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图何时“妙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图何时“妙鸭”?

妙鸭的压力来到了美图身上。

文|科技新知

美图或成AIGC最大赢家?上半年紧跟ChatGPT热潮,不仅发布了自研视觉大模型,一口气陆续推出六款AI产品,无不彰显勃勃的野心。

财报显示,其上半年的收入同比增长了29.8%,达到了12.61亿元;经过调整的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320.4%,达到了1.51亿元,自称国内首家实现规模盈利的视觉大模型公司。

风助火势,8月29日美图股价上涨了18.85%,多家评级机构都给出了买入建议。种种迹象表明,AIGC正在帮助这家经历了15年沉伏,尝尽了辉煌和低谷,并长时间在资本市场中备受争议的公司,重新得到市场肯定。

然而,轻易的成功往往隐含未知的风险。面临命运的又一次分叉路,美图将何去何从?

新王上位

6月美图股东周年大会上,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吴欣鸿被任命为公司董事长,接替辞任的蔡文胜。这种创始人在公司中扩大影响力和控制力的情况并不罕见,尤其是在科技行业。

不同的是,吴和蔡之间还有另一层“师徒”关系。早期的一次采访中,被问及与蔡文胜的关系,吴欣鸿用了“创业导师”来形容。

吴和蔡因域名结缘。1999年,还在泉州一中上学的吴欣鸿和远在中国香港做生意的蔡文胜同时看到了一条新闻——“business.com”的域名以750万美元的价格在美国售出。

同为泉州人的两人当时并未相识,然而这个事件成为他们向“域名投资”迈进的契机,也是双向奔赴浩渺互联网世界的起点。

彼时,国内域名投资行业正在萌芽,广州的易域网成为了当时最大的域名投资论坛,创办人是后来58同城的创始人姚劲波。蔡文胜、吴欣鸿等人都是易域网的活跃成员。2000年的某天,吴欣鸿接到蔡文胜的电话,老乡的关系使他们相逢恨晚,开始共同探讨域名投资及创业想法。

2003年,吴欣鸿创立了交友网站www.520.com,但由于产品和运营问题,导致付费用户较少,资金压力过大,短短两年便宣告终止。

品尝过失败滋味的吴欣鸿之后加入了蔡文胜在厦门的团队,两年时间里参与了超过30个项目,但没有一个真正做大。

直到2008年,吴欣鸿开始研发美图秀秀,并在同年10月推出了第一版命名为美图秀秀大师的软件产品。独特的功能和易用性很快获得市场认可,在蔡文胜的支持下,美图成为了一个独立运营的公司。

自此,吴欣鸿带领美图秀秀一路披荆斩棘,2016年12月15日成功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可以说是美图的高光时刻,成就了蔡、吴两人“模范合伙人”的佳话。

然而随着公司发展阶段的变化,两人的关系和定位也发生转变。

吴欣鸿和蔡文胜的缘分始于域名投资,但后者的“赌性”实则更强。蔡文胜自述从传统行业转型互联网的原因,“这里有运气的成分,也有自己的选择。我更愿意做投资回报比较高的事情,做互联网就比传统贸易回报要高得多”。

但高回报的另一面恰恰是高风险。2022年7月3日,美图发布盈利警告公告称,净亏损预期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已购买的加密货币贬值,一时之间饱受非议。

这可能也是青睐“炒币”的蔡文胜辞任的导火索。吴欣鸿曾在接受采访时声称,投资加密货币是董事会做的决定,“我有我的兴趣,我的兴趣就是美图的主业。”

如今吴欣鸿正式接任董事长一职,表明了他在公司的影响力和控制力的增强,也意味着美图未来的发展战略会更加倾向于吴欣鸿的认知偏好。

调转马头

美图在AIGC上下的大注,不出意外就是吴欣鸿的手笔。

3月,一张关于美图“生死存亡之秋”的聊天截图引发关注。6月19日的美图影像节上,高级副总裁兼影像产业事业群总裁陈剑毅声称,截图中的主人公就是他本人。吴欣鸿今年也在数个场合透露自己工作状态:没日没夜研究AI技术和测试。

排除对外品宣的味道,美图显然打算将AIGC的标签牢牢贴在身上,且在中期业绩上取得了一定成长。

上半年,AIGC的助力使美图VIP会员数量突破了720万。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主要基于VIP订阅,收入达到了6.02亿元,同比增长62.2%;而美业解决方案的业务收入为2.86亿元,同比增加了31.1%;广告业务方面,收入为3.49亿元,同比上升28.2%。其他业务则带来了2309万元的收入。

美图过去披露的财报,将业务主要分为在线广告、VIP订阅以及SaaS和相关业务。但这次调整后,VIP订阅以及部分互联网增值服务和SaaS相关的业务被重新定义并归类到“影像与设计产品”类别。而大部分的SaaS收入都被纳入“美业解决方案”,少数与影像相关的SaaS服务如“云修”,则被归入影像和设计产品的收入。

这背后其实蕴含了一个由吴欣鸿主导的业务逻辑转变——押注AIGC的美图切入到了小B端的生产力场景。

影像节上,美图发布了七款AI技术驱动的新产品。分别是:WHEE(AI视觉创作工具)、开拍(AI口播视频工具)、WinkStudio(桌面端AI视频编辑工具)、美图设计室2.0(主打AI商业设计)、DreamAvatar(AI数字人生成工具)、RoboNeo(美图AI助手)和MiracleVision(美图视觉大模型),主要服务于商业设计和其他生产力领域。

可以发现,美图的业务场景由传统生活娱乐端向生产力端拓展。财报电话会议上,官方称在商业化道路上,美图发现B端的盈利速度更快,预期其未来的收入规模将超过生活领域,这是为了寻求未来增长和收入突破必须采取的战略。换句话说,美图正面临商业变现的压力。

以往,美图在娱乐场景单用户付费价值空间有限,而生产力场景单价有望提升(娱乐场景下用户为娱乐体验付费,生产力场景下产品则成为用户的生产力工具,用户为开展业务获取利润而付出成本,付费意愿高于前者),以此去推动整体ARPPU值增长。

过去15年中,美图主要聚焦于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用户。而如今的举措,目标受众是那些介于专业用户与大众用户之间的内容传播者(如新媒体工作者、中小型电商卖家和KOL等)。但从普通用户扩展到这些传播者,再到真正的专业用户。

这样的战略转型可能会耗费数年,美图能否突破自己的原有局限,还需时间观察。

不可否认的是,美图最新的财务数据,验证了尝试AIGC领域的成功,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也反映了新市场的认可。而作为幕后推手,80后的“小吴”自上任以来也证明了自己。

AI隐忧

《财经》的齐介仑与吴欣鸿的对话是值得反复咀嚼的。谈到美图的平台化,吴欣鸿坦然表示感觉“太空”并直言:“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傻逼的成长之路吧。”回过头看,专访中的许多预言竟已应验。

彼时被问及美图的门槛,吴欣鸿表示:“我觉得过去,哪怕我们做了13年,积累的这些,是门槛吗?其实不是。这个门槛并不高的,一个小团队,可能不到10个人,也能做出一个爆款,也能瞬间抢走很多用户。”

一语成谶,阿里大文娱孵化的妙鸭横空出世。

在ChatGPT引发的AI热潮中,阿里内部的产品负责人拉上几名同事建了一个项目群,用1个月的时间讨论方向,又花了3个月的时间打磨出落地产品。

7月中旬,仅需9.9元就能制作数据分身的妙鸭相机,吸引到大量用户涌入体验,一度掀起关于“是否能够替代海马体和天真蓝”的热门话题,无疑让修图起家又搭上AIGC顺风车的美图艳羡不已。

从产品体验的角度看,美颜相机的AI写真与妙鸭相比似乎稍显不足,这也是众多用户的一致反馈。

针对这一点,美图在交流中提到,其实美图证件照与妙鸭的业务定位并不完全一致:美图更多是针对那些需要提交正式证件照的场景。另外,考虑到美颜相机的AI写真版本迭代周期相对较短,而妙鸭已经研发了接近半年,所以二者之间的版本差异是可以理解的。再者,从技术层面来看,美图过去也曾推出过一系列出色的产品,如AR绘画等。因此,只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迭代和完善,就能确保产品效果达到理想标准。

烟花的美丽永远短暂,妙鸭的热度很快回归常态。工具性的产品注定不会高频,应用场景也相对固定和单一,用户多数时候都是“用后即走”。

然而,昙花一现的崛起也给美图敲响了警钟,AIGC领域的竞争火花注定会越燃越烈。正如吴欣鸿所述,“AI带来很多机会和挑战,但这个机会不一定是我们的机会,而挑战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我还是一个如履薄冰的状态。”

像“妙鸭”这样的异军突起,对美图来说始终是一个潜在的警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图

4.6k
  • 美图公司港股涨超10%
  • 美图公司:创始人吴泽源今日增持100万股,不排除未来进一步增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图何时“妙鸭”?

妙鸭的压力来到了美图身上。

文|科技新知

美图或成AIGC最大赢家?上半年紧跟ChatGPT热潮,不仅发布了自研视觉大模型,一口气陆续推出六款AI产品,无不彰显勃勃的野心。

财报显示,其上半年的收入同比增长了29.8%,达到了12.61亿元;经过调整的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320.4%,达到了1.51亿元,自称国内首家实现规模盈利的视觉大模型公司。

风助火势,8月29日美图股价上涨了18.85%,多家评级机构都给出了买入建议。种种迹象表明,AIGC正在帮助这家经历了15年沉伏,尝尽了辉煌和低谷,并长时间在资本市场中备受争议的公司,重新得到市场肯定。

然而,轻易的成功往往隐含未知的风险。面临命运的又一次分叉路,美图将何去何从?

新王上位

6月美图股东周年大会上,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吴欣鸿被任命为公司董事长,接替辞任的蔡文胜。这种创始人在公司中扩大影响力和控制力的情况并不罕见,尤其是在科技行业。

不同的是,吴和蔡之间还有另一层“师徒”关系。早期的一次采访中,被问及与蔡文胜的关系,吴欣鸿用了“创业导师”来形容。

吴和蔡因域名结缘。1999年,还在泉州一中上学的吴欣鸿和远在中国香港做生意的蔡文胜同时看到了一条新闻——“business.com”的域名以750万美元的价格在美国售出。

同为泉州人的两人当时并未相识,然而这个事件成为他们向“域名投资”迈进的契机,也是双向奔赴浩渺互联网世界的起点。

彼时,国内域名投资行业正在萌芽,广州的易域网成为了当时最大的域名投资论坛,创办人是后来58同城的创始人姚劲波。蔡文胜、吴欣鸿等人都是易域网的活跃成员。2000年的某天,吴欣鸿接到蔡文胜的电话,老乡的关系使他们相逢恨晚,开始共同探讨域名投资及创业想法。

2003年,吴欣鸿创立了交友网站www.520.com,但由于产品和运营问题,导致付费用户较少,资金压力过大,短短两年便宣告终止。

品尝过失败滋味的吴欣鸿之后加入了蔡文胜在厦门的团队,两年时间里参与了超过30个项目,但没有一个真正做大。

直到2008年,吴欣鸿开始研发美图秀秀,并在同年10月推出了第一版命名为美图秀秀大师的软件产品。独特的功能和易用性很快获得市场认可,在蔡文胜的支持下,美图成为了一个独立运营的公司。

自此,吴欣鸿带领美图秀秀一路披荆斩棘,2016年12月15日成功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可以说是美图的高光时刻,成就了蔡、吴两人“模范合伙人”的佳话。

然而随着公司发展阶段的变化,两人的关系和定位也发生转变。

吴欣鸿和蔡文胜的缘分始于域名投资,但后者的“赌性”实则更强。蔡文胜自述从传统行业转型互联网的原因,“这里有运气的成分,也有自己的选择。我更愿意做投资回报比较高的事情,做互联网就比传统贸易回报要高得多”。

但高回报的另一面恰恰是高风险。2022年7月3日,美图发布盈利警告公告称,净亏损预期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已购买的加密货币贬值,一时之间饱受非议。

这可能也是青睐“炒币”的蔡文胜辞任的导火索。吴欣鸿曾在接受采访时声称,投资加密货币是董事会做的决定,“我有我的兴趣,我的兴趣就是美图的主业。”

如今吴欣鸿正式接任董事长一职,表明了他在公司的影响力和控制力的增强,也意味着美图未来的发展战略会更加倾向于吴欣鸿的认知偏好。

调转马头

美图在AIGC上下的大注,不出意外就是吴欣鸿的手笔。

3月,一张关于美图“生死存亡之秋”的聊天截图引发关注。6月19日的美图影像节上,高级副总裁兼影像产业事业群总裁陈剑毅声称,截图中的主人公就是他本人。吴欣鸿今年也在数个场合透露自己工作状态:没日没夜研究AI技术和测试。

排除对外品宣的味道,美图显然打算将AIGC的标签牢牢贴在身上,且在中期业绩上取得了一定成长。

上半年,AIGC的助力使美图VIP会员数量突破了720万。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主要基于VIP订阅,收入达到了6.02亿元,同比增长62.2%;而美业解决方案的业务收入为2.86亿元,同比增加了31.1%;广告业务方面,收入为3.49亿元,同比上升28.2%。其他业务则带来了2309万元的收入。

美图过去披露的财报,将业务主要分为在线广告、VIP订阅以及SaaS和相关业务。但这次调整后,VIP订阅以及部分互联网增值服务和SaaS相关的业务被重新定义并归类到“影像与设计产品”类别。而大部分的SaaS收入都被纳入“美业解决方案”,少数与影像相关的SaaS服务如“云修”,则被归入影像和设计产品的收入。

这背后其实蕴含了一个由吴欣鸿主导的业务逻辑转变——押注AIGC的美图切入到了小B端的生产力场景。

影像节上,美图发布了七款AI技术驱动的新产品。分别是:WHEE(AI视觉创作工具)、开拍(AI口播视频工具)、WinkStudio(桌面端AI视频编辑工具)、美图设计室2.0(主打AI商业设计)、DreamAvatar(AI数字人生成工具)、RoboNeo(美图AI助手)和MiracleVision(美图视觉大模型),主要服务于商业设计和其他生产力领域。

可以发现,美图的业务场景由传统生活娱乐端向生产力端拓展。财报电话会议上,官方称在商业化道路上,美图发现B端的盈利速度更快,预期其未来的收入规模将超过生活领域,这是为了寻求未来增长和收入突破必须采取的战略。换句话说,美图正面临商业变现的压力。

以往,美图在娱乐场景单用户付费价值空间有限,而生产力场景单价有望提升(娱乐场景下用户为娱乐体验付费,生产力场景下产品则成为用户的生产力工具,用户为开展业务获取利润而付出成本,付费意愿高于前者),以此去推动整体ARPPU值增长。

过去15年中,美图主要聚焦于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用户。而如今的举措,目标受众是那些介于专业用户与大众用户之间的内容传播者(如新媒体工作者、中小型电商卖家和KOL等)。但从普通用户扩展到这些传播者,再到真正的专业用户。

这样的战略转型可能会耗费数年,美图能否突破自己的原有局限,还需时间观察。

不可否认的是,美图最新的财务数据,验证了尝试AIGC领域的成功,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也反映了新市场的认可。而作为幕后推手,80后的“小吴”自上任以来也证明了自己。

AI隐忧

《财经》的齐介仑与吴欣鸿的对话是值得反复咀嚼的。谈到美图的平台化,吴欣鸿坦然表示感觉“太空”并直言:“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傻逼的成长之路吧。”回过头看,专访中的许多预言竟已应验。

彼时被问及美图的门槛,吴欣鸿表示:“我觉得过去,哪怕我们做了13年,积累的这些,是门槛吗?其实不是。这个门槛并不高的,一个小团队,可能不到10个人,也能做出一个爆款,也能瞬间抢走很多用户。”

一语成谶,阿里大文娱孵化的妙鸭横空出世。

在ChatGPT引发的AI热潮中,阿里内部的产品负责人拉上几名同事建了一个项目群,用1个月的时间讨论方向,又花了3个月的时间打磨出落地产品。

7月中旬,仅需9.9元就能制作数据分身的妙鸭相机,吸引到大量用户涌入体验,一度掀起关于“是否能够替代海马体和天真蓝”的热门话题,无疑让修图起家又搭上AIGC顺风车的美图艳羡不已。

从产品体验的角度看,美颜相机的AI写真与妙鸭相比似乎稍显不足,这也是众多用户的一致反馈。

针对这一点,美图在交流中提到,其实美图证件照与妙鸭的业务定位并不完全一致:美图更多是针对那些需要提交正式证件照的场景。另外,考虑到美颜相机的AI写真版本迭代周期相对较短,而妙鸭已经研发了接近半年,所以二者之间的版本差异是可以理解的。再者,从技术层面来看,美图过去也曾推出过一系列出色的产品,如AR绘画等。因此,只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迭代和完善,就能确保产品效果达到理想标准。

烟花的美丽永远短暂,妙鸭的热度很快回归常态。工具性的产品注定不会高频,应用场景也相对固定和单一,用户多数时候都是“用后即走”。

然而,昙花一现的崛起也给美图敲响了警钟,AIGC领域的竞争火花注定会越燃越烈。正如吴欣鸿所述,“AI带来很多机会和挑战,但这个机会不一定是我们的机会,而挑战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我还是一个如履薄冰的状态。”

像“妙鸭”这样的异军突起,对美图来说始终是一个潜在的警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