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错失八年!“医美茅”华熙生物踩雷韩国“瘦脸针”,逾6亿索赔仲裁已恢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错失八年!“医美茅”华熙生物踩雷韩国“瘦脸针”,逾6亿索赔仲裁已恢复

自2019年上市以来,华熙生物首次中报出现净利同比下滑,也是所有报告期和单季净利润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牛其昌

花大力气布局多年的肉毒素项目“折戟”之后,“医美茅”华熙生物(688363.SH)宣布彻底与韩国知名肉毒素合作方分道扬镳,合资公司也将被解散并注销。

9月4日晚间,华熙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钜朗有限公司(下称“钜朗公司”)已于9月1日与韩国公司Medytox Inc.(下称“Medytox”)、原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华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退市,下称“ 开曼华熙”)、合资公司华熙美得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华熙美得妥”)签署了一份终止契约。

这意味着,早期华熙生物与Medytox就其生产的特定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等医疗美容产品所签订的“合资协议”及“独家代理协议”将就此终止。Medytox与钜朗公司各自同意在合资协议及独家代理协议终止后,在华熙美得妥所有债务清偿完毕的前提下,华熙美得妥将解散并注销。

华熙生物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合资协议与独家代理协议的终止并不妨碍既有索赔,公司此前已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对Medytox提起7.5亿港币的索赔,目前仲裁程序已经恢复,尚未开庭。

合作“踩雷”

公开资料显示,华熙生物是全球最大的透明质酸生产及销售企业,2019年在科创板挂牌上市,被称为“玻尿酸第一股”。而韩国公司Medytox系全球第四家成功研发生产肉毒素的公司,自从2006年其A型肉毒素Meditoxin上市之后,其自2009年起在韩国市场的占有率接近40%。

据界面新闻梳理,华熙生物通过“牵手”Meditoxin进军肉毒素领域肇始于八年之前。

2015年5月,华熙生物与Medytox签署合资协议,在香港注册成立合资公司华熙美得妥,用以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发、拓展及销售Medytox生产的特定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及其他医疗美容产品。

2016年8月,Medytox与华熙美得妥签署独家代理协议,基于该协议,华熙美得妥被指定为相关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经销商。

2018年9月,华熙生物通过钜朗公司以1678万港币的对价向开曼华熙收购了其持有的华熙美得妥50%股权,并承接开曼华熙于合资协议下的权益,且视同为合资协议最初签署方,受合资协议条款约束。

2020年3月,钜朗公司及Medytox决议共同按持股比例向华熙美得妥各增资1700万港币,共计3400万港币,用于支持华熙美得妥的进一步发展,支付相关产品的后续注册费用及运营费用。

然而,正当双方合作循序推进之时,Medytox却突然“暴雷”。自2020年6月起,Medytox旗下三款知名肉毒毒素产品相继被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吊销许可,相关产品至今未能在国内上市。

据韩国相关部门调查,Medytox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未经批准的原液,通过材料造假获得流通许可,违反韩国《药师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另据央视财经报道,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厅(食药厅)将无限期暂停生产、销售和使用Meditoxin三种规格的产品,并于2020年6月25日起撤销Meditoxin的批准文号。

根据华熙生物2022年8月披露的信息显示 ,Medytox自合资协议签署后从未向华熙美得妥提供任何相关产品以供销售。

基于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于2020年采取的行政措施,Medytox一系列的产品(其中包括肉毒素产品)遭受召回和销毁的命令、取消产品批准的程序、以及暂停制造销售和使用的命令。”华熙生物表示。

与此同时,Medytox在中国注册的肉毒素产品注册状态自2019年11月11日起至今一直为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审评审批中,至今未完成产品注册手续。

由于未经注册的相关产品无法在中国进行销售,导致Medytox无法通过合法方式向合资公司华熙美得妥提供肉毒素产品。在此背景下,华熙生物与Medytox签署的合资协议和独家代理协议便成了“一纸空文”,合资公司实际已无存在必要。

索赔6.42亿元

合作“暴雷”之后,华熙生物决定发起“维权”。

2022年7月29日,钜朗公司和开曼华熙委托律师向Medytox发出律师函,行使其权利终止及/或撤销及/或解除合资协议及依据合资协议签署的其他相关协议,并保留就此事追究Medytox相关法律责任的一切权利。

2023年1月,由于钜朗公司与Medytox未就终止及/或撤销及/或解除合资协议及依据合资协议签署的其他相关协议达成一致,钜朗公司以“Medytox无法根据合资协议向公司提供肉毒素产品,导致合作项目在可预见的未来无法实现”为由,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要求索赔7.5亿港币(彼时约合人民币6.42亿元)。

不过时至今日,上述仲裁结果迟迟未能出炉。

华熙生物表示,钜朗公司与Medytox因就部分事项进行前期沟通,自2023年6月2日起多轮次向仲裁中心申请仲裁程序暂停,目前仲裁程序已恢复。未结仲裁将根据仲裁规则推进,目前暂未开庭审理。“未结仲裁仍在进行中,仲裁双方对违约事实、索赔金额等分歧较大,仲裁结果以及未结仲裁对公司利润的影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那么,为何在这个节点宣布彻底与Medytox分道扬镳?

华熙生物表示,是为了减少仲裁争议事项、降低仲裁成本。终止契约签署后,各方在相关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将终止,华熙美得妥将进入解散程序,终止契约的签署不影响公司在合资协议终止前于合资协议项下或与合资协议有关的既有索赔。

上述华熙生物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终止协议是双方沟通达成的结果,目前仲裁程序已经恢复,下一步将根据仲裁规则继续走仲裁流程。

今年上半年,华熙生物首次中报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也是所有报告期和单季净利润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来源:同花顺
在业绩承压的背后,是华熙生物近年来销售净利率的不断下滑。来源:同花顺

净利润首现下滑

从华熙生物的经营情况来看,公司上半年业绩承压,出现“增收不增利”:实现营业收入30.76亿元,同比增长4.77%;归母净利润4.25亿元,同比减少10.27%。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华熙生物自2019年上市以来,首次中报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也是所有报告期和单季净利润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

具体从营收的大头“功能性护肤品”来看,其中“润百颜”实现营收6.32亿元,同比下降2.04%;“夸迪”实现营收5.43亿元,同比下降10.10%;“米蓓尔”实现营收2.17亿元,同比下降16.81%;“BM肌活”实现营收3.41亿,同比下降29.62%。

国元证券研报认为,华熙生物化妆品板块一方面受到消费疲软、流量红利趋缓等行业因素影响,另一方面,内部组织结构和运营管理处于进一步升级的阶段,增长承压。

来源:华熙生物半年报

实际上,在华熙生物业绩承压的背后,是公司近年来销售净利率不断下滑,销售费用不断增加。

据同花顺数据,华熙生物今年上半年净利润率进一步下降至13.71%,对比历年年报数据来看,已经连续五年出现下滑,较2019年下降超过17.29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公司上半年的销售费用却在去年的高基础之上进一步增长2.40%,达到14.20亿元,销售费用率达46.16%。横向对比来看,爱美客(300896.SZ)的销售费用率仅为10.19%,昊海生科(688366.SH)为32.06%。

华熙生物在半年报中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主动放慢发展速度,对四大品牌进行全面梳理,深度审视业务健康,并进一步培育和提升关键能力”,“公司主动摆脱过去成功的路径依赖并主动进行变革,从快速增长过渡到持续稳健增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华熙生物

2.3k
  • 企业经营、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并重,华熙生物ESG报告完整呈现绿色发展道路
  • “医美茅”爱美客一季度净赚超5亿元,王牌产品嗨体难续高增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错失八年!“医美茅”华熙生物踩雷韩国“瘦脸针”,逾6亿索赔仲裁已恢复

自2019年上市以来,华熙生物首次中报出现净利同比下滑,也是所有报告期和单季净利润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牛其昌

花大力气布局多年的肉毒素项目“折戟”之后,“医美茅”华熙生物(688363.SH)宣布彻底与韩国知名肉毒素合作方分道扬镳,合资公司也将被解散并注销。

9月4日晚间,华熙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钜朗有限公司(下称“钜朗公司”)已于9月1日与韩国公司Medytox Inc.(下称“Medytox”)、原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华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退市,下称“ 开曼华熙”)、合资公司华熙美得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华熙美得妥”)签署了一份终止契约。

这意味着,早期华熙生物与Medytox就其生产的特定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等医疗美容产品所签订的“合资协议”及“独家代理协议”将就此终止。Medytox与钜朗公司各自同意在合资协议及独家代理协议终止后,在华熙美得妥所有债务清偿完毕的前提下,华熙美得妥将解散并注销。

华熙生物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合资协议与独家代理协议的终止并不妨碍既有索赔,公司此前已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对Medytox提起7.5亿港币的索赔,目前仲裁程序已经恢复,尚未开庭。

合作“踩雷”

公开资料显示,华熙生物是全球最大的透明质酸生产及销售企业,2019年在科创板挂牌上市,被称为“玻尿酸第一股”。而韩国公司Medytox系全球第四家成功研发生产肉毒素的公司,自从2006年其A型肉毒素Meditoxin上市之后,其自2009年起在韩国市场的占有率接近40%。

据界面新闻梳理,华熙生物通过“牵手”Meditoxin进军肉毒素领域肇始于八年之前。

2015年5月,华熙生物与Medytox签署合资协议,在香港注册成立合资公司华熙美得妥,用以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发、拓展及销售Medytox生产的特定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及其他医疗美容产品。

2016年8月,Medytox与华熙美得妥签署独家代理协议,基于该协议,华熙美得妥被指定为相关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经销商。

2018年9月,华熙生物通过钜朗公司以1678万港币的对价向开曼华熙收购了其持有的华熙美得妥50%股权,并承接开曼华熙于合资协议下的权益,且视同为合资协议最初签署方,受合资协议条款约束。

2020年3月,钜朗公司及Medytox决议共同按持股比例向华熙美得妥各增资1700万港币,共计3400万港币,用于支持华熙美得妥的进一步发展,支付相关产品的后续注册费用及运营费用。

然而,正当双方合作循序推进之时,Medytox却突然“暴雷”。自2020年6月起,Medytox旗下三款知名肉毒毒素产品相继被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吊销许可,相关产品至今未能在国内上市。

据韩国相关部门调查,Medytox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未经批准的原液,通过材料造假获得流通许可,违反韩国《药师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另据央视财经报道,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厅(食药厅)将无限期暂停生产、销售和使用Meditoxin三种规格的产品,并于2020年6月25日起撤销Meditoxin的批准文号。

根据华熙生物2022年8月披露的信息显示 ,Medytox自合资协议签署后从未向华熙美得妥提供任何相关产品以供销售。

基于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于2020年采取的行政措施,Medytox一系列的产品(其中包括肉毒素产品)遭受召回和销毁的命令、取消产品批准的程序、以及暂停制造销售和使用的命令。”华熙生物表示。

与此同时,Medytox在中国注册的肉毒素产品注册状态自2019年11月11日起至今一直为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审评审批中,至今未完成产品注册手续。

由于未经注册的相关产品无法在中国进行销售,导致Medytox无法通过合法方式向合资公司华熙美得妥提供肉毒素产品。在此背景下,华熙生物与Medytox签署的合资协议和独家代理协议便成了“一纸空文”,合资公司实际已无存在必要。

索赔6.42亿元

合作“暴雷”之后,华熙生物决定发起“维权”。

2022年7月29日,钜朗公司和开曼华熙委托律师向Medytox发出律师函,行使其权利终止及/或撤销及/或解除合资协议及依据合资协议签署的其他相关协议,并保留就此事追究Medytox相关法律责任的一切权利。

2023年1月,由于钜朗公司与Medytox未就终止及/或撤销及/或解除合资协议及依据合资协议签署的其他相关协议达成一致,钜朗公司以“Medytox无法根据合资协议向公司提供肉毒素产品,导致合作项目在可预见的未来无法实现”为由,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要求索赔7.5亿港币(彼时约合人民币6.42亿元)。

不过时至今日,上述仲裁结果迟迟未能出炉。

华熙生物表示,钜朗公司与Medytox因就部分事项进行前期沟通,自2023年6月2日起多轮次向仲裁中心申请仲裁程序暂停,目前仲裁程序已恢复。未结仲裁将根据仲裁规则推进,目前暂未开庭审理。“未结仲裁仍在进行中,仲裁双方对违约事实、索赔金额等分歧较大,仲裁结果以及未结仲裁对公司利润的影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那么,为何在这个节点宣布彻底与Medytox分道扬镳?

华熙生物表示,是为了减少仲裁争议事项、降低仲裁成本。终止契约签署后,各方在相关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将终止,华熙美得妥将进入解散程序,终止契约的签署不影响公司在合资协议终止前于合资协议项下或与合资协议有关的既有索赔。

上述华熙生物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终止协议是双方沟通达成的结果,目前仲裁程序已经恢复,下一步将根据仲裁规则继续走仲裁流程。

今年上半年,华熙生物首次中报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也是所有报告期和单季净利润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来源:同花顺
在业绩承压的背后,是华熙生物近年来销售净利率的不断下滑。来源:同花顺

净利润首现下滑

从华熙生物的经营情况来看,公司上半年业绩承压,出现“增收不增利”:实现营业收入30.76亿元,同比增长4.77%;归母净利润4.25亿元,同比减少10.27%。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华熙生物自2019年上市以来,首次中报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也是所有报告期和单季净利润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

具体从营收的大头“功能性护肤品”来看,其中“润百颜”实现营收6.32亿元,同比下降2.04%;“夸迪”实现营收5.43亿元,同比下降10.10%;“米蓓尔”实现营收2.17亿元,同比下降16.81%;“BM肌活”实现营收3.41亿,同比下降29.62%。

国元证券研报认为,华熙生物化妆品板块一方面受到消费疲软、流量红利趋缓等行业因素影响,另一方面,内部组织结构和运营管理处于进一步升级的阶段,增长承压。

来源:华熙生物半年报

实际上,在华熙生物业绩承压的背后,是公司近年来销售净利率不断下滑,销售费用不断增加。

据同花顺数据,华熙生物今年上半年净利润率进一步下降至13.71%,对比历年年报数据来看,已经连续五年出现下滑,较2019年下降超过17.29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公司上半年的销售费用却在去年的高基础之上进一步增长2.40%,达到14.20亿元,销售费用率达46.16%。横向对比来看,爱美客(300896.SZ)的销售费用率仅为10.19%,昊海生科(688366.SH)为32.06%。

华熙生物在半年报中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主动放慢发展速度,对四大品牌进行全面梳理,深度审视业务健康,并进一步培育和提升关键能力”,“公司主动摆脱过去成功的路径依赖并主动进行变革,从快速增长过渡到持续稳健增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