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内忧外患下,金蝶国际仍难扭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内忧外患下,金蝶国际仍难扭亏

转型之困。

文|全球财说 潘妍

转型浪潮之下,金蝶艰难前行。

转型之困,基本盘稳否?

2014年,在用友网络推出“用友云”之后,金蝶网络创始人徐少春挥起“雷神之锤”亲手砸向曾为他开疆扩土的“ERP”,并宣布成立“ERP云服务事业部”,成为金蝶国际“云转型”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以徐少春的话来说:“我要创造一个新的未来。”

自此,金蝶国际的业务重心开始转移。2020年,金蝶国际“云服务”业务占比首次超过曾经的基本盘“ERP”业务,占比达56.72%,成为新的业绩支柱。彼时的徐少春信心满满,在2021年3月的电话会议中放出豪言:“未来三年,我们的目标是用订阅模式再造一个金蝶。”

以目前金蝶的势头来看,似乎确有希望。2022年年报中,金蝶国际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6.57%至48.66亿元,其中“云服务”业务的营收占比已增至76.33%。

在2022年年报业绩会上,金蝶国际对云订阅服务年经常性收入(ARR)定下的增长目标,即2021年至2023年的三年复合增长达到50%,到2023年金蝶云ARR的指标将达到33亿元。

根据最新披露的2023年上半年财报,金蝶云ARR已达约25.4亿元,同比增长36.3%,实现营收25.65亿元,有望实现年度目标。

但实际上,金蝶国际“显著”的转型效果,是以牺牲利润来实现的。

结合往期年报财务数据显示,自2020年金蝶云业务超过此前的ERP业务后,金蝶国际便开始转亏。

2020年至2022年,金蝶国际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36亿元、-3.02亿元、-3.89亿元,三年时间金蝶国际已累计亏损超10.27亿元。2023年上半年,金蝶国际继续亏损,归母净利润为-2.8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至2019年,金蝶国际累计实现归母净利润10.95亿元,也就是说近三年的亏损近乎将2017年至2019年期间实现的利润亏损殆尽。

在陷入亏损的同时,金蝶国际整体毛利率也在走低,由2017年的81.5%降至2022年的61.6%。

对此,徐少春曾表示,在云服务成为核心业务后收入结构出现变动,而云服务收入增加但经营依旧亏损,这也导致公司难出亏损泥潭。

可见,如今的金蝶国际似乎走上了一座独木桥,即云转型的表现如何,似乎直接决定了金蝶的未来。这一切似乎皆有可循,正如当年徐少春的果决,在这几年金蝶国际丝毫不吝啬的大“砸”特“砸”各种成本费用。

结合往期年报财务数据,2020年至2022年,金蝶国际研究及开发成本累计合计约36.01亿元,销售及推广费用更是连续三年保持增长累计合计52.33亿元。三年间,叠加行政费用后,仅此三项费用便累计高达102.18亿元。

要知道,2020年至2022年,金蝶国际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23.96亿元,三项费用占总营收比例超过8成。

不过,这也只是其一。金蝶国际如今盈利难,与基本盘依旧围绕在中小微企客户群不无关系。

以2023年上半年最新数据来看,占比近8成的“云服务”业务中,面向大型企业的金蝶云·苍穹、金蝶云•星瀚合计录得收入同比增长38.3%至3.93亿元;面向中型企业的金蝶云·星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3%至9.22亿元,营收占比达35.93%;面向小微企业的金蝶云·星辰收入同比增长152.9%,具体数额财报中没有披露。

2023年上半年,面向大型企业的苍穹、星瀚签约客户合计为741家,面向中型企业的星空客户量为3.4万家,面向小微企业的星辰客户数量已经许久没有披露,根据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彼时客户量到达1.1万家。

总的来看,虽然早在2018年金蝶国际就开始向复购能力强、续费率高的大客户发起攻击,但收效甚微,中小企依旧担任着业绩增长的主要角色。

不可忽视的是,中小型企业业务波动性较大。以核心产品金蝶云·星空为例,2020年至2022年,收入增速明显放缓,分别为33.47%、24.28%、17.3%。外加中小微客户价值低、生命周期短,前期维护及开发成本较高,中小微客户自然难以维持持续长期发展。

未来,金蝶国际依旧需要在大型企客户方向继续发力转型。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管理软件类产品本身承载了客户的核心业务,存在极强粘性,除非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一般的客户不会轻易更换供应商(实施周期至少半年以上),所以金蝶在大型集团企业云ERP的产品领先优势能否转化为胜势还要持续跟踪和观察。

风险与机遇

转型之路满路荆棘,金蝶国际在资本市场也是乌云缭绕。作为中国最早一批软件开发商,投资者对金蝶国际的热情似乎渐渐冷淡。

《全球财说》查询股价后发现,二级市场对于金蝶国际的这份财报同样并不看好。在上月公布中期业绩后,金蝶国际的股价开始持续下滑。截至9月25日,金蝶国际报收9.8港元/股,在中季报发布至今的26个交易日中,有18个交易日为收跌,期间跌幅超20%。

事实上,相较于2021年2月达到的38.3港元/股的历史最高收盘价,金蝶国际的股价已近乎“膝盖斩”,跌幅超70%,市值蒸发超900亿元。

可预见的是,对于如今的软件企业来说,云化是大势所趋。但随之而来的激烈竞争、同质化等等诸多难题也颇为真实。对于金蝶国际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好时代,或也是一个坏时代。

在财报中,金蝶国际给自己的定位是“作为全球领先、中国第一的企业管理云SaaS公司”。

可如今的云服务赛已是群雄逐鹿,混战加剧。除金蝶、用友、金山等传统软件厂商外,阿里、腾讯、华为等互联网科技巨头,以及有赞、微盟等行业垂直SaaS厂商也在奋力拓展云服务业务,而且步子越迈越大,未来玩家相互之间的摩擦碰撞无法避免。

此外,单就传统ERP巨头阵营来说,火药味已经愈加浓厚。其中,用友网络便是一个实力强劲的敌人。2023年上半年,用友网络的营收规模已达33.70亿元,远超同期金蝶国际25.66亿元的营收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3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座谈会上首次透露即将举办MetaERP“宣誓”当天,金蝶国际收盘后股价暴跌18.77%。

虽事后被辟谣“华为MetaERP管理系统仅供内部使用,进军ERP市场是误读”,金蝶在这其中也起到了“核心合作伙伴”的作用。但二级市场的“过激”反应还是给金蝶、用友等老牌ERP软件开发商敲了一个警钟。

在知乎论坛,有关“华为自研ERP系统”等相关问题中,有不少答者认为,主要是因为国内厂商还无法承接华为的业务,于是只能自己大张旗鼓自研ERP。

甚至有网友认为:“在中国很多大型企业甚至是国企,ERP系统都是基于SAP等厂商的ERP系统做二次开发。”要知道,此前华为主要是用SAP、甲骨文等系统为主,而在如今这样的动荡时刻,对于华为来说,自研才是最有保障的。

真相如何,不予置评。但可以预知的是,华为高调发布自研ERP,无疑是为国产代替潮加了一把火,给国内SaaS企业上位增添更多信心。

仅对金蝶国际而言,“战略合作伙伴”的名号无疑是一个最佳宣传广告。或许会如金蝶国际首席财务官林波所畅想:“我们转为盈利的时间点,估计会在2025年。”

不过以目前来看,转型期的金蝶国际在内忧外患之下,未来的挑战依旧不小,能否顺利走回康庄大道仍需进一步观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金蝶软件

473
  • 金蝶国际:预计2023年权益持有人应占当期亏损约1.7亿-2.5亿元
  • 港股科技股走强,金蝶国际涨超7%,恒生科技ETF指数基金(513580)上涨2.8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内忧外患下,金蝶国际仍难扭亏

转型之困。

文|全球财说 潘妍

转型浪潮之下,金蝶艰难前行。

转型之困,基本盘稳否?

2014年,在用友网络推出“用友云”之后,金蝶网络创始人徐少春挥起“雷神之锤”亲手砸向曾为他开疆扩土的“ERP”,并宣布成立“ERP云服务事业部”,成为金蝶国际“云转型”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以徐少春的话来说:“我要创造一个新的未来。”

自此,金蝶国际的业务重心开始转移。2020年,金蝶国际“云服务”业务占比首次超过曾经的基本盘“ERP”业务,占比达56.72%,成为新的业绩支柱。彼时的徐少春信心满满,在2021年3月的电话会议中放出豪言:“未来三年,我们的目标是用订阅模式再造一个金蝶。”

以目前金蝶的势头来看,似乎确有希望。2022年年报中,金蝶国际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6.57%至48.66亿元,其中“云服务”业务的营收占比已增至76.33%。

在2022年年报业绩会上,金蝶国际对云订阅服务年经常性收入(ARR)定下的增长目标,即2021年至2023年的三年复合增长达到50%,到2023年金蝶云ARR的指标将达到33亿元。

根据最新披露的2023年上半年财报,金蝶云ARR已达约25.4亿元,同比增长36.3%,实现营收25.65亿元,有望实现年度目标。

但实际上,金蝶国际“显著”的转型效果,是以牺牲利润来实现的。

结合往期年报财务数据显示,自2020年金蝶云业务超过此前的ERP业务后,金蝶国际便开始转亏。

2020年至2022年,金蝶国际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36亿元、-3.02亿元、-3.89亿元,三年时间金蝶国际已累计亏损超10.27亿元。2023年上半年,金蝶国际继续亏损,归母净利润为-2.8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至2019年,金蝶国际累计实现归母净利润10.95亿元,也就是说近三年的亏损近乎将2017年至2019年期间实现的利润亏损殆尽。

在陷入亏损的同时,金蝶国际整体毛利率也在走低,由2017年的81.5%降至2022年的61.6%。

对此,徐少春曾表示,在云服务成为核心业务后收入结构出现变动,而云服务收入增加但经营依旧亏损,这也导致公司难出亏损泥潭。

可见,如今的金蝶国际似乎走上了一座独木桥,即云转型的表现如何,似乎直接决定了金蝶的未来。这一切似乎皆有可循,正如当年徐少春的果决,在这几年金蝶国际丝毫不吝啬的大“砸”特“砸”各种成本费用。

结合往期年报财务数据,2020年至2022年,金蝶国际研究及开发成本累计合计约36.01亿元,销售及推广费用更是连续三年保持增长累计合计52.33亿元。三年间,叠加行政费用后,仅此三项费用便累计高达102.18亿元。

要知道,2020年至2022年,金蝶国际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23.96亿元,三项费用占总营收比例超过8成。

不过,这也只是其一。金蝶国际如今盈利难,与基本盘依旧围绕在中小微企客户群不无关系。

以2023年上半年最新数据来看,占比近8成的“云服务”业务中,面向大型企业的金蝶云·苍穹、金蝶云•星瀚合计录得收入同比增长38.3%至3.93亿元;面向中型企业的金蝶云·星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3%至9.22亿元,营收占比达35.93%;面向小微企业的金蝶云·星辰收入同比增长152.9%,具体数额财报中没有披露。

2023年上半年,面向大型企业的苍穹、星瀚签约客户合计为741家,面向中型企业的星空客户量为3.4万家,面向小微企业的星辰客户数量已经许久没有披露,根据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彼时客户量到达1.1万家。

总的来看,虽然早在2018年金蝶国际就开始向复购能力强、续费率高的大客户发起攻击,但收效甚微,中小企依旧担任着业绩增长的主要角色。

不可忽视的是,中小型企业业务波动性较大。以核心产品金蝶云·星空为例,2020年至2022年,收入增速明显放缓,分别为33.47%、24.28%、17.3%。外加中小微客户价值低、生命周期短,前期维护及开发成本较高,中小微客户自然难以维持持续长期发展。

未来,金蝶国际依旧需要在大型企客户方向继续发力转型。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管理软件类产品本身承载了客户的核心业务,存在极强粘性,除非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一般的客户不会轻易更换供应商(实施周期至少半年以上),所以金蝶在大型集团企业云ERP的产品领先优势能否转化为胜势还要持续跟踪和观察。

风险与机遇

转型之路满路荆棘,金蝶国际在资本市场也是乌云缭绕。作为中国最早一批软件开发商,投资者对金蝶国际的热情似乎渐渐冷淡。

《全球财说》查询股价后发现,二级市场对于金蝶国际的这份财报同样并不看好。在上月公布中期业绩后,金蝶国际的股价开始持续下滑。截至9月25日,金蝶国际报收9.8港元/股,在中季报发布至今的26个交易日中,有18个交易日为收跌,期间跌幅超20%。

事实上,相较于2021年2月达到的38.3港元/股的历史最高收盘价,金蝶国际的股价已近乎“膝盖斩”,跌幅超70%,市值蒸发超900亿元。

可预见的是,对于如今的软件企业来说,云化是大势所趋。但随之而来的激烈竞争、同质化等等诸多难题也颇为真实。对于金蝶国际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好时代,或也是一个坏时代。

在财报中,金蝶国际给自己的定位是“作为全球领先、中国第一的企业管理云SaaS公司”。

可如今的云服务赛已是群雄逐鹿,混战加剧。除金蝶、用友、金山等传统软件厂商外,阿里、腾讯、华为等互联网科技巨头,以及有赞、微盟等行业垂直SaaS厂商也在奋力拓展云服务业务,而且步子越迈越大,未来玩家相互之间的摩擦碰撞无法避免。

此外,单就传统ERP巨头阵营来说,火药味已经愈加浓厚。其中,用友网络便是一个实力强劲的敌人。2023年上半年,用友网络的营收规模已达33.70亿元,远超同期金蝶国际25.66亿元的营收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3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座谈会上首次透露即将举办MetaERP“宣誓”当天,金蝶国际收盘后股价暴跌18.77%。

虽事后被辟谣“华为MetaERP管理系统仅供内部使用,进军ERP市场是误读”,金蝶在这其中也起到了“核心合作伙伴”的作用。但二级市场的“过激”反应还是给金蝶、用友等老牌ERP软件开发商敲了一个警钟。

在知乎论坛,有关“华为自研ERP系统”等相关问题中,有不少答者认为,主要是因为国内厂商还无法承接华为的业务,于是只能自己大张旗鼓自研ERP。

甚至有网友认为:“在中国很多大型企业甚至是国企,ERP系统都是基于SAP等厂商的ERP系统做二次开发。”要知道,此前华为主要是用SAP、甲骨文等系统为主,而在如今这样的动荡时刻,对于华为来说,自研才是最有保障的。

真相如何,不予置评。但可以预知的是,华为高调发布自研ERP,无疑是为国产代替潮加了一把火,给国内SaaS企业上位增添更多信心。

仅对金蝶国际而言,“战略合作伙伴”的名号无疑是一个最佳宣传广告。或许会如金蝶国际首席财务官林波所畅想:“我们转为盈利的时间点,估计会在2025年。”

不过以目前来看,转型期的金蝶国际在内忧外患之下,未来的挑战依旧不小,能否顺利走回康庄大道仍需进一步观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