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传福表兄弟借融捷集团加码安华农险,能否消除公司“顽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传福表兄弟借融捷集团加码安华农险,能否消除公司“顽疾”

管理层变动频繁。

文|全球财说  宋涵

继比亚迪斥巨资收购易安财险,涉足保险业后,比亚迪联合创始人吕向阳控股的融捷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融捷集团)再次加码安华农险,拟受让安华农险15.698%股权。若交易完成,融捷集团对安华农险持股将逼近监管红线。

成立19年的安华农险,正面临治理风险增大难题。长期股权分散,曾上演股东“内斗”。近年公司管理层人事变动频繁,总经理一职长期空缺。业绩上盈利周期不稳定、风险防控能力颇受质疑。

接近“顶格”增持

8月11日,安华农险发布关于变更股东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

2023年7月,安华农险股东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陕西佳乐紫光科贸有限公司、盘锦龙德实业有限公司与融捷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上述三家股东单位拟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66亿股股份,合计持股比例15.698%,全部转让给大股东融捷集团。

股权转让完成后,融捷集团将持有安华农险3.46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由17.021%攀升至32.719%。而中科恒源科技、陕西佳乐紫光科贸、盘锦龙德实业3家公司将彻底退出安华农险股东之列。

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保险公司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若股权转让获批,融捷集团持股比例将逼近监管红线。

截至目前,安华农险股东多达21家,股权结构较为分散。除第一大股东融捷集团和第二大股东安华佳和投资持股比例在10%以上外,其余19家股东持股比例均在10%以下,其中9家不足5%。

一般而言,股权过于分散可能会导致公司决策效率降低,容易产生股权和话语权纷争。

事实上,公司发展确实曾受股东“内斗”影响。2015年9月安华农险曾计划增资扩股,但方案调整过程中引起部分股东反对,甚至引来举报和诉讼。彼时公司被监管部门要求退还相关股东增资资金、依法合规开展增资工作。最终,公司无奈主动撤回了增资方案。

此后,安华农险股东大会的决议虽然大部分能通过,但反对票较多已成常态。

融捷集团此次股权比例提升,客观来讲有利于促使安华农险股权集中。

大股东融捷集团成立于1995年,由吕向阳创办。吕向阳及其妻子张长虹分別持有融捷集团89.5%和10.5%的股权。经多年发展,融捷集团已成长为一家集实业经营、科技开发和金融投资于一体的大型控股集团。

吕向阳此人来头不小,除担任安华农险非执行董事外,还担任融捷集团董事长、融捷股份董事长、融捷健康科技董事长、比亚迪公司副董事长兼非执行董事等职务。

尤其与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关系匪浅。吕向阳除了是王传福表哥外,在比亚迪成立之初,其还作为天使投资人投了250万元,是比亚迪“元老”级人物。

比亚迪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吕向阳位列第三大股东,持股8.22%;而他和妻子共同控制的融捷集团,同时持股比亚迪5.33%。

事实上,除了融捷集团在加紧布局保险外,近期比亚迪进军保险并成功拿下一枚财险牌照。

今年5月,经监管部门同意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受让曾经的“问题险企”易安财险10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00%,此后易安财险更名比亚迪财险,持股100%。

7月,比亚迪财险发布公告称拟增资30亿元,全部由唯一股东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出资。增资后,比亚迪财险注册资本将达到40亿元。

近日,比亚迪财险发布更名后首份偿付能力报告,上半年比亚迪财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60.79万元,净利润-2746.49万元。

看来王传福与吕向阳这对表兄弟对保险很是看好。

盈利周期不稳定

相较比亚迪财险这个“新生儿”,安华农险早已步入成熟期。

安华农险成立于2004年底,总部设在吉林省长春市,是保监会农业险新模式四家试点企业之一。

作为成立19年的中小型财险公司,虽已实现盈利但周期还不稳定。公司近5年保险业务收入虽有缓慢增长,净利起伏却较大。

2018-2022年,安华农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50.82亿元、56.57亿元、57.47亿元、55.6亿元、58.72亿元。同期,净利分别为-3.29亿元,0.71亿元、1.04亿元、0.56亿元、0.86亿元。

截至今年上半年,安华农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9.95亿元,净利润为0.8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公司综合成本率较高为98%。其中,综合赔付率为84.83%。

公司上半年签单保费39.83亿元。其中,车险签单保费10.62亿元。从渠道来看,主要以代理和直销渠道签单保费为主,分别占比为33.42%和66.06%。

安华农险作为专营农业保险公司,其保险经营业务主要集中于农险领域。

以2022年财报为例,安华农险保险业务收入来源主要依靠种植保险、车辆保险、养殖保险,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0.63亿元、18.52亿元、11.95亿元。占总保险业务收入比例为35.13%、31.54%、20.35%。

从投资端来看,公司上半年净资产收益率指标取得明显提升为6.79%,其他指标表现一般,均在1%浮动。其中,总资产收益率1.11%、投资收益率1.55%、综合投资收益率1.46%。

安华农险偿付能力方面有所下滑。截至第二季度末,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5.16%,较上季度下降了9.1个百分点;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66.28%,较上季度下降了9.2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公司风险综合评级也有下降。公司分别在2022年第四季度和2023年第一季度连续两个季度评级为C类。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第三季度这一指标还为BB类。报告显示,下降主要原因为公司治理方面存在风险。

安华农险虽说是老牌险企,经营管理却并不稳定,除了股权分散,引发股东“内斗”外,管理层更迭也较为频繁,至今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还双双空悬。

5月,安华农险公告称,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张韧锋由于身体原因辞去董事、董事长职务,同时宣布三位独立董事履职到期不再履职。由于公司2023年董事累计变更人数超过董事会成员三分之一,根据监管规定,公司正在推进第五届董事会换届工作。

其实,自2015年安华农险原董事长刘志强因涉嫌内幕交易、挪用资金等闪辞安华农险董事长后,公司管理层就开始了较为频繁的人事变动。

董事长历经李富申、张韧锋两任。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董事长在任期内,曾先后因越权行使总经理职权等被银保监会开具罚单。

越权行使总经理职权其实也是迫于无奈,自2019年2月,张剑峰卸任总经理职务后。公司已经历经周县华、张韧锋、赵玉山3任临时负责人。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12月,公司重新任命副总经理周县华担任公司经营管理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这也是周县华第二次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而至今正式任职的总经理尚未到位。

此次大股东融捷集团持股比例提升,能否结束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混乱情况,值得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农财险

  • 海关总署署长俞建华会见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吉思德
  • 海关总署署长俞建华会见西班牙农业、渔业和食品大臣普拉纳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王传福表兄弟借融捷集团加码安华农险,能否消除公司“顽疾”

管理层变动频繁。

文|全球财说  宋涵

继比亚迪斥巨资收购易安财险,涉足保险业后,比亚迪联合创始人吕向阳控股的融捷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融捷集团)再次加码安华农险,拟受让安华农险15.698%股权。若交易完成,融捷集团对安华农险持股将逼近监管红线。

成立19年的安华农险,正面临治理风险增大难题。长期股权分散,曾上演股东“内斗”。近年公司管理层人事变动频繁,总经理一职长期空缺。业绩上盈利周期不稳定、风险防控能力颇受质疑。

接近“顶格”增持

8月11日,安华农险发布关于变更股东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

2023年7月,安华农险股东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陕西佳乐紫光科贸有限公司、盘锦龙德实业有限公司与融捷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上述三家股东单位拟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66亿股股份,合计持股比例15.698%,全部转让给大股东融捷集团。

股权转让完成后,融捷集团将持有安华农险3.46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由17.021%攀升至32.719%。而中科恒源科技、陕西佳乐紫光科贸、盘锦龙德实业3家公司将彻底退出安华农险股东之列。

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保险公司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若股权转让获批,融捷集团持股比例将逼近监管红线。

截至目前,安华农险股东多达21家,股权结构较为分散。除第一大股东融捷集团和第二大股东安华佳和投资持股比例在10%以上外,其余19家股东持股比例均在10%以下,其中9家不足5%。

一般而言,股权过于分散可能会导致公司决策效率降低,容易产生股权和话语权纷争。

事实上,公司发展确实曾受股东“内斗”影响。2015年9月安华农险曾计划增资扩股,但方案调整过程中引起部分股东反对,甚至引来举报和诉讼。彼时公司被监管部门要求退还相关股东增资资金、依法合规开展增资工作。最终,公司无奈主动撤回了增资方案。

此后,安华农险股东大会的决议虽然大部分能通过,但反对票较多已成常态。

融捷集团此次股权比例提升,客观来讲有利于促使安华农险股权集中。

大股东融捷集团成立于1995年,由吕向阳创办。吕向阳及其妻子张长虹分別持有融捷集团89.5%和10.5%的股权。经多年发展,融捷集团已成长为一家集实业经营、科技开发和金融投资于一体的大型控股集团。

吕向阳此人来头不小,除担任安华农险非执行董事外,还担任融捷集团董事长、融捷股份董事长、融捷健康科技董事长、比亚迪公司副董事长兼非执行董事等职务。

尤其与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关系匪浅。吕向阳除了是王传福表哥外,在比亚迪成立之初,其还作为天使投资人投了250万元,是比亚迪“元老”级人物。

比亚迪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吕向阳位列第三大股东,持股8.22%;而他和妻子共同控制的融捷集团,同时持股比亚迪5.33%。

事实上,除了融捷集团在加紧布局保险外,近期比亚迪进军保险并成功拿下一枚财险牌照。

今年5月,经监管部门同意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受让曾经的“问题险企”易安财险10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00%,此后易安财险更名比亚迪财险,持股100%。

7月,比亚迪财险发布公告称拟增资30亿元,全部由唯一股东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出资。增资后,比亚迪财险注册资本将达到40亿元。

近日,比亚迪财险发布更名后首份偿付能力报告,上半年比亚迪财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60.79万元,净利润-2746.49万元。

看来王传福与吕向阳这对表兄弟对保险很是看好。

盈利周期不稳定

相较比亚迪财险这个“新生儿”,安华农险早已步入成熟期。

安华农险成立于2004年底,总部设在吉林省长春市,是保监会农业险新模式四家试点企业之一。

作为成立19年的中小型财险公司,虽已实现盈利但周期还不稳定。公司近5年保险业务收入虽有缓慢增长,净利起伏却较大。

2018-2022年,安华农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50.82亿元、56.57亿元、57.47亿元、55.6亿元、58.72亿元。同期,净利分别为-3.29亿元,0.71亿元、1.04亿元、0.56亿元、0.86亿元。

截至今年上半年,安华农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9.95亿元,净利润为0.8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公司综合成本率较高为98%。其中,综合赔付率为84.83%。

公司上半年签单保费39.83亿元。其中,车险签单保费10.62亿元。从渠道来看,主要以代理和直销渠道签单保费为主,分别占比为33.42%和66.06%。

安华农险作为专营农业保险公司,其保险经营业务主要集中于农险领域。

以2022年财报为例,安华农险保险业务收入来源主要依靠种植保险、车辆保险、养殖保险,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0.63亿元、18.52亿元、11.95亿元。占总保险业务收入比例为35.13%、31.54%、20.35%。

从投资端来看,公司上半年净资产收益率指标取得明显提升为6.79%,其他指标表现一般,均在1%浮动。其中,总资产收益率1.11%、投资收益率1.55%、综合投资收益率1.46%。

安华农险偿付能力方面有所下滑。截至第二季度末,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5.16%,较上季度下降了9.1个百分点;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66.28%,较上季度下降了9.2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公司风险综合评级也有下降。公司分别在2022年第四季度和2023年第一季度连续两个季度评级为C类。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第三季度这一指标还为BB类。报告显示,下降主要原因为公司治理方面存在风险。

安华农险虽说是老牌险企,经营管理却并不稳定,除了股权分散,引发股东“内斗”外,管理层更迭也较为频繁,至今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还双双空悬。

5月,安华农险公告称,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张韧锋由于身体原因辞去董事、董事长职务,同时宣布三位独立董事履职到期不再履职。由于公司2023年董事累计变更人数超过董事会成员三分之一,根据监管规定,公司正在推进第五届董事会换届工作。

其实,自2015年安华农险原董事长刘志强因涉嫌内幕交易、挪用资金等闪辞安华农险董事长后,公司管理层就开始了较为频繁的人事变动。

董事长历经李富申、张韧锋两任。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董事长在任期内,曾先后因越权行使总经理职权等被银保监会开具罚单。

越权行使总经理职权其实也是迫于无奈,自2019年2月,张剑峰卸任总经理职务后。公司已经历经周县华、张韧锋、赵玉山3任临时负责人。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12月,公司重新任命副总经理周县华担任公司经营管理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这也是周县华第二次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而至今正式任职的总经理尚未到位。

此次大股东融捷集团持股比例提升,能否结束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混乱情况,值得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