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晶科向左,隆基向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晶科向左,隆基向右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文|市值观察  文雨

编辑|小市妹

苍茫大地,究竟谁主沉浮?

去年上半年,晶科一举反超隆基,时隔多年后重新拿回“组件之王”的桂冠,但隆基也不是白给的,到年底又对晶科实现反杀。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晶科以30.8GW的出货量再次登顶全球第一。

王者归来

把时间拉长来看,组件行业的竞争烈度其实一直就很高。过往十几年,城头的大王旗变了又变,英利、尚德、隆基、晶科、天合等都曾先后坐上全球组件老大的位置。

而在位时间最长的,当属晶科。

2016-2019年,晶科能源曾连续四年拿下全球组件出货量冠军,是当之无愧的“组件之王”。

2020年是个转折点。

一方面,光伏受“双碳”政策鼓舞,启动新一轮大扩张,行业全年投资达到4000亿,其中组件占了四分之一,新增超200GW产能。2021年行业加码扩产,全年投资额超7000亿。

另一方面,在美股市场上死气沉沉的晶科并无法得到充分的资金补给,在完成硅片扩张后,资金已不足以支撑后续项目的推进,PERC电池扩产进度明显放缓,致使电池的一体化率远低于同行平均水平。截止2021年底,晶科能源硅片、电池片和组件的产能分别为32.5GW、24GW、45GW。

相比之下,当时晶澳、天合等已相继回到A股上市,不管是融资渠道还是资金储备都有保障。

自2020年起,晶科能源在与对手的竞争中逐渐力不从心,被隆基、天合、晶澳等公司先后超越,到2021年其在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的排名已滑落到第四名。

2022年初,晶科能源火速登陆科创板,募资100亿。或许是饥渴了太久,晶科能源随后开始在资本市场疯狂吸金。

今年4月,晶科能源发行100亿元可转债;8月,晶科能源又甩出一份融资计划,拟通过定增的方式再募资97亿元。粗略算下来,在回归A股不到20个月的时间里,晶科能源已经拿走了近300亿资金。

由于组件和电池片的扩产周期都比较短(大约只有3-6个月),拿到钱后晶科可以迅速把产能打上去。与此同时,TOPCon电池从去年开始逐步进入商业化爆发阶段,而晶科又远远走在行业前列。诸多因素叠加,今年上半年公司出货量爆了。

数据显示,上半年晶科能源以30.8GW组件出货位列全球市场TOP 1,其中N型组件出货达16.4GW,成为全球首家单季度N型出货超过10GW的组件企业,其在N型TOPCon领域的市占率已高达40%。

晶科能源拿回第一,但老板李仙德并不打算收手,而是继续狠狠地打。

豪赌一体化

今年5月,晶科能源宣布与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管委会签订投资协议,将在山西综改区规划建设年产56GW垂直一体化大基地项目。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个56GW项目包含56GW单晶拉棒、56GW硅片、56GW高效电池以及56GW组件,加起来总投资大约560亿元。一旦建成,将成为行业最大的N型一体化生产基地。

这些产能投产后不只对晶科,对整个光伏行业都会产生巨大影响。要知道,2022年晶科全球组件出货量不过44GW,电池片老大通威去年电池出货量是48GW。

而这还不是晶科能源今年的全部。

山西项目敲定之前,晶科能源已先后披露浙江海宁186.8亿元、江西上饶市广信区108亿元的项目投资规划。粗略算下来,仅上半年,李仙德就已亲手砸下八九百亿,在整个行业面临潜在过剩风险的背景下,外人都不免为他捏一把汗。

但在这位年仅48岁的掌舵人嘴里,如此沉重的投资却变的稀松平常。

今年6月,他写了一篇题为《把硬仗的氛围感拉满》的文章,上来就是:

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锻炼锻炼,吃好睡饱耍尽兴了,你才有清醒的头脑做判断。竞争、惨烈的竞争,哪个行业不是呢?但如此高的景气度,哪个行业又是呢?所以,我们还是幸运的,你浅浅的微笑,万物才能生长。

这很李仙德,此人既不乐观,也不悲观,而是达观,外界环境的好坏似乎都不影响他的心情。千秋大业一壶茶,万丈红尘三杯酒。

2020年新年,面对组件四连冠的霸业,本以来李仙德会谈一些雄心壮志和宏伟蓝图,但他的致辞却是:“来,把酒喝光,一滴不剩,然后头也不回的奔向2020!”

去年最后一天,已经“阳了”的李仙德再次应CHO邀请发表年度感想,躺在病床上却一如既往的淡定悠闲:“如果有机会、有气氛、有存货、有人陪,那就稍微喝点,喝到心花怒放,喝到春暖花开。”

外表文质彬彬,性格洒脱自在,做起事来却骁勇彪悍、杀伐决断。

面对行业疯狂的扩张,很多光伏人开始犹豫,踌躇不前,但李仙德却想的很清楚,做的也很果决。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一体化避免不了容错率低挑战,技术路线和工艺制程的选择,将直接影响动辄上百亿投资的结果以及市场机会错失的难以回头。但是,TOPCon一体化的规模和效率,一定是下一战的竞争底气,而一体化成本是下一战的竞争底线,必须搞点大的。

也因此,晶科能源已经完全占据了N型TOPCon的先机,其凶猛给整个光伏行业一种窒息的压迫感,某种程度上也固定了短期竞争格局。但是,这远没到讨论大结局的时候,光伏从来不缺悬念。

向左,向右

晶科梭哈TOPCon的同时,隆基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了BC。

9月5日,在隆基绿能而业绩说明会上,董事长钟宝申首次对外表示,公司将绕开TOPCon,直接把发展重心聚焦BC电池。俨然一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姿态。

所谓BC电池,全称“Back Contact”(背接触电池)。BC是个技术的通用名称,其基型是IBC电池,IBC在技术上有比较好的兼容性,可与P型、HJT、TOPCon等技术结合,分别形成HPBC、HBC、TBC等多种技术路线,这些电池统称为BC类电池。

IBC的PN结和金属接触都设在电池背面,正面没有金属栅线遮挡,也没有金属电极结构,所以BC电池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入射光,带来更多有效发电面积,从而提高电池的转化效率。理论上,BC电池的光电转换效率有突破30%的可能。

从隆基绿能目前的产能规划来看,除了有30GW的TOPCon产能将在明年一季度末全面达产,投资计划里的其余项目均转向了BC技术。把TOPCon当做过渡产品,而不是终局路线,隆基内部是经过充分论证的。

TOPCon技术和传统PERC电池相比效率提升幅度比较小,技术高度同质化,非常容易出现投资收益达不到预期的状态,甚至可能出现未赚钱就过剩的苗头。目前TOPCon的投资收益率还是低于PERC,明年上半年有400-500GW产能投向市场,很快进入相对过剩的状态,届时TOPCon的投资收益压力可能会进一步提升。

至于BC电池,虽然目前成本高,技术难度大,但随着研发的深入,很多问题都在一步一步解决。以良率为例,目前隆基的HPBC产线良率已经达到95%,相比PERC的99%以上还有差距,但理论上达到93%以上就已经具备大规模连续生产的条件。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未来良率和转换效率等指标还会继续提升,成本也会随之降下来。

9月5日当天,隆基放出的这一重磅消息彻底打破了光伏圈的平静,各主要上市公司纷纷在对外披露自家技术路线,除了隆基和爱旭站队BC,其余大多把票投给了TOPCon。但隆基的选择必须引起重视,历史上看,其对技术路线的判断有很强的穿透力。

当年全行业都在做多晶硅,李振国和钟宝申研究后发现单晶硅最终将具备度电成本优势,于是果断押注了这条非主流路线。到2014年,单晶硅的全产业链成本优势已显著高于多晶硅,隆基一举实现弯道超车。

短时间内,在TOPCon领域拥有绝对产能优势的晶科能源无疑会居上风,但如果隆基能在3-5年内将BC电池推向市场,那难题将再次甩给李仙德。

光伏,又要变天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晶科能源

581
  • 新能源题材午后拉升,晶科能源、许继电气涨超5%
  • 晶科能源基于N型TOPCon的钙钛矿叠层电池转化效率再创纪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晶科向左,隆基向右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文|市值观察  文雨

编辑|小市妹

苍茫大地,究竟谁主沉浮?

去年上半年,晶科一举反超隆基,时隔多年后重新拿回“组件之王”的桂冠,但隆基也不是白给的,到年底又对晶科实现反杀。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晶科以30.8GW的出货量再次登顶全球第一。

王者归来

把时间拉长来看,组件行业的竞争烈度其实一直就很高。过往十几年,城头的大王旗变了又变,英利、尚德、隆基、晶科、天合等都曾先后坐上全球组件老大的位置。

而在位时间最长的,当属晶科。

2016-2019年,晶科能源曾连续四年拿下全球组件出货量冠军,是当之无愧的“组件之王”。

2020年是个转折点。

一方面,光伏受“双碳”政策鼓舞,启动新一轮大扩张,行业全年投资达到4000亿,其中组件占了四分之一,新增超200GW产能。2021年行业加码扩产,全年投资额超7000亿。

另一方面,在美股市场上死气沉沉的晶科并无法得到充分的资金补给,在完成硅片扩张后,资金已不足以支撑后续项目的推进,PERC电池扩产进度明显放缓,致使电池的一体化率远低于同行平均水平。截止2021年底,晶科能源硅片、电池片和组件的产能分别为32.5GW、24GW、45GW。

相比之下,当时晶澳、天合等已相继回到A股上市,不管是融资渠道还是资金储备都有保障。

自2020年起,晶科能源在与对手的竞争中逐渐力不从心,被隆基、天合、晶澳等公司先后超越,到2021年其在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的排名已滑落到第四名。

2022年初,晶科能源火速登陆科创板,募资100亿。或许是饥渴了太久,晶科能源随后开始在资本市场疯狂吸金。

今年4月,晶科能源发行100亿元可转债;8月,晶科能源又甩出一份融资计划,拟通过定增的方式再募资97亿元。粗略算下来,在回归A股不到20个月的时间里,晶科能源已经拿走了近300亿资金。

由于组件和电池片的扩产周期都比较短(大约只有3-6个月),拿到钱后晶科可以迅速把产能打上去。与此同时,TOPCon电池从去年开始逐步进入商业化爆发阶段,而晶科又远远走在行业前列。诸多因素叠加,今年上半年公司出货量爆了。

数据显示,上半年晶科能源以30.8GW组件出货位列全球市场TOP 1,其中N型组件出货达16.4GW,成为全球首家单季度N型出货超过10GW的组件企业,其在N型TOPCon领域的市占率已高达40%。

晶科能源拿回第一,但老板李仙德并不打算收手,而是继续狠狠地打。

豪赌一体化

今年5月,晶科能源宣布与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管委会签订投资协议,将在山西综改区规划建设年产56GW垂直一体化大基地项目。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个56GW项目包含56GW单晶拉棒、56GW硅片、56GW高效电池以及56GW组件,加起来总投资大约560亿元。一旦建成,将成为行业最大的N型一体化生产基地。

这些产能投产后不只对晶科,对整个光伏行业都会产生巨大影响。要知道,2022年晶科全球组件出货量不过44GW,电池片老大通威去年电池出货量是48GW。

而这还不是晶科能源今年的全部。

山西项目敲定之前,晶科能源已先后披露浙江海宁186.8亿元、江西上饶市广信区108亿元的项目投资规划。粗略算下来,仅上半年,李仙德就已亲手砸下八九百亿,在整个行业面临潜在过剩风险的背景下,外人都不免为他捏一把汗。

但在这位年仅48岁的掌舵人嘴里,如此沉重的投资却变的稀松平常。

今年6月,他写了一篇题为《把硬仗的氛围感拉满》的文章,上来就是:

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锻炼锻炼,吃好睡饱耍尽兴了,你才有清醒的头脑做判断。竞争、惨烈的竞争,哪个行业不是呢?但如此高的景气度,哪个行业又是呢?所以,我们还是幸运的,你浅浅的微笑,万物才能生长。

这很李仙德,此人既不乐观,也不悲观,而是达观,外界环境的好坏似乎都不影响他的心情。千秋大业一壶茶,万丈红尘三杯酒。

2020年新年,面对组件四连冠的霸业,本以来李仙德会谈一些雄心壮志和宏伟蓝图,但他的致辞却是:“来,把酒喝光,一滴不剩,然后头也不回的奔向2020!”

去年最后一天,已经“阳了”的李仙德再次应CHO邀请发表年度感想,躺在病床上却一如既往的淡定悠闲:“如果有机会、有气氛、有存货、有人陪,那就稍微喝点,喝到心花怒放,喝到春暖花开。”

外表文质彬彬,性格洒脱自在,做起事来却骁勇彪悍、杀伐决断。

面对行业疯狂的扩张,很多光伏人开始犹豫,踌躇不前,但李仙德却想的很清楚,做的也很果决。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一体化避免不了容错率低挑战,技术路线和工艺制程的选择,将直接影响动辄上百亿投资的结果以及市场机会错失的难以回头。但是,TOPCon一体化的规模和效率,一定是下一战的竞争底气,而一体化成本是下一战的竞争底线,必须搞点大的。

也因此,晶科能源已经完全占据了N型TOPCon的先机,其凶猛给整个光伏行业一种窒息的压迫感,某种程度上也固定了短期竞争格局。但是,这远没到讨论大结局的时候,光伏从来不缺悬念。

向左,向右

晶科梭哈TOPCon的同时,隆基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了BC。

9月5日,在隆基绿能而业绩说明会上,董事长钟宝申首次对外表示,公司将绕开TOPCon,直接把发展重心聚焦BC电池。俨然一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姿态。

所谓BC电池,全称“Back Contact”(背接触电池)。BC是个技术的通用名称,其基型是IBC电池,IBC在技术上有比较好的兼容性,可与P型、HJT、TOPCon等技术结合,分别形成HPBC、HBC、TBC等多种技术路线,这些电池统称为BC类电池。

IBC的PN结和金属接触都设在电池背面,正面没有金属栅线遮挡,也没有金属电极结构,所以BC电池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入射光,带来更多有效发电面积,从而提高电池的转化效率。理论上,BC电池的光电转换效率有突破30%的可能。

从隆基绿能目前的产能规划来看,除了有30GW的TOPCon产能将在明年一季度末全面达产,投资计划里的其余项目均转向了BC技术。把TOPCon当做过渡产品,而不是终局路线,隆基内部是经过充分论证的。

TOPCon技术和传统PERC电池相比效率提升幅度比较小,技术高度同质化,非常容易出现投资收益达不到预期的状态,甚至可能出现未赚钱就过剩的苗头。目前TOPCon的投资收益率还是低于PERC,明年上半年有400-500GW产能投向市场,很快进入相对过剩的状态,届时TOPCon的投资收益压力可能会进一步提升。

至于BC电池,虽然目前成本高,技术难度大,但随着研发的深入,很多问题都在一步一步解决。以良率为例,目前隆基的HPBC产线良率已经达到95%,相比PERC的99%以上还有差距,但理论上达到93%以上就已经具备大规模连续生产的条件。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未来良率和转换效率等指标还会继续提升,成本也会随之降下来。

9月5日当天,隆基放出的这一重磅消息彻底打破了光伏圈的平静,各主要上市公司纷纷在对外披露自家技术路线,除了隆基和爱旭站队BC,其余大多把票投给了TOPCon。但隆基的选择必须引起重视,历史上看,其对技术路线的判断有很强的穿透力。

当年全行业都在做多晶硅,李振国和钟宝申研究后发现单晶硅最终将具备度电成本优势,于是果断押注了这条非主流路线。到2014年,单晶硅的全产业链成本优势已显著高于多晶硅,隆基一举实现弯道超车。

短时间内,在TOPCon领域拥有绝对产能优势的晶科能源无疑会居上风,但如果隆基能在3-5年内将BC电池推向市场,那难题将再次甩给李仙德。

光伏,又要变天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