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河北龙头”老白干酒:为何业绩不“上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河北龙头”老白干酒:为何业绩不“上头”?

内忧外患之下,衡水老白干得加把劲了。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广告词“喝老白干酒,不上头”已经流传多年,然而老白干酒(600559.SH)的业绩并没有想象的上头。

今年上半年,20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17家实现了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增长,老白干是剩下的三家净利润下滑的公司之一。

根据半年报,上半年老白干酒营业收入22.32亿元,同比增长10.19%,但净利润2.17亿元,同比下降40.17%,主要原因是去年同期政府拆迁补偿款,资产处置收益增加2.44亿元,抬高了比较基数。如果剔除,老白干酒的扣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1.9亿,同比增长23.05%。尽管净利润增速还算是不错,但营收增速的确放缓了。

面对现状,老白干酒期望实现高端突围,但行业分化较为严重、库存高居不下,面对越发强势的竞争对手,未来的竞争压力可谓不小。

上半年净利润下降,高端优势不足

近年来,老白干为了寻求业绩突破,做了一系列举措,走高端路线是重要选择。2021年,老白干酒向高端化转型,在其带动下,业绩重回正增长。

2020年-2022年,老白干酒的营收分别为35.98亿元、40.27亿元、46.53亿元,期间同比增幅分别为-10.72%、11.93%、15.54%。到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增速降至10.19%。从业绩增速放缓来看,公司的高端化路线的边际效应正在减少。

老白干酒主要按产品的价位段来分产品档次,100元以上为高档产品,主要代表有1915衡水老白干酒、十八酒坊(甲等20、甲等15)、武陵上酱等;中档产品,价位40元—100元酒,主要代表有十八酒坊(8酒、王牌、武陵飘香八年等;40元以下(含40元)为低档产品,主要代表有衡水老白干(55度)、武陵小和酒等。

上半年高中低三档产品的营收分别为10.47亿元、5.83亿元、4.78亿元,同比增长8.12%、23.42%、13.08%。很显然,老白干的高档酒增速不及其他两类产品,高档产品的营收占比也从去年同期的51.95%下降至49.65%。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老白干的高端转型,放在整个白酒队列中仍然没有多少存在感。行业惯例是高端新产品是800元以上、次高端500-800元、中端100-300元、低端100元以下,老白干酒的档位划分属于“独创”,与行业标准偏差明显。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老白干没有贵酒,在千元价格带,旗下1915系列已经推出3款产品,部分产品定价甚至超过茅台、五粮液等龙头酒企。但千元价格带是优质酒的中心价位,这需要公司拥有超凡的品牌价值、强大的品牌文化以及出色的品质技术来支持。然而,老白干并未能突显这些方面的优势。

老白干也深刻认识到这个问题,在半年报中也坦诚,近年来,随着人民群众健康意识的不断增强以及消费的升级,白酒的品牌化、理性化消费趋强,名优酒企强者恒强趋势加速,一线名酒、区域名酒与个性化酒企市场的竞争加剧,白酒行业已经进入了深度分化期。公司产品作为区域品牌,面临被高端白酒挤压市场的风险。

行业分化较为严重,库存高居不下

白酒行业“马太效应”明显,名优白酒强者恒强。上半年,20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归属净利润数值超过20亿元的酒企仅7家,其中5家头部酒企的归属净利润数值超过60亿元。

老白干在一众区域性酒企中并不显眼,今年上半年,其营收规模在20家白酒上市企业中排名13。同时,10.19%的营收增速与今世缘、迎驾贡酒、口子窖超20%的增速相比,也并不高。

今年上半年老白干酒的净利率为9.72%,在一众白酒企业中,净利率水平有些偏低。相同期间,与其营收规模相当的口子窖净利润率为29.11%,营收规模远不如它的金徽酒、酒鬼酒也达到了16.7%、27.37%。

对于老白干来说,最大的困扰是销售困难,表现之一就是存货居高不下。今年上半年,老白干酒存货为32.57亿元,同比上升6.93%,占总营收比例的145.92%,系“公司原材料及自制半成品增加所致”。存货中最多的是自制半成品和库存商品,分别为21.11亿元和6.57亿元,分别占存货账面余额的64.81%和20.17%。

对于2023年下半年,多家白酒企业充满期待。但客观存在的事实是,白酒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代,白酒企业的竞争更加残酷。

对于衡水老白干来说,当前头部酒企正在挤压其生存空间,除此之外,省内竞争对手也在虎视眈眈的瞄着其河北第一的位置。

“河北霸主”内忧外患的尴尬

作为业内公认的“河北王”,老白干酒这些年一直试图走出河北省,并通过并购成为中国拥有白酒品牌和香型最多的上市公司,来完成“做大做强品类,做深做透香型”的梦想。

2018年4月,老白干以13.99亿元对丰联酒业100%的股权发起了收购。《每日财报》了解到,丰联酒业旗下有河北承德乾隆醉、安徽文王、山东孔府家及湖南武陵四个不同区域的品牌。

但从现实情况看,这一战术带来的效果并不明显。从销售区域来看,上半年老白干酒大本营河北仍是营收绝对主力,河北、山东、安徽、湖南、其他省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47亿元、0.61亿元、2.37亿元、4.27亿元、1.25亿元,分别同比提升7.3%、6%、25.79%、21.34%、31.12%。

毕竟我国的酒业全国化品牌已经固化,这会对各区域酒厂会造成巨大的市场挤压,尤其是在“茅、五、洋、泸”等全国性白酒品牌格局已经确定后。如此一来,老白干酒恐怕会“力不从心”。

在省内,也“卷”的厉害。丛台酒在河北省内市场的深度布局呈现“加速化”趋势,主品系突出+区域市场联动效果突出。除了邯郸、邢台、沧州、石家庄四大主力市场之外,唐山、廊坊、保定三大潜力市场也展现出了良好的动销势头。

从这次半年报业绩披露来看,其被超越的概率更大了。内忧外患之下,衡水老白干确实需要加把劲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老白干酒

140
  • 白酒概念震荡拉升,老白干酒涨停
  • 老白干酒:2023年归母净利润6.66亿元,同比下滑5.89%,拟10派4.5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河北龙头”老白干酒:为何业绩不“上头”?

内忧外患之下,衡水老白干得加把劲了。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广告词“喝老白干酒,不上头”已经流传多年,然而老白干酒(600559.SH)的业绩并没有想象的上头。

今年上半年,20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17家实现了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增长,老白干是剩下的三家净利润下滑的公司之一。

根据半年报,上半年老白干酒营业收入22.32亿元,同比增长10.19%,但净利润2.17亿元,同比下降40.17%,主要原因是去年同期政府拆迁补偿款,资产处置收益增加2.44亿元,抬高了比较基数。如果剔除,老白干酒的扣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1.9亿,同比增长23.05%。尽管净利润增速还算是不错,但营收增速的确放缓了。

面对现状,老白干酒期望实现高端突围,但行业分化较为严重、库存高居不下,面对越发强势的竞争对手,未来的竞争压力可谓不小。

上半年净利润下降,高端优势不足

近年来,老白干为了寻求业绩突破,做了一系列举措,走高端路线是重要选择。2021年,老白干酒向高端化转型,在其带动下,业绩重回正增长。

2020年-2022年,老白干酒的营收分别为35.98亿元、40.27亿元、46.53亿元,期间同比增幅分别为-10.72%、11.93%、15.54%。到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增速降至10.19%。从业绩增速放缓来看,公司的高端化路线的边际效应正在减少。

老白干酒主要按产品的价位段来分产品档次,100元以上为高档产品,主要代表有1915衡水老白干酒、十八酒坊(甲等20、甲等15)、武陵上酱等;中档产品,价位40元—100元酒,主要代表有十八酒坊(8酒、王牌、武陵飘香八年等;40元以下(含40元)为低档产品,主要代表有衡水老白干(55度)、武陵小和酒等。

上半年高中低三档产品的营收分别为10.47亿元、5.83亿元、4.78亿元,同比增长8.12%、23.42%、13.08%。很显然,老白干的高档酒增速不及其他两类产品,高档产品的营收占比也从去年同期的51.95%下降至49.65%。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老白干的高端转型,放在整个白酒队列中仍然没有多少存在感。行业惯例是高端新产品是800元以上、次高端500-800元、中端100-300元、低端100元以下,老白干酒的档位划分属于“独创”,与行业标准偏差明显。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老白干没有贵酒,在千元价格带,旗下1915系列已经推出3款产品,部分产品定价甚至超过茅台、五粮液等龙头酒企。但千元价格带是优质酒的中心价位,这需要公司拥有超凡的品牌价值、强大的品牌文化以及出色的品质技术来支持。然而,老白干并未能突显这些方面的优势。

老白干也深刻认识到这个问题,在半年报中也坦诚,近年来,随着人民群众健康意识的不断增强以及消费的升级,白酒的品牌化、理性化消费趋强,名优酒企强者恒强趋势加速,一线名酒、区域名酒与个性化酒企市场的竞争加剧,白酒行业已经进入了深度分化期。公司产品作为区域品牌,面临被高端白酒挤压市场的风险。

行业分化较为严重,库存高居不下

白酒行业“马太效应”明显,名优白酒强者恒强。上半年,20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归属净利润数值超过20亿元的酒企仅7家,其中5家头部酒企的归属净利润数值超过60亿元。

老白干在一众区域性酒企中并不显眼,今年上半年,其营收规模在20家白酒上市企业中排名13。同时,10.19%的营收增速与今世缘、迎驾贡酒、口子窖超20%的增速相比,也并不高。

今年上半年老白干酒的净利率为9.72%,在一众白酒企业中,净利率水平有些偏低。相同期间,与其营收规模相当的口子窖净利润率为29.11%,营收规模远不如它的金徽酒、酒鬼酒也达到了16.7%、27.37%。

对于老白干来说,最大的困扰是销售困难,表现之一就是存货居高不下。今年上半年,老白干酒存货为32.57亿元,同比上升6.93%,占总营收比例的145.92%,系“公司原材料及自制半成品增加所致”。存货中最多的是自制半成品和库存商品,分别为21.11亿元和6.57亿元,分别占存货账面余额的64.81%和20.17%。

对于2023年下半年,多家白酒企业充满期待。但客观存在的事实是,白酒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代,白酒企业的竞争更加残酷。

对于衡水老白干来说,当前头部酒企正在挤压其生存空间,除此之外,省内竞争对手也在虎视眈眈的瞄着其河北第一的位置。

“河北霸主”内忧外患的尴尬

作为业内公认的“河北王”,老白干酒这些年一直试图走出河北省,并通过并购成为中国拥有白酒品牌和香型最多的上市公司,来完成“做大做强品类,做深做透香型”的梦想。

2018年4月,老白干以13.99亿元对丰联酒业100%的股权发起了收购。《每日财报》了解到,丰联酒业旗下有河北承德乾隆醉、安徽文王、山东孔府家及湖南武陵四个不同区域的品牌。

但从现实情况看,这一战术带来的效果并不明显。从销售区域来看,上半年老白干酒大本营河北仍是营收绝对主力,河北、山东、安徽、湖南、其他省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47亿元、0.61亿元、2.37亿元、4.27亿元、1.25亿元,分别同比提升7.3%、6%、25.79%、21.34%、31.12%。

毕竟我国的酒业全国化品牌已经固化,这会对各区域酒厂会造成巨大的市场挤压,尤其是在“茅、五、洋、泸”等全国性白酒品牌格局已经确定后。如此一来,老白干酒恐怕会“力不从心”。

在省内,也“卷”的厉害。丛台酒在河北省内市场的深度布局呈现“加速化”趋势,主品系突出+区域市场联动效果突出。除了邯郸、邢台、沧州、石家庄四大主力市场之外,唐山、廊坊、保定三大潜力市场也展现出了良好的动销势头。

从这次半年报业绩披露来看,其被超越的概率更大了。内忧外患之下,衡水老白干确实需要加把劲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