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edia】我采访了一家要成为「情趣界Apple」的创业公司

薛蛮子投资了它!

图片来源:网络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太污了啊。我心里想。

眼前长得酷似日本瓷娃娃的飞机杯正被触碰,一边浑身颤抖一边发出“哥哥我要”“快点啊快点”的娇喘声。

触碰她的,是噜噜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封华平,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蜀黍。两分钟前,“瓷娃娃”还静静地充着电。跟她一起摆在封华平办公桌上的,是充满违和感的一尊石佛像和一套功夫茶茶具。

“老实说目前推出的产品没有一件能让我真正满意,我要的是极致!我们的产品策略就是不断推出爆款,打造情趣界的Apple。”他边展示边对我说,“如果实在要推荐的话,这款产品我相对比较满意。”

“不过用这个的时候,会笑场吧?”我忍不住小小地质疑。

他愣了下,“嘿嘿”放下“瓷娃娃”,没回答我。

这个“外萌内污”的“瓷娃娃”,产品全称“噜噜人工智能体感发声飞机杯”,目前已在京东上市,售价人民币499元,累计评价109条,好评度86%。

其中一条评论可能来自奇葩说“矮大紧”队的队员,它证实了我的担忧:“没有任何异味,很好。另外能不开声音只开震动吗?声音大的吓死人。还有就是外紧内松这点有待改进,外壳硬所以中段的松紧程度不能自由控制。不多说了,老衲去也……”

据京东页面对产品的介绍,“瓷娃娃”拥有非接触式空气感应专利技术,能够根据进入的深度以及频率跟随你的节奏实现“嗯~~~”或“啊~啊~啊~~~啊~啊哼~啊”的不同叫法。

而所谓的“人工智能”,从以下说明中可以得到解释:

“从200位声优的娇喘中甄选出适合的声音,并将其优化。随着抽插频率和力度,噜噜会发出相对应的娇喘,甚至面部还会唤起含羞红晕……”页面说道。

画面感浮现有木有。污啊。

这就是在我眼前花枝乱颤的“瓷娃娃”


我不太确定应该对这款产品画一个大写的“污”还是小写的“囧”,但这只是噜噜科技多款产品中的一款。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能够量丁丁尺寸的安全套、能够满足女性及男同志自慰需求的手指安全套、拥有重力感应能“释放双手”的震动棒以及用AV女优冲田杏梨的羞羞部位倒模的飞机杯……等等等等。

“每一款产品都有自己的爆点,体现我们的工匠精神和人文情怀。”封华平不无骄傲,“噜噜的Logo正看是个‘人’,倒过来看是颗‘心’,就是这样的意味。”

他认为打造极致的情趣用品不仅仅关乎个人愉悦,更关乎如何为男女比例失衡、单身狗泛滥的社会环境释放压力、获得生命的大和谐。为此,他对相对小众的群体的需求也很关注:“我们会跟一些同性恋群体进行访谈,以了解他们真实的需求。”

手指安全套及其使用方法

近年来人们观念逐渐开放,情趣需求打开,市场高速增长,但另一方面依然相对保守的社会伦理又让情趣用品成为相对私密的商品。

在这种矛盾之下,电商快速发展,解放了不少单身狗的性压抑,打破了用户的传统束缚,成为最适合购买情趣用品的渠道。

“创业前我在京东商城做市场总监,看数据是我的习惯。从京东的数据可以看到,情趣用品的市场爆发力是其他商品3-5倍。”封华平说。

打情趣电商百亿市场主意的可不止噜噜,中国情趣电商的先行者“春水堂”早在2002年就进入行业,如今已完成B轮8000万人民币融资并启动了上市计划。

其他情趣用品网上零售商和品牌商还有桔色网、合欢堂,以及基于社交网络向移动电商拓展的App“他趣”、围绕同性恋市场的“Blued”以及“致力于提升女性亲密关系和生活方式的女性社区”Yummy等等。

不过在这些“互联网+情趣”的创业公司里头,大部分创业者把主要的创新点放在渠道和社区运营上,真正专注做产品的寥寥无几。因而情趣市场单一品牌的认知度极低,没有形成大品牌效应。这也是为什么噜噜打定主意专注做产品、打造品牌的最主要原因。

“在妻子怀孕期间,为了打磨产品我不断体验和钻研,三个月内瘦了30斤。”封华平这么告诉我.....(大写的污字从脑海中飘过)

作为公司最top的产品经理,他必须极其用心,在一些人们不注意的地方也要非常苛刻。比如在3.14白色情人节举行产品发布会,现场安排了520个座位,在13:14分准时开始寓意一生一世——“每一个细节都体现了我们的情怀,发布会、邀请函甚至公司名片都是我们的产品。”


噜噜主打粉红色的3.14品牌发布会

作为一位三流科技记者,我听到他一本正经地污,几度憋不住差点笑喷出来。不过为了给组织保存颜面,我还是问了一个“专业”的问题:

“薛蛮子有体验过吗?”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薛蛮子是噜噜的天使投资人。据封华平回忆,当时经朋友介绍他得以向薛蛮子推荐了自己的项目,结果薛蛮子很快就拍板要投。“他也投了业内其他一些创业公司,相互之间有很多资源可以协同。”封华平说。

“套套肯定是有体验过的,飞机杯有没有试过我就不知道了!”封华平终于正面回答了我的问题。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为噜噜背书

除了薛蛮子,封华平还拉了李小牧和马晓年为噜噜站台背书,为的是给情趣产品打造一个“完整的生态”。

李小牧,不用过多介绍,曾经是日本最著名的风月场所“歌舞伎町”的案内人(俗称“拉皮条的”),如今除了担当日中韩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之外,在去年入籍日本后还作为候选人参加了新宿区议会议员的地方选举。

噜噜科技在日本成立了噜噜日本株式会社,让李小牧掌管,目前已有员工七人。封华平希望能够得到在情趣领域有完整供应链的日本市场的资源,不断引进创新的情趣产品和创意,并进行改良、包装形成成熟产品,输入国内市场。

封华平认为,拥有“street smart”的李小牧能够很好地在本地化商务上运转公司。况且今年噜噜还打算在日本东京开发布会,推出“不适宜在国内发布”的VR(虚拟现实)产品——想象空间有点大啊。

李小牧1月份的时候曾在微博公布过消息

而著名的性医学家马晓年,则是噜噜布局“噜噜医疗”的关键棋子,封华平打算将情趣领域拓展到医疗健康,借鉴春雨医生的模式做好性领域的垂直医疗,满足用户对于性知识科普、性健康在线问诊、性疾病就诊的需求。这项服务将通过App落地,具体时间表未知。

啧啧,又是“生态”,乐视大法好啊。我不禁感慨,并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对噜噜的“苹果”梦乐观起来。不料封华平最后突然说了一句话让我彻底懵逼了。

“所以我们要学习小米模式,充分发挥互联网思维的力量。”

苹果?乐视?小米?

人工智能?VR?生态?

走出噜噜位于银河SOHO的办公室、迈向地铁的路上,我突然想,科技圈的人工智能和VR,大概就是民谣圈的诗和远方……吧?

-----------------------

番茄社,只关注科技圈最好玩的事儿

欢迎微信扫一扫下方二维码订阅番茄社与我们交流。微信公号:tomato-info

来源:番茄社

原标题:我采访了一家要成为「情趣界Apple」的创业公司

最新更新时间:03/30 19:16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