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000亿隆基绿能董事长举牌北交所奥迪威,背后“兰大校友”已布局8家上市公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00亿隆基绿能董事长举牌北交所奥迪威,背后“兰大校友”已布局8家上市公司

和同学做生意,有钱齐齐揾!

文|野马财经  于婞

编辑|武丽娟

在光伏行业沉浮20年的“老将”钟宝申又在资本市场出手了。

9月4日晚间,北交所上市公司奥迪威(832491.BJ)公告称,2000亿光伏龙头隆基绿能(601012.SH)董事长钟宝申,溢价15.53%收购奥迪威4.64%股权,持股比例由之前的1.419%增加至6.063%,晋升为奥迪威第二大股东。

这是北交所历史上首例个人举牌。对于钟宝申,《上海证券报》曾评价他“理性、包容、低调、内敛”。如今高调出手奥迪威,钟宝申在布什么局?

举牌半导体元器件公司,与奥迪威老板是同窗

对于举牌奥迪威,钟宝申表示,是其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信心及对公司投资价值的充分肯定。未来12个月内,将根据市场情况和个人资金规划,决定是否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

但从业绩数据来看,奥迪威并非稳定增长。2019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明显下滑,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80.89%。后期回暖后,2022年又下滑,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9.15%和11.94%。直到今年上半年,奥迪威营业收入2.15亿元,同比增长15.96%;净利润4139.57万元,同比增长49.63%。

事实上,钟宝申对于奥迪威的看好可以追溯到2015年,彼时钟宝申以37.5万元认购了5万股,每股价格7.5元;2016年,钟宝申再次以1960万元认购了140万股定增股份,每股价格为14元。2018年12月26日,奥迪威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钟宝申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议案,由此钟宝申成为公司董事。

本次增持奥迪威,公司股票的交易价格为12.2元/股。交易公告发布后,奥迪威股价9月4日、9月5日分别大涨9.85%和12.67%,截至9月8日收盘,奥迪威报12.43元/股,总市值17.42亿元,较公告发布前涨17.71%。

来源:wind

奥迪威是专业从事智能传感器和执行器及相关应用的研究、设计、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传感器是能敏锐的感知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并将它们转化为电信息的电子元件,主要应用于工控、遥测、家电等领域,市场份额约占半导体总市场份额的3%。

从业务来看,奥迪威主要产品包括测距传感器、流量传感器、压触传感器及执行器、雾化换能器及模组、报警发声器等,广泛应用于汽车电子、智能仪表、智能家居、安防和消费电子等领域。

身处半导体元器件行业,奥迪威与关联方隆基绿能的业务交集并不多,只在2018年向隆基光伏采购过太阳能发电站工程总包服务,为了北交所IPO避嫌,2019年后,公司未再发生此类交易。

隆基绿能也对投资者表示,举牌奥迪威是董事长钟宝申的个人财务投资行为,与公司战略布局无关。

钟宝申看上奥迪威什么了?

梳理发现,虽业务关联不大,但钟宝申与奥迪威实控人张曙光交情匪浅,二人同为兰州大学1986级物理系的老同学。

同学配合“开疆拓土”

跟老同学一起做生意,钟宝申已经驾轻就熟,他还在2007年与另一位兰州大学1986级物理系同窗李春安共同成立了连城数控(835368.BJ),并把产品卖给隆基绿能。

连城数控专注于光伏与半导体产业的高端装备制造,业务涉及技术领域包括单晶硅材料生长、硅材料切磨加工、硅片自动清洗与刻蚀等。作为上游供应商,2017至2019年,连城数控来自隆基的营收分别为6.06亿元、8.78亿元、6.6亿元,占比分别为69.12%、83.4%和67.84%。

2020年7月,连城数控挂牌新三板,2021年又作为精选层企业平移至北交所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连城数控北交所IPO前,2020年10月,李春安减持了隆基绿能3771.76万股股份,套现34.3亿元,两个多月后,他又将2.26亿股隆基绿能股份,以15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高瓴。

如今,实控人李振国与妻子李喜燕、董事长钟宝申、大股东李春安分别持有隆基绿能19.1%、1.3%、2.11%的股权。

对于李春安选择大笔减持的原因,业内人士指出,这可能是李春安在与连城数控做“切割”,因为连城数控有转板需求,他减持隆基股份是为了规避关联交易限制,同时为连城数控提供资金支持。

在同学的配合之下,连城数控顺利登陆北交所,截至9月8日收盘,连城数控报45.18元/股,总市值105.5亿元,位居北交所市值第三名。

李春安直接持有连城数控4.68%股权,并通过海南惠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惠智”)间接持有连城数控,8.35%股权,合计持股13.03%;钟宝申则通过海南惠智间接持有连城数控10%的股份,与李春安同为连城数控实际控制人。

通过连城数控,兰大校友们的资本版图进一步扩张。

如今正在科创板IPO的拉普拉斯股权结构显示,连城数控对其持股16.87%,是拉普拉斯直接持股最高的大股东。连城数控还与如东恒君等另外5名股东存在关联关系,关联体合计控制拉普拉斯23.7%的股份,仅次于实控人林佳继。

钟宝申又通过连城数控对拉普拉斯间接持股5.1%。《招股书》显示,钟宝申作为自然人享有拉普拉斯5%的表决权,钟宝申的兄弟钟保善还持有拉普拉斯0.2%股份。

拉普拉斯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和销售光伏电池片制造所需的高性能热制程、镀膜及配套自动化设备,此外公司还涉及半导体业务。

另一方面,隆基绿能还是拉普拉斯IPO报告期内的重要客户,2020-2022年,其对隆基绿能的销售占比分别为77.67%、45.54%和14.61%。

在老同学们的联手下,一边是隆基绿能实控人李振国在内坐镇,一边是隆基绿能大股东李春安在外配合,另一边还有董事长钟宝申不断地开疆拓土。

据悉,在隆基绿能大额套现后,李春安有大笔资金流向了新三板挂牌企业隆基电磁。2021年9月,隆基电磁在北交所递交《招股书》,不过一轮问询过后,2022年7月,隆基电磁撤回IPO申请,北交所上市计划折戟。

2022年8月19日,李春安又“因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但钟宝申这边就比较顺利,他除了是北交所上市公司连城数控的实控人,以及科创板IPO公司拉普拉斯的第二大股东,还参股了蓝帆医疗(002382.SZ)、三友化工(600409.SH)、帝欧家居(002798.SZ)、楚天高速(600035.SH)等多家上市公司。

兰大校友成富豪榜常客

钟宝申虽然不是隆基绿能的实控人,但可以说是隆基绿能,或者说兰州大学创业圈子里的核心人物。他先是跟李春安在沈阳创业,后又带着李春安去西安奔赴李振国,“隆基三剑客”的故事已被传为一段佳话。

时间回溯到1990年5月,钟宝申和同级系友李振国即将从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两人在校园内边散步边讨论毕业后的人生规划,在校园绿化区内的兰大老校长江隆基雕像前,二人相约在条件具备时要共同干一番事业。

江隆基是1959年1月到兰州大学主持工作,被称为“黄金”兰大的缔造者,他鼓励学生“勤奋、求实、进取”,不少兰大学子以其为精神向导。

毕业没多久,1993年,钟宝申率李春安等几位校友在抚顺创办了一家从事磁应用研发和拓展的公司,在起名时,就以老校长为名,定为“抚顺隆基磁电设备有限公司”(现称“沈阳隆基”)。

2000年,李振国也在西安创业,成立了一家从事半导体材料单晶硅长晶切片的公司,公司名最初叫矽美半导体。

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钟宝申日益感到磁应用天花板太低,行业局限性大。

此时李振国也对公司发展的方向陷入纠结,2005年,一通电话又把两位校友联系到了一起,二人均觉得光伏行业前景巨大,于是2006年,钟宝申与李春安先后离开沈阳,来到西安与李振国一起创业,公司名随之改为西安隆基。为此,他们还专门征求了江隆基校长女儿的建议。

“这一方面体现了对教育者的敬仰,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创业者共同的渊源。另外,隆基也算一个比较吉利的词汇,有‘兴隆基业’的意思。”钟宝申曾对《上海证券报》提道。

作为校友,“隆基三剑客”配合默契,各自发挥特长,带领着隆基绿能登上了光伏龙头的宝座,并在2012年登陆A股主板,如今市值高达2000亿元。

背靠隆基,这几位来自兰州大学的同窗也都成为富豪榜上的常客。

其中李振国与李喜燕夫妇已连续8年入榜《胡润百富》,以660亿身价在2023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排名231,还多次问鼎“陕西首富”。

钟宝申以67亿身价在2023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排名第2923;李春安则以310亿身价在2023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排名第668。

如今在“三剑客”的联手下,江隆基老校长的学生们已经在光伏领域闯出一片天地,随着张曙光及其公司被钟宝申更深一步的绑定,“隆基”学子的事业版图还会走向何方?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奥迪威

  • 奥迪威(832491.BJ):2024年一季度净利润为2038万元,同比增长13.00%
  • 奥迪威(832491.BJ):2023年全年净利润为7698万元,同比增长45.32%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2000亿隆基绿能董事长举牌北交所奥迪威,背后“兰大校友”已布局8家上市公司

和同学做生意,有钱齐齐揾!

文|野马财经  于婞

编辑|武丽娟

在光伏行业沉浮20年的“老将”钟宝申又在资本市场出手了。

9月4日晚间,北交所上市公司奥迪威(832491.BJ)公告称,2000亿光伏龙头隆基绿能(601012.SH)董事长钟宝申,溢价15.53%收购奥迪威4.64%股权,持股比例由之前的1.419%增加至6.063%,晋升为奥迪威第二大股东。

这是北交所历史上首例个人举牌。对于钟宝申,《上海证券报》曾评价他“理性、包容、低调、内敛”。如今高调出手奥迪威,钟宝申在布什么局?

举牌半导体元器件公司,与奥迪威老板是同窗

对于举牌奥迪威,钟宝申表示,是其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信心及对公司投资价值的充分肯定。未来12个月内,将根据市场情况和个人资金规划,决定是否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

但从业绩数据来看,奥迪威并非稳定增长。2019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明显下滑,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80.89%。后期回暖后,2022年又下滑,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9.15%和11.94%。直到今年上半年,奥迪威营业收入2.15亿元,同比增长15.96%;净利润4139.57万元,同比增长49.63%。

事实上,钟宝申对于奥迪威的看好可以追溯到2015年,彼时钟宝申以37.5万元认购了5万股,每股价格7.5元;2016年,钟宝申再次以1960万元认购了140万股定增股份,每股价格为14元。2018年12月26日,奥迪威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钟宝申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议案,由此钟宝申成为公司董事。

本次增持奥迪威,公司股票的交易价格为12.2元/股。交易公告发布后,奥迪威股价9月4日、9月5日分别大涨9.85%和12.67%,截至9月8日收盘,奥迪威报12.43元/股,总市值17.42亿元,较公告发布前涨17.71%。

来源:wind

奥迪威是专业从事智能传感器和执行器及相关应用的研究、设计、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传感器是能敏锐的感知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并将它们转化为电信息的电子元件,主要应用于工控、遥测、家电等领域,市场份额约占半导体总市场份额的3%。

从业务来看,奥迪威主要产品包括测距传感器、流量传感器、压触传感器及执行器、雾化换能器及模组、报警发声器等,广泛应用于汽车电子、智能仪表、智能家居、安防和消费电子等领域。

身处半导体元器件行业,奥迪威与关联方隆基绿能的业务交集并不多,只在2018年向隆基光伏采购过太阳能发电站工程总包服务,为了北交所IPO避嫌,2019年后,公司未再发生此类交易。

隆基绿能也对投资者表示,举牌奥迪威是董事长钟宝申的个人财务投资行为,与公司战略布局无关。

钟宝申看上奥迪威什么了?

梳理发现,虽业务关联不大,但钟宝申与奥迪威实控人张曙光交情匪浅,二人同为兰州大学1986级物理系的老同学。

同学配合“开疆拓土”

跟老同学一起做生意,钟宝申已经驾轻就熟,他还在2007年与另一位兰州大学1986级物理系同窗李春安共同成立了连城数控(835368.BJ),并把产品卖给隆基绿能。

连城数控专注于光伏与半导体产业的高端装备制造,业务涉及技术领域包括单晶硅材料生长、硅材料切磨加工、硅片自动清洗与刻蚀等。作为上游供应商,2017至2019年,连城数控来自隆基的营收分别为6.06亿元、8.78亿元、6.6亿元,占比分别为69.12%、83.4%和67.84%。

2020年7月,连城数控挂牌新三板,2021年又作为精选层企业平移至北交所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连城数控北交所IPO前,2020年10月,李春安减持了隆基绿能3771.76万股股份,套现34.3亿元,两个多月后,他又将2.26亿股隆基绿能股份,以15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高瓴。

如今,实控人李振国与妻子李喜燕、董事长钟宝申、大股东李春安分别持有隆基绿能19.1%、1.3%、2.11%的股权。

对于李春安选择大笔减持的原因,业内人士指出,这可能是李春安在与连城数控做“切割”,因为连城数控有转板需求,他减持隆基股份是为了规避关联交易限制,同时为连城数控提供资金支持。

在同学的配合之下,连城数控顺利登陆北交所,截至9月8日收盘,连城数控报45.18元/股,总市值105.5亿元,位居北交所市值第三名。

李春安直接持有连城数控4.68%股权,并通过海南惠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惠智”)间接持有连城数控,8.35%股权,合计持股13.03%;钟宝申则通过海南惠智间接持有连城数控10%的股份,与李春安同为连城数控实际控制人。

通过连城数控,兰大校友们的资本版图进一步扩张。

如今正在科创板IPO的拉普拉斯股权结构显示,连城数控对其持股16.87%,是拉普拉斯直接持股最高的大股东。连城数控还与如东恒君等另外5名股东存在关联关系,关联体合计控制拉普拉斯23.7%的股份,仅次于实控人林佳继。

钟宝申又通过连城数控对拉普拉斯间接持股5.1%。《招股书》显示,钟宝申作为自然人享有拉普拉斯5%的表决权,钟宝申的兄弟钟保善还持有拉普拉斯0.2%股份。

拉普拉斯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和销售光伏电池片制造所需的高性能热制程、镀膜及配套自动化设备,此外公司还涉及半导体业务。

另一方面,隆基绿能还是拉普拉斯IPO报告期内的重要客户,2020-2022年,其对隆基绿能的销售占比分别为77.67%、45.54%和14.61%。

在老同学们的联手下,一边是隆基绿能实控人李振国在内坐镇,一边是隆基绿能大股东李春安在外配合,另一边还有董事长钟宝申不断地开疆拓土。

据悉,在隆基绿能大额套现后,李春安有大笔资金流向了新三板挂牌企业隆基电磁。2021年9月,隆基电磁在北交所递交《招股书》,不过一轮问询过后,2022年7月,隆基电磁撤回IPO申请,北交所上市计划折戟。

2022年8月19日,李春安又“因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但钟宝申这边就比较顺利,他除了是北交所上市公司连城数控的实控人,以及科创板IPO公司拉普拉斯的第二大股东,还参股了蓝帆医疗(002382.SZ)、三友化工(600409.SH)、帝欧家居(002798.SZ)、楚天高速(600035.SH)等多家上市公司。

兰大校友成富豪榜常客

钟宝申虽然不是隆基绿能的实控人,但可以说是隆基绿能,或者说兰州大学创业圈子里的核心人物。他先是跟李春安在沈阳创业,后又带着李春安去西安奔赴李振国,“隆基三剑客”的故事已被传为一段佳话。

时间回溯到1990年5月,钟宝申和同级系友李振国即将从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两人在校园内边散步边讨论毕业后的人生规划,在校园绿化区内的兰大老校长江隆基雕像前,二人相约在条件具备时要共同干一番事业。

江隆基是1959年1月到兰州大学主持工作,被称为“黄金”兰大的缔造者,他鼓励学生“勤奋、求实、进取”,不少兰大学子以其为精神向导。

毕业没多久,1993年,钟宝申率李春安等几位校友在抚顺创办了一家从事磁应用研发和拓展的公司,在起名时,就以老校长为名,定为“抚顺隆基磁电设备有限公司”(现称“沈阳隆基”)。

2000年,李振国也在西安创业,成立了一家从事半导体材料单晶硅长晶切片的公司,公司名最初叫矽美半导体。

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钟宝申日益感到磁应用天花板太低,行业局限性大。

此时李振国也对公司发展的方向陷入纠结,2005年,一通电话又把两位校友联系到了一起,二人均觉得光伏行业前景巨大,于是2006年,钟宝申与李春安先后离开沈阳,来到西安与李振国一起创业,公司名随之改为西安隆基。为此,他们还专门征求了江隆基校长女儿的建议。

“这一方面体现了对教育者的敬仰,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创业者共同的渊源。另外,隆基也算一个比较吉利的词汇,有‘兴隆基业’的意思。”钟宝申曾对《上海证券报》提道。

作为校友,“隆基三剑客”配合默契,各自发挥特长,带领着隆基绿能登上了光伏龙头的宝座,并在2012年登陆A股主板,如今市值高达2000亿元。

背靠隆基,这几位来自兰州大学的同窗也都成为富豪榜上的常客。

其中李振国与李喜燕夫妇已连续8年入榜《胡润百富》,以660亿身价在2023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排名231,还多次问鼎“陕西首富”。

钟宝申以67亿身价在2023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排名第2923;李春安则以310亿身价在2023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排名第668。

如今在“三剑客”的联手下,江隆基老校长的学生们已经在光伏领域闯出一片天地,随着张曙光及其公司被钟宝申更深一步的绑定,“隆基”学子的事业版图还会走向何方?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