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琼州海峡“堵客”们的24小时

依靠海运和空运对外运输旅客的海南岛,正面临考验。在跨海大桥尚未动工、机票飞涨且一票难求的多重因素下,“自驾去海南”成了许多旅客来海南旅游的首选出行方式。但一场大雾,让50公里外的琼州海峡对岸遥不可及。

2月19日,海南海口。2018年春节假期过半,大量前来海南旅游的自驾车陆续踏上返程,然而天公不作美,琼州海峡近日频现雾气遭受“封锁”。图片来源:光明网

文|张译予

编辑|刘海川

在近海口市秀英港的马路上堵了24个小时后,李林后悔没有多带几床被子。“周围的车子都在打地铺。”

这个由三个家庭共十口人组成的家庭自驾团,上至六旬老人,下至两岁婴儿,挤在两辆小轿车里,被裹挟在一眼望不到头的滞留路段内纹丝不动,“困了只好在车里打个盹。”

“家里都吵翻天了。”游客罗琴说,“都在说过节不能来三亚,特别是不能自驾。我不信。然而没想到在这港口呆了12个小时,还没上船。以后不开车来了,好累。”

此时的罗琴,正坐在车里,百无聊赖,只好透过车窗望着天。车里坐着来海南游玩的一家老小,都穿着睡衣,神情疲惫不堪。

他们只是今年近10万滞留海口旅客中的一个缩影——大多是刚刚结束海南之行的外地游客,旅途在返程的关口卡了壳。

这个依靠海运和空运对外运输旅客的小岛,此时正面临着极大的考验。在跨海大桥尚未动工、机票高昂且一票难求的多重因素下,“自驾去海南”成了许多旅客来海南岛旅游的首选出行方式。

卡壳的关口是海口与广东之间横隔的琼州海峡。秀英港、新海港与南港,是海口水上交通的重要港口,与之隔海相望的,则是位于湛江市徐闻县海安镇的海安港与海安新海港。海口与海安虽仅隔50公里,往来只能靠轮渡运输。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一场十年一遇的大雾,让这50公里外的彼岸遥不可期。

按照海口港港章等相关规定,当港口能见度小于1000米时,应禁止船舶进出港。2018年2月19日,海南省气象台发布海上大雾橙色预警信号:琼州海峡海面6小时内可能出现能见度小于200米的雾。琼州海峡全面封航。

2月22日的海口秀英港码头,仍旧被滞留的车辆挤得水泄不通。前几天原本晴热的天气,也突然转凉。天空中断断续续飘着雨。在潮湿的水汽笼罩之下,这天上午,秀英港码头的雾又重了。

等待的队伍正在排着长龙,要绕过3个大弯,接近7公里路程后,才能到达港口附近。许多凌晨就来排队等待上船出岛的旅客,开始百无聊赖地打发时间。选择下车透气的人有许多,孩子们在路边隔离带附近嬉戏,打闹。车主们则开始下车聊天,解闷,交流起最新的航运信息。有些呆不住的乘客,骂了一两句之后,也只能无奈的等着,烟与手机成了解闷的最好方式。

临近午餐时分,志愿服务点的帐篷外排起了前来领取餐食的队伍。秩序还算井然,附近商贩在贩卖盒饭之余,也纷纷为滞留旅客提供热水。每百米设有一间移动厕所,50米左右就有一到两位环卫工人在随时清理产生的垃圾。

与4天之前的情景相比,22日的状况已经有所好转——那时,秀英区交通完全瘫痪,滞留旅客与当地居民还发生了冲突。

2月19日,滨海大道开始出现拥堵的情况,并且情况持续恶化。20日晚间11点,滞留滨海大道的上万台车辆车主开始集体鸣笛,发泄着心中的不满。附近居民则不胜其烦。

随着大雾的逐渐散去,拥堵情况也逐渐好转,但仍有上万台车辆陆续滞留。更有甚者当街随意丢弃垃圾。虽然环保部门加大了人员调派力度,但收效甚微。

“22号的车比前两天少多了。前两天整个路都没办法走。”一位在场的志愿者说。

然而,2月23日早上8时的路况信息显示,在新海港附近东往西方向待渡车辆尾部排至假日海滩旅游区,拥堵路程达到16公里,是拥堵里程最长的港口路段。南港与秀英港附近的车辆尾部分别位于新海村和滨海大道与紫金路交叉口附近,拥堵路程均只有不到3公里。

这样的拥堵仍将持续。海口市常务副市长顾刚23日上午表示,“我们每小时运输1000辆走,但还会有近千辆加入进来。交警部门预测还有五万辆左右的车辆要离港,而且这几天大车还会增加,问题还将持续两日左右。”

大年初一(2月16日)上岛的李林一行,在临高县开始了他们的旅途。按计划,李林原本准备初四(19日)离开海口。

19日上午11时左右,去往海口新海港的路上已经挤满了车辆,堵塞的路程长达15公里,每辆车每小时只能以米为单位向前挪动。这15公里的路程,李林开了12个小时,困了就在车上打个盹儿。

与此同时,李林周围有不少旅客已经用压扁的纸箱或者随身携带的毛毯开始打起了地铺。整个秀英区的交通也同时陷入瘫痪。周边居民只能依靠电动车、共享单车等交通方式出行。

当晚10点40分,李林等终于登上了轮渡的滞留旅客原本以为上了船就能尽快到到对岸,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接下来等待着他们的竟又是另一场长达12小时的苦旅。

“刚上船,海事部门就下了通知,说因为雾太大了,不具备通航条件,所以停航。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儿崩溃了。”李林说。

接下来的一整晚,李林一行只能在停泊的轮渡上面度过。由于琼州海峡轮渡时间较短,不设房间,所有人都集中在二层甲板上,向着对岸望眼欲穿,想睡觉的时候,只能靠在椅子上休息。

终于,在20日的这天早晨,轮渡起航。不过,因为大雾,原本只需90分钟的航程,被拉长至120分钟。春节初五上午11点,李林一行人到达了对岸。结束了这趟历时24小时的可怕旅途。

不过,令李林们感到欣慰的是,港口附近的商家,在如此情形下,没有哄抬物价。“那天的盒饭,是20元一盒,两荤两素,饭菜质量都还可以,即便涨价也涨得不多,感觉海南人民还算厚道。”

界面新闻记者从海口市民政局方面获悉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3日上午7时,市民政局出动人员580人次、车辆273台次,共计99700人次得到救助。为旅客发放棉被1700床,设救助服务点7个。协调发动爱心企业39家、民间救援组织7家、义工1970人次提供救助服务。

但等待出岛的人数仍然在增长之中。

根据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23日上午10时,三港外道路约有6515辆车辆滞留,港内约有4800辆车辆待渡,共计11315辆。

不过,并非所有的旅客都在苦苦煎熬。有着多次过海经验的孙鸿雄,并未在港口附近道路上滞留许久。

孙鸿雄总共经历的排队时间不到6小时。19日来到海口的他,在排了三次队后终于出港。首次排队,孙鸿在看到排队旅客较多,拥堵情况较严重的情况下,排了两小时后选择折返。第二次排队也经历了同样的状况。在20日晚上第三次排队时,经过2小时的等待,他终于到了港口。

作为在广西上班的海南人,孙鸿雄长期往返于海口广西两地。对于轮渡的情况,也总结出了自己的一些经验。

“平时过海最快的时间是在早上7点钟左右。“孙鸿雄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半个小时或十几分钟。双层上船的码头,上船速度会快很多。起雾就不售票,不装船,通航才装车,装车装满要2个小时。可能是出于安全考虑,但特殊情况下或许可以先装船再等待通航。”

事实上,相对于许多游客对于封航的不满,孙鸿雄对此有着自己的理解:“海事部门一开始禁止通航,再到后来单向通航,能避免有雾的天气双向船只碰撞。不过在此情形下,或许可以尽早采取单向通航,这样也许也能缓解这次滞留拥堵的情况。”

海口市副市长孙芬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来说,主要的任务还是把游客安全的送达对岸。

“等到运输结束之后,我们要吸取这次因大雾导致通航不畅的教训,看我们港口的整个基础设施,在哪里还有什么问题,日后不断去完善。”

2月23日上午10时30分,随着海安港恢复双向通航。归家心切的旅客们正涌出关口,等待登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