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如何改变了我们阅读新闻的方式?

19世纪中叶以来,新闻摄影通过照片传递新闻,形塑了人们认知世界的方式。从最开始的战地摄影,图片叙事慢慢延伸到包括体育、长篇故事在内的有新闻价值的事件。有人会说,图片新闻的全盛时代早已随着《生活》(LIFE)这类图片杂志的停刊一去不返,但摄影记者们自己也在不停调整,使用新的技术和平台,继续讲述着当代社会的重要事件。

摄影记者詹姆斯·纳赫特韦(James Nachtway)1994年在卢旺达种族屠杀事件现场工作。克里斯蒂安·菲(Christian Fei)摄

19世纪中叶以来,新闻摄影通过照片传递新闻,形塑了人们认知世界的方式。从最开始的战地摄影,图片叙事慢慢延伸到包括体育、长篇故事在内的有新闻价值的事件。

有人会说,图片新闻的全盛时代早已随着《生活》(LIFE)这类图片杂志的停刊一去不返,但摄影记者们自己也在不停调整,使用新的技术和平台,继续讲述着当代社会的重要事件。我们回顾了新闻摄影的起源以及发展,重温历史之最、行业争议和新闻摄影的代表人物。

战地摄影与新闻摄影的起源

新闻摄影最初起源于战地摄影,罗杰·芬顿(Roger Fenton)在克里米亚战争中首次开创了这一领域。芬顿是世界上首位官方战地摄影师,他拍下战场的照片,以说明战争带来的影响。他的作品刊登在《伦敦新闻画报》(Illustrated London News)上,第一次把这些照片带到了读者大众面前。

只有技术的进步,才能带来以图片呈现新闻故事的可能。早期相片用的是雕版印刷技术,《伦敦新闻画报》是首个广泛使用这一技术的周刊。

1855年,站在守卫山(Guard's Hill)上远眺巴拉克拉瓦(Balaclava)战场的轮廓,远处是坎罗伯特山(Canrobert's Hill),热风劲吹。

罗杰·芬顿 摄,国会图书馆 藏

在美国内战期间,摄影师马修·布雷迪(Mathew Brady)为《哈珀斯周刊》(Harper's Weekly)拍摄军营生活及战场样貌。布雷迪最开始专门拍出征前的军队,他觉得士兵们不一定回得来,所以想留下些肖像照,给他们的家人做个念想。很快他的兴趣就转移到了战争本身,他甚至直接向林肯总统提出申请,要求获准前往战地前线。

空空如也的营帐与受伤的义勇兵。

马修·布雷迪 摄,美国国家档案馆 藏

1861年,他开始了拍摄美国内战的征程,在此期间曾一度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但受技术限制,他无法拍摄动态画面的瞬间。布雷迪一行人阵仗很大,他雇了20多个助手,每个人都配备着一个移动暗箱。虽然不时有人批评有些照片并非出自他之手,但他的工作以及1862年首次摄影作品展之后的成功,已经奠定了他新闻摄影先驱的地位。

社会记录以及技术的进步

19世纪后半叶,新闻摄影已经超越了战地及灾难摄影的范围。摄影师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和记者阿道夫·史密斯(Adolphe Smith)合作,为一家月刊杂志提供描绘伦敦街头世相百态的照片。从1876年到1877年,《伦敦街头生活》(Street Life in London)改用以影像为主的故事叙述方式,新闻摄影开始焕发出新的活力。

纽约市出租屋一景。

雅各布·里思(Jacob Riis) 摄,辛迪加博物馆 藏

技术方面的两个重要进步也推动了这一领域的发展——半色调印刷和闪光粉。半色调技术逐渐取代了雕版,使得照片的影调得以全范围冲印,大大加快了冲印速度。到20世纪初期,大部分日报社都采纳了这一技术。闪光粉则为偷拍和室内摄影带来了可能,也成就了当时最为知名的社会摄影记者——雅各布·里思。

里思是丹麦移民,于1870年抵达美国。他的开创性作品《另一半是如何生活的》(How the Other Half Lives)记录了在纽约市贫民窟和出租屋内移民们的生活。这些作品成为了社会改革的催化剂,同时也显示出摄影记者带来改变的强大力量。

黄金时代的摄影记者

1930年代至1970年代,是新闻摄影的“黄金时代”,技术进步与公众兴趣共同将这一领域推到了新的高度。闪光灯和小巧的徕卡35毫米相机,使摄影变得前所未有的便捷。以摄影作品为主的媒体,例如《柏林人画报》(Berliner Illustrate Zeitung)、《纽约每日新闻》(The New York Daily News)和《生活》,雇佣了大量的摄影师,并将图片叙事用作传播新闻的一种方式。

玛格丽特·布尔克-怀特(Margaret Bourke-White)作为美国首位战地女记者及《生活》杂志创刊号封面照片的拍摄者,标志着女性也成为了这一领域的佼佼者。多萝西娅·兰格(Dorothea Lange)是美国农场安全管理局(Farm Security Administration)招募的众多记录大萧条时期的摄影师之一,也是纪实摄影的先锋,她拍摄的《移民母亲》(Migrant Mother)甚至成为了记录那个时代的标志性作品。

1947年,新闻摄影又迎来了一次重大发展。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大卫·“詹”·西蒙(David “Chim” Seymour)和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创立了玛格南摄影通讯社(Magnum Photos)。这间摄影师所有的合作社,通过运用旗下成员的集体力量,几乎直击了20世纪所有的重大事件。

下面,先让我们一睹新闻摄影先驱时代那些伟大摄影记者的作品的风采。

玛格丽特·布尔克-怀特(Margaret Bourke-White)

1945年,意大利。准备夜袭德军阵地前,美军步兵将自己的个人物品扔进箱子。军队规章规定,除了被称作“狗牌”的士兵胸牌,士兵一律不准携带任何身份标识物。

玛格丽特·布尔克-怀特 摄

1939年。飞过曼哈顿上空的Dc-4型飞机。

玛格丽特·布尔克-怀特 摄,《生活》杂志 刊

多萝西娅·兰格(Dorothea Lange)

《移民母亲》。1936年,加利福尼亚州尼波莫村(Nipomo)。加州的豌豆采摘者一贫如洗,这名32岁的母亲有七个孩子。

多萝西娅·兰格 摄,国会图书馆 藏

1936年,加利福尼亚州圣华金河谷(San Joaquin Valley)。美国河流营地的供水设施。

多萝西娅·兰格 摄,国会图书馆 藏

阿尔弗雷德·艾森施泰特(Alfred Eisenstaedt)

1961年。在总统就职舞会上,新任副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正与新任总统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及其夫人杰基·肯尼迪(Jackie Kennedy)交谈。

阿尔弗雷德·艾森施泰特 摄,《生活》杂志 刊

1945年,纽约。时代广场上的胜利之吻。

阿尔弗雷德·艾森施泰特 摄,维基百科

今天的新闻摄影

随着摄影杂志和印刷新闻业的衰落,新闻摄影也在转变。它已经被视为一门艺术,像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以及1968年起开办的普利策奖新闻摄影奖,每年都在肯定这一领域最为杰出的作品。世界新闻摄影奖细分了从体育摄影到长期项目等八个分类,这也显示了这一领域经久不息的生命力及深度。

数字技术的出现同样也改变了新闻摄影。在一个讲究新闻伦理的领域,图片造假是一个严重问题。尽管战地摄影历史上曾有过一段摆拍时期,但这仅是由于技术的历史局限,摄影记者们始终坚持的一条工作原则是,场景必须是非人为或非伪造的。然而通过数字技术来进行伪造却变得前所未有的便利,精确也就成为了大问题。事实上,每年参投世界新闻摄影奖的作品中,20%的作品会因为涉嫌后期制作及违规操作,在最后一轮之前被淘汰。

《时代》杂志(TIME)2012年11月12日刊封面。拍摄者本杰明·洛威(Benjamin Lowy)用一台iPhone拍下了这张照片。

而今,社交媒体及其即时性,也对新闻摄影产生了强大冲击。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简单粗暴地使用社交媒体用户上传的照片和视频,数量与质量之间的关系必须得到平衡。而技术带来的即时性也帮助了摄影记者,让他们可以在瞬息之间发送高质量的照片。

随着出版业越来越依赖自由职业者而不是职业摄影师,像《每日非洲》(Everyday Africa)等摄影小组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作品,常被主流媒体忽视的话题也因此得到了关注。摄影记者本杰明·洛威的代表作是一张用iPhone拍摄的照片,他没有回避手机的拍摄能力,而是予以认可。最后,这张照片登上了2012年《时代》杂志的封面。

接下来,一起来欣赏一些新闻摄影大师的作品,他们至今还在影响着这个行业。

史蒂夫·麦凯瑞(Steve McCurry)

1983年,印度,西孟加拉邦。挂在火车一侧的自行车。

史蒂夫·麦凯瑞 摄

2011年,在大壶节(Kumbh Mela Festival)期间,恒河边等待沐浴的人群。

史蒂夫·麦凯瑞 摄

基特拉·卡哈娜(Kitra Cahana)

2009年,新墨西哥州,圣菲村(Santa Fe)。“脏孩子”野营活动(The Dirty Kids' Camp)中的一群参与者。每年7月4日美国国庆假期的周末,“彩虹集会”(Rainbow Gathering)都会在不同的国家公园举行。部分原因是为了庆祝包容性,和祈求世界和平。这个节日每年吸引着数以百计的青少年和游客,他们被戏称为“脏孩子”。

基特拉·卡哈娜 摄

2011年,佐治亚州,萨凡纳镇(Savannah)。一群正在等待火车到来的游客。

基特拉·卡哈娜 摄

林西·阿达里奥(Lynsey Addario)

2016年,希腊。伊哈姆(Illham)在帐篷里,怀里抱着自己7周大的宝宝法拉吉(Faraj)。

林西·阿达里奥 摄

2017年,希腊。在即将举家迁至爱沙尼亚的前夜,叙利亚难民泰玛·阿布扎里(Taimaa Abzali)和她的丈夫穆哈内德·阿布扎里(Muhanned Abzali)、6个月大的女儿海伦(Heln)和儿子瓦埃勒(Wael),正收拾他们的回忆和个人物品。

林西·阿达里奥 摄

詹姆斯·纳赫特韦(James Nachtwey)

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被毁后,曼哈顿下城的尘土、烟雾以及雨点般的碎玻璃。

詹姆斯·纳赫特韦 摄

2004年。一位在西达尔富尔州(West Darfur)医院中照顾罹患戊型肝炎儿子的母亲。

詹姆斯·纳赫特韦 摄

本杰明·洛威(Benjamin Lowy)

2005年,巴格达。《伊拉克观察》(Iraq, Perspectives)。

本杰明·洛威 摄

2010年,路易斯安那州。原油被冲上了格兰德岛(Grand Terre Island),这是巴拉塔里亚湾(Barataria Bay)和墨西哥湾(Gulf of Mexico)之间的一座堰洲岛。

本杰明·洛威 摄

托马斯·凡·霍特里韦(Tomas van Houtryve)

2014年。从旧金山上空俯瞰一座公园。这是《蓝天日》(Blue Sky Days)项目的一部分,摄影师操纵一家无人机环游美国,拍摄与国外空袭选址相类似的各种集会场所。

托马斯·凡·霍特里韦 摄

2014年。在北加利福尼亚州奥罗维尔湖(Lake Oroville)的比德维尔峡谷(Bidwell Canyon)海岸线旁,排列着不少游艇。奥罗维尔湖是加州第二大的水库,由于该州的严重干旱,目前水量已跌至30%。

托马斯·凡·霍特里韦 摄

翻译:马元西

来源:My Modern Met

原标题:The History of Photojournalism. How Photography Changed the Way We Receive News.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