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艺人经纪第一股”光环失灵,杜华瞄向“数字版乐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艺人经纪第一股”光环失灵,杜华瞄向“数字版乐华”?

“王一博们”集体失灵,乐华娱乐将如何扭转亏损困局?

文 | 蓝鲸教育 古氘

7月,暑期演出热催化了乐华的股价,涨幅超过30%,最高涨至5.95港元/股,一扫上半年的萎靡。

然而,其中期业绩显示,上半年乐华实现收入3.6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艺人管理业务的收入及毛利率下滑尤其明显。

“艺人经纪第一股”的光环失灵了?

由盈转亏

截至2023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乐华娱乐实现收入3.65亿元,同比减少25.2%。主要是艺人管理和音乐IP制作及运营业务收入期内出现了明显下滑。上半年,艺人管理业务收入同比减少26.6%至3.19亿元,占比总营收87%,毛利同比减少65%至6363万元,毛利率仅有19.9%,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21.6个百分点。与此同时,音乐IP制作及运营收入同比也减少26.7%至2963.8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该板块业务毛利同比减少63%至657.8万元,毛利率同比减少了22.3个百分点。

同一时间段,泛娱乐业务带来的收入却和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28.8%至1574.6万元,主要是为艺人筹办演唱会产生的收入增加导致的。但由于演唱会成本较高,该业务板块的毛利和毛利率依然难以避免地出现下滑。

费用方面,报告期内,乐华娱乐的销售及营销开支、日常及行政开支分别为1680万元、6420万元,同比分别增加20.7%、增加45.2%,这主要是向行政人员作出的以权益结算的股份支付增加带来的。公司上半年的营业成本为2.89亿元,同比并无太大变化。

收入明显下滑,成本开支却未得到控制,让乐华娱乐的利润情况变得并不乐观。报告期内,乐华娱乐录得亏损1.76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由盈转亏。对于亏损,公司称主要由于可转换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及收入减少,期内可转化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为1.61亿元,这是2023年1月19日公司上市后可转换优先股自动转换为普通股而从金融负债重新制定为权益导致的。

即便不考虑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上半年乐华娱乐的盈利能力也出现了明显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毛利7616.1万元,同比减少62.6%,经调整净利润为4989.2万元,同比下降70%,毛利率为20.9%,和上年同期相比减少20.9个百分点,经调整净利率为13.7%,和上年同期相比减少20.9个百分点。

截至2023年6月30日,乐华娱乐的贸易应收款项净额为1.15亿元,和上一年年末相比减少11.7%。

上市后首份半年报,乐华娱乐的业绩缘何出现如此反差?

“王一博们”集体失利

市况不佳导致对签约艺人提供服务的需求下降,是乐华娱乐为业绩下滑找到的主要原因。

按照公司的说法,报告期内尽管面临复杂的市场环境,乐华仍在竭力维持并拓展与供应商户和业务伙伴的合作,旗下艺人也在多部热门作品中扮演重要角色,如剧集《九霄寒夜暖》《黑暗荣耀第二季》、电影《无名》《长空之王》、综艺节目《密室大逃脱第五季》《极限挑战第九季》《了不起!舞社第二季》。

但搜索发现,除了《黑暗荣耀第二季》豆瓣评分达到9.1,剩下的作品评分大多在5-7分,市场评价并不高。王一博参演的两部电影中,《长空之王》评分6.5,《无名》即便有知名导演程耳和影帝梁朝伟坐镇,评分也仅有6.6分。上半年,乐华旗下艺人参演播出的作品大多未能收获良好的口碑,陷入既不叫好又不叫座的尴尬境地。

尤其需要提到的是王一博参演的《无名》,一开始该电影在春节档预售中以5700万元票房位居第一,充分展现了偶像的粉丝号召力。但1月22日,上映第一天票房就滑到第三,并开始崩盘,甚至院线排片占比也一路下滑,最终被《熊出没》超越,成为春节档电影的“失败者”。在愈发成熟的电影市场和观众审美中,人气不再是斩获票房的最优解。

《无名》没能实现票房奇迹,王一博也未能通过春节档完成演员的人设逆袭。在电影路演中,对于所扮演角色和时代背景的问题,王一博“一问三不知”,表现得无所适从,被嘲为“绝望的文盲”。这场备受关注的“春节档首秀”中,口碑扑街的不仅是电影,还有王一博和刚上市的乐华娱乐。

《无名》上映五天后,乐华娱乐的股价开启6周的连续下跌走势,最低跌至3.6港元/股,与发行价相比下跌12%。整个上半年,乐华娱乐的股价呈震荡下行的趋势,整体较为萎靡。

随着暑假演出热的恢复,乐华娱乐的股价才有所修复。7月22日举办的乐华家族演唱会,阵容包括王一博、李汶瀚等,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仅一周公司股价涨幅就超过了20%,整个7月乐华股价涨幅超过30%,最高涨至5.95港元/股,一扫上半年的萎靡。

不过,没有业绩支撑的股价终究只能是“空中楼阁”。要重得资本欢心,乐华不得不寻找更多盈利之道。

直播、美妆、数字人,乐华开启副业

为了稳定业绩,乐华娱乐正在开拓更多新业务。

首先是杜华个人IP的打造和变现。频繁登上各大热门综艺、更新短视频展现娱乐圈日常、穿梭各大直播间卖面膜、在抖音开启“杜华严选”直播带货好物……

不断强化个人IP,背后并非只有杜华的表现欲,更重要的是个人IP和企业IP绑定在一起,可以节省很多流量费用。杜华的直播间里,除了自创美妆品牌DR.JE的面膜,还包括乐华投资版图上的SEVENCHIC香氛笔、黄子韬服装品牌YKYB,旗下艺人盲盒、乐华家族演唱会门票等等。在抖音的直播首秀,杜华带货GMV超过500万元。尽管和乐华其他板块营收相比,杜华直播间的收入可以说“微不足道”。但直播带货带来的除了溢价,还有乐华旗下艺人及产品得到了更多的同步曝光,从流量层面看直播的附加效果更加显著。

尽管直播电商的商业价值已经得到验证,但杜华似乎不想把直播带货推广到旗下艺人群体。今年,杜华在公开场合谈到,术业有专攻,直播电商是一个有门槛的行业,目前乐华娱乐的艺人并不擅长此事。包括她自己也坦言并不适合这个职业。因此,虽然艺人做直播带货有天然的流量优势,娱乐圈中也不乏戚薇、贾乃亮这样成熟的主播,但要求所有艺人带货并不容易,想靠直播电商开启公司第二收入曲线更是困难。

其次,美妆市场也并非“遍地黄金”。据杜华的说法,国货美妆的原材料和技术水平要求很高,但溢价空间比不上大牌,所以做完营销、渠道、成本之后基本上是亏钱的。“做品牌需要持续投入,不能一蹴而就,口袋里的银子要足够多,才能让品牌不至于马上死掉。”

下一步,乐华娱乐似乎在AIGC上押上了重注。财报指出,为进一步发展泛娱乐业务,报告期内公司成立了一家AIGC公司,但对于究竟如何将AI和娱乐结合,公司并未透露。此前,乐华娱乐旗下的虚拟偶像团体A-SOUL因中之人丑闻陷入争议之中,公司在“AI+娱乐”方面的探索似乎并不成功。

杜华此前在公开采访中透露,大概半年前,她想把公司很多艺人做成数字人,但遭到了所有艺人的反对。于是杜华用自己打样做了“华华子”数字人,代替了自己很多工作。据杜华的说法,目前,杜华自己直播在线人数普遍1万左右,但华华子直播时在线人数通常是1.7万-2.2万。所以,现在拍短视频和直播她都很少上阵,艺人对数字人的接受度也在上升。

但观看华华子短视频发现,杜华的数字人语调僵硬,表情几乎不变,和真人依旧有难以忽视的区别。目前,“华华子”账号仅更新6个作品,作品互动和点赞量都较少,粉丝数量只有987,和杜华的主账号有极大的差距。

由此看出,当下,数字人还很难完全替代明星真人工作,粉丝对其接受度也并不高,至于商业化途径更是不明了。对于AI业务,乐华娱乐目前尚处于投入初期,后期能否带来相应回报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杜华和乐华娱乐的诸多副业中,绝大多数处于投入初期,回报周期和具体成果尚不明朗。靠副业扭转亏损的想法并不现实,如何优化主业艺人经纪的创收能力和盈利能力,似乎是短期内乐华娱乐的当务之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华娱乐

  • 蓝色光标与乐华娱乐合资公司拟注销
  • 乐华娱乐高开超3%,目前已有网友道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艺人经纪第一股”光环失灵,杜华瞄向“数字版乐华”?

“王一博们”集体失灵,乐华娱乐将如何扭转亏损困局?

文 | 蓝鲸教育 古氘

7月,暑期演出热催化了乐华的股价,涨幅超过30%,最高涨至5.95港元/股,一扫上半年的萎靡。

然而,其中期业绩显示,上半年乐华实现收入3.6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艺人管理业务的收入及毛利率下滑尤其明显。

“艺人经纪第一股”的光环失灵了?

由盈转亏

截至2023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乐华娱乐实现收入3.65亿元,同比减少25.2%。主要是艺人管理和音乐IP制作及运营业务收入期内出现了明显下滑。上半年,艺人管理业务收入同比减少26.6%至3.19亿元,占比总营收87%,毛利同比减少65%至6363万元,毛利率仅有19.9%,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21.6个百分点。与此同时,音乐IP制作及运营收入同比也减少26.7%至2963.8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该板块业务毛利同比减少63%至657.8万元,毛利率同比减少了22.3个百分点。

同一时间段,泛娱乐业务带来的收入却和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28.8%至1574.6万元,主要是为艺人筹办演唱会产生的收入增加导致的。但由于演唱会成本较高,该业务板块的毛利和毛利率依然难以避免地出现下滑。

费用方面,报告期内,乐华娱乐的销售及营销开支、日常及行政开支分别为1680万元、6420万元,同比分别增加20.7%、增加45.2%,这主要是向行政人员作出的以权益结算的股份支付增加带来的。公司上半年的营业成本为2.89亿元,同比并无太大变化。

收入明显下滑,成本开支却未得到控制,让乐华娱乐的利润情况变得并不乐观。报告期内,乐华娱乐录得亏损1.76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由盈转亏。对于亏损,公司称主要由于可转换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及收入减少,期内可转化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为1.61亿元,这是2023年1月19日公司上市后可转换优先股自动转换为普通股而从金融负债重新制定为权益导致的。

即便不考虑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上半年乐华娱乐的盈利能力也出现了明显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毛利7616.1万元,同比减少62.6%,经调整净利润为4989.2万元,同比下降70%,毛利率为20.9%,和上年同期相比减少20.9个百分点,经调整净利率为13.7%,和上年同期相比减少20.9个百分点。

截至2023年6月30日,乐华娱乐的贸易应收款项净额为1.15亿元,和上一年年末相比减少11.7%。

上市后首份半年报,乐华娱乐的业绩缘何出现如此反差?

“王一博们”集体失利

市况不佳导致对签约艺人提供服务的需求下降,是乐华娱乐为业绩下滑找到的主要原因。

按照公司的说法,报告期内尽管面临复杂的市场环境,乐华仍在竭力维持并拓展与供应商户和业务伙伴的合作,旗下艺人也在多部热门作品中扮演重要角色,如剧集《九霄寒夜暖》《黑暗荣耀第二季》、电影《无名》《长空之王》、综艺节目《密室大逃脱第五季》《极限挑战第九季》《了不起!舞社第二季》。

但搜索发现,除了《黑暗荣耀第二季》豆瓣评分达到9.1,剩下的作品评分大多在5-7分,市场评价并不高。王一博参演的两部电影中,《长空之王》评分6.5,《无名》即便有知名导演程耳和影帝梁朝伟坐镇,评分也仅有6.6分。上半年,乐华旗下艺人参演播出的作品大多未能收获良好的口碑,陷入既不叫好又不叫座的尴尬境地。

尤其需要提到的是王一博参演的《无名》,一开始该电影在春节档预售中以5700万元票房位居第一,充分展现了偶像的粉丝号召力。但1月22日,上映第一天票房就滑到第三,并开始崩盘,甚至院线排片占比也一路下滑,最终被《熊出没》超越,成为春节档电影的“失败者”。在愈发成熟的电影市场和观众审美中,人气不再是斩获票房的最优解。

《无名》没能实现票房奇迹,王一博也未能通过春节档完成演员的人设逆袭。在电影路演中,对于所扮演角色和时代背景的问题,王一博“一问三不知”,表现得无所适从,被嘲为“绝望的文盲”。这场备受关注的“春节档首秀”中,口碑扑街的不仅是电影,还有王一博和刚上市的乐华娱乐。

《无名》上映五天后,乐华娱乐的股价开启6周的连续下跌走势,最低跌至3.6港元/股,与发行价相比下跌12%。整个上半年,乐华娱乐的股价呈震荡下行的趋势,整体较为萎靡。

随着暑假演出热的恢复,乐华娱乐的股价才有所修复。7月22日举办的乐华家族演唱会,阵容包括王一博、李汶瀚等,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仅一周公司股价涨幅就超过了20%,整个7月乐华股价涨幅超过30%,最高涨至5.95港元/股,一扫上半年的萎靡。

不过,没有业绩支撑的股价终究只能是“空中楼阁”。要重得资本欢心,乐华不得不寻找更多盈利之道。

直播、美妆、数字人,乐华开启副业

为了稳定业绩,乐华娱乐正在开拓更多新业务。

首先是杜华个人IP的打造和变现。频繁登上各大热门综艺、更新短视频展现娱乐圈日常、穿梭各大直播间卖面膜、在抖音开启“杜华严选”直播带货好物……

不断强化个人IP,背后并非只有杜华的表现欲,更重要的是个人IP和企业IP绑定在一起,可以节省很多流量费用。杜华的直播间里,除了自创美妆品牌DR.JE的面膜,还包括乐华投资版图上的SEVENCHIC香氛笔、黄子韬服装品牌YKYB,旗下艺人盲盒、乐华家族演唱会门票等等。在抖音的直播首秀,杜华带货GMV超过500万元。尽管和乐华其他板块营收相比,杜华直播间的收入可以说“微不足道”。但直播带货带来的除了溢价,还有乐华旗下艺人及产品得到了更多的同步曝光,从流量层面看直播的附加效果更加显著。

尽管直播电商的商业价值已经得到验证,但杜华似乎不想把直播带货推广到旗下艺人群体。今年,杜华在公开场合谈到,术业有专攻,直播电商是一个有门槛的行业,目前乐华娱乐的艺人并不擅长此事。包括她自己也坦言并不适合这个职业。因此,虽然艺人做直播带货有天然的流量优势,娱乐圈中也不乏戚薇、贾乃亮这样成熟的主播,但要求所有艺人带货并不容易,想靠直播电商开启公司第二收入曲线更是困难。

其次,美妆市场也并非“遍地黄金”。据杜华的说法,国货美妆的原材料和技术水平要求很高,但溢价空间比不上大牌,所以做完营销、渠道、成本之后基本上是亏钱的。“做品牌需要持续投入,不能一蹴而就,口袋里的银子要足够多,才能让品牌不至于马上死掉。”

下一步,乐华娱乐似乎在AIGC上押上了重注。财报指出,为进一步发展泛娱乐业务,报告期内公司成立了一家AIGC公司,但对于究竟如何将AI和娱乐结合,公司并未透露。此前,乐华娱乐旗下的虚拟偶像团体A-SOUL因中之人丑闻陷入争议之中,公司在“AI+娱乐”方面的探索似乎并不成功。

杜华此前在公开采访中透露,大概半年前,她想把公司很多艺人做成数字人,但遭到了所有艺人的反对。于是杜华用自己打样做了“华华子”数字人,代替了自己很多工作。据杜华的说法,目前,杜华自己直播在线人数普遍1万左右,但华华子直播时在线人数通常是1.7万-2.2万。所以,现在拍短视频和直播她都很少上阵,艺人对数字人的接受度也在上升。

但观看华华子短视频发现,杜华的数字人语调僵硬,表情几乎不变,和真人依旧有难以忽视的区别。目前,“华华子”账号仅更新6个作品,作品互动和点赞量都较少,粉丝数量只有987,和杜华的主账号有极大的差距。

由此看出,当下,数字人还很难完全替代明星真人工作,粉丝对其接受度也并不高,至于商业化途径更是不明了。对于AI业务,乐华娱乐目前尚处于投入初期,后期能否带来相应回报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杜华和乐华娱乐的诸多副业中,绝大多数处于投入初期,回报周期和具体成果尚不明朗。靠副业扭转亏损的想法并不现实,如何优化主业艺人经纪的创收能力和盈利能力,似乎是短期内乐华娱乐的当务之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