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新知驿站·
长寿企业的百年实践证实 基业长青都离不开这条秘诀

铃木正三、松下幸之助、稻盛和夫……这些企业家实践着公益思想的重要性,帮助企业实现了营利性和社会性的双重目标。然而,人们对长寿企业还有着诸多误读。

中国民企必须跨过这道门槛:从机会主义到战略成长

华为最早卖过减肥药,美的还做过瓶盖,企业最初的产业选择极具偶然性,一旦抓住一个机会就活了下来。然而当前已不是满地机会的阶段了。

请用“蓝海领导力”兑换员工敬业度

将领导力视为一种“服务”,员工可以选择“买”或“不买”。

新官上任千万不要“先烧三把火”

新管理者继承了前任的管理系统,但是其决策风格与新职位节奏并不匹配,这将阻碍他取得早期的成功。管好流入办公室及大脑的信息流,对新管理者的判断力至关重要。

想盈利必须讲人性——榨血汗赚利润的手段不灵了

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透过实现社会期望价值的途径表现出来。

“数字人文”是什么?

私人生活的社会化和个体主观意识的重构,可能会使公共领域与私人空间、安全与隐私、身份认同和社群等概念发生持久性改变。

中层管理者是怎么沦为“弱势群体”的?

企业需要自问,是否有体系化、标准化的方式方法能够帮助管理者有序地展开工作?

Facebook、谷歌、Netflix、亚马逊…… 最优秀的产品都走过这条S形路

首先是增长缓慢的初期阶段,随后快速爬坡,接着才是高速增长期,在达到最高点后,增长逐渐停止,进入成熟期。

创新乏力其实是力气用错了地方 先换掉一批高管再说吧

行业背景、原籍国、职业路径和性别这四种多样性很关键,而年龄多样性对创新作用有限,学术背景的影响更是微乎其微。

美国谈技术、日本推品质、欧洲重设计 中国企业靠什么?

中国一些互联网企业提供了服务于更广泛消费者的“平民化”模式,并获得了强劲的增长,开始走出适合中国文化和价值取向的发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