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DCM曾振宇:创业者要多考虑“差异化”问题

跟早期的创业者、互联网从业者一样,还是要从创新的机会中去找新的市场、新的技术、新的思维,找差异化的战略,这样可能就会有更多的胜出或者是脱颖而出的机会。

DCM合伙人曾振宇

2018年1月10日,由超声波主办的“超声波第二届意见领袖生态峰会·颠覆者”在北京海航大厦万豪酒店召开。DCM合伙人曾振宇出席了峰会,并参与了主题为“2017年投资冷思考”的圆桌论坛环节,分享了他对投资的一些看法,以及对创业者提出了一些建议。

以下为曾振宇分享内容,经超声波编辑:

DCM合伙人曾振宇(以下简称“曾振宇”):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DCM的曾振宇,DCM是一家专注在早中期投资的风险投资基金,我们大概现在是总共8个主基金,4个辅基金,一共12个基金,整个资产规模大概接近40亿美金,投资的领域主要还是在TMT领域,具体在每一个细分的赛道上,包括社交、电商或者企业服务、B2B,以及和传统产业相结合的产业互联网,我们都有涉及,也欢迎大家和我们多交流、多合作。

光量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维(以下简称“王维”):光量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半导体,包括目前国内给北斗导航做基带芯片国内排第一的泰斗在我们这儿,十九大代表们谈科技谈的最多的是把北斗导航用在摩拜等共享单车上。摩拜的导航就是我们投资的泰斗在做的应用。但是看得越多,发现我们真的距离很大。曾总讲讲你的观点,我们听听你的看法。

曾振宇:我们整个基金在十年前决定减少半导体领域的投资。

王维:你放弃半导体投资的原因,当时是什么逻辑?

曾振宇:逻辑挺简单的,这个纯是从投资者的角度了,当然在那个时间点,觉得半导体整个行业创新的速度在变慢,更像是一个微创新或者是线性的创新,不是一个指数性的创新。同时半导体这个行业,我相信大家更有经验,对资本的要求非常高,所以对于投资者来说,从成本和产出的角度来看,就不太合算,在那个时间点,所有半导体公司的市值、估值又很差。

所以,技术变慢、估值表现不好,资本性支出又很大,这三件事情让半导体包括在美国也沉寂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整体投资的氛围),这个可能在过去的一、两年里面有一个挺大的变化:

1、中国国产化驱动。一些公司去硅谷寻找各种各样的机会。

2、最近新技术可能还是会带来一些更大的变化。

我们自己还是围绕着技术创新的这条主线,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创新。这里面机会的波动有可能是周期性的,换句话说就是每一个行业在不同的年份里或者是在不同的几年里面斜率是不一样的,因为可能受技术、市场等等不同因素的驱动,有几年的时候可能是电商的黄金增长期,有几年是社交媒体的黄金增长期,有几年可能是企业服务早期的黄金增长期等等,在不同的阶段里面不同领域发展的速度是不一样的。

我们的想法还是对整个领域都有一个积极的关注,同时也希望能够在这些领域正好处在快速增长的时期,有机会参与到创造价值的过程当中去。这是我们一个大的思路,具体的行业里面还非常难讲,特别是互联网的创新,有的时候不是可以预见和分析的,但是我们确实也花了蛮多的时间在各种各样的企业服务、2B的交易市场、产业互联网上。

王维:于总刚才在痛陈圈内的种种乱象,主要是因为在10年前融了2500万美元,很牛B。创业者是一等人,这个词用的很关键,后来像张总说的,过去10年堕落了,后来沦为投资人了,从一等人的光环上掉了出来,同时又很成功的把我们行业的陪伴服务作为了衡量优秀投资人的标准。

所以说大家讲来讲去,原以为很高大上的带有光环的投资行业,被描述成有点说不上来的辛酸复杂,这是什么原因呢?我们投资人2017年是整体看走眼了吗?或者我们本身就应该放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待被投企业。或者被投企业本身就有三六九等?同时我们也清醒认识到,如果我们有精力可以把一些二流的团队扶成一流优秀的企业,这个概率其实是有的,没有谁天生一定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一直相信是对的,朱元璋打天下的时候,无论是蓝玉、徐达都是他要饭认识的朋友,这些人就一定能够拿下天下吗?我看天时地利各种因素综合使然。

曾振宇:我在想,其实我觉得来回地讨论可能有一点跑偏了,我们讨论得其实是基金内部从业者最关心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是和创业者无关的,创业者自己还满头包,不想听我们头上的包。

我唯一可以做的是一个类比,就是我觉得我们每次见创业者的时候都问,这个公司有什么差异化的策略,有什么样明确的市场定位,有什么样的竞争壁垒,这也是我们问自己的。如果要做这样的类比,可以是这样的对比。

生意模式确实是没有好坏之分,不管一个公司人多人少,行业有快慢,但是生意模式只有合适不合适,合适不合适这个市场和你自己。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同的创业者和不同的投资者一样,也是一个从业者,他面临的竞争环境在变,始终都在想这几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是你?这个市场的机会在哪里?你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如果我们反复想这几个问题,可能对我们有自勉,对于大家也可以共勉。

于总刚刚提到他们那时候创业,我其实有一个感觉,我觉得那时候也挺不容易的,因为那时候做一个互联网公司,你们那时候做360,肯定好多人都觉得你们不靠谱,这是干什么的?无数人都在问。一个真正厉害的创新,在那个时间点总是不太一样的,总是不是被所有人理解的,都是不看好的。所以,可能创业者如果觉得你要做的这个事情可能满街的人都知道了,卖茶叶蛋的老太太也都知道了,大家的认知水平都一样,你就要比谁搬砖搬得又快又好,你想要赢就非常非常困难了。

所以,跟早期的创业者、互联网从业者一样,还是要从创新的机会中去找新的市场、新的技术、新的思维,找差异化的战略,这样可能就会有更多的胜出或者是脱颖而出的机会。

王维:我相信在座每一位认真的投资者都在认真地反思,在过去五年、十年、二十年自己的职业生涯中间,我们是否对于一些真正该有机会的企业予以足够的关注,以及我们自己有多少是在外界的压力或诱惑驱动这样的状态下做了不该做的决定?当然人性的总会有贪婪和恐惧这两方面的摇摆,到后来所有的投资都会上升到一个偏哲学、自我否定的过程。

所以,我个人的理念是,投资人不应该太自信,过于自信往往是对这个行业的理解还不够全面导致的,因为最终事实的真相就是不够清晰、不够准确、不够全面。

用一分钟的时间,总结一下刚才我们讨论的一些心得。

曾振宇:正好今年是新年的开年,我觉得新的一年,我也预祝大家(包括我们自己在内)一起寻找新的创新点、寻找新的差异化的定位、寻找新的技术和业务的壁垒,能够通过比较巧的方式在创业的道路上越走越顺利。谢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