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公投四面楚歌 库尔德地区脱离伊拉克真能独活?

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等周边国家都担心,一旦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独立成功,就会出现“溢出效应”——本国境内的库尔德人​也将开始寻求独立。

2017年9月8日,伊拉克库尔德人参加庆祝仪式,敦促人们在即将举行的独立公投中投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周二(9月12日),伊拉克议会通过反对库尔德独立公投的决议,并授权总理阿巴迪采取“一切措施”维护伊拉克统一。此前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计划于9月25日举行独立公投。

据伊拉克议员Mohammed al-Karboul透露,来自库尔德的议员在议会投票时离场,但驳回独立公投的决议仍获得多数通过。

阿巴迪和多名伊拉克官员都曾宣布过库尔德独立公投违宪。周二,阿巴迪重申了自己的立场:“我们绝对不会允许伊拉克的分裂。”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东地区的库尔德人一直都在谋求独立。目前约有3000万库尔德人分散在伊拉克、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等国,其中伊拉克境内约有500万库尔德人。

按照伊拉克2005年通过的新宪法,库尔德地区作为联邦单位实行自治,拥有议会和政府,库尔德语同阿拉伯语一起被列为伊拉克官方语言。此次试图举行公投的地区包括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三省以及由库尔德人控制的基尔库克省,约占伊拉克领土面积的五分之一,是伊拉克主要的石油产区。

据报道,过去10多年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不顾中央政府反对,自行与多个外国石油公司签署勘探和开采石油协议,并向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等国派驻代表,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多个领域与美国密切合作。库区还谋求突破法律限制,组建一支庞大的标准化武装部队。 

议会通过反对独立公投决议的当日,伊拉克库尔德民主党、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和反对举行公投的“变革运动”在库区首府埃尔比勒举行三方会议,就重开库区议会、举行公投等议题展开谈判。 

新华社报道,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高级官员巴赫蒂亚尔表示,库区主要政党领导人对伊拉克国民议会通过反对库区公投的决议表示遗憾。 

巴赫蒂亚尔将决议中的“一切措施”解读为“包括使用军事手段”,他呼吁各方保持冷静,称使用武力解决问题对伊拉克十分危险。

半岛电视台援引知情人士透露,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议会将于本周四碰面来对独立公投作出回应。这是自2015年10月以来库区自治区议会的首次会议。 

周二,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重申独立公投将按时进行,并提出在公投后继续与伊拉克政府保持对话。

路透社报道,巴尔扎尼对基尔库克省当地的支持者表示,独立公投是一种“天赋人权”。他同时承诺,基尔库克省能够在全新的库尔德斯坦国拥有“特殊地位”。 

石油资源丰富的基尔库克省本不属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人口中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土库曼人混杂。2014年起,库尔德武装组织在积极抵抗“伊斯兰国”(ISIS)​的同时,首次控制了库区之外与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一些地区,其中便包括基尔库克省。8月29日,基尔库克省议会宣布将参加9月底的库尔德独立公投。

伊朗媒体报道,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高级军事助理萨法维少将警告称,库尔德独立公投是中东地区一场新的危机,势必将引发战争和长期动荡,使中东碎片化,并为外部势力进一步插手和控制中东提供机会。 ​

路透社指出,伊拉克议员担心,对于同时被伊拉克政府和库尔德地区政府宣称控制的地区,此次独立公投将可能继续巩固库尔德方面对这些区域的控制。 

此外,周边国家也一直反对库尔德公投。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等国都担心,一旦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独立成功,就会出现“溢出效应”——本国境内的库尔德人​也将开始寻求独立。

据新华社分析,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很大程度上把实现独立和富裕的希望寄托在丰富的石油资源上。但伊拉克北部位于内陆,没有出海口,石油出口必须途经反对库尔德独立的周边国家。一旦石油出口被切断,库尔德人将在经济上陷入绝境。 

从国际社会的角度考虑,库尔德独立公投恐将分散中东地区打击ISIS的注意力,让遭受挫败的恐怖和极端势力卷土重来。8月底,美国防长马蒂斯访问伊拉克和土耳其时也指出,目前理应将打击ISIS作为首要任务,希望库尔德能够推迟独立公投。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8月,库尔德代表团在巴格达与伊拉克当局进行了第一轮有关独立公投的谈判。伊拉克当局原定将在9月初派代表团前往库尔德进行第二轮谈判,但直到9月13日距公投不到两周时间时,伊拉克代表团仍未见踪影。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