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明年奥斯卡种子选手都有谁?

明年的小金人又会花落谁家?

格伦·克洛斯,巴里·詹金斯,凯特·布兰切特,瑞恩·高斯林

作者:Benjamin Lee,《卫报》作者

谁能想到弗朗西斯·麦克道曼(Frances McDormand)和加里·奥德曼(Gary Oldman)会获得第90届奥斯卡最佳男女主角呢?好吧,也许有很多人预料到了,毕竟他们俩是实至名归。

不过,去年不仅业内涌现了不少黑马,一些影片也获得了观众和影评人的空前关注。展望明年,一大批剑指奥斯卡的电影和演员已经做好准备,你会把赌注押在谁身上呢?

卢卡斯·赫奇斯(Lucas Hedges)

21岁的卢卡斯·赫奇斯因《海边的曼彻斯特》获得了最佳男配角提名,之后在《伯德小姐》和《三块广告牌》中的配角演出使他成为了奥斯卡奖项的有力争夺者。明年,他将会凭借在《被抹去的男孩》(Boy Erased)扮演一位被迫参加男同性恋“矫正”治疗的牧师儿子角色而跻身最佳男演员行列。

该片改编自加拉德·康利(Garrard Conley)的回忆录,由卢卡斯·赫奇斯、奥斯卡得主罗素·克罗和妮可·基德曼主演,乔尔·埃杰顿(Joel Edgerton)执导(他的上一部电影《致命礼物》(The Gift)是一部票房口碑双丰收的黑马)。主题类似的电影《错误教育》(The Miseducation of Cameron Post)赢得了今年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被抹去的男孩》也很有可能延续奥斯卡奖对LGBT电影的认可。

巴里·詹金斯(Barry Jenkins)

尽管《月光男孩》在去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取得了应有的惊人胜利,但编剧兼导演巴里·詹金斯却未得到应有的褒奖,但他很有希望能够争夺明年的奖项。现在詹金斯手上有不少备受期待的新作,如改编自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同名小说的《假若比尔街能够讲话》(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讲述的是一位准妈妈四处奔走希望能证明未婚夫清白的故事。

詹金斯已经邀请来强大的演员阵容,包括雷吉娜·金、迭戈·卢纳、戴夫·佛朗哥、曾参演《亚特兰大》的布莱恩·泰里·亨利、曾参演《Chi-Raq》的泰柔娜·派丽丝、《黑色闪电》演员斯蒂芬·詹姆斯以及《行尸之惧》演员科尔曼·多明戈,还有新人基基·莱恩(Kiki Layne)领衔主演。当年创作《月光男孩》的大多数幕后工作人员也将回归这部影片的制作,大家也对它抱以极高的期待。

西尔莎·罗南(Saoirse Ronan)

在今年的奥斯卡上,罗南输给了麦克道曼,不过这没有什么可遗憾的,毕竟能够在23岁这个年纪就获得三项奥斯卡提名,已经是极为耀眼的成就。

从罗南在《伯德小姐》中的出色表现来看,她完全有能力成为下一个梅丽尔·斯特里普,以奥斯卡评审无法抗拒的表演征服这个舞台,如:扮演王室成员。她将作为主演,同今年被提名为最佳女主角的玛戈特·罗比一起,出演由《纸牌屋》编剧鲍尔·威利蒙执笔的电影《玛丽女王》(Mary Queen of Scots),为观众呈现一部伊丽莎白色彩更浓厚的时代惊悚片。

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

凯特·布兰切特从未远离过奥斯卡的舞台,自她凭借《伊丽莎白》(1998)获得奥斯卡提名后,至今她已两度获奖,五次被提名。在即将上映的《瞒天过海:美人计》(Ocean's 8)中,她扮演的角色将摧毁全世界缺乏安全感的男人们的童年。

此后,她又将会出现在理查德·林克莱特(Richard Linklater)的最新作品中,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Boyhood,2014)曾获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数项提名,最终收获最佳女配角奖。布兰切特的目标是最佳女配角,她在《伯纳黛特,你去了哪》(Where'd You Go, Bernadette?)中扮演一个失踪的不愿与人交往的恐旷症患者,克里斯汀·韦格和劳伦斯·菲什伯恩也加盟了这部喜剧片。谁不期待呢?

史蒂夫·卡瑞尔(Steve Carell)

史蒂夫·卡瑞尔曾凭借《狐狸猎手》(Foxcatcher,2014)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但他的奥斯卡之路并不顺利,《被拒人生》(Freeheld)、《性别之战》和《最后的旗帜》(Last Flag Flying)都未能获得成功。

不过,他的运气很有可能随着之后的三部影片而改变,或许可以让他的奥斯卡之路重回正轨。第一部是《漂亮男孩》(Beautiful Boy),他在片中饰演一位试图拯救毒瘾儿子(提莫西·查拉梅 饰)的父亲。第二部是罗伯特·泽米吉斯(Robert Zemeckis)的《马文科尔》(The Women of Marwen),此片基于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一个男人在暴力袭击醒来过后,通过搭建一个迷你城镇重拾记忆的故事,卡瑞尔将饰演主角。

最后一部是亚当·麦凯(Adam McKay)的迪克·切尼(Dick Cheney)传记电影《位居次席》(Backseat),他将在其中饰演前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一角。

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

在《爱乐之城》的导演达米恩·查泽雷(Damien Chazelle)帮助下,高斯林获得了他的第二个最佳男主角提名,他们明智地选择继续合作下一部电影《第一人》(First Man)。这部影片改编自历史学教授詹姆斯·R·汉森(James R Hansen)的著作,高斯林将在这部聚焦1961年至1969年间宇航员生活的剧情片中扮演“登月第一人”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

在2003年,这个电影项目最初是由备受奥斯卡青睐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负责的,但最终未能进行下去。2017年查泽雷斩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后,他便接手了这个项目。对于高斯林来说,这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角色,能够助他开拓戏路、突破自我。

塔拉吉·P·汉森(Taraji P Henson)

2005年,塔拉吉·P·汉森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献唱了获奖曲目《It's Hard Out Here for a Pimp》(《川流熙攘》影片主题曲),就在三年后,汉森凭借其在《本杰明·巴顿奇事》中的角色获得了最佳女配角提名。去年,她在《隐藏人物》中的表现可能没有得到太多关注,但这部电影本身获得了三项提名。她将与今年最佳男配角得主山姆·洛克威尔(Sam Rockwell)合作,出演下一个有希望斩获小金人的角色。

她将在改编自真实事件的《最佳敌人》(The Best of Enemies)中扮演民权活动家Ann Atwater。这部电影讲述的是Atwater与三K党成员Claiborne Paul Ellis(山姆·洛克威尔 饰)之间难能可贵的友谊。虽然这是新晋导演罗宾·比斯尔(Robin Bissell)执导的独立电影,但贴合现实的情节有可能会使它在颁奖季大放异彩。

格伦·克洛斯(Glenn Close)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五次提名后终获奥斯卡奖,结束了“可怜的小李子”这个称号。明年,曾六次获得提名的格伦·克洛斯或许会成为下一个最终如愿以偿的陪跑者。

她在《贤妻》(The Wife)一片中塑造的角色大获好评,这部电影在2017年多伦多电影节上首映,索尼经典电影(Sony Pictures Classics)购得发行权并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把它保留到下一个资格年。普遍认为,这部电影虽然是名单上为数不多的几部已经上映的影片之一,但很有可能是克洛斯贡献出最出色表演的一部作品,想必她在之后会迎来一个繁忙的颁奖季。

罗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

尽管他的独角生存剧《一切尽失》(All is Lost)备受热议,但雷德福自《机智问答》(Quiz Show,1994)以后就一直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

从表面上看,他的下一部影片《老人和枪》(The Old Man and the Gun)听起来有些熟悉(一名年老的银行抢劫犯计划在退休社区里实施最后一次抢劫),但是这部电影的构成远比我们看到的要丰富得多。首先,电影改编自《纽约客》的一篇文章,讲述的是越狱“达人”福罗斯特·塔克(Forrest Tucker)的真实故事;第二,它还由伊丽莎白·莫斯、凯西·阿弗莱克、汤姆·威兹和茜茜·斯派塞克主演;第三,最重要的是,这是大卫·洛维(David Lowery)的最新电影,要知道大制作(《彼得的龙》)和小制作(《鬼魅浮生》、《他们非圣人》)可都难不倒他。

朱丽安·摩尔(Julianne Moore)

凭借在《依然爱丽丝》中的优秀表演,朱丽安·摩尔在2015年获得了她应得的胜利。这是她在四次提名后第一次获得奥斯卡奖。

去年,她参演的《寂静中的惊奇》(Wonderstruck)和《迷镇凶案》(Suburbicon)都反响平平,但她主演的《葛洛莉亚》(Gloria)或许会为她重新开拓夺奖之路。该片翻拍自2013年同名影片,同样由导演塞巴斯蒂安·莱里奥(Sebasti Lelio)执导,原作是一部讲述一位年长女人(宝琳娜·加西亚 饰)在圣地亚哥的舞蹈俱乐部寻找爱情和伴侣的动人戏剧,摩尔将在洛杉矶拍摄新的版本,同样会演绎一个性格层次丰富的迷人角色。今年,莱里奥执导的《普通女人》(A Fantastic Woman)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他要翻拍自己的作品,想必不会让人失望。

(翻译:杜雨曼;编辑:潘金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