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京康大战”二审维持原判:京基胜诉 康达尔不服

对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决议,康达尔仍存有异议。

图片来源:网络

平静了两个月,京基与康达尔的股权之争又起波澜。12月12日晚间,康达尔发布《关于重大诉讼的公告》,称12月8日收到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就该公司不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福田法院)相关民事判决向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一案做出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京基集团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福田法院做出的一审判决,并表明“股东的合法权利受法律保护,除非股东自愿放弃,否则非经严格法律程序不得剥夺或限制。”该人士向记者展示的判决书截图显示“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记者打电话并发短信联系康达尔董秘胡琴询问相关情况,其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在公告中,康达尔对判决提出异议,认为判决书中认定决议无效的事实基础并不存在,将提出申请再审。

京基集团二审胜诉

“京康大战”的战场之一便是公堂,二者相互起诉对方违法。

今年6月14日,福田法院就京基集团起诉康达尔一案做出判决,经过两次庭审后京基集团胜诉。福田法院判决康达尔董事会做出的限制股东京基集团表决权、股票处分权、收益权以及继续购买股票交易权的董事会决议因违反法律规定而无效。

一审胜诉后,京基集团书面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判决保护了京基集团作为康达尔股东的合法股东权利,京基集团将继续履行股东应尽的义务和行使股东的权利。”与此同时,康达尔则不服福田法院的判决,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12月8日,康达尔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判决驳回康达尔的上诉,维持原判。

京基集团相关人士在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展示的判决书截图显示:“在2016年7月29日召开的康达尔公司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以及2016年9月14日召开的康达尔公司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直接限制了京基公司行使股东表决权。也就是说,案涉董事会决议作出后,康达尔公司及其董事会、监事会已经实际在执行案涉决议内容,客观上限制了京基公司行使股东权利。”

对于判决书提到的康达尔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9月14日全程在场见证,该次大会几乎成为“闹剧”。最终,京基集团的18项“罢免议案”全部被否决。

9月18日晚间,康达尔发布的《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称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林志等13人通过林志等人违法增持的行为正在被深圳证监局核查,京基集团收购公司股票过程中涉嫌存在“故意隐瞒事实”“刻意做出虚假陈述”等信息披露违规行为也在被深圳证监局核查,京基集团受让的林志等13人违法增持获得的公司股份77387291股(占比19.80%)的股份不得行使表决权。

康达尔将申请再审

对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决议,康达尔仍存有异议。

首先,康达尔搬出了另一件诉讼。康达尔在公告中表示,2015年12月1日公司向广东高院提起民事诉讼,提出包括判令林志等15名被告在改正其违法行为前不得对其持有的或实际支配的股份行使表决权的5条请求,虽然京基集团提出管辖权归属异议,但是广东高院仍对案件享有管辖权,并且相关案件仍在审理中。

再者,康达尔表示,判决书认定公司董事会在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已经在实际执行2015年11月26日的董事会决议内容,限制了京基集团的股权权利,该项认定与事实不符。康达尔认为,如果执行决议并限制权力就是直接认定京基所持股份不得行使表决权,而不是等待监管部门的明确结论再执行。

康达尔明确表示:判决书中认定决议无效的事实基础并不存在,公司将申请再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康达尔并未在公告里提及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决议中京基集团部分股份不得行使表决权的内容。

“虽然是两审终审制,但康达尔可以申请再审。再审不影响终审判决书的执行,而且再审的成功率普遍不高。”广东信荣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茂荣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来源:每日经济xin we

原标题:“京康大战”二审维持原判:京基胜诉 康达尔不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