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IPO雷达 | 格蓝若问题重重: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100%,客户、供应商重叠,财务内控不规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PO雷达 | 格蓝若问题重重: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100%,客户、供应商重叠,财务内控不规范

产品结构单一,营收依赖国家电网。

图片来源:图虫

实习记者 | 刘相君

今年5月,武汉格蓝若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格蓝若或公司)向上交所科创板递交了招股书获受理,拟募资12.83亿元,近日该公司更新了问询函的回复。

公司是电力领域智能感知产品与服务提供商,主要从事互感器计量性能智能监测装置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及相应在线监测平台开发建设等技术服务。

2020年-2022年(报告期,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893.67万元、5621.55万元和4.1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03.73万元、-1894.71万元和1.8亿元。

从数据中不难发现2021年公司净利润大幅下降,较2020年下降288.77%,主要是因为公司2021年确认股份支付1804.38万元。

除此之外,界面新闻发现格蓝若曾经出现0元转让股权、承接注销的关联方员工以及财务内控不规范的情况,公司的客户高度集中,营收依赖国家电网,且多名高管曾任职于电力系统。

0元转让股权为哪般?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窦峭奇和窦亚奇。窦峭奇直接持有公司35.24%的股份,并通过鑫荣理咨询及鑫荣格咨询分别控制公司4.22%及6.10%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45.56%股份的表决权;窦峭奇之弟窦亚奇作为一致行动人,直接持有公司6.84%的股份,与窦峭奇合计控制公司52.40%股份的表决权

图片来源:招股书

2018年3月格蓝若前身格蓝若有限成立,随后经历三次增资和五次股权转让,并于2022年9月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其中,窦亚奇、窦峭奇于2020年4月向张伟宇合计转让150万元出资额,同年6月张伟将150万元出资额转让给窦峭奇;2020年4月窦峭奇向黄纯礼、冯新刚、严平分别转让150.00万元、265.20万元、938.10万元出资额,以上股权转让价格均为0元

对于张伟入股公司的背景与股东适格性,以及短期内取得和转让公司股权的原因,格蓝若仅表示:张伟宇入股公司及和退出公司均基于其投资判断。

对于向黄纯礼、冯新刚、严平0元股权转让,公司表示,股权转让时(2020年4月)公司处于发展早期阶段,总体尚未实现盈利,且截止2020 年3月末,公司每股净资产低于1元/出资额,股权价值较低;同时本次股权转让标的股权对应的注册资本均未实缴,受让方自股权转让之日起承担股东出资义务;此外,引入三位股东对公司有利好。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关联方注销后承接其12名员工

2021年1月、2022年1月3月外部投资者投后,格蓝若估值分别为3.20亿元、4.00亿元和4.68亿元根据预计市值报告,公司2022年归母净利润以及参考报告期内历次外部股权转让PE倍数,公司预计市值为14.41亿元至18.0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窦峭奇、窦亚奇、副董事长严平、副总经理王迅和监事会主席冯新刚曾于2019-2022年注销或辞任多家关联方

武汉格蓝若光电互感器有限公司(简称光电互感)为实际控制人在报告期内注销的关联方,公司董事长窦峭奇、董事窦亚奇、副董事长严平、监事庄雪飞均曾在光电互感任职。公司承接了光电互感的生产、行政、财务人员共计12人,2020年年末存在对光电互感的应收账款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为引入外部投资机构烽火基金,2020年10月,格蓝若有限及其当时的全体股东、关联方光电互感与烽火基金共同签署相关投资协议;为引入外部投资机构中比基金,2022年3月,格蓝若有限及其全部非外部投资人原股东与中比基金签署相关投资协议。

客户高度集中,多名高管曾任职于电力系统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均为100%,其中对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公司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99.96%、84.88%和51.20%,对国网系统内公司销售收入合计占比分别达99.96%、84.88%和91.03%

公司前五大客户占比和第一大客户占比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格蓝若在最新回复中表示,公司在主要产品类型、主要客户类型或客户涉及行业方面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存在较大差异,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要产品类型相对丰富,主要客户涉及较多行业或较多客户类型,而公司产品较为单一,客户以国家电网系统内公司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多名高管曾任职于电力系统,副董事长严平曾担任国电南京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电南自)(600268.SH)副总经理等职务,董事王迅曾担任国电南自供应链管理部主任等职务,总工程师陈应林曾担任国电南自数字化变电站事业部副总经理等职务,技术研发中心副总经理代洁曾在国网电力科学研究院武汉南瑞担任软件部经理等职务,公司成立后不久成为国网供应商。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报告期内,公司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82.60万元1101.11万元和5723.55万元,占总采购额比分别为51.36%、53.23%和68.54%其中,国家电网既是公司客户又是供应商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曾支付28万元违约金,用于解除与供应商的采购合同,但未说明具体情况。

大额分红后募资补流,财务内控不规范

界面新闻注意到,格蓝若于2020年和2022年进行了两次利润分配。2020年11月19日,格蓝若有限召开股东会,决议同意将未分配利润1840.00万元用于实缴注册资本,此前格蓝若有限实缴出资额仅349.70万元。

2022年7月25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武汉格蓝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利润分配方案》,同意公司以现有总股本3557.00万股为基数,以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10股分配现金23.90元(含税),现金红利派发总金额为8500.00万元。

在上市前大额分红,又拿出拟募集资金中的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格蓝若喻意为何?

图片来源:招股书

报告期内,公司存在以个人卡支付员工薪酬和收取费用退款的情况,涉及的金额分别为219.16万元、45.40万元和92.40万元,其中实际控制人用个人卡收取费用退款的金额为6万元

公司第三方回款主要为国家电网及其下属公司客户因自身资金安排及付款的便利性指定其关联公司等代为支付货款,招股书披露的该类第三方回款的金额为5588.11万元,占比78.06%

图片来源:招股书

公司在流动资金较为紧张的情况下,由于经营发展、营运资金周转需要,存在向关联方借入及归还资金的情况。同时,公司存在向关联方借出和收回资金的情况,报告期各期持续存在

截至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其他应付款分别为35.31万元、399.43万元和90.57万元。2021年末其他应付款余额较大,主要系实际控制人窦峭奇为公司代垫部分款项所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国家电网

3.9k
  • 国家电网董事长张智刚与南方电网董事长孟振平会谈
  • 田湾核电站累计输送电量超4000亿度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IPO雷达 | 格蓝若问题重重: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100%,客户、供应商重叠,财务内控不规范

产品结构单一,营收依赖国家电网。

图片来源:图虫

实习记者 | 刘相君

今年5月,武汉格蓝若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格蓝若或公司)向上交所科创板递交了招股书获受理,拟募资12.83亿元,近日该公司更新了问询函的回复。

公司是电力领域智能感知产品与服务提供商,主要从事互感器计量性能智能监测装置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及相应在线监测平台开发建设等技术服务。

2020年-2022年(报告期,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893.67万元、5621.55万元和4.1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03.73万元、-1894.71万元和1.8亿元。

从数据中不难发现2021年公司净利润大幅下降,较2020年下降288.77%,主要是因为公司2021年确认股份支付1804.38万元。

除此之外,界面新闻发现格蓝若曾经出现0元转让股权、承接注销的关联方员工以及财务内控不规范的情况,公司的客户高度集中,营收依赖国家电网,且多名高管曾任职于电力系统。

0元转让股权为哪般?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窦峭奇和窦亚奇。窦峭奇直接持有公司35.24%的股份,并通过鑫荣理咨询及鑫荣格咨询分别控制公司4.22%及6.10%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45.56%股份的表决权;窦峭奇之弟窦亚奇作为一致行动人,直接持有公司6.84%的股份,与窦峭奇合计控制公司52.40%股份的表决权

图片来源:招股书

2018年3月格蓝若前身格蓝若有限成立,随后经历三次增资和五次股权转让,并于2022年9月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其中,窦亚奇、窦峭奇于2020年4月向张伟宇合计转让150万元出资额,同年6月张伟将150万元出资额转让给窦峭奇;2020年4月窦峭奇向黄纯礼、冯新刚、严平分别转让150.00万元、265.20万元、938.10万元出资额,以上股权转让价格均为0元

对于张伟入股公司的背景与股东适格性,以及短期内取得和转让公司股权的原因,格蓝若仅表示:张伟宇入股公司及和退出公司均基于其投资判断。

对于向黄纯礼、冯新刚、严平0元股权转让,公司表示,股权转让时(2020年4月)公司处于发展早期阶段,总体尚未实现盈利,且截止2020 年3月末,公司每股净资产低于1元/出资额,股权价值较低;同时本次股权转让标的股权对应的注册资本均未实缴,受让方自股权转让之日起承担股东出资义务;此外,引入三位股东对公司有利好。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关联方注销后承接其12名员工

2021年1月、2022年1月3月外部投资者投后,格蓝若估值分别为3.20亿元、4.00亿元和4.68亿元根据预计市值报告,公司2022年归母净利润以及参考报告期内历次外部股权转让PE倍数,公司预计市值为14.41亿元至18.0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窦峭奇、窦亚奇、副董事长严平、副总经理王迅和监事会主席冯新刚曾于2019-2022年注销或辞任多家关联方

武汉格蓝若光电互感器有限公司(简称光电互感)为实际控制人在报告期内注销的关联方,公司董事长窦峭奇、董事窦亚奇、副董事长严平、监事庄雪飞均曾在光电互感任职。公司承接了光电互感的生产、行政、财务人员共计12人,2020年年末存在对光电互感的应收账款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为引入外部投资机构烽火基金,2020年10月,格蓝若有限及其当时的全体股东、关联方光电互感与烽火基金共同签署相关投资协议;为引入外部投资机构中比基金,2022年3月,格蓝若有限及其全部非外部投资人原股东与中比基金签署相关投资协议。

客户高度集中,多名高管曾任职于电力系统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均为100%,其中对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公司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99.96%、84.88%和51.20%,对国网系统内公司销售收入合计占比分别达99.96%、84.88%和91.03%

公司前五大客户占比和第一大客户占比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格蓝若在最新回复中表示,公司在主要产品类型、主要客户类型或客户涉及行业方面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存在较大差异,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要产品类型相对丰富,主要客户涉及较多行业或较多客户类型,而公司产品较为单一,客户以国家电网系统内公司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多名高管曾任职于电力系统,副董事长严平曾担任国电南京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电南自)(600268.SH)副总经理等职务,董事王迅曾担任国电南自供应链管理部主任等职务,总工程师陈应林曾担任国电南自数字化变电站事业部副总经理等职务,技术研发中心副总经理代洁曾在国网电力科学研究院武汉南瑞担任软件部经理等职务,公司成立后不久成为国网供应商。

图片来源:问询函的回复

报告期内,公司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82.60万元1101.11万元和5723.55万元,占总采购额比分别为51.36%、53.23%和68.54%其中,国家电网既是公司客户又是供应商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曾支付28万元违约金,用于解除与供应商的采购合同,但未说明具体情况。

大额分红后募资补流,财务内控不规范

界面新闻注意到,格蓝若于2020年和2022年进行了两次利润分配。2020年11月19日,格蓝若有限召开股东会,决议同意将未分配利润1840.00万元用于实缴注册资本,此前格蓝若有限实缴出资额仅349.70万元。

2022年7月25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武汉格蓝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利润分配方案》,同意公司以现有总股本3557.00万股为基数,以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10股分配现金23.90元(含税),现金红利派发总金额为8500.00万元。

在上市前大额分红,又拿出拟募集资金中的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格蓝若喻意为何?

图片来源:招股书

报告期内,公司存在以个人卡支付员工薪酬和收取费用退款的情况,涉及的金额分别为219.16万元、45.40万元和92.40万元,其中实际控制人用个人卡收取费用退款的金额为6万元

公司第三方回款主要为国家电网及其下属公司客户因自身资金安排及付款的便利性指定其关联公司等代为支付货款,招股书披露的该类第三方回款的金额为5588.11万元,占比78.06%

图片来源:招股书

公司在流动资金较为紧张的情况下,由于经营发展、营运资金周转需要,存在向关联方借入及归还资金的情况。同时,公司存在向关联方借出和收回资金的情况,报告期各期持续存在

截至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其他应付款分别为35.31万元、399.43万元和90.57万元。2021年末其他应付款余额较大,主要系实际控制人窦峭奇为公司代垫部分款项所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