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iPhone切入干“重”活,闲鱼要自己下场帮卖二手产品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iPhone切入干“重”活,闲鱼要自己下场帮卖二手产品了

一家强互联网基因的公司,要去涉足线下的上门服务,会有非常多的苦活去做。

摄影: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程璐

9月13日,iPhone 15系列如期而至,借着新机的热度,闲鱼决定亲自下场,切入手机数码、潮奢品类的二手生意了。

近日闲鱼宣布正式上线“帮卖”业务,由平台提供质检、仓储、运输的二手商品撮合交易服务,卖家只需“提交订单——确认质检结果和价格——确认参与帮卖服务”三步就可完成闲置交易。

过去,仅靠手机数码和奢侈品这两个拥有可观利润空间的品类,就养活了爱回收、红布林等一众垂类二手平台和线下门店。闲鱼此时入场不仅要直面行业竞争,未来还要面对上门质检、仓储运输的“重”投入,这是一笔划算的生意吗?

“市面上其他‘回收类’的模式,大多是出清渠道单一的C2B2C寄卖模式,他回收他来出。”闲鱼总经理季山直指行业痛点,闲置交易中买家、卖家、服务商等多元的生态角色难以平衡。卖家想要省心省力、卖高价,买家想要低价、交易安全不踩坑,但中间商往往在其中赚取高额差价。

这就导致了一个现象,中国消费者的二手交易意识并不高。中国每年会产生超过4亿部二手手机,其中90%都处于闲置状态,每年1亿款闲置奢品,回收利用率仅有5%。相比于中国个位数的回收率,美国早已达到20%-30%甚至更高水平。尽管如此,回收环节的高利润差,仍养活了一大批线下门店以及线上平台。

闲鱼想要用平台的打法,以电商流量为基础,把上下游生态服务商的能力纳入进来,提供一个新解法。具体操作上,闲鱼帮卖服务提供专人上门质检,然后进入平台交易,包括通过搜索推荐强曝光、鱼市竞拍卖出、官方直播间帮卖,帮助用户快速出手闲置物品。

这个过程中,闲鱼仅扮演买卖双方的撮合平台角色。看起来闲鱼的模式更“重”了,但在质检、建仓等环节,闲鱼也会和回收宝等服务商共同合作,并非闲鱼单一投入。目前闲鱼手机数码品类支持50城的上门鉴定,实现一二线城市覆盖,专业的上门质检工程师团队超500人,并与中检、中溯等多家权威机构合作,搭建起鉴定和售后服务体系。

“为什么要做‘重’?是因为有一些体验光靠‘轻’的方式已经解决不了了。”季山表示,随着用户数来到5亿,闲鱼也从过去简单的C2C模式,到生态里开始出现职业卖家、直销厂商等多元角色,用户体验遭遇挑战。

像手机数码、奢侈品这类高残值商品,要想解决用户的信任痛点,平台下场搭建质检链路,做信用体系、服务保障等“重”投入,是发展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选择。

尽管闲鱼的用户数量已经稳居二手电商平台之首,但用户渗透率的增长仍然是平台核心目标,据阿里最新财报显示,闲鱼于2023年6月30日止季度DAU(日活跃用户数)同比上升18%。“帮卖”服务核心是解决信任交易问题,提高用户体验和活跃度,与此同时产生的增值服务,也为平台商业化提供又一种可能性。

季山对界面新闻表示,当下以及未来很长一个阶段,闲鱼都不以纯商业化为核心目标,但商业化的尝试是必要的。“目前我们会针对极头部的卖家抽取少许手续费,这个费用是为了解决质检、仓储、运输等环节的分摊。”

内测至今,闲鱼帮卖已帮助超23万用户卖出闲置商品。在内测过程中,闲鱼行业及运营总经理玄弋看到,帮卖面对的最大挑战仍然是信任问题。此外,闲鱼作为一家强互联网基因的公司,要去涉足线下的上门服务,会有非常多的苦活去做,服务也需要更细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闲鱼

4k
  • 闲鱼日均GMV破10亿,去年卖家数超1亿人
  • 开屏弹窗“乱跳转”,闲鱼、高德地图等应用被工信部通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从iPhone切入干“重”活,闲鱼要自己下场帮卖二手产品了

一家强互联网基因的公司,要去涉足线下的上门服务,会有非常多的苦活去做。

摄影: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程璐

9月13日,iPhone 15系列如期而至,借着新机的热度,闲鱼决定亲自下场,切入手机数码、潮奢品类的二手生意了。

近日闲鱼宣布正式上线“帮卖”业务,由平台提供质检、仓储、运输的二手商品撮合交易服务,卖家只需“提交订单——确认质检结果和价格——确认参与帮卖服务”三步就可完成闲置交易。

过去,仅靠手机数码和奢侈品这两个拥有可观利润空间的品类,就养活了爱回收、红布林等一众垂类二手平台和线下门店。闲鱼此时入场不仅要直面行业竞争,未来还要面对上门质检、仓储运输的“重”投入,这是一笔划算的生意吗?

“市面上其他‘回收类’的模式,大多是出清渠道单一的C2B2C寄卖模式,他回收他来出。”闲鱼总经理季山直指行业痛点,闲置交易中买家、卖家、服务商等多元的生态角色难以平衡。卖家想要省心省力、卖高价,买家想要低价、交易安全不踩坑,但中间商往往在其中赚取高额差价。

这就导致了一个现象,中国消费者的二手交易意识并不高。中国每年会产生超过4亿部二手手机,其中90%都处于闲置状态,每年1亿款闲置奢品,回收利用率仅有5%。相比于中国个位数的回收率,美国早已达到20%-30%甚至更高水平。尽管如此,回收环节的高利润差,仍养活了一大批线下门店以及线上平台。

闲鱼想要用平台的打法,以电商流量为基础,把上下游生态服务商的能力纳入进来,提供一个新解法。具体操作上,闲鱼帮卖服务提供专人上门质检,然后进入平台交易,包括通过搜索推荐强曝光、鱼市竞拍卖出、官方直播间帮卖,帮助用户快速出手闲置物品。

这个过程中,闲鱼仅扮演买卖双方的撮合平台角色。看起来闲鱼的模式更“重”了,但在质检、建仓等环节,闲鱼也会和回收宝等服务商共同合作,并非闲鱼单一投入。目前闲鱼手机数码品类支持50城的上门鉴定,实现一二线城市覆盖,专业的上门质检工程师团队超500人,并与中检、中溯等多家权威机构合作,搭建起鉴定和售后服务体系。

“为什么要做‘重’?是因为有一些体验光靠‘轻’的方式已经解决不了了。”季山表示,随着用户数来到5亿,闲鱼也从过去简单的C2C模式,到生态里开始出现职业卖家、直销厂商等多元角色,用户体验遭遇挑战。

像手机数码、奢侈品这类高残值商品,要想解决用户的信任痛点,平台下场搭建质检链路,做信用体系、服务保障等“重”投入,是发展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选择。

尽管闲鱼的用户数量已经稳居二手电商平台之首,但用户渗透率的增长仍然是平台核心目标,据阿里最新财报显示,闲鱼于2023年6月30日止季度DAU(日活跃用户数)同比上升18%。“帮卖”服务核心是解决信任交易问题,提高用户体验和活跃度,与此同时产生的增值服务,也为平台商业化提供又一种可能性。

季山对界面新闻表示,当下以及未来很长一个阶段,闲鱼都不以纯商业化为核心目标,但商业化的尝试是必要的。“目前我们会针对极头部的卖家抽取少许手续费,这个费用是为了解决质检、仓储、运输等环节的分摊。”

内测至今,闲鱼帮卖已帮助超23万用户卖出闲置商品。在内测过程中,闲鱼行业及运营总经理玄弋看到,帮卖面对的最大挑战仍然是信任问题。此外,闲鱼作为一家强互联网基因的公司,要去涉足线下的上门服务,会有非常多的苦活去做,服务也需要更细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