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企业医改风云

企业医院改制风潮将起,那些裹挟而行的医院和人,也终将面临命运的转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粟灵 编辑|尹一杰

飞机落地后,任甄华要马不停蹄地见客户,不到一个小时的空档,他还是接受了《中国企业家》记者的采访。

任甄华是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副总裁,他主管着公司投资并购医院的业务。

“2018年,北大医疗的并购资金规模在20亿~30亿。”任甄华说,在涉足公立医院改制的同时,赖以起家的企业医院改制,依然是其投资重点。

值得注意的一个背景是,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发〔2016〕19号),国有企业自办医院,需在2018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分离移交工作。

政策导向下,最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北大医疗密集签订了4个合作协议。其中与中海油渤海公司共建北大医疗海油总医院的框架协议,也打响了行业2018年社会资本分食企业医院改制的第一枪。

来自国家卫生计生委2010年的数据显示,全国医院共有20918家,其中企业医院7068家,约占总数的33.8%。这意味着,2018年,它们必须完成最后的“剥离”,这也将掀起新一轮企业医院改制浪潮。

作为医疗体制改革体系的一环,企业医院改制有几种方案:移交部属院校、地方政府,或者引入社会资本,或者自立门户,甚至关门打烊。

“关门可能性不大,政府接盘的可能性也不大,社会资本又很挑剔。所以我觉得,大多数的企业医院,第一步会由母企业组建医疗集团,再在整合资源、提升管理以后,引入社会资本,进行二次改制。”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吴淳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她在梳理企业医院时发现,其中三级医院不到50家,拥有200张以上床位的二级医院只有约100家。

“优质标的已经不多了。”任甄华说。

改制之痛

见北大医疗团队之前,齐鲁石化中心医院院长顾国明已陆续与数十家公司接触过。

彼时,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一系列政策出台,坐拥三乙资质和686张床位,年收入4亿的齐鲁石化中心医院一时备受资本追捧。国内颇具实力的二十余家企业曾先后来洽谈合作。

“一是职工利益必须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二是医院必须有可持续发展的平台。够这两个条件我们就可以跟他们谈。”顾国明盘算着,北大医疗不是最有钱的,但他们作为北京大学医学部的产学研平台,既属于国有资产,又有“北大”的招牌,此外,北京大学医学部在医疗行业的江湖地位不容小觑,且另一股东方正集团的医疗信息技术也能更好地助力医院的提升。无论从哪个层面看,北大医疗都能为医院提供可持续发展平台,只是职工利益还需进一步细谈。

“领导班子必须保持稳定。”这是顾国明的第一个要求。之前,有其他公司提出并购后要派遣董事长和CEO,他断然拒绝,并再也没有回到谈判桌上。

同时,他还要求保持骨干队伍的稳定和全体职工的利益,除非特殊原因,不接受裁员和降低待遇。

另外,新组建的董事会由北大医疗和医院共同参与,关于医院的重大决策,需在充分沟通的基础上,由董事会决议通过。

亟待打造样板工程的北大医疗,接受了医院提出的条件。比起那些在国家政策下被迫开始一次改制的企业医院,像齐鲁石化中心医院这种主动谋求二次改制的,其阻力相对较小。

2016年12月,一汽总医院各科代表集体抵制华润凤凰收购的新闻,曾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他们明确表示“拒绝华润收购,拒绝医院企业化”,并希望被并入吉林大学。这一收购也因此被搁置。

事实上,企业医院作为国内医疗资源分布的重要部分,其改制背后的另一个矛盾所在是体制机制的变革探索。

“对于一次改制的企业医院,大部分员工是有企业编制的。他们一旦由企业编制转到北大医疗,就变成普通公司职员了。这种身份的改变,存在着潜在的冲突。而目前来说,国资委又没有一个明确的给企业的身份置换金的政策。”任甄华也表达着他的担忧。

虽然齐鲁石化中心医院不属于这种情况,但他们也有他们的历史遗留问题。

2002年,随着《国家经贸委等八部门关于国有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辅业改制分流安置富余人员实施办法的通知》出台,第一轮企业医院改制开始。齐鲁石化中心医院作为企业医院改制的排头兵,从中石化整体剥离出来。

“形式是把每个人在企业服务的工龄折合成补偿金,置换了医院原来的资产。”顾国明回忆,2003年,医院改制后注册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法人,齐鲁石化中心医院从此走上了自主经营的道路。

接下来的十年里,福利差距、人才流失等改制医院普遍面临的问题,他们都曾经历过。

更重要的是,民办非企业单位意味着医院属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出资人无法分红。而医院资产又切切实实是由全体职工的补偿金置换而来。如果能引入社会资本进行二次改制,把职工的出资置换出来,那么历史遗留问题终能得到解决,改制后的职工队伍也将更加稳定。

轮到北大医疗方面出牌时,他们首先提出要把医院变更为营利性质。他们不愿重蹈茂名石化医院的覆辙。

以同样的方式从中石化剥离出来以后,茂名石化医院也陷入困境。

2009年,茂名石化医院被北京天健华夏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收购,完成二次改制。但双方谈定的条件是,医院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所有权归投资方,经营权还归原医院管理层,并保持医院非营利性质不变,投资方要为医院提供足够的资金、技术等支持。这意味着,股东方只投钱,不分红,也没有经营管理权。

2016年,茂名石化医院管理层和投资方存在已久的矛盾公开化、白热化。

但性质变更绝非易事。

“北大医疗多次跟淄博市政府接洽,并多地考察类似情况。淄博市政府非常重视。主管领导安排,分管市长负责,法制部门牵头,各大局专门为鲁中医院的事情开会。2016年9月开始申报,2017年9月完成性质转变。”顾国明回忆。

北大医疗另一个要求,则是进行管理、供应链、信息化的协同。“医院必须完成集团统一的绩效考核。”任甄华介绍。

达成合作意向后,由双方共同聘请的审计和评估公司对医院资产进行审计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北大医疗全资收购齐鲁石化中心医院。医院参与一次改制的职工的出资全部得到兑现。

2015年5月,齐鲁石化中心医院更名为北大医疗鲁中医院,正式归属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旗下。顾国明也成为北大医疗鲁中医院院长。

巨头的战场

以华润凤凰、北大医疗、中信医疗、复星医药等为代表的四大巨头是目前频繁参与企业医院改制的主要资本方。

复星医药是“四巨头”中唯一一家民营企业。正因如此,其早年的并购也都是民营医院,其中高端医疗服务品牌“和睦家”最为人所熟知。根据其2017年半年报,截至2017年上半年,复星医药旗下控股医院床位3018张,控股在建医院床位5912张。

2014年开始,复星医药把目光投向了非民营医院。其高层毫不掩饰对企业医院改制的雄心壮志。

2014年两会上,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提交了关于加快推进企业医院改革的提案。2014中国医院论坛上,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也表示:“医生创业办医院、企业医院改制、与公立医院合作新建医院,是复星医药投资医院的三个方向。”

然而,复星医药在企业医院改制领域的表现却差强人意。

直到2016年12月,复星医药才取得突破,与泰康人寿、徐矿集团联手,共同对徐矿集团旗下17家医疗机构进行重组,成立了新的淮海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其中共有三级医院1家,二甲医院2家。复星出资10亿元,占股35%,成为第一大股东。

针对企业医院改制的话题,复星医药方面回复《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称“话题太敏感,不方便作答”。

“国企医院会更愿意被国资收购,这一领域中民营资本很难做,怕造成医院的不稳定或者医生流失。”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夏小燕之前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企业医院改制目前仍是国企或国有资本的主战场。

更多的时候,任甄华不仅要面对医院,还要面对医院的母企业。

他告诉记者,有时候,医院与北大医疗已达成合作意向,而母体企业却因整体业务合作等因素,将医院等医疗板块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出售给其他公司。

任甄华不愿意细谈“煮熟的鸭子飞了”的具体案例。“每次都可能遇到这样的事情。”但他指出,目前国家政策还是要尊重医院职工的意见,被收购医院的话语权也在增大,并不是完全由母企业做主。

“北大医疗建立之初,几个大的并购都是基于国企医院改制。”任甄华细数囊中的北大医疗株洲心血管病医院、北大医疗鲁中医院、北大医疗淄博医院。

公开资料显示,加上2016年已确定合作的潞安集团总医院及枣矿集团所属四家医院,其床位规模已超一万张。

在“四巨头”中,北大医疗是唯一一家以做医疗起家的集团。背靠北大医学部,他们的业内资源丰富,并与北大人民医院、北大医院、北医三院等北大医学部附属医院有着广泛的合作。

“我们有学科,有品牌,这是跟其他几家医疗集团最大的不同。”任甄华说。

但在与华润等大央企的比拼中,北大医疗的劣势也显露出来。医院并购是一场攻城战,企业医院改制和公立医院改制,意味着能取得国企和政府的信任与支持。

为弥补短板,2017年,北大医疗设立公共事务部,以加强与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医院母体企业之间的关系。

而这正是华润凤凰的强项。背靠华润集团,华润凤凰在攻城略地方面,是“四巨头”中当之无愧的老大。

在企业医院改制领域,华北区的京煤集团总医院、华南区的广东三九脑科医院、华中区的武钢医院集团、华东区的淮矿医院集团,意味着其版图早已扩张到全国。

现在的华润凤凰,是由2016年华润医疗借壳凤凰医疗而成。后者是一家以医院投资管理起家的民企。根据目前华润凤凰的官网数据,其床位已达12000张。

但华润凤凰并不打算停止扩张的脚步。2017年10月,在最新一轮的人事调整中,“华润系”的高管已经全面接管上市公司董事会。耐人寻味的是,华润置地背景的高管王印(董事长)、韩跃伟(行政总裁)主管了华润凤凰的经营,而医疗、医药背景的高管则调离华润凤凰。

不过,华润医疗并非不知道自己的弱点。医疗行业的复杂性和特异性,让资本大鳄们运作起来时不如运作传统行业般得心应手。前华润医疗掌门人张海鹏甚至笑称,自己接手华润医疗,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与凤凰医疗联合,被业界普遍视为大资本与专业医疗管理公司的结合。此外,2017年12月,华润凤凰还与华润大学共同成立凤凰医院管理学院,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亲自授牌以示重视。

就在凤凰医疗宣布华润医疗借壳的一个月里,中信医疗也曾盯上凤凰医疗。角逐医疗健康产业投资的两大央企将陆续入股凤凰医疗,消息让业界轰动。如果成功,中国医疗界的超级巨无霸将会诞生。

然而,2017年5月,中信医疗退出凤凰医疗混改。华润凤凰单方面否认了“一山不容二虎”的传言,而中信医疗则埋头参与到河南地区的企业医院改制中。

四大医疗集团还会为为数不多的优质标的做最后的争夺,而其他社会资本也都盯着企业医院改制的时间表,这场资本的角逐还远未到偃旗息鼓之时。

保级升级之路

2018年2月10日,淮北矿工总医院前院长陈前进更新了一条朋友圈,该院顺利通过国家三甲医院复评。

“看结果,惊出一身冷汗,全省33家三级医院,只过了15家。”他说。

就在一周前,陈前进向《中国企业家》记者确认了离职的信息。离职前,他的职位是华润凤凰华东大区总经理,分管徐州矿山医院,兼任淮北矿工总医院院长。对于离职详情,他不愿多谈。但对于医院保级成功的喜讯,他难掩激动。

2016年12月,陈前进临危受命,被空降到淮北矿工总医院。此前一个月,该院刚刚被华润医疗正式移交给华润凤凰。陈前进就来自其中的“凤凰系”。

与职工第一次会面时,他曾坦言“淮北矿工总医院目前面临着一些困难”。

淮北矿工总医院于2009年创建三甲医院,2012年通过复审。此后,该院经历了企业医院改制的动荡。

2014年底,华润医疗从淮北矿业集团收购了淮北矿工总医院集团17家医院的全部股份。

这是华润医疗最大的一次收购。华润方面给予高度重视,最初的3个月内,华润集团总经理乔世波、华润医疗集团董事长贺旋、华润医疗集团总经理陈刚等人先后来访。

在陈前进接位以前,华润医疗保持了医院领导班子的稳定,院长时峰位居原职。改制之初,医院方面也举行了一系列与华润文化融合的活动。

然而,结果依然事与愿违。

改制半年内,接连爆出的负面新闻,把淮北矿工总医院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4年12月,淮北矿工总医院医生给孕妇开出禁用药,最终导致孕妇流产。而从2015年3月开始,该院连续三个月内连发四起医疗亡人事件,特点均为突发性死亡。患者家属对当地媒体表示:“作为全国性三甲医院,发生类似事件难以理解,且存在医务人员懈怠、不问不理的情况。”

2015年4月9日和17日,华润医疗首席运营官单国心十天内连续两次到淮北矿工总医院调研,也未能阻止医疗亡人事件继续发生。

2015年,安徽省卫计委通报第一季度全省53家三级医院群众满意度调查结果时,淮北矿工总医院在市县单位中,群众满意率排名倒数第二;第三季度则排名倒数第五。

而华润凤凰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淮北矿工总医院集团的床位数下降了1.1%。

陈前进的担子无疑是沉重的。此前他只在拥有600多张床位的北京燕化医院担任过两年多的院长。之前,他都在公司担任高管。

在位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陈前进在就医服务流程的改造、就医环境的改造、新技术的引进、人才队伍的培养,以及媒体公共关系、社会公益事业方面,不得不投入巨大精力。

复评通过的喜讯传来时,陈前进已经离开淮北矿工总医院。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的喜讯来得更早一些。

2016年12月27日,该院完成医疗服务与管理、医疗质量与安全、技术水平与效率等各项考核,由三乙医院晋升三甲。社会资本办医医院也可以参与医疗等级评定,但鲜能获得三甲资质。

二次改制后,北大医疗鲁中医院没有经历太大的动荡。职工出资转让顺利完成,改制从一开始就萦绕着皆大欢喜的氛围。“我们在鲁中医院也在试水员工的股权激励。”任甄华透露。

步入正轨后,为冲击三甲,医疗专业水平和服务水平的提升被提上日程。

任甄华介绍,北大医疗从北京的三甲医院中招募了4位主任医师,每人签订2年合同,常驻北大医疗鲁中医院,帮他们把4个学科带起来。

“未来的诊疗是要从原来纯粹的医学分科,到未来以病人为中心、以症状为主的一个转换。现在很多大医院都在变。”基于此,北大医疗帮助该院建立起胸痛中心、胃肠疾病诊疗中心、泌尿外科中心等7大中心。

然而,并不是所有改制的企业医院,都能像北大医疗鲁中医院一样被当成样板工程来打造。该院一次改制后所面临的困境,更具普遍性。顾国明回忆,到2014年加入北大医疗前,医院最初的713名职工就出走了一百余人。

“改制前后,我们看到企业医院人才流失比较严重,它们的研发和提升平台比不上公立医院,收入待遇又比不上民营医院。”吴淳说。

而人才流失直接关系到医院的专业能力和服务水平。

2018年企业医院改制风潮将起,那些裹挟而行的医院和人,也都将面临命运的转折。

来源:中国企业家

原标题:企业医改风云

最新更新时间:02/26 15:5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