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专访】法国作家J.M.埃尔: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创作的小说里

《福尔摩斯症候群》的作者J.M.埃尔认为,每个人都会歪曲事实,让它与自己的期待相符。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实并不存在。

【专访】作家张忌:我写的“出家”比较实在 很多人是为了安身立命挣钱

为了写《出家》这本书,宁波作家张忌三天两头往寺庙跑,观察和研究和尚在寺庙里是怎么生活、怎么吃饭、怎么睡觉,又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野生作家”系列】盛文强:写作是我的日常生活 随着岁月推移它将枝叶丰茂

游走在真实和虚构之间,在历史的缝隙和褶皱中寻找文学创作的可能性,这似乎是盛文强一贯以来的创作思路。

【专访】美国作家瑞萨·沃克:我真不觉得有什么唯一的真爱和命中注定

世界科幻潮流正在呈现什么样的新面貌?瑞萨·沃克的作品或许是一个答案。

【专访】平野启一郎:人生总是被命运、偶然等摆弄 从而产生一种无力感

平野启一郎在写作的时候,也想强调外部环境和对于个人命运的左右作用。

逝者常玉:艺术是他死后的哀荣

51年前的今天,画家常玉在异乡故去,但他的作品在半个世纪后,依然充满光芒。

【“野生作家”系列】袁凌:我没有一边书写苦难 一边遛着狗住豪宅

“我不喜欢把一个东西写得漂亮,重要的是保留下我们存在过的经验。”

著名图片编辑约翰·莫里斯去世 他是20世纪报道摄影兴衰起伏的见证者

对这位“历史上最著名的图片编辑”,你了解多少?

在《纽约时报》当了38年首席书评人后 角谷美智子即将卸任

她放弃了长久以来的书评事业,将投身于特朗普治下美国的政治和文化评论之中。

【专访】《地下铁道》作者怀特黑德:我的焦虑在于如何处理“正义”问题 而非他人的评价

小说《地下铁道》中主人公科拉的悲惨经历令读者为之痛苦,接触了无数更真实、更悲惨的历史资料的作者怀特黑德,是否也在写作过程中感到疼痛呢?

【“野生作家”系列】独眼:如果有一种小说叫丧小说 那可能是我的小说

“我最喜欢给故事里的人设置障碍,让他们自己想办法逃避或者应对。”

【海明威诞辰纪念】与酒精苦苦缠斗的一生

“人,只有当他喝醉了才能真正感到自己的存在……我喜欢喝得酩酊大醉。从懂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有这样的感觉。”

台湾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逝世

生命最后一刻仍在办公室中。

【专访】钱理群:我选择边缘化 是为了站在边缘位置讨论中心问题

如今,七十八岁的钱理群在养老院过着规律的生活,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写作。他结合自身的经历做历史研究,他认为这种写作是为自己写作和为未来写作。

【“野生作家”系列】孙智正:我想成为一个永恒的作家 一个永远不会过时的作家

“我跟柏拉图是同时代人,他是前一秒钟的人,我是这一秒钟的人。我们都是永生来临之前的一代人。”

【杨德昌逝世十周年】一边愤世嫉俗 一边勇往直前

杨德昌的逝世是台湾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这位以悲剧作品对台湾社会提出种种批判的导演与知识分子,墓碑上刻着这样一句话:“Dream of love and hope...

【“野生作家”系列】于是:文字裂变成两种,一种为了生存 一种为了存在

“我已经厌倦与文青的交往了,在小世界里,对于自我的探寻是无根的,只有进入到生活的扎实层面时,社会时代都已经渗透其中。”

【专访】钢琴家张昊辰:我找到了自己的路 但要不停地走

在过去,他频频被介绍为“李云迪的师弟”、“郎朗、王羽佳的师弟”;后来,他被称为“90后鲜肉钢琴家”;如今,人们渐渐只喊他“张昊辰”。

一秒之间定格千年:她环游世界,与世界上最老最老的生命相遇

我们专访了蕾切尔·萨斯曼,那个环游地球拍摄古老生命的艺术家,那个把千万年生命凝聚在一秒之间的摄影师,那个把博物传统寄托于艺术之美的姑娘。

【“野生作家”系列】刘天昭: 我怀疑自己投入社会生活之初,就是为了安心离开它

她曾经在做过五年的社论主笔,对于时代,她走进去又走出来,但是文学始终和她融在一起。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