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苹果产品碳中和疑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苹果产品碳中和疑云?

令人疑惑的是,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的状况下,我们通过不同渠道收集到的苹果供应链的排放数据显示,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仍在增长。

北京时间2023年9月13日,苹果宣布在全新 Apple Watch 系列表款中推出首批碳中和产品[1],并通过中文官网表示[2]:“在我们实现2030年所有产品碳中和目标的过程中,Apple Watch作为我们首款达成碳中和的产品,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3]的状况下,我们通过不同渠道收集到的苹果供应链的排放数据显示,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仍在增长。我们认为,面对这样矛盾的状况,苹果如何做到产品碳中和,有必要做出充分的披露和说明。令人遗憾的是,恰恰就在2023年,苹果却以一个技术性的理由,停止推动供应商向社会公开披露工厂层级的温室气体数据,一再明确回复环保组织称“we may not request suppliers to provide facility level carbon disclosure this year”。看似矛盾的表现背后,苹果的碳中和“里程碑”,体现的是各类产品生产过程碳排放真正实现大幅度下降,或更多是把有限的进展进行数字上的掐尖组合?新一代iPhone旗舰产品的碳足迹反而高于上一代产品,究竟是其设计或生产更加高碳,还是其分配到的清洁电力有所下降?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不减反增,而苹果产品却宣布碳中和,这对引领这一排放量居高不下的行业实现大幅度减排,有何实质意义?在距离苹果做出的实现全价值链碳中和仅有7年的时间节点,停止要求供应商披露碳排放数据,如何防范气候漂绿风险?

此次苹果发布的三款Apple Watch系列产品均发布了产品环境报告(Product Environmental Report)[4]。以其中Apple Watch Ultra 2的报告[5]为例,苹果按照ISO 14040,14044和14067标准核算出配备高山回环式表带(Alpine Loop)的该款手表,在碳信用抵消前的产品碳足迹为12千克二氧碳当量,抵消后为0。

生命周期各阶段的碳足迹具体如下:

苹果还通过报告披露了该款手表从摇篮到坟墓的基准排放,减排措施(包括:替代使用回收或低碳材料、在生产过程和产品充电过程替代使用清洁电力、减少航空运输),以及减排量(如下图)。

苹果宣布首款产品达成碳中和,在业内形成轰动,在社交媒体上也赢得大量褒扬。作为长期追踪、推进和评价绿色供应链建设的机构,我们关注这一进展,亦希望看到相关工作能够助力全球减排。但分析苹果披露的产品环境报告,并与专业机构研讨后,我们有以下五个疑问。

疑问1 如何确认苹果产品生产过程仅使用清洁电力?

苹果在这三款Apple Watch产品的碳足迹测算中,均明确表示其手表及配套表带在生产过程100%使用清洁电力(如下图)[6]。苹果没有自己的工厂,所有产品的生产加工全部外包给供应商。这意味着为苹果生产这三款产品的所有供应商,在生产这三款Apple Watch时均需要100%使用清洁电力。

苹果在其《2023年环境进展报告[7](以下简称“环境进展报告”)》披露称,“截至2023年3月,在Apple全球范围内产品原料、制造和组装直接支出中占比达85%以上的250多个供应商,已承诺使用可再生电力生产Apple产品”。然而苹果环境进展报告中披露承诺使用100%清洁电力生产Apple产品的供应商中,大部分企业尚未向社会公开披露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情况、清洁电力的占比,以及温室气体排放数据。部分已披露的集团级数据显示,可再生能源在集团总电力消耗中的占比相当有限,且无法对应到具体的生产工厂。更加令人疑惑的是,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8]的状况下,我们通过不同渠道收集到的苹果供应链的排放数据显示,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仍在增长。由于电力排放在IT/ICT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中占比一般较高,依据常理推断,若供应商真的有效实现了清洁电力替代,其碳排放量应有较为明显的下降。但现实状况并非如此,这是否意味着其实际使用的所谓清洁电力的比例非常有限?在苹果供应商不公开披露清洁能源使用和温室气体排放数据的背景下,其三款Apple Watch在生产过程如何使用清洁电力,是否100%使用清洁电力,如何通过公开验证加以确认?

疑问2 苹果是否通过绿色资源掐尖,实现小众产品的“数字”碳中和?

当然,苹果在宣布“运营、制造供应链和Apple产品充电全部使用100%的清洁电力” [9]时,一直强调其供应商的承诺仅限于“使用可再生电力生产Apple产品”。众所周知,当前全球范围内,能源转型仍在负重前行。特别是在主要供应链中心地区,可再生能源装机持续增长,但所占比重依然有限。在这样的情况下,多数行业的供应链还难以大规模直接接入可再生能源,或通过绿电、绿证的购买间接实现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如上文分析,其部分供应商的数据显示碳排放总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出现增长,引发清洁电力在其生产过程中的占比总体有限的疑问。在这样的条件下,要实现某一产品的碳中和,是否意味着把企业有限的清洁电力使用,都计算到某一款产品的生产过程?如果这一推论成立,那么苹果的碳中和“里程碑”,究竟是自身产品生产过程的碳排放真正实现了大幅度下降,还只是在数字上把有限的绿电等资源进行掐尖(Cherry Picking),并归结到某一款相对小众的产品之上?这是否会影响其生产和销售规模更大的产品的碳足迹走向?

以苹果最为核心的产品iPhone为例,其单位产品的碳足迹远高于Apple Watch,而销量之大更不是Apple Watch可以比拟的。苹果刚刚推出的热销产品iPhone 15 Pro,其128GB版本的碳足迹为66千克二氧化碳当量[10],比上一代iPhone 14 Pro的128G版本[11]还要高大约1千克(如下图);而对比生产环节,iPhone 15 Pro比iPhone 14 Pro更要高大约2千克二氧化碳当量。

在分析iPhone15 Pro的碳足迹构成,我们发现,苹果提到iPhone15 Pro(128GB)生命周期的碳足迹是在分配了21%的清洁电力的条件下计算出来的,其基准排放值为92千克二氧化碳当量。而在公布iPhone 14 Pro的碳足迹时,未见披露清洁电力的替代比例。这就引发了一个疑问:新一代iPhone产品的生产过程碳足迹反而高于上一代产品,究竟是其产品设计或原料使用更加高碳,还是新一代iPhone产品分配到的清洁电力替代量有所下降?

疑问3 部分供应商碳排放增加而产品实现碳中和,对引导IT/ICT行业低碳转型有何实质意义?

根据China Water Risk发布的题为China ICT Transition: The good, bad & ugly of 5 HKEX ICT listco’s net zero pledges & climate action的报告[12],当前ICT行业的排放量很可能不会在2030年前达峰,而高碳排的钢铁、水泥等行业已经实现或正在迈向碳达峰(如下图)。

改变这一不利局面,需要龙头品牌发挥自身的引领作用,通过绿色采购和多利益方合作,引导并赋能ICT供应链大规模开展可再生能源替代,落实节能减排措施,大幅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希望全球主要的IT/ICT品牌和产业链龙头企业,能够推动IT/ICT行业供应商从测算和披露开始,开展零碳供应链建设,助力全球零碳冲刺。在部分供应商排放增加的条件下,将供应商有限的绿色数字掐尖,归于某一款产品之下而实现“数字”碳中和,这对引领这一排放量居高不下的行业实现大幅度减排,是否有实质意义?

疑问4 苹果何以在宣布产品碳中和的元年,停止要求供应商披露碳数据?

部分供应商碳排放量增加,从侧面反映出其并未实现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替代,也没有实现高比例的绿电替代。在这种情况下,有限的绿电是通过怎样的路径,被集中使用到苹果供应链的生产环节?如何保证被苹果归入自己供应链上的绿色权益,不会被重复归入其他品牌或产品的供应链,从而增加重复计算(double-counting)的风险?解答这些问题,宣布实现产品碳中和的企业,有责任做出充分的披露和说明,特别是推动实际生产其产品的供应商工厂进行披露。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就在2023年,苹果以一个技术性的理由,停止要求其供应商向社会披露碳排放数据。由于苹果在IT/ICT行业的龙头地位,其不披露政策可能对行业产生负面的示范效应,也由于前期苹果在IPE开展的企业气候行动指数(CATI)[13]的评价中处于行业领先地位,IPE多次就其披露政策的改变与苹果进行确认。苹果多次重申不会要求供应商向社会公开披露工厂层级的碳数据,明确回复称:“we may not request suppliers to provide facility level carbon disclosure this year”。就供应链环境信息是否应该披露的问题,IPE与环保组织伙伴曾经在十二年前,和苹果有过一段长时间的争论,当时苹果面对供应链污染问题的多次质疑,仅以一句话作为回应:“our long term policy is to not disclose any of our suppliers”。在经过多家环保组织历时超过一年的调查和前后两期《苹果的另一面》报告之后,苹果终于开始和环保组织沟通,直面存在的环境和社区影响,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决;同时着手建立和完善了在华供应链环境管理机制,而其起点正是提升供应链环境表现的公开透明。今天,环境信息公开已经为法律法规所确认,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机制也逐步完善。在环境信息公开迈向常态化的大背景下,曾长时间领跑IT/ICT行业的苹果,却开始在环境信息公开的立场上出现倒退,令人遗憾,更令人不解。基于生态环境部发布的《环境信息依法披露管理办法》的要求,或是其他品牌客户的推动等原因,部分苹果供应商向社会公开披露了温室气体排放数据。分析这些数据,我们看到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14]的状况下,部分供应商2022年碳排放总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出现同比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宣布产品实现碳中和,品牌本该通过充分的信息披露来释疑。拒绝推动供应商公开碳排放数据,短期来看可能掩饰其中的disconnection,但长期来看会导致碳中和产品难以公开验证,甚至导致对这个概念的质疑。

疑问5 产品碳中和验证声明和优质碳信用尚待公开?

苹果官方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及其三款碳中和产品经过一个第三方机构的验证[15],但我们尚未找到该机构签发的碳中和验证声明,也没有看到具体的碳信用抵消信息。以Apple Watch Ultra 2为例,苹果在产品环境报告[16]中披露该款手表通过“优质碳信用的自然解决方案”、“Restore Fund的多个项目”抵消了12千克二氧化碳当量,但未具体披露究竟使用了哪些优质碳信用。苹果提出Apple Watch这三款产品的生产过程均使用100%清洁电力。但其环境进展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17],已承诺使用可再生电力生产Apple产品的250多个供应商中,24%无法通过现场可再生电力或可再生能源采购等方式实现清洁电力替代,需要购买可再生能源证书。依据英国标准协会(BSI)发布的PAS 2060标准(Carbon Neutrality Standard and Certification)[18],企业向核查机构提交碳中和验证申请时,应该提交抵消了多少排放量,使用了多少碳信用,碳抵消的种类和涉及项目类型,碳抵消机制满足其开发的方法学及标准要求-有效性且经过三方独立认证,碳信用签发的时间、有效期、注销日期,以及碳信用注销。法国自2023年1月实施的新规[19]也要求企业披露购买的碳抵消项目的性质、描述和成本等。在苹果发布的Apple Watch三款产品的报告中,我们没有看到上述信息的披露。

为应对气候变化,国际社会历史性地走到一起,签署了《巴黎协定》。为实现将全球温升控制在2℃、力争1.5℃的目标,全球近150个国家和地区、近千家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做出碳中和承诺。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面对多重挑战,全球气候行动的进展并不顺利,连续两年全球排放不减反增。面对严峻形势,各方更需要务实推进,杜绝气候漂绿。随着公众气候意识的提升,更多消费者开始关注自身消费行为隐含的碳排放,绿色低碳产品获得越来越多的青睐。先知先觉的企业意识到绿色已经成为新的卖点,开始给自己的产品贴上各种绿色低碳的标签。其中,碳中和产品无疑是最抓眼球的表述,因为它给消费者一种感觉,即该产品与全球需要达成的碳中和目标相吻合。但这一标签本身也引发了争论。对于“碳中和”目前尚无统一明确的标准,减排到何种程度,碳抵消使用比例是否需要门槛值等问题都亟待解决。科学碳目标倡议(Science-Based Targets Initiative,SBTi)发布的企业净零标准(SBTi CORPORATE NET-ZERO STANDARD)[20]中明确提出,减排需至少达到90%,且用于抵消其剩余排放量的碳信用需具备碳清除永久性,可称之为净零排放。由于“碳中和“的说法可能给消费者和公众带来误导,认为该产品不产生碳排放,更由于一些品牌在推出碳中和产品的过程中,减排和抵消措施缺乏可信度,前期推出碳中和产品的部分中外品牌,已选择撤销碳中和标签。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监管部门也关注到碳中和产品认证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开始采取措施加以规制。法国2021年8月立法规范企业在环境问题上的宣传,随后2022年539号法令[21](2023年1月1日起实施)对产品“碳中和”相关的广告和宣传提出了强制的信息公开要求,要求企业发布报告涵盖产品碳足迹、减排计划和碳抵消情况。其中产品碳足迹的披露还要求细化到电力数据与排放发生的区域信息。根据Financial Times 9月20日发布的消息[22]:欧盟正在打击消费品的“漂绿”行为。到2026年,除非企业能证明这些宣传是准确的,欧盟将全面禁止诸如“气候中和”或“生态”等环保宣传。欧盟还将禁止基于“抵消”的声明(通常被用作证明产品碳中和或降低环境影响)以及未经批准的可持续发展计划的绿色标签。上述措施将于2026年生效,届时欧盟将成为对绿色声明方面管控最严格的地区。上述规定仍需得到欧盟议会和成员国的批准,但类似规定被否决的情况很少见。

同样是为了遏制气候漂绿,IPE在2022年发布了全球企业责任地图[23]。在这张地图上,我们不仅记录了企业的气候和环境承诺,也同时记录着企业落实承诺的进展,以及实际采取的行动。

在地图上我们看到,苹果承诺在2030年实现全价值链(包括范围1、2、3)的碳中和,也披露了相对2015年和2019年的碳减排进展(如上图)。然而,由于苹果以技术性理由停止了对供应商碳排放数据披露的要求,各方将难以对其进展状况进行验证和监督。苹果在企业气候行动CATI指数中相应指标的得分也将因此相应下降。近年来气候漂绿引发了更多疑问,对比一些地区正在形成的新规范,我们可以看到碳中和产品的认定、甚至是企业碳中和的认定,仍有必要进一步完善。而遏制气候漂绿的起点,必须是、也只能是全面和完整的信息披露。

2023年9月21日,我们就苹果产品碳中和相关疑问与苹果公司进行了坦率的交流。

9月22日,苹果再次与我们进行了交流,通过邮件书面做出如下回复并提供了三款手表的碳中和证书。以下为邮件原文截图:

在此我们建议苹果将碳中和产品的证书向社会公开披露,以接受利益方监督。在距离苹果做出“实现2030年所有产品碳中和的目标”[24]仅有7年的时间节点,我们呼吁苹果改变其不会推动供应商工厂披露碳排放数据的政策,更多关注全产品线的节能减排,将其碳中和产品、乃至其全价值链的碳中和进展,置于社会监督之下,杜绝气候漂绿,切实激发多方合力,赋能供应链实现规模减排,协助消费者迈向零碳生活,助力全球零碳冲刺。

图片来源:https://www.apple.com.cn/apple-events/

 

 

参考内容来源:

[1]https://www.apple.com.cn/newsroom/2023/09/apple-unveils-its-first-carbon-neutral-products/ (所有链接最后访问时间:2023年9月21日)

[2]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 

[3]Canalys Newsroom - Worldwide smartphone shipments fall for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 leaving market down 12% in 2022

[4]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

[5]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watch/Carbon_Neutral_Apple_Watch_Ultra_2_Sept2023.pdf (截图由IPE翻译中文,仅供参考。如中英文版本出现不一致,以苹果发布的版本为准。)

[6]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watch/Carbon_Neutral_Apple_Watch_Ultra_2_Sept2023.pdf (截图由IPE翻译中文,仅供参考。如中英文版本出现不一致,以苹果发布的版本为准。)

[7]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pdf/Apple_Environmental_Progress_Report_2023.pdf

[8]Canalys Newsroom - Worldwide smartphone shipments fall for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 leaving market down 12% in 2022

[9]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pdf/Apple_Environmental_Progress_Report_2023.pdf

[10]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iphone/iPhone_15_Pro_and_iPhone_15_Pro_Max_Sept2023.pdf

[11]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iphone/iPhone_14_Pro_PER_Sept2022.pdf

[12]https://chinawaterrisk.org/research-reports/china-ict-transition-the-good-bad-ugly-of-5-hkex-ict-listcos-net-zero-pledges-climate-action/

[13]https://www.ipe.org.cn/GreenSupplyChain/CATI.aspx

[14]Canalys Newsroom - Worldwide smartphone shipments fall for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 leaving market down 12% in 2022

[15]https://www.apple.com/newsroom/2023/09/apple-unveils-its-first-carbon-neutral-products/

[16]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watch/Carbon_Neutral_Apple_Watch_Ultra_2_Sept2023.pdf

[17]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pdf/Apple_Environmental_Progress_Report_2023.pdf 

[18]https://www.bsigroup.com/en-GB/PAS-2060-Carbon-Neutrality/

[19]https://www.legifrance.gouv.fr/jorf/id/JORFTEXT000045570611

[20]https://sciencebasedtargets.org/resources/files/Net-Zero-Standard.pdf

[21]https://www.legifrance.gouv.fr/jorf/id/JORFTEXT000045570611

[22]https://www.ft.com/content/53f84f03-1f1c-4240-977f-9de0e4893377

[23]https://www.ipe.org.cn/MapSCMBrand/BrandMap.aspx?q=6

[24]https://www.apple.com.cn/apple-events/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苹果

7.1k
  • 机构:今年“双十一”期间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降16%,苹果、小米领先
  • 泰国总理赛塔邀请苹果公司在泰设立研发中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苹果产品碳中和疑云?

令人疑惑的是,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的状况下,我们通过不同渠道收集到的苹果供应链的排放数据显示,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仍在增长。

北京时间2023年9月13日,苹果宣布在全新 Apple Watch 系列表款中推出首批碳中和产品[1],并通过中文官网表示[2]:“在我们实现2030年所有产品碳中和目标的过程中,Apple Watch作为我们首款达成碳中和的产品,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3]的状况下,我们通过不同渠道收集到的苹果供应链的排放数据显示,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仍在增长。我们认为,面对这样矛盾的状况,苹果如何做到产品碳中和,有必要做出充分的披露和说明。令人遗憾的是,恰恰就在2023年,苹果却以一个技术性的理由,停止推动供应商向社会公开披露工厂层级的温室气体数据,一再明确回复环保组织称“we may not request suppliers to provide facility level carbon disclosure this year”。看似矛盾的表现背后,苹果的碳中和“里程碑”,体现的是各类产品生产过程碳排放真正实现大幅度下降,或更多是把有限的进展进行数字上的掐尖组合?新一代iPhone旗舰产品的碳足迹反而高于上一代产品,究竟是其设计或生产更加高碳,还是其分配到的清洁电力有所下降?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不减反增,而苹果产品却宣布碳中和,这对引领这一排放量居高不下的行业实现大幅度减排,有何实质意义?在距离苹果做出的实现全价值链碳中和仅有7年的时间节点,停止要求供应商披露碳排放数据,如何防范气候漂绿风险?

此次苹果发布的三款Apple Watch系列产品均发布了产品环境报告(Product Environmental Report)[4]。以其中Apple Watch Ultra 2的报告[5]为例,苹果按照ISO 14040,14044和14067标准核算出配备高山回环式表带(Alpine Loop)的该款手表,在碳信用抵消前的产品碳足迹为12千克二氧碳当量,抵消后为0。

生命周期各阶段的碳足迹具体如下:

苹果还通过报告披露了该款手表从摇篮到坟墓的基准排放,减排措施(包括:替代使用回收或低碳材料、在生产过程和产品充电过程替代使用清洁电力、减少航空运输),以及减排量(如下图)。

苹果宣布首款产品达成碳中和,在业内形成轰动,在社交媒体上也赢得大量褒扬。作为长期追踪、推进和评价绿色供应链建设的机构,我们关注这一进展,亦希望看到相关工作能够助力全球减排。但分析苹果披露的产品环境报告,并与专业机构研讨后,我们有以下五个疑问。

疑问1 如何确认苹果产品生产过程仅使用清洁电力?

苹果在这三款Apple Watch产品的碳足迹测算中,均明确表示其手表及配套表带在生产过程100%使用清洁电力(如下图)[6]。苹果没有自己的工厂,所有产品的生产加工全部外包给供应商。这意味着为苹果生产这三款产品的所有供应商,在生产这三款Apple Watch时均需要100%使用清洁电力。

苹果在其《2023年环境进展报告[7](以下简称“环境进展报告”)》披露称,“截至2023年3月,在Apple全球范围内产品原料、制造和组装直接支出中占比达85%以上的250多个供应商,已承诺使用可再生电力生产Apple产品”。然而苹果环境进展报告中披露承诺使用100%清洁电力生产Apple产品的供应商中,大部分企业尚未向社会公开披露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情况、清洁电力的占比,以及温室气体排放数据。部分已披露的集团级数据显示,可再生能源在集团总电力消耗中的占比相当有限,且无法对应到具体的生产工厂。更加令人疑惑的是,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8]的状况下,我们通过不同渠道收集到的苹果供应链的排放数据显示,部分供应商的碳排放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仍在增长。由于电力排放在IT/ICT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中占比一般较高,依据常理推断,若供应商真的有效实现了清洁电力替代,其碳排放量应有较为明显的下降。但现实状况并非如此,这是否意味着其实际使用的所谓清洁电力的比例非常有限?在苹果供应商不公开披露清洁能源使用和温室气体排放数据的背景下,其三款Apple Watch在生产过程如何使用清洁电力,是否100%使用清洁电力,如何通过公开验证加以确认?

疑问2 苹果是否通过绿色资源掐尖,实现小众产品的“数字”碳中和?

当然,苹果在宣布“运营、制造供应链和Apple产品充电全部使用100%的清洁电力” [9]时,一直强调其供应商的承诺仅限于“使用可再生电力生产Apple产品”。众所周知,当前全球范围内,能源转型仍在负重前行。特别是在主要供应链中心地区,可再生能源装机持续增长,但所占比重依然有限。在这样的情况下,多数行业的供应链还难以大规模直接接入可再生能源,或通过绿电、绿证的购买间接实现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如上文分析,其部分供应商的数据显示碳排放总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出现增长,引发清洁电力在其生产过程中的占比总体有限的疑问。在这样的条件下,要实现某一产品的碳中和,是否意味着把企业有限的清洁电力使用,都计算到某一款产品的生产过程?如果这一推论成立,那么苹果的碳中和“里程碑”,究竟是自身产品生产过程的碳排放真正实现了大幅度下降,还只是在数字上把有限的绿电等资源进行掐尖(Cherry Picking),并归结到某一款相对小众的产品之上?这是否会影响其生产和销售规模更大的产品的碳足迹走向?

以苹果最为核心的产品iPhone为例,其单位产品的碳足迹远高于Apple Watch,而销量之大更不是Apple Watch可以比拟的。苹果刚刚推出的热销产品iPhone 15 Pro,其128GB版本的碳足迹为66千克二氧化碳当量[10],比上一代iPhone 14 Pro的128G版本[11]还要高大约1千克(如下图);而对比生产环节,iPhone 15 Pro比iPhone 14 Pro更要高大约2千克二氧化碳当量。

在分析iPhone15 Pro的碳足迹构成,我们发现,苹果提到iPhone15 Pro(128GB)生命周期的碳足迹是在分配了21%的清洁电力的条件下计算出来的,其基准排放值为92千克二氧化碳当量。而在公布iPhone 14 Pro的碳足迹时,未见披露清洁电力的替代比例。这就引发了一个疑问:新一代iPhone产品的生产过程碳足迹反而高于上一代产品,究竟是其产品设计或原料使用更加高碳,还是新一代iPhone产品分配到的清洁电力替代量有所下降?

疑问3 部分供应商碳排放增加而产品实现碳中和,对引导IT/ICT行业低碳转型有何实质意义?

根据China Water Risk发布的题为China ICT Transition: The good, bad & ugly of 5 HKEX ICT listco’s net zero pledges & climate action的报告[12],当前ICT行业的排放量很可能不会在2030年前达峰,而高碳排的钢铁、水泥等行业已经实现或正在迈向碳达峰(如下图)。

改变这一不利局面,需要龙头品牌发挥自身的引领作用,通过绿色采购和多利益方合作,引导并赋能ICT供应链大规模开展可再生能源替代,落实节能减排措施,大幅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希望全球主要的IT/ICT品牌和产业链龙头企业,能够推动IT/ICT行业供应商从测算和披露开始,开展零碳供应链建设,助力全球零碳冲刺。在部分供应商排放增加的条件下,将供应商有限的绿色数字掐尖,归于某一款产品之下而实现“数字”碳中和,这对引领这一排放量居高不下的行业实现大幅度减排,是否有实质意义?

疑问4 苹果何以在宣布产品碳中和的元年,停止要求供应商披露碳数据?

部分供应商碳排放量增加,从侧面反映出其并未实现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替代,也没有实现高比例的绿电替代。在这种情况下,有限的绿电是通过怎样的路径,被集中使用到苹果供应链的生产环节?如何保证被苹果归入自己供应链上的绿色权益,不会被重复归入其他品牌或产品的供应链,从而增加重复计算(double-counting)的风险?解答这些问题,宣布实现产品碳中和的企业,有责任做出充分的披露和说明,特别是推动实际生产其产品的供应商工厂进行披露。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就在2023年,苹果以一个技术性的理由,停止要求其供应商向社会披露碳排放数据。由于苹果在IT/ICT行业的龙头地位,其不披露政策可能对行业产生负面的示范效应,也由于前期苹果在IPE开展的企业气候行动指数(CATI)[13]的评价中处于行业领先地位,IPE多次就其披露政策的改变与苹果进行确认。苹果多次重申不会要求供应商向社会公开披露工厂层级的碳数据,明确回复称:“we may not request suppliers to provide facility level carbon disclosure this year”。就供应链环境信息是否应该披露的问题,IPE与环保组织伙伴曾经在十二年前,和苹果有过一段长时间的争论,当时苹果面对供应链污染问题的多次质疑,仅以一句话作为回应:“our long term policy is to not disclose any of our suppliers”。在经过多家环保组织历时超过一年的调查和前后两期《苹果的另一面》报告之后,苹果终于开始和环保组织沟通,直面存在的环境和社区影响,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决;同时着手建立和完善了在华供应链环境管理机制,而其起点正是提升供应链环境表现的公开透明。今天,环境信息公开已经为法律法规所确认,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机制也逐步完善。在环境信息公开迈向常态化的大背景下,曾长时间领跑IT/ICT行业的苹果,却开始在环境信息公开的立场上出现倒退,令人遗憾,更令人不解。基于生态环境部发布的《环境信息依法披露管理办法》的要求,或是其他品牌客户的推动等原因,部分苹果供应商向社会公开披露了温室气体排放数据。分析这些数据,我们看到在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14]的状况下,部分供应商2022年碳排放总量仅有小幅下降,部分甚至出现同比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宣布产品实现碳中和,品牌本该通过充分的信息披露来释疑。拒绝推动供应商公开碳排放数据,短期来看可能掩饰其中的disconnection,但长期来看会导致碳中和产品难以公开验证,甚至导致对这个概念的质疑。

疑问5 产品碳中和验证声明和优质碳信用尚待公开?

苹果官方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及其三款碳中和产品经过一个第三方机构的验证[15],但我们尚未找到该机构签发的碳中和验证声明,也没有看到具体的碳信用抵消信息。以Apple Watch Ultra 2为例,苹果在产品环境报告[16]中披露该款手表通过“优质碳信用的自然解决方案”、“Restore Fund的多个项目”抵消了12千克二氧化碳当量,但未具体披露究竟使用了哪些优质碳信用。苹果提出Apple Watch这三款产品的生产过程均使用100%清洁电力。但其环境进展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17],已承诺使用可再生电力生产Apple产品的250多个供应商中,24%无法通过现场可再生电力或可再生能源采购等方式实现清洁电力替代,需要购买可再生能源证书。依据英国标准协会(BSI)发布的PAS 2060标准(Carbon Neutrality Standard and Certification)[18],企业向核查机构提交碳中和验证申请时,应该提交抵消了多少排放量,使用了多少碳信用,碳抵消的种类和涉及项目类型,碳抵消机制满足其开发的方法学及标准要求-有效性且经过三方独立认证,碳信用签发的时间、有效期、注销日期,以及碳信用注销。法国自2023年1月实施的新规[19]也要求企业披露购买的碳抵消项目的性质、描述和成本等。在苹果发布的Apple Watch三款产品的报告中,我们没有看到上述信息的披露。

为应对气候变化,国际社会历史性地走到一起,签署了《巴黎协定》。为实现将全球温升控制在2℃、力争1.5℃的目标,全球近150个国家和地区、近千家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做出碳中和承诺。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面对多重挑战,全球气候行动的进展并不顺利,连续两年全球排放不减反增。面对严峻形势,各方更需要务实推进,杜绝气候漂绿。随着公众气候意识的提升,更多消费者开始关注自身消费行为隐含的碳排放,绿色低碳产品获得越来越多的青睐。先知先觉的企业意识到绿色已经成为新的卖点,开始给自己的产品贴上各种绿色低碳的标签。其中,碳中和产品无疑是最抓眼球的表述,因为它给消费者一种感觉,即该产品与全球需要达成的碳中和目标相吻合。但这一标签本身也引发了争论。对于“碳中和”目前尚无统一明确的标准,减排到何种程度,碳抵消使用比例是否需要门槛值等问题都亟待解决。科学碳目标倡议(Science-Based Targets Initiative,SBTi)发布的企业净零标准(SBTi CORPORATE NET-ZERO STANDARD)[20]中明确提出,减排需至少达到90%,且用于抵消其剩余排放量的碳信用需具备碳清除永久性,可称之为净零排放。由于“碳中和“的说法可能给消费者和公众带来误导,认为该产品不产生碳排放,更由于一些品牌在推出碳中和产品的过程中,减排和抵消措施缺乏可信度,前期推出碳中和产品的部分中外品牌,已选择撤销碳中和标签。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监管部门也关注到碳中和产品认证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开始采取措施加以规制。法国2021年8月立法规范企业在环境问题上的宣传,随后2022年539号法令[21](2023年1月1日起实施)对产品“碳中和”相关的广告和宣传提出了强制的信息公开要求,要求企业发布报告涵盖产品碳足迹、减排计划和碳抵消情况。其中产品碳足迹的披露还要求细化到电力数据与排放发生的区域信息。根据Financial Times 9月20日发布的消息[22]:欧盟正在打击消费品的“漂绿”行为。到2026年,除非企业能证明这些宣传是准确的,欧盟将全面禁止诸如“气候中和”或“生态”等环保宣传。欧盟还将禁止基于“抵消”的声明(通常被用作证明产品碳中和或降低环境影响)以及未经批准的可持续发展计划的绿色标签。上述措施将于2026年生效,届时欧盟将成为对绿色声明方面管控最严格的地区。上述规定仍需得到欧盟议会和成员国的批准,但类似规定被否决的情况很少见。

同样是为了遏制气候漂绿,IPE在2022年发布了全球企业责任地图[23]。在这张地图上,我们不仅记录了企业的气候和环境承诺,也同时记录着企业落实承诺的进展,以及实际采取的行动。

在地图上我们看到,苹果承诺在2030年实现全价值链(包括范围1、2、3)的碳中和,也披露了相对2015年和2019年的碳减排进展(如上图)。然而,由于苹果以技术性理由停止了对供应商碳排放数据披露的要求,各方将难以对其进展状况进行验证和监督。苹果在企业气候行动CATI指数中相应指标的得分也将因此相应下降。近年来气候漂绿引发了更多疑问,对比一些地区正在形成的新规范,我们可以看到碳中和产品的认定、甚至是企业碳中和的认定,仍有必要进一步完善。而遏制气候漂绿的起点,必须是、也只能是全面和完整的信息披露。

2023年9月21日,我们就苹果产品碳中和相关疑问与苹果公司进行了坦率的交流。

9月22日,苹果再次与我们进行了交流,通过邮件书面做出如下回复并提供了三款手表的碳中和证书。以下为邮件原文截图:

在此我们建议苹果将碳中和产品的证书向社会公开披露,以接受利益方监督。在距离苹果做出“实现2030年所有产品碳中和的目标”[24]仅有7年的时间节点,我们呼吁苹果改变其不会推动供应商工厂披露碳排放数据的政策,更多关注全产品线的节能减排,将其碳中和产品、乃至其全价值链的碳中和进展,置于社会监督之下,杜绝气候漂绿,切实激发多方合力,赋能供应链实现规模减排,协助消费者迈向零碳生活,助力全球零碳冲刺。

图片来源:https://www.apple.com.cn/apple-events/

 

 

参考内容来源:

[1]https://www.apple.com.cn/newsroom/2023/09/apple-unveils-its-first-carbon-neutral-products/ (所有链接最后访问时间:2023年9月21日)

[2]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 

[3]Canalys Newsroom - Worldwide smartphone shipments fall for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 leaving market down 12% in 2022

[4]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

[5]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watch/Carbon_Neutral_Apple_Watch_Ultra_2_Sept2023.pdf (截图由IPE翻译中文,仅供参考。如中英文版本出现不一致,以苹果发布的版本为准。)

[6]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watch/Carbon_Neutral_Apple_Watch_Ultra_2_Sept2023.pdf (截图由IPE翻译中文,仅供参考。如中英文版本出现不一致,以苹果发布的版本为准。)

[7]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pdf/Apple_Environmental_Progress_Report_2023.pdf

[8]Canalys Newsroom - Worldwide smartphone shipments fall for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 leaving market down 12% in 2022

[9]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pdf/Apple_Environmental_Progress_Report_2023.pdf

[10]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iphone/iPhone_15_Pro_and_iPhone_15_Pro_Max_Sept2023.pdf

[11]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iphone/iPhone_14_Pro_PER_Sept2022.pdf

[12]https://chinawaterrisk.org/research-reports/china-ict-transition-the-good-bad-ugly-of-5-hkex-ict-listcos-net-zero-pledges-climate-action/

[13]https://www.ipe.org.cn/GreenSupplyChain/CATI.aspx

[14]Canalys Newsroom - Worldwide smartphone shipments fall for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 leaving market down 12% in 2022

[15]https://www.apple.com/newsroom/2023/09/apple-unveils-its-first-carbon-neutral-products/

[16]https://www.apple.com/environment/pdf/products/watch/Carbon_Neutral_Apple_Watch_Ultra_2_Sept2023.pdf

[17]https://www.apple.com.cn/environment/pdf/Apple_Environmental_Progress_Report_2023.pdf 

[18]https://www.bsigroup.com/en-GB/PAS-2060-Carbon-Neutrality/

[19]https://www.legifrance.gouv.fr/jorf/id/JORFTEXT000045570611

[20]https://sciencebasedtargets.org/resources/files/Net-Zero-Standard.pdf

[21]https://www.legifrance.gouv.fr/jorf/id/JORFTEXT000045570611

[22]https://www.ft.com/content/53f84f03-1f1c-4240-977f-9de0e4893377

[23]https://www.ipe.org.cn/MapSCMBrand/BrandMap.aspx?q=6

[24]https://www.apple.com.cn/apple-events/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