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MPS事件阴霾渐散?光大证券子公司拟以26.4亿元与招商银行等和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PS事件阴霾渐散?光大证券子公司拟以26.4亿元与招商银行等和解

光大证券初步评估,满足执行和解协议和会计准则等相关规定下将转回预计负债,相应增加非经常性收益项目约20亿-21亿元。

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陈靖

光大证券MPS事件再获新进展。

9月20日,光大证券公告,公司于今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MPS项目优先级投资人执行和解方案的议案》。同时,光大证券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光大资本与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两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及华瑞银行两起案件已经终审并进入执行阶段,经双方协商,已制定执行和解方案并经公司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光大资本拟分别与招商银行及华瑞银行签署执行和解协议,以26.4亿元履行两案终审判决确定的全部支付义务。其中,与招商银行的执行和解款分期四年清偿,与华瑞银行的执行和解款一次性清偿。

光大证券表示,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前期已就MPS相关诉讼事项计提了相应的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公司初步评估,满足执行和解协议和会计准则等相关规定下将转回预计负债,相应增加非经常性收益项目约20亿-21亿元。

光大证券进一步表示,2023年下半年,光大资本将持续加强风控合规管理,坚持审慎稳健经营,加大存量直投和基金业务的投后管理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令光大证券风波不断的MPS项目,最早要追溯到2016年。

2016年3月,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暴风集团及其关联方拟通过发起设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浸鑫基金”),收购MPS的65%股权。

同年4月,光大资本下属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参与设立浸鑫基金。彼时,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光大资本出资6000万元,同时向浸鑫基金优先级有限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出具《差额补足函》。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但后来,由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截至浸鑫基金到期日,两名优先级合伙人(招商银行和华瑞银行)出资本息合计约人民币35亿元。

2020年8月,光大资本被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合计支付35.1亿元。

据查,2018年至2021年,光大证券连续为MPS项目计提预计负债,计提金额分别为14亿元、16.11亿元、15.50亿元、7.33亿元,合计为MPS项目承担损失52.94亿元。

与此同时,光大证券还曾因MPS项目两度收到“罚单”。其中,2022年1月,因重大合同披露不及时、重大事件进展披露不及时,上海证监局决定对光大证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上交所则于2022年2月决定对光大证券及薛峰予以通报批评。

此外,受MPS事件影响,光大证券在人事方面也出现巨大变动。2019年4月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2021年初,前任董事长薛峰、光大资本前任总裁代卫国被调查。同年,光大证券投行业务“一把手”杜雄飞、光大资本投资总监项通等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2022年4月,董事长闫峻被撤销党内职务,6名党委委员被问责。

去年4月份,根据中央巡视反馈意见,光大证券党委贯彻落实上级指示精神不坚决、不彻底,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费用管理执行不严等问题。因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闫峻同志,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刘济平同志受到责任追究。

同年6月,光大证券新一轮高层人事调整落定,赵陵任新任董事长,梁毅任监事长。

2016年至2019年四年中,光大证券净利润禁不住“MPS”项目等以往“包袱”拉垮出现四连降,从31.44亿元滑坡至5.68亿元,2020年回升至23.34亿元。

2021光大证券归母净利润为34.84亿元,与2020年同比均有所上升。2022年,光大证券营收为107.83亿元,同比下降35.46%;利润总额38.396亿元,同比下降17.75%;营业收入、净利润排名一直处于15-20位,名次并未出现显著回升。

8月24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2023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61.79亿元,同比增长15.0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3.92亿元,同比上涨13.5%,业绩排名位列第14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光大证券

4k
  • 光大证券:预计A股指数大概率延续震荡向上的走势
  • 光大证券:化工品价格上涨,关注磷化工、颜料、UVA、TMA、维生素、涤纶长丝等行业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MPS事件阴霾渐散?光大证券子公司拟以26.4亿元与招商银行等和解

光大证券初步评估,满足执行和解协议和会计准则等相关规定下将转回预计负债,相应增加非经常性收益项目约20亿-21亿元。

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陈靖

光大证券MPS事件再获新进展。

9月20日,光大证券公告,公司于今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MPS项目优先级投资人执行和解方案的议案》。同时,光大证券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光大资本与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两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及华瑞银行两起案件已经终审并进入执行阶段,经双方协商,已制定执行和解方案并经公司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光大资本拟分别与招商银行及华瑞银行签署执行和解协议,以26.4亿元履行两案终审判决确定的全部支付义务。其中,与招商银行的执行和解款分期四年清偿,与华瑞银行的执行和解款一次性清偿。

光大证券表示,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前期已就MPS相关诉讼事项计提了相应的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公司初步评估,满足执行和解协议和会计准则等相关规定下将转回预计负债,相应增加非经常性收益项目约20亿-21亿元。

光大证券进一步表示,2023年下半年,光大资本将持续加强风控合规管理,坚持审慎稳健经营,加大存量直投和基金业务的投后管理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令光大证券风波不断的MPS项目,最早要追溯到2016年。

2016年3月,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暴风集团及其关联方拟通过发起设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浸鑫基金”),收购MPS的65%股权。

同年4月,光大资本下属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参与设立浸鑫基金。彼时,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光大资本出资6000万元,同时向浸鑫基金优先级有限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出具《差额补足函》。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但后来,由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截至浸鑫基金到期日,两名优先级合伙人(招商银行和华瑞银行)出资本息合计约人民币35亿元。

2020年8月,光大资本被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合计支付35.1亿元。

据查,2018年至2021年,光大证券连续为MPS项目计提预计负债,计提金额分别为14亿元、16.11亿元、15.50亿元、7.33亿元,合计为MPS项目承担损失52.94亿元。

与此同时,光大证券还曾因MPS项目两度收到“罚单”。其中,2022年1月,因重大合同披露不及时、重大事件进展披露不及时,上海证监局决定对光大证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上交所则于2022年2月决定对光大证券及薛峰予以通报批评。

此外,受MPS事件影响,光大证券在人事方面也出现巨大变动。2019年4月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2021年初,前任董事长薛峰、光大资本前任总裁代卫国被调查。同年,光大证券投行业务“一把手”杜雄飞、光大资本投资总监项通等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2022年4月,董事长闫峻被撤销党内职务,6名党委委员被问责。

去年4月份,根据中央巡视反馈意见,光大证券党委贯彻落实上级指示精神不坚决、不彻底,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费用管理执行不严等问题。因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闫峻同志,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刘济平同志受到责任追究。

同年6月,光大证券新一轮高层人事调整落定,赵陵任新任董事长,梁毅任监事长。

2016年至2019年四年中,光大证券净利润禁不住“MPS”项目等以往“包袱”拉垮出现四连降,从31.44亿元滑坡至5.68亿元,2020年回升至23.34亿元。

2021光大证券归母净利润为34.84亿元,与2020年同比均有所上升。2022年,光大证券营收为107.83亿元,同比下降35.46%;利润总额38.396亿元,同比下降17.75%;营业收入、净利润排名一直处于15-20位,名次并未出现显著回升。

8月24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2023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61.79亿元,同比增长15.0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3.92亿元,同比上涨13.5%,业绩排名位列第14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