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中国小煤矿沉浮20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中国小煤矿沉浮20年

小煤矿已从本世纪初的上万处降至目前的1000处左右,年产能占比约2%。

陕西榆林的一处煤棚 拍摄:侯瑞宁

界面新闻记者 | 侯瑞宁 顾乐晓

界面新闻编辑 | 张慧

陕北的一处小煤矿,受到了国务院的关注。

8月29日,应急管理部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安委会决定对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新泰煤矿发生的重大瓦斯爆炸事故查处实行挂牌督办。

一周前,新泰煤矿发生瓦斯闪爆事故,造成11人死亡、11人受伤。

两个月前,距离延川县1300多公里的辽宁阜新发生了一起煤矿较大事故。6月27日,阜新弘霖煤业发生煤矿安全事故,造成7人死亡,7人受伤。

特别重大的一起煤矿事故发生在年初。2月22日,内蒙古阿拉善盟新井煤业有限公司露天煤矿发生大面积坍塌,导致53人死亡,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露天煤矿最大事故。

“今年以来,全国矿山事故起数下降13%。其中,非煤矿山事故总量继续下降,但煤矿事故反弹。”7月底,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界面新闻梳理2000-2022年数据时发现,20多年来,国内煤矿安全事故死亡人数从2002年6995人下降到2021年178人,但从2022年开始反弹至245人,今年以来反弹之势仍在持续。

数据来源: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以及界面新闻根据相关媒体报道统计    制图:侯瑞宁

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表示,煤矿事故反弹主要有大原因

一是自2021年以来,煤炭企业长期处于保供状态,高负荷生产,导致采掘关系紧张、问题凸显二是抢产量、赶进度、完任务,增加了煤矿安全生产管理的难度。

是今年以来煤炭价格虽同比略有下滑,但仍处于较高位置,企业追求产量和利润,忽视了安全管理。

此外,今年发生的煤矿事故中,小煤矿的占比较大。新泰煤矿、弘霖煤矿和新井露天煤矿的产能分别为30万吨、45万吨和90万吨,均在小型煤矿之列。

自然资源部2004年发布的《关于调整部分矿种矿山生产建设规模标准的通知》规定,地下开采煤矿的年产能小于45万吨、露天开采煤矿的原煤年产能小于100万吨,被列为小型煤矿。

光大证券分析称,相比大型企业,中小企业人员、设备、管理方面相对落后,若继续维持当前的高开工率,煤炭安全事故很可能进一步增加。

小煤矿曾为满足国家能源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也是矿难重灾区。

20多年来,国内多次掀起小煤矿关闭潮。截至目前,小煤矿数量已从本世纪初的上万处降至1000处左右,年产能占比从90%多降至2%,1亿吨左右

如今新的历史文本正在被书写一边是煤炭企业的大型化智能化发展一边是新能源不可阻挡的蓬勃之势,已经边缘化的小煤矿或终将成为故事隐入烟尘

是功臣,也是杀手

在煤炭行业从业30多年的中国煤炭市场营销专家李朝林记忆里,上世纪90年代前后,全国小煤矿遍地开花。

“那时候,浅层煤资源很多,政策也宽松,小煤矿开起来很容易。”李朝林对界面新闻说。

小煤矿真正迎来黄金期,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一直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到来之前。

“2000年以后,中国经济进入新一轮发展周期,能源需求大增,煤炭产量快速增加,包括小煤矿在内的各类煤企进入快速发展期。”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邢雷对界面新闻称。

成立于1999年的内蒙古新井煤业,成立于2003年的阜新弘霖煤矿,以及成立于2008年的新泰煤矿,都踩在了黄金期的每个节点上。它们是当时中国近3万处小煤矿的缩影。

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生产原煤生产调度数量为13.3亿吨。国有重点煤矿、国有地方煤矿、乡镇煤矿在当年的原煤产量调度数中的占比为52.8%、19.6%和27.6%。这意味着以乡镇煤矿为代表的小煤矿产量约达3.6亿吨。

2002年,国家放开电煤炭指导价格,实行市场化定价,煤炭价格出现大幅增长。

是年,秦皇岛港5500大卡的价格约为170元/吨,到了2008年,价格一度飙升至1000元/吨。“有些地方的煤价甚至狂飙到了2000元/吨。”李朝林回忆。

曾在陕北参股小煤矿的赵强此前对界面新闻表示,2006前后,在农村靠近煤矿的人都发财。那时煤矿可以私人买卖,1000万元买一个矿,转手卖一个亿“只要胆子大就能挣钱”

这一时期,小煤矿产量占到全国原煤产量近四成,为国家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能源支撑。

水清木华研究中心发布的《2008年中国煤炭行业及主要公司研究报告》显示,2008年中国原煤产量为27.16亿吨。其中,乡镇煤矿生产原煤9.94亿吨,占全国煤炭产量的37%。

小煤矿也是当地的经济支撑,曾给当地社会生活带来活力。

延川县新泰煤矿相关负责人曾对《延安日报》表示,“我们煤矿直接间接带动永坪镇上千人就业,贺家崖村80%的村民都在矿区上班。”

距离阜新弘霖煤矿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卡拉OK街,都是小门面一户紧挨一户。7月初界面新闻实地采访时,当地人表示:“这里以前非常热闹。煤矿工人下矿结束,就会来消费。”虽然如今这里已街区冷落,锈迹斑驳,但仍能一窥昔日繁华。

阜新市海州区的卡拉OK一条街。拍摄:侯瑞宁

与此同时,矿难是这一黄金时期留下的最大阴影。

2002年,就在全国煤炭产量同比增幅达到将近20%之际,全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也创下新千年以来的最高值,达到6995人。

其实早在2001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关于关闭国有煤矿矿办小井和乡镇煤矿停产整顿的紧急通知》,要求立即关闭国有煤矿矿办小井、所有乡镇煤矿一律停产整顿。

2001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再次发文《关于进一步做好关闭整顿小煤矿和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指出,部分地区国有煤矿矿办小井并没有全部关闭,乡镇煤矿停产整顿流于形式,以停代整等。

经过多年努力,虽然已有大批小煤矿陆续关闭,但存量依然很大。

2008年7月,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在全国煤矿瓦斯治理现场会上表示,当年中国约有1.6万处煤矿,其中小煤矿约占90%,即约为1.4万处。

张国宝头疼地说,仅2007年,小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是国有重点煤矿的8倍。

在这次会议上,张国宝表示要充分发挥大型煤矿企业资金、技术、管理优势,制定有利于大型煤矿兼并重组中小煤矿的政策和措施,大力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和生产力水平。

大矿时代来临

煤炭大省山西,成为压缩小煤矿、开启“大矿时代”的探路者。

“2008年以后,从山西开始煤矿进行整合,国家鼓励发展大型煤炭基地,并限制中小煤矿数量。”邢雷表示。


山西是小煤矿的聚集地之一。据中新网山西报道,2009前,山西省2600座矿井中,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占70%以上,平均单井规模33万吨。

因为矿难频发,山西一直在进行煤炭产业改革。2008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煤炭供需宽松等多种因素叠加下,山西正式开启“大矿时代”的兼并重组。

2008年9月3日,山西省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提出大力支持大型煤炭生产企业作为主体,兼并重组中小煤矿,控股办大矿,建立煤炭旗舰企业等。

2008年年底,山西共关停1500多座矿井,办矿主体锐减了2000多家。山西的“煤老板”们或是成为国企股东,或是将煤矿售出套现,从此消失在大众视野。

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2010年底,山西省30万吨以下小煤矿全部淘汰关闭。矿井数量由5年前的4278座减少到1053座,办矿主体由2200个减少至130个,单井平均年产规模达到120万吨以上。

期间,山西形成了四个年生产能力亿吨级、三个5000万吨级、11个千万吨级以上的大型煤炭企业集团。

全国范围内也开启了煤矿兼并重组大潮。

2010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若干意见》指出,全国各类煤矿企业多达1.12万个,企业年均产能不足30万吨。

《意见》要求,通过兼并重组,全国煤矿企业数量特别是小煤矿数量明显减少,形成一批年产50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煤矿企业集团,煤矿企业年均产能提高到80万吨以上,特大型煤矿企业集团煤炭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例达到50%以上。

如果说上述兼并重组政策为小煤矿的加速退出提供了政策支持,那进入新常态的经济形势,则为其提供了根本动因。

2011年左右,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GDP增速告别过去30多年平均10%左右的高速增长,开始进入个位数增长阶段。

这很快波及煤炭行业。2012年,中国原煤产量增长速度由上一年的9%猛降至3.8%。

2013年,中国煤炭产量37亿吨,达到前十年的高峰,但产量增幅产量由前十年年均增加2亿多吨,降到5000万吨左右。

煤炭消费增幅也开始回落。2013年,全国煤炭消费量36.1亿吨左右,消费增幅由前十年年均的9%,下降到2.6%左右。

煤价开始暴跌,煤炭企业大量亏损。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煤炭行业利润同比下降38.8%,亏损企业亏损额405.54亿元,同比增长了80.7%。

2014年,煤炭产量出现2000年以来首次下降,下降幅度为2.5%左右,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亏损面达70%以上。

小煤矿也迎来历史冰点在小煤矿股东赵强的记忆里,这个时候煤炭的钱不好赚了。我赔了五六十万,算是赔得少的,有的人血本无归。

2015年1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在公开场合表示,国内煤炭产能已超40亿吨,在建规模达10亿吨以上,煤炭产能释放压力进一步加大。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称,用3-5年的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2016年年底,中国提前超额完成了2.5亿吨的去产能目标任务,退出产能3.1亿吨左右,原煤产量跌至34.1亿同比下滑9%,产量创下2011年以来的最低点

成效很快显现,大型煤炭企业业绩飘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2017年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原煤产量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恢复性增长,全年原煤产量35.2亿吨,同比增长3.3%。

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总额2959.3亿元,同比增长290.5%。90家大型煤炭企业实现利润1451.9亿元,同比增长3.5倍。

但小煤矿的问题依然严重。《2017年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全国30万吨以下的煤矿数量还有3209处、产能约5亿吨。

2019年8月,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发布《30 万吨/年以下煤矿分类处置工作方案》,要求通过三年时间,力争到2021年底全国30万吨/年以下煤矿数量减少至800处以内。

谈及如何统筹处理小煤矿关闭与煤炭保供的关系时,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30万吨/年以下煤矿实施分类处置,重点是破除无效低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

国家能源局表示,各地还可根据用煤需要,少量保留一批条件相对较好的30万吨/年以下煤矿。

终将退出历史舞台?

2020年,国内多个行业经历“运动式减碳”。次年,煤炭行业迎来反转——供需紧张、煤价飙涨。

其主要原因,一是经过多年努力,煤炭产能过剩问题得到较好控制但也带来了煤矿数量削减多,许多电厂的煤炭储备不足等问题导致2021年全国多地出现大规模限电

二是俄乌冲突发生后,国际能源市场剧烈震荡,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并波及国内市场。

能源行业的首要任务从能源转型转向能源安全,保供成为第一要务。

光大证券曾统计称,2016年国务院共召开37次常务会议,其中有6次提到了“煤炭行业去产能”;2022年国务院共召开33次常务会议,其中有7次提到了“煤炭保供”。

煤炭的“兜底保障”和“压舱石”作用被再次强化。

2021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煤炭产量40.7亿吨,同比增长4.7%,创下历史新高。2022年,全国原煤产量45.6亿吨,同比增长10.5%,再创历史新高。这是自2011年以来,同比增幅首次重回10%区间。

从原煤角度看,近两年来中小企业比大型企业增产更快。

据光大证券分析,2022年大型企业原煤产量占比由2021年的66%下滑至63%,“这说明中小企业增产更快,与我们实际的感知有一定的差异”。

从商品煤角度,大型企业增产快于中小企业。光大证券分析称,大型企业商品煤产量占比由2021年的60%提升至2022年的62%,大型企业产量增长速度快于中小企业产量增长速度。

但小煤矿想要逆袭已然不可能。

光大证券的数据显示,年一季度,重点煤矿日均产量环比继续增加,但全国煤炭产能利用率环比下行73.8%,低于去年的75.4%。

“这说明中小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已经出现疲弱态势,未来可能难以维持当前产能利用率水平。”光大证券分析称。

阜新市海洲露天矿曾是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2005年因资源枯竭而关闭,现为工业遗产主题公园。 摄影:侯瑞宁

邢雷认为,小煤炭企业最终退出历史。“但我不赞成一刀切,要尽可能把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吃干榨净,最大化利用”。邢雷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师对界面新闻介绍称,经过这些年的产能置换,重庆、福建、浙江等南方省市的小煤矿已基本全部停产,剩下的小煤矿主要集中在北方。

“留下的小煤矿一般都有特定诉求,资源和投产年限方面有一定优势,所以没有退出必要。”该分析师表示,但煤企大型化、集中化是趋势。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国煤矿数量在4400处以内,年产12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1200处以上,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85%左右。

在李朝林的直观感受里除了煤炭行业本身的高质量发展之外新能源的发展也不断压缩小煤矿的生存空间。

界面新闻记者在2021年年底采访赵强时他已经离开煤炭行业,正在西安一家汽车4S店工作。当时他感叹汽车行业竞争太激烈,尤其是新能源车对行业的冲击大。

(文中赵强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光大证券

4.3k
  • 被交易商协会启动自律调查,长春城投短期流动性承压
  • 光大证券:eVTOL纯电与混动并行,固态电池需求迫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度】中国小煤矿沉浮20年

小煤矿已从本世纪初的上万处降至目前的1000处左右,年产能占比约2%。

陕西榆林的一处煤棚 拍摄:侯瑞宁

界面新闻记者 | 侯瑞宁 顾乐晓

界面新闻编辑 | 张慧

陕北的一处小煤矿,受到了国务院的关注。

8月29日,应急管理部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安委会决定对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新泰煤矿发生的重大瓦斯爆炸事故查处实行挂牌督办。

一周前,新泰煤矿发生瓦斯闪爆事故,造成11人死亡、11人受伤。

两个月前,距离延川县1300多公里的辽宁阜新发生了一起煤矿较大事故。6月27日,阜新弘霖煤业发生煤矿安全事故,造成7人死亡,7人受伤。

特别重大的一起煤矿事故发生在年初。2月22日,内蒙古阿拉善盟新井煤业有限公司露天煤矿发生大面积坍塌,导致53人死亡,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露天煤矿最大事故。

“今年以来,全国矿山事故起数下降13%。其中,非煤矿山事故总量继续下降,但煤矿事故反弹。”7月底,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界面新闻梳理2000-2022年数据时发现,20多年来,国内煤矿安全事故死亡人数从2002年6995人下降到2021年178人,但从2022年开始反弹至245人,今年以来反弹之势仍在持续。

数据来源: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以及界面新闻根据相关媒体报道统计    制图:侯瑞宁

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表示,煤矿事故反弹主要有大原因

一是自2021年以来,煤炭企业长期处于保供状态,高负荷生产,导致采掘关系紧张、问题凸显二是抢产量、赶进度、完任务,增加了煤矿安全生产管理的难度。

是今年以来煤炭价格虽同比略有下滑,但仍处于较高位置,企业追求产量和利润,忽视了安全管理。

此外,今年发生的煤矿事故中,小煤矿的占比较大。新泰煤矿、弘霖煤矿和新井露天煤矿的产能分别为30万吨、45万吨和90万吨,均在小型煤矿之列。

自然资源部2004年发布的《关于调整部分矿种矿山生产建设规模标准的通知》规定,地下开采煤矿的年产能小于45万吨、露天开采煤矿的原煤年产能小于100万吨,被列为小型煤矿。

光大证券分析称,相比大型企业,中小企业人员、设备、管理方面相对落后,若继续维持当前的高开工率,煤炭安全事故很可能进一步增加。

小煤矿曾为满足国家能源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也是矿难重灾区。

20多年来,国内多次掀起小煤矿关闭潮。截至目前,小煤矿数量已从本世纪初的上万处降至1000处左右,年产能占比从90%多降至2%,1亿吨左右

如今新的历史文本正在被书写一边是煤炭企业的大型化智能化发展一边是新能源不可阻挡的蓬勃之势,已经边缘化的小煤矿或终将成为故事隐入烟尘

是功臣,也是杀手

在煤炭行业从业30多年的中国煤炭市场营销专家李朝林记忆里,上世纪90年代前后,全国小煤矿遍地开花。

“那时候,浅层煤资源很多,政策也宽松,小煤矿开起来很容易。”李朝林对界面新闻说。

小煤矿真正迎来黄金期,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一直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到来之前。

“2000年以后,中国经济进入新一轮发展周期,能源需求大增,煤炭产量快速增加,包括小煤矿在内的各类煤企进入快速发展期。”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邢雷对界面新闻称。

成立于1999年的内蒙古新井煤业,成立于2003年的阜新弘霖煤矿,以及成立于2008年的新泰煤矿,都踩在了黄金期的每个节点上。它们是当时中国近3万处小煤矿的缩影。

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生产原煤生产调度数量为13.3亿吨。国有重点煤矿、国有地方煤矿、乡镇煤矿在当年的原煤产量调度数中的占比为52.8%、19.6%和27.6%。这意味着以乡镇煤矿为代表的小煤矿产量约达3.6亿吨。

2002年,国家放开电煤炭指导价格,实行市场化定价,煤炭价格出现大幅增长。

是年,秦皇岛港5500大卡的价格约为170元/吨,到了2008年,价格一度飙升至1000元/吨。“有些地方的煤价甚至狂飙到了2000元/吨。”李朝林回忆。

曾在陕北参股小煤矿的赵强此前对界面新闻表示,2006前后,在农村靠近煤矿的人都发财。那时煤矿可以私人买卖,1000万元买一个矿,转手卖一个亿“只要胆子大就能挣钱”

这一时期,小煤矿产量占到全国原煤产量近四成,为国家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能源支撑。

水清木华研究中心发布的《2008年中国煤炭行业及主要公司研究报告》显示,2008年中国原煤产量为27.16亿吨。其中,乡镇煤矿生产原煤9.94亿吨,占全国煤炭产量的37%。

小煤矿也是当地的经济支撑,曾给当地社会生活带来活力。

延川县新泰煤矿相关负责人曾对《延安日报》表示,“我们煤矿直接间接带动永坪镇上千人就业,贺家崖村80%的村民都在矿区上班。”

距离阜新弘霖煤矿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卡拉OK街,都是小门面一户紧挨一户。7月初界面新闻实地采访时,当地人表示:“这里以前非常热闹。煤矿工人下矿结束,就会来消费。”虽然如今这里已街区冷落,锈迹斑驳,但仍能一窥昔日繁华。

阜新市海州区的卡拉OK一条街。拍摄:侯瑞宁

与此同时,矿难是这一黄金时期留下的最大阴影。

2002年,就在全国煤炭产量同比增幅达到将近20%之际,全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也创下新千年以来的最高值,达到6995人。

其实早在2001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关于关闭国有煤矿矿办小井和乡镇煤矿停产整顿的紧急通知》,要求立即关闭国有煤矿矿办小井、所有乡镇煤矿一律停产整顿。

2001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再次发文《关于进一步做好关闭整顿小煤矿和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指出,部分地区国有煤矿矿办小井并没有全部关闭,乡镇煤矿停产整顿流于形式,以停代整等。

经过多年努力,虽然已有大批小煤矿陆续关闭,但存量依然很大。

2008年7月,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在全国煤矿瓦斯治理现场会上表示,当年中国约有1.6万处煤矿,其中小煤矿约占90%,即约为1.4万处。

张国宝头疼地说,仅2007年,小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是国有重点煤矿的8倍。

在这次会议上,张国宝表示要充分发挥大型煤矿企业资金、技术、管理优势,制定有利于大型煤矿兼并重组中小煤矿的政策和措施,大力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和生产力水平。

大矿时代来临

煤炭大省山西,成为压缩小煤矿、开启“大矿时代”的探路者。

“2008年以后,从山西开始煤矿进行整合,国家鼓励发展大型煤炭基地,并限制中小煤矿数量。”邢雷表示。


山西是小煤矿的聚集地之一。据中新网山西报道,2009前,山西省2600座矿井中,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占70%以上,平均单井规模33万吨。

因为矿难频发,山西一直在进行煤炭产业改革。2008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煤炭供需宽松等多种因素叠加下,山西正式开启“大矿时代”的兼并重组。

2008年9月3日,山西省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提出大力支持大型煤炭生产企业作为主体,兼并重组中小煤矿,控股办大矿,建立煤炭旗舰企业等。

2008年年底,山西共关停1500多座矿井,办矿主体锐减了2000多家。山西的“煤老板”们或是成为国企股东,或是将煤矿售出套现,从此消失在大众视野。

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2010年底,山西省30万吨以下小煤矿全部淘汰关闭。矿井数量由5年前的4278座减少到1053座,办矿主体由2200个减少至130个,单井平均年产规模达到120万吨以上。

期间,山西形成了四个年生产能力亿吨级、三个5000万吨级、11个千万吨级以上的大型煤炭企业集团。

全国范围内也开启了煤矿兼并重组大潮。

2010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若干意见》指出,全国各类煤矿企业多达1.12万个,企业年均产能不足30万吨。

《意见》要求,通过兼并重组,全国煤矿企业数量特别是小煤矿数量明显减少,形成一批年产50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煤矿企业集团,煤矿企业年均产能提高到80万吨以上,特大型煤矿企业集团煤炭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例达到50%以上。

如果说上述兼并重组政策为小煤矿的加速退出提供了政策支持,那进入新常态的经济形势,则为其提供了根本动因。

2011年左右,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GDP增速告别过去30多年平均10%左右的高速增长,开始进入个位数增长阶段。

这很快波及煤炭行业。2012年,中国原煤产量增长速度由上一年的9%猛降至3.8%。

2013年,中国煤炭产量37亿吨,达到前十年的高峰,但产量增幅产量由前十年年均增加2亿多吨,降到5000万吨左右。

煤炭消费增幅也开始回落。2013年,全国煤炭消费量36.1亿吨左右,消费增幅由前十年年均的9%,下降到2.6%左右。

煤价开始暴跌,煤炭企业大量亏损。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煤炭行业利润同比下降38.8%,亏损企业亏损额405.54亿元,同比增长了80.7%。

2014年,煤炭产量出现2000年以来首次下降,下降幅度为2.5%左右,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亏损面达70%以上。

小煤矿也迎来历史冰点在小煤矿股东赵强的记忆里,这个时候煤炭的钱不好赚了。我赔了五六十万,算是赔得少的,有的人血本无归。

2015年1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在公开场合表示,国内煤炭产能已超40亿吨,在建规模达10亿吨以上,煤炭产能释放压力进一步加大。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称,用3-5年的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2016年年底,中国提前超额完成了2.5亿吨的去产能目标任务,退出产能3.1亿吨左右,原煤产量跌至34.1亿同比下滑9%,产量创下2011年以来的最低点

成效很快显现,大型煤炭企业业绩飘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2017年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原煤产量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恢复性增长,全年原煤产量35.2亿吨,同比增长3.3%。

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总额2959.3亿元,同比增长290.5%。90家大型煤炭企业实现利润1451.9亿元,同比增长3.5倍。

但小煤矿的问题依然严重。《2017年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全国30万吨以下的煤矿数量还有3209处、产能约5亿吨。

2019年8月,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发布《30 万吨/年以下煤矿分类处置工作方案》,要求通过三年时间,力争到2021年底全国30万吨/年以下煤矿数量减少至800处以内。

谈及如何统筹处理小煤矿关闭与煤炭保供的关系时,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30万吨/年以下煤矿实施分类处置,重点是破除无效低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

国家能源局表示,各地还可根据用煤需要,少量保留一批条件相对较好的30万吨/年以下煤矿。

终将退出历史舞台?

2020年,国内多个行业经历“运动式减碳”。次年,煤炭行业迎来反转——供需紧张、煤价飙涨。

其主要原因,一是经过多年努力,煤炭产能过剩问题得到较好控制但也带来了煤矿数量削减多,许多电厂的煤炭储备不足等问题导致2021年全国多地出现大规模限电

二是俄乌冲突发生后,国际能源市场剧烈震荡,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并波及国内市场。

能源行业的首要任务从能源转型转向能源安全,保供成为第一要务。

光大证券曾统计称,2016年国务院共召开37次常务会议,其中有6次提到了“煤炭行业去产能”;2022年国务院共召开33次常务会议,其中有7次提到了“煤炭保供”。

煤炭的“兜底保障”和“压舱石”作用被再次强化。

2021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煤炭产量40.7亿吨,同比增长4.7%,创下历史新高。2022年,全国原煤产量45.6亿吨,同比增长10.5%,再创历史新高。这是自2011年以来,同比增幅首次重回10%区间。

从原煤角度看,近两年来中小企业比大型企业增产更快。

据光大证券分析,2022年大型企业原煤产量占比由2021年的66%下滑至63%,“这说明中小企业增产更快,与我们实际的感知有一定的差异”。

从商品煤角度,大型企业增产快于中小企业。光大证券分析称,大型企业商品煤产量占比由2021年的60%提升至2022年的62%,大型企业产量增长速度快于中小企业产量增长速度。

但小煤矿想要逆袭已然不可能。

光大证券的数据显示,年一季度,重点煤矿日均产量环比继续增加,但全国煤炭产能利用率环比下行73.8%,低于去年的75.4%。

“这说明中小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已经出现疲弱态势,未来可能难以维持当前产能利用率水平。”光大证券分析称。

阜新市海洲露天矿曾是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2005年因资源枯竭而关闭,现为工业遗产主题公园。 摄影:侯瑞宁

邢雷认为,小煤炭企业最终退出历史。“但我不赞成一刀切,要尽可能把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吃干榨净,最大化利用”。邢雷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师对界面新闻介绍称,经过这些年的产能置换,重庆、福建、浙江等南方省市的小煤矿已基本全部停产,剩下的小煤矿主要集中在北方。

“留下的小煤矿一般都有特定诉求,资源和投产年限方面有一定优势,所以没有退出必要。”该分析师表示,但煤企大型化、集中化是趋势。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国煤矿数量在4400处以内,年产12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1200处以上,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85%左右。

在李朝林的直观感受里除了煤炭行业本身的高质量发展之外新能源的发展也不断压缩小煤矿的生存空间。

界面新闻记者在2021年年底采访赵强时他已经离开煤炭行业,正在西安一家汽车4S店工作。当时他感叹汽车行业竞争太激烈,尤其是新能源车对行业的冲击大。

(文中赵强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