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案例透视·
刘畅对话陈春花:有三件事必须得由顶层来做

你想知道陈春花为什么在任期结束时要坚决离开吗?

谷歌当年变身Alphabet 和巴菲特之间是啥关系

巴菲特创建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如Alphabet一般,由各类关联度不大的业务组成。

ZARA的“史前互联网”思维

纵观Inditex集团40余年的发展历程,在互联网还没有诞生的时代, 它已经成为了一个“超前”的异类。

创新总失败?因为你不会合理利用常败、大败和早败

不仅要学习IDEO、3M、谷歌等标杆公司鼓励试错的口号,还应该有管理创新失败的机制。

只靠这块小小的积木 数字时代的乐高怎样重新捕获消费者

乐高不是一个命令式和控制式的管理系统,而是鼓励员工把自己的创意和新想法告诉管理层。

大企业的四个“减法法则”

中国过去的宏观经济环境提供了养育“增长陷阱”的温柔乡,企业即便已经出现了诸多短板,依然会被外在的高速增长率蒙蔽了双眼。

洛克菲勒家族的基金会们:像商业一样运营慈善

1913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建立,开创了现代美国基金会模式,也影响了全世界。此后一个世纪中又先后建立了十多个基金会。

日本制造业企业为何集体没落

短短20年,日本企业经历了什么?

孵化器与加速器的区别竟然这么多

同质化、营利性和白炽化竞争等问题掣肘孵化器的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