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实控人疑“脱身”,没了“驾驶员”的众泰汽车将驶向何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实控人疑“脱身”,没了“驾驶员”的众泰汽车将驶向何方?

众泰这个“妖股”到底想干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览富财经

今年汽车消费促进利好政策不断,汽车板块在近俩月也是风生水起,板块内众泰汽车在7-8月颇受市场关注,7月03日-8月01日,该股累计涨幅96.75%,接近翻倍,而随后股价下滑,8月02日到达阶段高点后,至8月28日又下跌超30%,近期有小幅反弹。

不过该股最引人关注的,还是近期实控人变更这件事。

目前暂无实控人

9月4日,公司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由黄继宏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此外,公司控股股东为江苏深商,江苏深商的股东为深商控股,持股比例100%。由于深商控股的股权较为分散,各股东持股比例较为接近,无任一股东能够单独控制股东大会,且各股东之间并未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不存在认定共同控股的情形,因此深商控股无控股股东。

黄继宏是在2021年12月成为公司实控人的,公告显示,2021年12月29日,黄继宏先生与江苏深商、万驰投资、众富同人、力驰投资、国民数字、叶长青、金贞淑签署了《委托协议书》,约定自签署之日起36个月内,江苏深商、万驰投资、众富同人、力驰投资、国民数字、叶长青、金贞淑将其持有的合计24.22%的众泰汽车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继宏先生行使,表决权《委托协议书》签署后,黄继宏先生可以控制众泰汽车24.22%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因此黄继宏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如果从上述公告内容看,黄继宏应该在2024年的12月才不再具备表决权,但如今提前一年多就解除了表决权委托关系,从众泰实控人的位置离开,不禁让人感到疑惑。

时隔两日,9月6日,众泰汽车再次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江苏深商的通知,其股权结构发生变更。变更前,江苏深商的股东为深商控股,持股比例100%;变更后,江苏深商的股东变为深商控股(持股33%)和鹏程实业(持股67%)两家。

此外,通过天眼查数据查询显示,已经成为众泰汽车前实控人的黄继宏已于8月26日及9月5日不在担任江苏深商法定代表人及深商控股总经理。

资料显示,黄继宏曾任广东中汽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深圳市国民运力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创始人等职务。2019年12月和2021年10月,黄继宏以破产重整投资人的身份入主庞大集团、众泰汽车,担任庞大集团董事长、众泰汽车董事长。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31日,众泰汽车已经释放出实控人变更的信号。彼时,众泰汽车宣布黄继宏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并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如今黄继宏也从实控人位置离开了。

众泰汽车实控人变更这一番操作,很扑朔迷离,为什么黄继宏要着急撤离?公司无实控人后,后续管理如何变动?目前还不得而知。一切都很“迷”。不过如果从公司成立历史看,似乎以前也很“花”。

众泰的“前世今生”

众泰汽车创立于2003年,创始人是控股股东铁牛集团的应建仁。控股公司早期主营拖拉机、摩托车、汽车的零部件,其中以钣金件为主。2003年,创始人成立了众泰汽车,同年铁牛集团成功控股了濒临退市的金马股份。2016年用116亿元收购了众泰汽车100%股权,这笔收购的溢价率高达428.52%,机构给出的估值最高是40多亿元,这笔交易在当年资本市场也是被热议,不仅是4倍多的高溢价收购,还有铁牛集团实控人应建仁与众泰汽车前实控人金浙勇存在亲属关系,包括铁牛集团当时也持有众泰汽车的股份,被质疑“利用上市公司进行利益输送”,不过,一顿财务操作后,还是成功完成对众泰股份的控股权收购,2017年将众泰汽车的核心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的壳中,进而完成了众泰汽车的借壳上市。

顺带一提,爱企查显示,众泰汽车前实控人金浙勇的风险蛮多的,特别是“被限制采取高消费措施”的风险。

然而众泰在经历过一顿操作终于上市后,业绩却大变脸。

2018年开始众泰汽车就出现了收入下滑,在2017-2019年,众泰汽车的营业收入分别是208.04亿元、147.64亿元、29.86亿元,而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04亿元、-12.41亿元和-111.31亿元,三年共巨亏100多个亿。

进一步梳理发现,那几年公司业绩不佳主要和天量减值有关。

2019-2020年两年计提资产和信用减值合计168亿多,直接导致这两年公司出现巨额亏损。公司也在2020年6月24日开始“戴帽”,上市简称从众泰汽车变更为*ST众泰。2020年9月由于严重的资不抵债,导致众泰破产重整,时隔一年,2021年10月完成重整,江苏深商控股进入,背后是目前已经成为前实控人的黄继宏,2022年11月3日,公司公告宣布撤销其他风险警示,众泰终于成功“摘帽”;与此同时,当年10月底众泰汽车首批复产车型T300海外版在永康生产基地量产下线,实现正式复产。

“整车制造企业”的主业到底是什么?

从众泰汽车对主业的描述看,据2023年中报,公司是以汽车整车研发、制造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另外还有汽车零部件业务及门业业务。

虽然公司自己描述是“整车制造企业”,然而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的整车产销只有几百辆。今年中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公司整车业务仍在恢复中,产销量分别为872辆和652辆,整体规模仍较小”。

从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构成看,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为1.78亿元,门业产品1.34亿元,其他收入为0.59亿元,占收入比重分别为48.05%、36.03%、15.92%。

从今年上半年看,众泰似乎确实是一家“正经的”整车制造企业,虽然门业产品+其他收入已经超过了一半,不过最主要的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毕竟占总收入比例最高。

但是如果回溯历史会发现,门业产品的收入在2021-2022年,已经超出了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而且2017年-2022年,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规模是持续下降的,门业产品的收入却在趋势上升。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是205.42亿元,而2022年该项收入已经降低到了2.92亿元,连2017年的零头都不到。门业产品在2017年的收入是1.96亿元,当时该项产品占收入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在2022年门业产品的收入已经到了4.23亿元,远远超出了同年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为众泰的收入贡献主要力量。

从收入结构看,这是一家做车的公司,还是做门的公司?似乎说不清。但从今年上半年整车产销只有几百辆的情况看,整车业务对于众泰汽车来说,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

名义上是一家“整车制造企业”,但在家居制造上乐此不疲,众泰这个门业产品是怎么回事?

据众泰的财报透露,众泰的门业产品是通过浙江金大门业有限公司完成的,该公司主要从事钢木门、木门、装饰门制造、销售、安装,防盗安全门,钢质门、防火门,防盗窗及各种功能门窗的开发、制造、销售。

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了最近颇受市场关注的家居制造业,然而从众泰的自我描述看,似乎对汽车制造的定位非常清晰,甚至还在十多年前就涉足新能源车如今这个大火的赛道。公司在今年中报里描述道:

“众泰汽车作为汽车制造类企业,始终注重企业与社会、环境的协调可持续发展,积极实施节能减排和环保措施……”;“众泰汽车自2009年就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经过十多年的研究与摸索,在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方面积累了经验,为改善全国环境变化作出应有贡献。”

也不知只有几百辆整车的产销量,是怎么做出积极贡献的。

财务方面雷区多,但公司还想定增

众泰在实控人变更原因、主业方面都很“迷”,但更值得关注的,是财务方面的情况。

我们从今年中报的资产结构来分析。

截至2023年6月末,众泰的应收账款是14.9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21.74%,虽然比2022年末略有下降,但仍然占总资产比例超过20%。

企业有应收账款很正常,但众泰的应收账款,不仅数额和占总资产比例大,且账龄都是长期的。时间越长,收不回来钱的风险越高,这是一个常识。

再看众泰的借款情况。

截至2023年6月末,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共计27.33亿元,接近30亿,占总资产比例也将近40%。而当期货币资金只有8.5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2.35%。

公司资产情况如此紧张,众泰居然还在定增融资,公司表示“聚焦新能源车和新四化,瞄准行业新趋势”,努力为节能减排事业添砖加瓦。

众泰在2023年3月发布了《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方案论证分析报告》。

按该报告描述:公司聚焦核心业务,积极推进复工复产,后续公司将瞄准汽车行业发展新趋势,推进实施“电动化、智能网联化、共享化、自动驾驶”的“新四化”发展战略,在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自动驾驶等核心领域进行布局。

然而“房子车子都看完了,就差中彩票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公司现阶段面临的难题是“没钱”。

众泰在报告中描述:“公司刚经历破产重整处于恢复过程中,公司资产负债率仍处于较高水平,且后续新能源汽车的研发、整改生产基地、重塑供应链体系、重构品牌体系、营销渠道等均需要资金支持,因此公司亟需通过借助资本市场融资增强资本实力,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

简单来说,就是“很缺钱”所以需要融资。

不过根据公司7月14日《关于终止对众泰汽车再融资审核的决定》的公告,交易所终止了这次再融资。这里为交易所点赞。

总体来看,自身造血不足财务情况紧张,又没了外部融资输血,众泰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而如今前实控人“脱身”,公司前景更加让人迷惑了。对于股价7-8月的大起伏,似乎只能解释为市场短期波动了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众泰汽车

3.3k
  • 众泰汽车(000980.SZ)因未及时披露重大交易的进展公告,收到监管函
  • 众泰汽车“怠慢”投资者收罚单,回应问题不应仅仅“感谢关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实控人疑“脱身”,没了“驾驶员”的众泰汽车将驶向何方?

众泰这个“妖股”到底想干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览富财经

今年汽车消费促进利好政策不断,汽车板块在近俩月也是风生水起,板块内众泰汽车在7-8月颇受市场关注,7月03日-8月01日,该股累计涨幅96.75%,接近翻倍,而随后股价下滑,8月02日到达阶段高点后,至8月28日又下跌超30%,近期有小幅反弹。

不过该股最引人关注的,还是近期实控人变更这件事。

目前暂无实控人

9月4日,公司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由黄继宏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此外,公司控股股东为江苏深商,江苏深商的股东为深商控股,持股比例100%。由于深商控股的股权较为分散,各股东持股比例较为接近,无任一股东能够单独控制股东大会,且各股东之间并未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不存在认定共同控股的情形,因此深商控股无控股股东。

黄继宏是在2021年12月成为公司实控人的,公告显示,2021年12月29日,黄继宏先生与江苏深商、万驰投资、众富同人、力驰投资、国民数字、叶长青、金贞淑签署了《委托协议书》,约定自签署之日起36个月内,江苏深商、万驰投资、众富同人、力驰投资、国民数字、叶长青、金贞淑将其持有的合计24.22%的众泰汽车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继宏先生行使,表决权《委托协议书》签署后,黄继宏先生可以控制众泰汽车24.22%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因此黄继宏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如果从上述公告内容看,黄继宏应该在2024年的12月才不再具备表决权,但如今提前一年多就解除了表决权委托关系,从众泰实控人的位置离开,不禁让人感到疑惑。

时隔两日,9月6日,众泰汽车再次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江苏深商的通知,其股权结构发生变更。变更前,江苏深商的股东为深商控股,持股比例100%;变更后,江苏深商的股东变为深商控股(持股33%)和鹏程实业(持股67%)两家。

此外,通过天眼查数据查询显示,已经成为众泰汽车前实控人的黄继宏已于8月26日及9月5日不在担任江苏深商法定代表人及深商控股总经理。

资料显示,黄继宏曾任广东中汽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深圳市国民运力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创始人等职务。2019年12月和2021年10月,黄继宏以破产重整投资人的身份入主庞大集团、众泰汽车,担任庞大集团董事长、众泰汽车董事长。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31日,众泰汽车已经释放出实控人变更的信号。彼时,众泰汽车宣布黄继宏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并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如今黄继宏也从实控人位置离开了。

众泰汽车实控人变更这一番操作,很扑朔迷离,为什么黄继宏要着急撤离?公司无实控人后,后续管理如何变动?目前还不得而知。一切都很“迷”。不过如果从公司成立历史看,似乎以前也很“花”。

众泰的“前世今生”

众泰汽车创立于2003年,创始人是控股股东铁牛集团的应建仁。控股公司早期主营拖拉机、摩托车、汽车的零部件,其中以钣金件为主。2003年,创始人成立了众泰汽车,同年铁牛集团成功控股了濒临退市的金马股份。2016年用116亿元收购了众泰汽车100%股权,这笔收购的溢价率高达428.52%,机构给出的估值最高是40多亿元,这笔交易在当年资本市场也是被热议,不仅是4倍多的高溢价收购,还有铁牛集团实控人应建仁与众泰汽车前实控人金浙勇存在亲属关系,包括铁牛集团当时也持有众泰汽车的股份,被质疑“利用上市公司进行利益输送”,不过,一顿财务操作后,还是成功完成对众泰股份的控股权收购,2017年将众泰汽车的核心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的壳中,进而完成了众泰汽车的借壳上市。

顺带一提,爱企查显示,众泰汽车前实控人金浙勇的风险蛮多的,特别是“被限制采取高消费措施”的风险。

然而众泰在经历过一顿操作终于上市后,业绩却大变脸。

2018年开始众泰汽车就出现了收入下滑,在2017-2019年,众泰汽车的营业收入分别是208.04亿元、147.64亿元、29.86亿元,而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04亿元、-12.41亿元和-111.31亿元,三年共巨亏100多个亿。

进一步梳理发现,那几年公司业绩不佳主要和天量减值有关。

2019-2020年两年计提资产和信用减值合计168亿多,直接导致这两年公司出现巨额亏损。公司也在2020年6月24日开始“戴帽”,上市简称从众泰汽车变更为*ST众泰。2020年9月由于严重的资不抵债,导致众泰破产重整,时隔一年,2021年10月完成重整,江苏深商控股进入,背后是目前已经成为前实控人的黄继宏,2022年11月3日,公司公告宣布撤销其他风险警示,众泰终于成功“摘帽”;与此同时,当年10月底众泰汽车首批复产车型T300海外版在永康生产基地量产下线,实现正式复产。

“整车制造企业”的主业到底是什么?

从众泰汽车对主业的描述看,据2023年中报,公司是以汽车整车研发、制造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另外还有汽车零部件业务及门业业务。

虽然公司自己描述是“整车制造企业”,然而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的整车产销只有几百辆。今年中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公司整车业务仍在恢复中,产销量分别为872辆和652辆,整体规模仍较小”。

从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构成看,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为1.78亿元,门业产品1.34亿元,其他收入为0.59亿元,占收入比重分别为48.05%、36.03%、15.92%。

从今年上半年看,众泰似乎确实是一家“正经的”整车制造企业,虽然门业产品+其他收入已经超过了一半,不过最主要的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毕竟占总收入比例最高。

但是如果回溯历史会发现,门业产品的收入在2021-2022年,已经超出了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而且2017年-2022年,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规模是持续下降的,门业产品的收入却在趋势上升。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的收入是205.42亿元,而2022年该项收入已经降低到了2.92亿元,连2017年的零头都不到。门业产品在2017年的收入是1.96亿元,当时该项产品占收入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在2022年门业产品的收入已经到了4.23亿元,远远超出了同年交通运输设备及服务,为众泰的收入贡献主要力量。

从收入结构看,这是一家做车的公司,还是做门的公司?似乎说不清。但从今年上半年整车产销只有几百辆的情况看,整车业务对于众泰汽车来说,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

名义上是一家“整车制造企业”,但在家居制造上乐此不疲,众泰这个门业产品是怎么回事?

据众泰的财报透露,众泰的门业产品是通过浙江金大门业有限公司完成的,该公司主要从事钢木门、木门、装饰门制造、销售、安装,防盗安全门,钢质门、防火门,防盗窗及各种功能门窗的开发、制造、销售。

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了最近颇受市场关注的家居制造业,然而从众泰的自我描述看,似乎对汽车制造的定位非常清晰,甚至还在十多年前就涉足新能源车如今这个大火的赛道。公司在今年中报里描述道:

“众泰汽车作为汽车制造类企业,始终注重企业与社会、环境的协调可持续发展,积极实施节能减排和环保措施……”;“众泰汽车自2009年就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经过十多年的研究与摸索,在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方面积累了经验,为改善全国环境变化作出应有贡献。”

也不知只有几百辆整车的产销量,是怎么做出积极贡献的。

财务方面雷区多,但公司还想定增

众泰在实控人变更原因、主业方面都很“迷”,但更值得关注的,是财务方面的情况。

我们从今年中报的资产结构来分析。

截至2023年6月末,众泰的应收账款是14.9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21.74%,虽然比2022年末略有下降,但仍然占总资产比例超过20%。

企业有应收账款很正常,但众泰的应收账款,不仅数额和占总资产比例大,且账龄都是长期的。时间越长,收不回来钱的风险越高,这是一个常识。

再看众泰的借款情况。

截至2023年6月末,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共计27.33亿元,接近30亿,占总资产比例也将近40%。而当期货币资金只有8.5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2.35%。

公司资产情况如此紧张,众泰居然还在定增融资,公司表示“聚焦新能源车和新四化,瞄准行业新趋势”,努力为节能减排事业添砖加瓦。

众泰在2023年3月发布了《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方案论证分析报告》。

按该报告描述:公司聚焦核心业务,积极推进复工复产,后续公司将瞄准汽车行业发展新趋势,推进实施“电动化、智能网联化、共享化、自动驾驶”的“新四化”发展战略,在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自动驾驶等核心领域进行布局。

然而“房子车子都看完了,就差中彩票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公司现阶段面临的难题是“没钱”。

众泰在报告中描述:“公司刚经历破产重整处于恢复过程中,公司资产负债率仍处于较高水平,且后续新能源汽车的研发、整改生产基地、重塑供应链体系、重构品牌体系、营销渠道等均需要资金支持,因此公司亟需通过借助资本市场融资增强资本实力,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

简单来说,就是“很缺钱”所以需要融资。

不过根据公司7月14日《关于终止对众泰汽车再融资审核的决定》的公告,交易所终止了这次再融资。这里为交易所点赞。

总体来看,自身造血不足财务情况紧张,又没了外部融资输血,众泰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而如今前实控人“脱身”,公司前景更加让人迷惑了。对于股价7-8月的大起伏,似乎只能解释为市场短期波动了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