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调查】融捷股份阿喀琉斯之踵:长期停产的锂矿悬而未决

界面新闻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融捷股份长期陷入停工停产的甲基卡锂矿面临诸多复杂问题。

在2014年冬歇期结束未能如期复工复产后,拥有亚洲最大锂矿山的融捷股份(002192.SZ)就进入了焦虑期。这座停产已经三年的矿山,有着怎样的命运?对融捷股份又意味着什么?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前往甲基卡矿山实地调查发现,受制于种种因素,融捷股份长期陷入停工停产的甲基卡锂矿面临诸多复杂问题。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复工复产困难重重的上述矿山未来有望整合,融捷股份是不是还在其中并不确定。但融捷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还没有这个说法,公司刚刚披露将对库存多年的锂精矿委托加工成碳酸锂进行销售。

事实上,虽然同样拥有锂矿,但融捷股份和他的同行比已经落后了很大一截。甲基卡锂矿的未来对这家公司很重要。

阿喀琉斯之踵

近年来,随着电动汽车技术和产业的迅猛发展,锂电池产业链上游最核心的锂矿资源成为全球资本争夺的焦点。

不过,早在2009年就进入锂矿采选行业的融捷股份却“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以极低的价格控制的世界第二大、亚洲第一大锂辉石矿山至今仍长期陷入停工停产状态。

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9月,融捷股份收购甘孜州融达锂业有限公司(下称融达锂业)51%的股权,收购价格合计为7310万元;2013年1月,该公司以2.75亿元的价格收购融达锂业剩余49%股权,使得融达锂业成为该公司全资子公司。

融达锂业从事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甲基卡锂辉石矿的采选业务,持有康定甲基卡锂辉石矿134号脉采矿权证,储量为2899.5万吨,证载开采规模为105万吨/年。

作为公司的核心资产,融达锂业为融捷股份锂矿采选业务平台,其拥有的甲基卡锂辉石矿134号矿脉是中国资源储量较大、开采条件最好的伟晶岩型锂辉石矿床,为国内少有的高品质锂矿资源。同时,甲基卡锂辉石矿为世界第二大、亚洲第一大的固体锂辉石矿。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甲基卡锂辉石矿的储量仅次于天齐锂业(002466.SZ)所控股的泰利森旗下澳大利亚格林布什锂矿。后者锂矿储量合计为8640万吨,为目前世界第一大固体锂辉石矿。

根据介绍,2014年融达锂业矿石采选生产能力为45万吨/年。二期扩建工程完成后,矿石采选生产能力将达到105万吨/年。

不过,融达锂业2013年启动了扩产项目相关的征地工作,进展并不顺利,最终融达锂业在2014年冬歇期结束后未能如期复工复产,直至现在。

停产中的甲基卡锂辉石矿

“坐拥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锂矿山,却年年陷入盈亏边缘苦苦挣扎,融捷股份简直就是端着金碗讨饭吃。”一位长期关注甲基卡锂矿的投资者陈某向界面新闻记者感叹。

国内大宗商品数据商“生意社”的最新价格显示,目前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已经超过17.8万元/吨,工业级碳酸锂价格也已经高达16.5万元/吨。

得益于价格的持续飙升,国内锂矿巨头天齐锂业2017年度净利润预计将高达20.6-22.6亿元,赣锋锂业2017年度净利润预计也将高达13.23亿-15.56亿元,近年来均呈现爆发式增长的势头。

然而,根据业绩预告,融捷股份2017年度净利润预计仅有300万-550万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也只有530.54万元。在锂矿价格持续飙升的背景下,长期陷入停工停产的甲基卡锂矿并没有给公司业绩作出任何贡献。

“能否复工复产、何时复工复产,将是融捷股份的阿喀琉斯之踵,甲基卡锂矿无疑将决定着公司的命运。”职业投资者郭生这样认为。

几个月前,甲基卡锂矿所在地康定县塔公镇综合治理的消息,让二级市场联想为甲基卡锂矿复工复产的前奏,融捷股份的股价更一度大幅飙升超过60%,总市值也迅速突破130亿元。

“天齐锂业、赣锋锂业总市值最高分别突破了860亿元和750亿元,如果能够顺利实现复工复产的话,目前融捷股份的估值并不贵。当然,如果始终得不到落实的话,那么这个估值水平就不只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需要考虑如何保证持续性盈利、维持上市地位。”迟迟难以推进复工复产,让长期看好融捷股份的郭生忧心忡忡。

对此,上市公司方面指出,甲基卡矿山45万吨/年选厂技改工作已基本完成,根据规划将在塔公矿区建设105万吨/年采矿场,对原选矿厂通过技改达到45万吨/年,后续60万吨/年选矿厂另外选址建设。

不过,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上市公司为锂矿复工复产作出了大量努力,但目前何时复工复产仍不明确。

长期停产悬而未决

针对甲基卡锂矿长期陷入停工停产状态等问题,界面新闻记者前往甘孜州康定市塔公镇甲基卡锂矿进行了实地调查。

从距离成都市中心400多公里、距离甘孜州首府康定市90多公里外的塔公镇,继续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朝西南方向驱车两个多小时,才能抵达融达锂业采矿、选矿厂区所在的海拔超过4300米的甲基卡锂矿

当地多位藏牧民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呷基措海子不远处,是融达锂业采选厂区成片的蓝色屋顶、白色墙面的建筑,而在甲基卡矿山中部东侧明显隆起的山丘,正是融达锂业旗下的矿山——134号锂辉石矿脉。

由于过去三年多长期处于停产状态,融达锂业的采选车间空无一人,只见厂房下端延伸到湖边的取水点和顺着湖边铺向下游尾矿库的两根深黑色排污管道。

甲基卡锂矿矿区设施

“过去这个尾矿库污染,大风吹起白色的东西到处都是。”附近的藏牧民扎西(化名)指着被巨大的铁丝网围住的尾矿库深褐色的一角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现在盖上了那些白色的毛毡,但还是在向下面渗水,你看那些地方的颜色。”

覆盖毛毡的尾矿库

在尾矿库附近矿山公路入口处负责值守的一位中年男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甲基卡锂矿已经停工好几年了,具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谁都不清楚。

长期在甲基卡地区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由于锂产业规划未完成、环评审批、公路建设以及利益共享机制等难题尚未全面解决,甲基卡锂矿恢复开矿困难重重。

上述知情人士进一步指出,除了历史遗留的客观原因外,融达锂业想要恢复开工,前提是全面彻底地进行环境治理。比如说,建在呷基措海子边的选矿厂必须搬迁,建在与垭尔柯河支流相连的哲西曲诺卡海子中的尾矿库污染严重,并且悬空的坝体非常脆弱,极易溃坝,同时渗漏的选矿液三浸池和尾矿废液直接排放于垭尔柯河支流……这些都需要投入巨资重新规划设计,异地迁建。

值得注意的是,界面新闻记者在途径矿山公路时发现,路边竖立着几块“亿比措湿地自然保护区”的界碑。

矿区所在地外围的自然保护区

而来自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反馈督察情况显示,四川省国土资源厅2013年以来,在自然保护区内新批准设立采矿权3宗、探矿权11宗,为28个保护区的107个采矿权办理延续手续,为79个保护区的192个探矿权办理延续手续,违法违规问题突出,生态破坏情况严重。

那么,融达锂业的甲基卡矿山属于亿比措湿地自然保护区范围吗?融捷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答复称,“不在保护区内,是邻近保护区。”

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亿比措湿地自然保护区范围在东经101°12′16″-101°27′34″,北纬30°20′07″-39°27′55″之间。而界面新闻记者在尾矿库、采选厂区周边道路的GPS定位数据在东经101°16′59″-101°33′12″,北纬30°17′35″-30°19′3″区域。

今年7月,甘孜州政府通知要求,全面停止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内矿产资源勘查开采活动,并进行清退。但上述通知所列清单没有涉及亿比措湿地自然保护区和甲基卡矿山等相关内容。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融捷股份的矿山可能将要转让。

根据甘孜州矿产资源开发管理政策,融捷股份不只是需要投入巨额资金进行环保整治,还面临着州政府按照占股15%以上或等额征收矿产发展资金,这对企业资金实力要求非常高。同时融捷股份还面临2018年12月31日前逾期未开展矿山建设的将不再办理采矿权的延续和转让变更手续。

上述知情人士还指出,以目前情况来看,甲基卡矿山迟迟不能正常开发,融捷股份有很大责任。有关部门正在研究优化甲基卡地区锂矿资源开发环境等事项,不排除将会由技术和实力突出的公司来对整个甲基卡地区锂矿资源进行整合,融捷股份的甲基卡锂矿命运难测。

就此,界面新闻记者向融捷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求证,对方称目前公司仍在积极配合,努力推进复工复产,并没有转让计划。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