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在海外办报的华人

如果华人的声音还在自己的圈子里兜兜转转,势必难以为主流社会所感知。

民粹主义与数字化媒体

剑桥分析介入英国脱欧及特朗普选举一案前不久成为舆论焦点,学者J.A.史密斯借此对民粹主义与数字化媒体之间的关系展开深度追问,它远不止是特定某几家公司或某几场选战中的越轨之举。

别着急,非虚构好着呢

ONE实验室团队解散是否意味着这几年火热的非虚构写作进入了拐点?

康泰纳仕总部又要裁员重组 这个时尚杂志龙头企业的日子过得也是不太平

对于康泰纳仕美国总部来说,这也许是一幕现实版的“权力与游戏”。

民调显示,特朗普上任5个月后,近60%的选民认为,美国社会比特朗普刚上台时更加分裂了。

没有隐私的互联网时代 社交媒体会杀死小说吗?

英国记者安德鲁·奥海根认为,作家需要通过生活而非网络积累阅历。他结合切身经历,谈论了互联网对当代人隐私以及文学带来的影响。

为2020大选造势 特朗普政绩广告却遭美四大电视台拒播

广告画面列出多家主流传媒的主播,包括CNN首席政治主播沃尔夫·布里兹、NBC主播米切尔、ABC主播斯特凡诺普罗斯以及CBS主播佩里,他们脸上打着“假新闻”的字幕。

“我们需要媒体来对我这样的人问责。我的意思是,权力会让人成瘾,有腐蚀性,(所以)让媒体问责那些滥用权力的人很重要,不管是这里还是其它地方。”

这可能是美国现代政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