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专访】作家霍华德·雅各布森:现在的问题不是将莎士比亚看得过高 而是没给他足够的重视

在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吝啬鬼夏洛克要从不能按期还钱的安东尼身上割下一磅肉,英国作家霍华德认为,割一磅肉在某种程度上和割礼有关。从这里入手,他在改写莎翁剧...

【专访】舞蹈家侯莹:看不懂现代舞 是因为我们断掉了想象力的神经

侯莹的新作品《色线》即将在上海首演,在此之前,她想对观众说,“艺术家是和时代是相关的,他/她的感受也来源于这个时代。”

【专访】抄书百万字 人鬼谈笑间:栾保群与他的鬼故事事业

栾保群从上世纪80年代起开始梳理研究中国古代幽冥文化,历朝历代的鬼故事看了个遍,对鬼的认识相当深入,对人更是如此。

在英语世界功成名就后 裘帕·拉希莉选择用意大利语创作自己的新作

这位被奥巴马青睐的作家,用意大利语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

【追忆】翻译家高莽:只要头脑不糊涂 我就不会放下手中的笔

在高莽先生逝世三个月前,其自述作品《高莽》刚刚出版。如今,我们只有依凭此书来追忆先生了。

《巴塔哥尼亚高原上》出版40周年:自成一派的作品与捉摸不透的查特文

《巴塔哥尼亚高原上》出版40周年,这本书编辑回忆了他眼中的布鲁斯·查特文短暂又精彩的一生。

俄语文学翻译家高莽昨日去世 享年91岁

他是中国俄语翻译界的泰斗人物,但为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译著而已。

钢琴家格伦·古尔德:“我讨厌观众 我觉得他们是邪恶势力”

本月是钢琴家古尔德去世35周年的纪念,他曾经非常享受演出带来的权力感,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感到那是一种空洞和薄弱的快乐。

平原上的双雪涛

2017年8月的最后一天,双雪涛拿到了自己的新书《飞行家》,一下午从手提袋里把书掏出来看了两三回。《飞行家》的腰封上一个名人推荐都没有,倒是有句话,大致能介绍这...

“失败者”王刚

那些他于“失败”之时写下的作品,却为他带来了更长久的价值。

【福克纳诞辰120年】“人生充满着喧哗与骚动 却没有任何意义”

今天是福克纳诞辰120周年,在这个语言日趋贫乏、扁平的世界里,对这位作家的阅读也还将持续下去。

许渊冲回应抄袭指控:译前看过名家译作 但我翻译得更好

许渊冲承认自己翻译前看过一些名家的译作,但他称“看过有什么关系呢?我看过,但我还用‘三美’的办法胜过了他。怎么叫做抄袭?”

【“野生作家”系列】常青:文学需要考验 一人分饰两角对我来说是最好的

从协和到500强企业,从医事到文学,她如何在身份变换之间生活与写作?

连史上最伟大的图片编辑都无几人知晓 这个职业究竟是干什么的?

没有图片编辑能成为另一个约翰·莫里斯,而你在新闻里看到的每一张图片背后,其实都有一位像约翰·莫里斯那样的人。

【专访】朱天心:只有很诚实地写我的十五岁,才能够很诚实地面对我的五十岁

作家之于他的时代,其实就是扮演一个这样的角色,他站在不一样的位置,诚实勇敢的说出他所见所想。

【专访】欧丽娟:《红楼梦》和《金瓶梅》里人性不同 却同样真实

欧丽娟认为,“红楼梦中人”的性格行为、爱恨悲欢都不能孤立于当时的环境、日常生活和伦常关系,以今日的观念去衡量《红楼梦》是粗糙和肤浅的。

【专访】历史学家彭慕兰:历史课本从来不说“我们不确定” 我认为这是个巨大的错误

彭慕兰说,当教授历史的时候,要对学生很明确地说,什么事情是我们确凿知道的,什么是我们认为可能是真的但不那么确定的,又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仅仅去猜测的,而还有什么事情...

【专访】《饥饿》作者马丁·卡帕罗斯:世界上仍有9亿人在挨饿 我们不能说饥饿只存在于过去

马丁·卡帕罗斯不想只是用悲情故事给读者10分钟的感动,了解饥饿问题的本质关乎我们每个人的未来。

【专访】法国作家J.M.埃尔: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创作的小说里

《福尔摩斯症候群》的作者J.M.埃尔认为,每个人都会歪曲事实,让它与自己的期待相符。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实并不存在。

【专访】作家张忌:我写的“出家”比较实在 很多人是为了安身立命挣钱

为了写《出家》这本书,宁波作家张忌三天两头往寺庙跑,观察和研究和尚在寺庙里是怎么生活、怎么吃饭、怎么睡觉,又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