到12元甚至更高。而他自己已经投了130万进去。

最新的私募时间表是9月1日至3日,3日-5日进行ICO。而整个WINChain生态圈真正落地要在明年下半年。这似乎是最后的机会:

时间表

发行固定总量1 亿个,总价值折合为 33000BTC,按现有WIN币1/10价格定价,1WIN=0.00033BTC。ICO私募5000万个新WIN币,折合价值为16500BTC。

私募阶段总量:3000 万个新WIN币(8.5折,2160万个:只支持 WIN币,1:12 兑换;420 万个:个人投资者;420 万个:机构投资者)

在一份长达35页的该项目白皮书里,详细记录了WINChain的核心优势,包括提供从从矿机、挖矿软件、交易所、钱包,到最终落地应用的区块链生态圈支持。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一大堆专有名词中,有很大一部分都需要“后期实现”。代码也还没来得及开源。这让投资者如何相信呢?

图片来源:WINChain白皮书

“这个你需要自己判断。”陈林说,“反正我会看它有实体、有公司、有成熟团队,自己有交易所、ICO平台,一套东西。像你们这种情况,没有接触到这个东西,找人跟投,千万不要自己投。第一次投赚不到钱的话就不要再投了。”

他反复强调这个需要自己判断,风险收益同在。如果投的话,会拉你进一个小群。随意啊,他说。

陈林在朋友圈里还发过另一个币圈的明星项目“Hcash”。他称当时是20万进去的,最后涨到140万,“心脏都受不了。”现在陈林的本金已经提出来了,“它爱涨多少涨多少,秒杀很多其它项目。”

陈林给界面新闻记者理清了技术术语:比特币、区块链、ICO是三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不可互相混淆。

区块链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技术,通过算法实现每个动作可标记;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1.0版本应用;而ICO是一种利用虚拟货币发行进行融资的手段。

自己弄懂是进入的前提。

为什么很多人认为ICO是庞氏骗局、是传销?陈林认为,你跟别人说,1.5万进去的,变成50万,这种涨幅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别人都会觉得你是骗子。大家知道股市能赚钱,但股市一天最多也就10%的涨幅,但ICO两小时的涨幅可能就会在30%以上。再加上ICO 24小时可交易,有时候突然晚上就会出现暴涨的情况。

投国内ICO的方法是,要快进快出。要找那种2个月之内上交易所的,半年那种不要入了,跑路了都不知道。而币尽量要在私募期间买到,上了ICO早期能抢就抢,抢不到就不用买了,价格太贵。

至于背书?

你还是要找找熟人,要不跑路了也找不到。说到底在国内,原本用来融资的ICO变成了一种短线炒快钱的手段和熟人经济。

前一下科技VP何一在一个月辞去了在视频领域的工作,进入“币安”,任联合创始人。她被评为“比特币一姐”,认为把“数字化货币推向大众是我的责任”。

9月1日,好消息传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Binance币安获得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由泛城资本、黑洞资本投资。

界面新闻记者在9月2日找到她的时候,币安已经关闭了ICO业务。她在界面新闻采访时说,“ICO已经停了,做了一下尝试,但国内整体项目质量比较差”。关于监管,何一认为,我觉得应该监管,而且政府会管好;而且中国政府在全球的行政能力都是最强的,ICO在整个金融科技领域涉及款项有限。

她留下了几句关于ICO不得不说的事儿:

何一对ICO的看法

2. 

ICO本质并不坏。它的全称是Initial Coin Offering,与IPO只有一字之隔。性质也很像,利用数字货币对项目融资。

IPO之后,投资者可以分享公司经营的红利,或者股价的增值。

理论上ICO也应该是这样。只不过现在ICO项目太鱼龙混杂,很多项目就像一个皮包公司被包装上市,圈完钱没多久就黄了。

ICO确实已经出现了成功的项目。就在9月初,加拿大版微信的Kik宣布获得新一轮5000万美金融资,投资方包括Blockchain Capital、Polychain Capital以及Pantera Capital。与传统融资不同,这几家投资机构都是区块链公司。

同时公布的还有一份ICO计划:Kik的首次TDE(token distribution event)将于9月12日上午九点进行,计划筹集1.25亿美元。这也即将成为非区块链商业公司进入区块链领域的第一个重要案例。

一位中国玩家唐平参与了此项目。他之前是比特币和以太币的持有者,职业炒币多年,坚定看好比特币的市场价值。

在收到的官方邮件中,Kik通知他9月12日早上9点准时参加,Kik发行的货币名称叫做Kin币,并给了一个基于以太坊的注册地址。本次融资的5000万美元就是以向投资方售出4880亿Kin货币的形式获取的。

唐平收到的邮件

他看好Kik作为一个即时通讯软件的价值和用户群体,这个对标陌陌的软件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金。

因为监管和风险问题,唐平只玩国外的币,在国内他只信任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科林,其他的都是挣了钱就跑。快进快出,从不滞留。

“现在国内韭菜的钱太好挣了,随便一个项目就是9位数。说它是非法集资也没什么毛病。国内乱就乱在ICO信息透明度差,缺乏公开透明的机制。比如我跟你熟,就可以直接给你50%的优惠。100万变200万只需一个月,所以才被人们说成是‘造富运动’。”

财新的报道一出来,很多正在ICO的项目都处在破发的边缘。但即使这样,早期以50%优惠拿到的私募份额依然可以赚一倍的利润。真正破发的只有散户投资者。

《经济学人》将区块链定义为“信任机器”,但人性不是。国内很多ICO根本不是区块链技术,甚至与区块链一点联系也没有。它们只是打着区块链外壳的众筹平台。

比如,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一个ICO公示平台ICO AGE上,只写出了目标金额和剩余天数,根本没有利用区块链展示清楚每一笔交易的记录。

形式很像众筹平台的ICO

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应该如下图所示,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完全公开透明。每一笔上都有一个唯一标记好的哈希值。如果一个公募过程不能公开,区块链技术无从谈起:

有标记的交易

唐平记得之前有一个PRIMAS的项目,ICO还剩97%结束,大约需要几百个ETH就结束了。唐平和几个朋友合计扔了大约500个ETH进去,一个星期过去了,该项目还剩97%,进度不变。

健康的ICO应该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为解决区块链本身技术难题而生的。比如世界成功的以太坊诞生之初解决了智能合约和图灵完备;比如唐平看中的Oxproject,解决的是以太坊系统内部的Token。再小的项目,只要是解决了一部分技术价值,或者有实体的项目,都是有存在的价值。否则发那么多公链的货币,没有任何意义。

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今年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

3. 

监管风声下来,一些ICO的大V们坐不住了。

李笑来、薛蛮子纷纷发声:李笑来表示自己没有美国护照、没跑路,没有被约谈过……薛蛮子则在微博里转发了一篇此前关于凤凰科技的专访,表示国内大部分ICO都不行。

李笑来发声
薛蛮子发声

对于监管的声音,部分已经行业从业者给出了最真实的反馈。

墨链专注于文化资产类的区块链交易,已经于8月15日完成ICO,共募集到2200比特币。墨链创始人宣松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监管层面还并未定性。文中也只是涉嫌,并未定性。

墨链ICO结果

从两行一会的层面来讲,他们如何监管,这个还不确定。无论从业务,还是逻辑的角度讲,监管都是必要的。关键看怎么管,如果是一刀切的态度,有可能物极必反,有更多场外交易的现象出现。

“监管预计会在9月、或者10月出台,就快了。”宣松预测。

即将到来的监管可能有两种形式:一个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切的模式,彻底将所有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另一种是沙盒监管,即几个区块链项目,由政府主导成立一个沙盒。只要满足一定条件的,就放到一个沙盒里,相当于起到一个自我审查的功能。

以从业者角度看,沙盒监管是更期待的模式。一刀切可能有两个不良的市场反应:第一,更多的项目会走向海外,这几乎是制止不了的。一位匿名接受采访的区块链创业者表示如果大陆注册主体遇到问题的话,马上会将公司主体搬到新加坡,毕竟区块链这种完全网上交易、去中心化的项目不太容易受到地域的影响。

这家匿名的创业公司9月6日会锁白名单,9月9日ICO发布。创始人明确表示,不会因为监管影响而暂停做这件事的脚步。

另一方面,区块链的技术客观上造成了是监管的真空状态。从技术和商业逻辑角度看,ICO是禁止不了的。过严的监管可能会造成反弹效果,很多人会采用场外交易,甚至出现传销。

“怎么说呢?你身处泡沫之中,是不知道泡沫存在的。ICO这件事本身是有价值的。只是因为中国人太聪明了,大家把ETC代码改几行,不做什么事儿发个白皮书,就开始圈钱。”

“如果是境内运营受到监管。我们是境外注册公司,需要吸引世界优秀的人才,做成一个真正开源的社区并不容易。”该匿名创业者说。

中国电商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刘春泉律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他一直认为“非国家发行虚拟货币违反人民银行法。人民银行法规定人民币是法定货币,比特币或者ICO违反这项规定,属于非法集资。”

回到最本质的问题上来,ICO有没有产生真正的价值?

代币现在很难在日常生活中流通。宣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评价一个代币有没有价值,要根据具体项目分析。本质上它是一种交易工具和融资途径。是真正份额化的交易工具。

ICO的魅力在于,它和VC最大的区别是无门槛、高流通,变现极快。ICO是一个普通用户能够参与到一个无门槛的一级市场投资。现在除了ICO,恐怕暂无其他。

未来,ICO应用更多的可能是更多垂直行业,比如ICO影视资金,版权份额化,将版权份额做精确的切割,这是计算机和法律层面赋予它的意义。只不过现在,它已经被歪曲和利用了。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