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既有内讧也有外患,坚果投影还有未来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既有内讧也有外患,坚果投影还有未来吗?

既有内讧也有外患,坚果投影还有未来吗?

文|节点财经

去年3月,火乐科技(坚果投影JMGO)完成了10亿元的Pre-IPO融资,距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坚果投影和市场上的其他人也许想不到,公司会在下一年卷入舆论漩涡。

9月8日,坚果投影创始人、董事长胡震宇在一个微信群聊中称,自己被罢免了坚果董事长的职务,免除了公司一切职务,“可以简单理解为我被董事会踢出了公司”。随后,“智能投影赛道头部企业内讧”就成了圈内的大热点。

节点财经注意到,这并不是坚果投影今年第一次被舆论关注到。本应是上市前的关键阶段,坚果投影却爆出了内讧,无疑给企业今后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1、内讧早有伏笔

坚果投影(简称坚果)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注于智能投影领域的科技品牌,旗下产品覆盖了入门到高端市场。同时,公司还推出了自研智能投影操作系统。公司基于软、硬件产品,打造了一个终端+内容+平台+软件一体的智能家庭投影生态。假以时日,此番布局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就,但坚果当前最重要的是度过创始人带来的危机。

内讧的导火索是创始人的“二次创业”。

2022年,VR成为创投圈热点之一,坚果创始人、董事长胡震宇也在此时参与其中,成立了鲸岚科技,致力于打造VR头显原型机,拥有150人左右的团队。

VR是创投圈的老话题,这个举动的不寻常之处在于,身为坚果创始人的胡震宇同时也在鲸岚科技担任董事长,这会带来两个潜在隐患。第一个隐患是鲸岚科技的风险可能会蔓延到坚果身上,比如一些法律诉讼,这会影响坚果的上市进程。第二个隐患是,胡震宇同时在两家公司担任董事长,难免会分散精力,也会影响到坚果经营发展。

如果鲸岚科技发展顺利,或许还能从VR层面与坚果形成互动,这将是其他投影仪不具备的优势,有助于坚果打造差异化竞争力。但是,VR行业的现实比较残酷,行业内的创业公司多数都发展不佳。

即便是栖身巨头之下的PICO,也在经历了裁员、销量不及预期。2022年,PICO的销量目标是100万台,最终的销量是70万左右,到了2023年,销量目标下调至50万台。

如果连巨头都无法让PICO走向正循环,鲸岚科技的情况自然可见一斑。据了解,鲸岚科技目前还没有推出产品,去年也在裁员。

坚果爆发内讧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公司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坚果成立于2011年,主营产品为家用智能投影仪及相关配件、投影仪操作系统等,是国内投影仪行业的头部品牌。参考已经上市的极米科技,投影仪应是坚果最大的收入来源,而坚果目前最大的挑战正是投影仪产品销量增长乏力。

据IDC数据,2022年,中国投影机市场总出货量为505万台,出货量前5名的厂商为极米、Epson(爱普生)、坚果、峰米和当贝。其中坚果的销量为35.5万台,环比增长约1000台,这个水平低于2020年的42.2万台。也就是说,在过去三年,坚果的销量不增反降。

市场份额的变化也能说明坚果的发展情况。

2020年是坚果的高光时刻,其市场份额达到了10%,此后就开始下滑,去年只有7%。而且从销量走势上看,坚果的增长落后于行业大盘。

与之相比,极米的市场份额虽然也经历了下滑,但去年的份额仍达到19%,依然是行业第一。同时,极米的收入规模也在2021年突破了40亿元。

完成Pre-IPO融资前,坚果曾在2020年引入了OPPO,此举意在为坚果拓展新的渠道和资源。OPPO拥有数量庞大的线下渠道和供应链话语权,这是坚果不具备的资源。同时,OPPO也有布局IOT,坚果可以和它在业务上合作。目前,坚果旗下的产品已经上线了OPPO的渠道。

如今看来,无论是渠道还是资金上的举措,都没能将坚果拉出泥潭。

2、坚果投影还有什么挑战?

至少从市场份额和销量角度看,在内部矛盾公开激化前,坚果在经营上就已经遇到了问题,而这只是公司当前需要面对的挑战之一。

具体来说,投影设备的核心部件是能将接收到的图像或视频数字信号转变为光信号的部件,行业在这方面有多种技术路线,其中LCD、DLP、LCOS 是主流方案,坚果和极米、当贝等头部品牌选择的是DLP,特点是产品价格较高,主力价格区间在2000-3000元之间,最高超过5000元。

这几种技术路线各有长短,目前还看不到谁有统一市场的潜力,矛盾之处在于,各个路线的市场占比和发展走势不同,这加剧了选择同一路线品牌的竞争。

目前,LCD产品的出货量是市场中规模最大的,去年的市场占比为64%,紧随其后的是DLP产品,占比为36%。这两种路线的发展趋势是,LCD产品市场占比不断提高,今年一季度达到了69.2%,DLP产品市场占比下降,一季度降至30%以下。

这个变化可以说明两个情况,其一是考虑到行业头部都选择了LCD,这表明市场份额在向头部集中,其二,当市场度过头部品牌争夺市场份额的第一阶段后,坚果的对手所采取的技术路线与它相同,这意味着坚果必须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做出差异化。

由此也引出了坚果需要面对的另一个挑战,即过于依赖供应链。在这方面,由于坚果还未上市,我们可以从极米科技的年报中一窥一二。极米旗下采用DLP投影技术的投影设备产品,核心成像器件为DMD器件。在2022年,极米全部采用了TI生产的DMD器件。

在手机行业,当品牌之间的硬件配置相差不大时,品牌往往会选择打价格战。在缺失核心技术的情况下,坚果和极米都不得不做出相同的选择,打价格战。

2023年,坚果和极米都发布了4K投影仪,其中坚果N1S Pro 4K还拥有三色激光,而它的售价为6499元,是国内三色激光+4K中售价最低的产品,极米的4K产品的售价只比坚果的同级产品贵100元。

对坚果来说,称得上是好消息的应是行业格局目前还未确定。2022年,极米、坚果、微影、当贝位列市场前四,CR4达到 34.1%,环比下降14个百分点,非头部品牌增长迅猛,坚果还有成为龙头的机会。

综合来看,消费级投影仪市场目前的发展阶段,与手机市场2010年-2015年相似,一方面是格局未定,大家都有机会,另一方面是大浪淘沙,没有品牌是绝对安全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极米科技

231
  • 极米科技(688696.SH):2024年前一季度净利润为1432万元,同比下降72.57%
  • 极米科技(688696.SH):2023年全年净利润为1.21亿元,同比下降75.97%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既有内讧也有外患,坚果投影还有未来吗?

既有内讧也有外患,坚果投影还有未来吗?

文|节点财经

去年3月,火乐科技(坚果投影JMGO)完成了10亿元的Pre-IPO融资,距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坚果投影和市场上的其他人也许想不到,公司会在下一年卷入舆论漩涡。

9月8日,坚果投影创始人、董事长胡震宇在一个微信群聊中称,自己被罢免了坚果董事长的职务,免除了公司一切职务,“可以简单理解为我被董事会踢出了公司”。随后,“智能投影赛道头部企业内讧”就成了圈内的大热点。

节点财经注意到,这并不是坚果投影今年第一次被舆论关注到。本应是上市前的关键阶段,坚果投影却爆出了内讧,无疑给企业今后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1、内讧早有伏笔

坚果投影(简称坚果)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注于智能投影领域的科技品牌,旗下产品覆盖了入门到高端市场。同时,公司还推出了自研智能投影操作系统。公司基于软、硬件产品,打造了一个终端+内容+平台+软件一体的智能家庭投影生态。假以时日,此番布局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就,但坚果当前最重要的是度过创始人带来的危机。

内讧的导火索是创始人的“二次创业”。

2022年,VR成为创投圈热点之一,坚果创始人、董事长胡震宇也在此时参与其中,成立了鲸岚科技,致力于打造VR头显原型机,拥有150人左右的团队。

VR是创投圈的老话题,这个举动的不寻常之处在于,身为坚果创始人的胡震宇同时也在鲸岚科技担任董事长,这会带来两个潜在隐患。第一个隐患是鲸岚科技的风险可能会蔓延到坚果身上,比如一些法律诉讼,这会影响坚果的上市进程。第二个隐患是,胡震宇同时在两家公司担任董事长,难免会分散精力,也会影响到坚果经营发展。

如果鲸岚科技发展顺利,或许还能从VR层面与坚果形成互动,这将是其他投影仪不具备的优势,有助于坚果打造差异化竞争力。但是,VR行业的现实比较残酷,行业内的创业公司多数都发展不佳。

即便是栖身巨头之下的PICO,也在经历了裁员、销量不及预期。2022年,PICO的销量目标是100万台,最终的销量是70万左右,到了2023年,销量目标下调至50万台。

如果连巨头都无法让PICO走向正循环,鲸岚科技的情况自然可见一斑。据了解,鲸岚科技目前还没有推出产品,去年也在裁员。

坚果爆发内讧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公司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坚果成立于2011年,主营产品为家用智能投影仪及相关配件、投影仪操作系统等,是国内投影仪行业的头部品牌。参考已经上市的极米科技,投影仪应是坚果最大的收入来源,而坚果目前最大的挑战正是投影仪产品销量增长乏力。

据IDC数据,2022年,中国投影机市场总出货量为505万台,出货量前5名的厂商为极米、Epson(爱普生)、坚果、峰米和当贝。其中坚果的销量为35.5万台,环比增长约1000台,这个水平低于2020年的42.2万台。也就是说,在过去三年,坚果的销量不增反降。

市场份额的变化也能说明坚果的发展情况。

2020年是坚果的高光时刻,其市场份额达到了10%,此后就开始下滑,去年只有7%。而且从销量走势上看,坚果的增长落后于行业大盘。

与之相比,极米的市场份额虽然也经历了下滑,但去年的份额仍达到19%,依然是行业第一。同时,极米的收入规模也在2021年突破了40亿元。

完成Pre-IPO融资前,坚果曾在2020年引入了OPPO,此举意在为坚果拓展新的渠道和资源。OPPO拥有数量庞大的线下渠道和供应链话语权,这是坚果不具备的资源。同时,OPPO也有布局IOT,坚果可以和它在业务上合作。目前,坚果旗下的产品已经上线了OPPO的渠道。

如今看来,无论是渠道还是资金上的举措,都没能将坚果拉出泥潭。

2、坚果投影还有什么挑战?

至少从市场份额和销量角度看,在内部矛盾公开激化前,坚果在经营上就已经遇到了问题,而这只是公司当前需要面对的挑战之一。

具体来说,投影设备的核心部件是能将接收到的图像或视频数字信号转变为光信号的部件,行业在这方面有多种技术路线,其中LCD、DLP、LCOS 是主流方案,坚果和极米、当贝等头部品牌选择的是DLP,特点是产品价格较高,主力价格区间在2000-3000元之间,最高超过5000元。

这几种技术路线各有长短,目前还看不到谁有统一市场的潜力,矛盾之处在于,各个路线的市场占比和发展走势不同,这加剧了选择同一路线品牌的竞争。

目前,LCD产品的出货量是市场中规模最大的,去年的市场占比为64%,紧随其后的是DLP产品,占比为36%。这两种路线的发展趋势是,LCD产品市场占比不断提高,今年一季度达到了69.2%,DLP产品市场占比下降,一季度降至30%以下。

这个变化可以说明两个情况,其一是考虑到行业头部都选择了LCD,这表明市场份额在向头部集中,其二,当市场度过头部品牌争夺市场份额的第一阶段后,坚果的对手所采取的技术路线与它相同,这意味着坚果必须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做出差异化。

由此也引出了坚果需要面对的另一个挑战,即过于依赖供应链。在这方面,由于坚果还未上市,我们可以从极米科技的年报中一窥一二。极米旗下采用DLP投影技术的投影设备产品,核心成像器件为DMD器件。在2022年,极米全部采用了TI生产的DMD器件。

在手机行业,当品牌之间的硬件配置相差不大时,品牌往往会选择打价格战。在缺失核心技术的情况下,坚果和极米都不得不做出相同的选择,打价格战。

2023年,坚果和极米都发布了4K投影仪,其中坚果N1S Pro 4K还拥有三色激光,而它的售价为6499元,是国内三色激光+4K中售价最低的产品,极米的4K产品的售价只比坚果的同级产品贵100元。

对坚果来说,称得上是好消息的应是行业格局目前还未确定。2022年,极米、坚果、微影、当贝位列市场前四,CR4达到 34.1%,环比下降14个百分点,非头部品牌增长迅猛,坚果还有成为龙头的机会。

综合来看,消费级投影仪市场目前的发展阶段,与手机市场2010年-2015年相似,一方面是格局未定,大家都有机会,另一方面是大浪淘沙,没有品牌是绝对安全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