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估值超86亿美元:“最丑凉鞋”今晚上市,LV赚翻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估值超86亿美元:“最丑凉鞋”今晚上市,LV赚翻了

随着勃肯鞋缔造一个IPO神话,翻红的“丑拖鞋们”或许将迎来更好的发展空间。

文丨直通IPO 韩文静

与Crocs、UGG并列“丑鞋三杰”的Birkenstock,要上市了。

美东时间2023年10月11日,德国高端鞋履品牌Birkenstock(勃肯鞋)将正式登陆纽交所,其公开募股定价为每股46美元,位于发行区间44美元到49美元的中端位置,此次首次公开募股共募集资金约14.86亿美元,以发行价计算Birkenstock市值达86亿美元。

也许很多人没听过勃肯鞋的名字,但大概率见过勃肯鞋的款式。在社交媒体上,勃肯被众多国内网友戏称为“丑鞋”,可偏偏就是这个牌子的“丑鞋”火起来,甚至成为中产彰显“松弛感”的穿搭利器。

勃肯鞋成功上市背后,LV或是最大赢家。

两年前,LVMH旗下的私募股权公司,以42亿美元的估值收购了勃肯鞋,拿到了勃肯的控股权,如今勃肯鞋的估值翻倍,LV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

年入96亿,从“丑鞋”到IPO

勃肯鞋的历史,要追溯到1774年了。

彼时,德国鞋匠Johann Adam Birkenstock(约翰亚当勃肯斯托克),用软木塞碎屑和乳胶做鞋底,以精湛的手工艺打造出第一双勃肯鞋。

但这还不够,后来Birkenstock家族的Konrad很快提出了“贴合足底弓”的理念,讲究舒服到底,设计出了第一双带有曲线的勃肯鞋,勃肯家族还为皇家做定制鞋垫服务。

大部分时候,勃肯鞋都传达出一种舒适、慵懒的特点,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美国自由主义兴起,勃肯鞋受到了那个时代崇尚自由的人们和嬉皮士们的喜爱与追捧。

一直以来,勃肯这个品牌都是家族式经营。

转折发生在21世纪,在一次家族传承中,几位继承者产生了家族内讧,于是在2012年,勃肯决定首次引入外部管理团队,向家族外部的管理者“放权”。

此后,外部人士Oliver Reichert以及长期在公司内部管理人员Markus Bensberg 担任共同CEO,成立了勃肯集团,开启了Birkenstock的当代发展阶段。

也就是从那时起,勃肯集团精简了战略,开始一系列的合作,并且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销售额增长和品牌相关性的提高。

相关数据显示,2014-2022财年,Birkenstock公司销售额连年增长,复合年增长率达20%。

根据招股书,2022年Birkenstock的营收为12.43亿欧元(约为96亿人民币),一年卖出近3000万双。

步入2023年之后,勃肯的赚钱能力比去年更强了。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3年6月30日的财年,Birkenstock收入为11.17亿欧元,相较2022年同期的9.21亿欧元,上涨了21.29%;毛利为6.81亿欧元,相较于2022年同期的5.44亿欧元,上涨了25.16%。

据披露,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美洲地区和欧洲地区,2022财年收入中来自美洲地区收入占到了54%,来自欧洲地区收入占到了36%。

截至目前,Birkenstock有超过700款鞋型的产品组合,主要通过销售鞋型产品来创造收入,其中以标志性的核心鞋型Madrid、Arizona、Boston、Gizeh和Mayari为代表。

在前不久上映的《芭比》电影中,女主角Margot Robbie就穿了一双粉色勃肯鞋,《芭比》上映后,Birkenstock Arizona型号的搜索量暴增,同款鞋型甚至一度卖到脱销。

LV是最大赢家

即便被“嘲”丑出天际,但在资本市场上,勃肯鞋可以说是风生水起。

早在2021年4月,LV母公司LVMH旗下的私募基金L Catterton基金,买下Birkenstock近70%的股份,一举成为Birkenstock的新主人,当时Birkenstockd 估值约为40亿欧元(折合约42.8亿美元)。

L Catterton专注于消费品牌投资,目前在管资产规模达到340亿美元,约人民币2500亿元,并在去年10月成立首支人民币基金。

这是Birkenstock历史上第一次将品牌出售给私募基金,也是LV一笔相当具有眼光的投资。

在此之前,据公开信息,Birkenstock并未接受过任何外部融资。

勃肯鞋母公司在2021年时,还曾经出现过净亏损的现象。时隔大约两年半,勃肯就从亏损变成了冲击上市,伴随着Birkenstock的IPO,其估值已涨至近两倍。

L Catterton基金对这笔投资也相当满意。

在2022年盘点中,L Catterton基金坦言,这次收购既能帮勃肯实现全球扩张目标又能提供更多品牌赋能的合作伙伴。从披露信息可知,此次发行完成之后, L Catterton将继续控股公司。

拥有LV背书的Birkenstock,不仅仅在资本市场乘胜追击,其品牌效应也开始进一步增强。

近些年来,在LV持续运作之下,公司接连和各大奢侈品牌合作,勃肯鞋与Dior、Valentino、Rick Owens等高级时装品牌合作,还与Jil Sander、Stussy等年轻时尚品牌联名。2023年初,Dior与勃肯鞋出了联名款,引发了轰动。

在时尚圈,勃肯鞋的风潮席卷,成潮男潮女标配,欧美顶流卡戴珊家族便是其忠实拥趸,放眼亚洲,刘亚仁、孔孝珍也是勃肯鞋的忠实粉丝。

借力LVMH之手,Birkenstock也逐渐打开了中国市场的版图。

目前,品牌已入驻了天猫、京东和抖音等第三方电商平台,还多次在小红书和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发起多场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勃肯鞋的热度持续居高不下,导致其售价也开始水涨船高,一双动辄千元往上。小红书上就有博主吐槽:“穿了十年的勃肯,2020年年货节还是600多买的,现在价格都翻一倍了。”

“丑鞋们”火了

勃肯鞋的身后,跟着的是一众“丑鞋”大军。

今年夏天,洞洞鞋品牌卡骆驰(Crocs)在年轻人中风靡,“Crocs洞洞鞋和勃肯鞋哪个更丑”还曾成为微博热搜榜第一话题。

2006年,Crocs上市创下当时美国最大的鞋类公司IPO规模,但转过年,产品销量就开始下滑。2014 年,私募股权集团黑石入股 Crocs,随后,Crocs减少了生产线,关闭了效率低下的商店,开始致力于打造新的品牌形象,将洞洞鞋重新带回到年轻消费者的视野中。

《淘宝2023洞洞鞋趋势报告》显示,仅7月就有1659万人在淘宝搜索了洞洞鞋,成交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8%。

UGG更是如此,UGG甚至本来就意为“Ugly Boots”(丑靴),近年来却在国内爆火,丑出了街头巷尾。

从财报中也可以看出UGG的增长态势。UGG母公司Deckers Brands发布2022全财年及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披露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全年收入同比增长24%至31.5亿美元,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31.7%。

值得一提的是,丑了70多年的“千元丑鞋”Salomon(萨洛蒙),也在国内悄然兴起,成功跻身“中产三宝”行列,知名度不逊于始祖鸟和lululemon。其母公司亚玛芬,在2023年仅上半年就实现了133亿元的营收,并多次传出上市传闻。

“丑鞋”风靡,一方面与大环境息息相关。现在的人们更加追求休闲自在的穿搭,不管是衣服还是鞋子,都不想过于拘束。当消费实用主义风潮回归,“丑鞋们”迅速凭借着实用价值与社交价值,在市场上跑马圈地。

另一方面,“丑鞋”的流行,也离不开消费者审美风向的改变,加上多元化的社会开始包容不同风格的穿搭,“丑鞋”也有了更多的底气。

更重要的一点是,任何时尚单品的流行,都离不开风向标的引领。近年来,“丑鞋们”的营销也没落下。

勃肯鞋的翻红与品牌联名不无关系。2018年,Birkenstock同先锋设计师Rick Owens进行了首次联名合作,此后几年,Birkenstock还相继与Stussy、Dior、Jil Sander等品牌联名。

Crocs同理,其与迪士尼、宝可梦、哈利波特、星球大战、7—11便利店、KFC、贝玲妃、Vera Bradley等知名品牌合作,打造出多款现象级的联名洞洞鞋。

UGG也是把鞋送给了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她把UGG列为“奥普拉最爱”,在节目里向观众推荐了这双鞋,加上UGG“限量”的饥饿营销,这个品牌也迎来了销量的爆发。

与时尚品牌、明星、设计师进行合作,“丑鞋”进一步扩大了品牌影响力,成为了时尚界的黑马。随着勃肯鞋缔造一个IPO神话,翻红的“丑拖鞋们”或许将迎来更好的发展空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LVMH集团

1.5k
  • TOPBRAND | 饼小咖获融资;星巴克 × QQ推出联名新品;Golden Goose开咖啡店;Nordstrom或私有化
  • Dior闭店为不实消息,百年张园的新一轮规划才刚开始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估值超86亿美元:“最丑凉鞋”今晚上市,LV赚翻了

随着勃肯鞋缔造一个IPO神话,翻红的“丑拖鞋们”或许将迎来更好的发展空间。

文丨直通IPO 韩文静

与Crocs、UGG并列“丑鞋三杰”的Birkenstock,要上市了。

美东时间2023年10月11日,德国高端鞋履品牌Birkenstock(勃肯鞋)将正式登陆纽交所,其公开募股定价为每股46美元,位于发行区间44美元到49美元的中端位置,此次首次公开募股共募集资金约14.86亿美元,以发行价计算Birkenstock市值达86亿美元。

也许很多人没听过勃肯鞋的名字,但大概率见过勃肯鞋的款式。在社交媒体上,勃肯被众多国内网友戏称为“丑鞋”,可偏偏就是这个牌子的“丑鞋”火起来,甚至成为中产彰显“松弛感”的穿搭利器。

勃肯鞋成功上市背后,LV或是最大赢家。

两年前,LVMH旗下的私募股权公司,以42亿美元的估值收购了勃肯鞋,拿到了勃肯的控股权,如今勃肯鞋的估值翻倍,LV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

年入96亿,从“丑鞋”到IPO

勃肯鞋的历史,要追溯到1774年了。

彼时,德国鞋匠Johann Adam Birkenstock(约翰亚当勃肯斯托克),用软木塞碎屑和乳胶做鞋底,以精湛的手工艺打造出第一双勃肯鞋。

但这还不够,后来Birkenstock家族的Konrad很快提出了“贴合足底弓”的理念,讲究舒服到底,设计出了第一双带有曲线的勃肯鞋,勃肯家族还为皇家做定制鞋垫服务。

大部分时候,勃肯鞋都传达出一种舒适、慵懒的特点,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美国自由主义兴起,勃肯鞋受到了那个时代崇尚自由的人们和嬉皮士们的喜爱与追捧。

一直以来,勃肯这个品牌都是家族式经营。

转折发生在21世纪,在一次家族传承中,几位继承者产生了家族内讧,于是在2012年,勃肯决定首次引入外部管理团队,向家族外部的管理者“放权”。

此后,外部人士Oliver Reichert以及长期在公司内部管理人员Markus Bensberg 担任共同CEO,成立了勃肯集团,开启了Birkenstock的当代发展阶段。

也就是从那时起,勃肯集团精简了战略,开始一系列的合作,并且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销售额增长和品牌相关性的提高。

相关数据显示,2014-2022财年,Birkenstock公司销售额连年增长,复合年增长率达20%。

根据招股书,2022年Birkenstock的营收为12.43亿欧元(约为96亿人民币),一年卖出近3000万双。

步入2023年之后,勃肯的赚钱能力比去年更强了。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3年6月30日的财年,Birkenstock收入为11.17亿欧元,相较2022年同期的9.21亿欧元,上涨了21.29%;毛利为6.81亿欧元,相较于2022年同期的5.44亿欧元,上涨了25.16%。

据披露,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美洲地区和欧洲地区,2022财年收入中来自美洲地区收入占到了54%,来自欧洲地区收入占到了36%。

截至目前,Birkenstock有超过700款鞋型的产品组合,主要通过销售鞋型产品来创造收入,其中以标志性的核心鞋型Madrid、Arizona、Boston、Gizeh和Mayari为代表。

在前不久上映的《芭比》电影中,女主角Margot Robbie就穿了一双粉色勃肯鞋,《芭比》上映后,Birkenstock Arizona型号的搜索量暴增,同款鞋型甚至一度卖到脱销。

LV是最大赢家

即便被“嘲”丑出天际,但在资本市场上,勃肯鞋可以说是风生水起。

早在2021年4月,LV母公司LVMH旗下的私募基金L Catterton基金,买下Birkenstock近70%的股份,一举成为Birkenstock的新主人,当时Birkenstockd 估值约为40亿欧元(折合约42.8亿美元)。

L Catterton专注于消费品牌投资,目前在管资产规模达到340亿美元,约人民币2500亿元,并在去年10月成立首支人民币基金。

这是Birkenstock历史上第一次将品牌出售给私募基金,也是LV一笔相当具有眼光的投资。

在此之前,据公开信息,Birkenstock并未接受过任何外部融资。

勃肯鞋母公司在2021年时,还曾经出现过净亏损的现象。时隔大约两年半,勃肯就从亏损变成了冲击上市,伴随着Birkenstock的IPO,其估值已涨至近两倍。

L Catterton基金对这笔投资也相当满意。

在2022年盘点中,L Catterton基金坦言,这次收购既能帮勃肯实现全球扩张目标又能提供更多品牌赋能的合作伙伴。从披露信息可知,此次发行完成之后, L Catterton将继续控股公司。

拥有LV背书的Birkenstock,不仅仅在资本市场乘胜追击,其品牌效应也开始进一步增强。

近些年来,在LV持续运作之下,公司接连和各大奢侈品牌合作,勃肯鞋与Dior、Valentino、Rick Owens等高级时装品牌合作,还与Jil Sander、Stussy等年轻时尚品牌联名。2023年初,Dior与勃肯鞋出了联名款,引发了轰动。

在时尚圈,勃肯鞋的风潮席卷,成潮男潮女标配,欧美顶流卡戴珊家族便是其忠实拥趸,放眼亚洲,刘亚仁、孔孝珍也是勃肯鞋的忠实粉丝。

借力LVMH之手,Birkenstock也逐渐打开了中国市场的版图。

目前,品牌已入驻了天猫、京东和抖音等第三方电商平台,还多次在小红书和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发起多场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勃肯鞋的热度持续居高不下,导致其售价也开始水涨船高,一双动辄千元往上。小红书上就有博主吐槽:“穿了十年的勃肯,2020年年货节还是600多买的,现在价格都翻一倍了。”

“丑鞋们”火了

勃肯鞋的身后,跟着的是一众“丑鞋”大军。

今年夏天,洞洞鞋品牌卡骆驰(Crocs)在年轻人中风靡,“Crocs洞洞鞋和勃肯鞋哪个更丑”还曾成为微博热搜榜第一话题。

2006年,Crocs上市创下当时美国最大的鞋类公司IPO规模,但转过年,产品销量就开始下滑。2014 年,私募股权集团黑石入股 Crocs,随后,Crocs减少了生产线,关闭了效率低下的商店,开始致力于打造新的品牌形象,将洞洞鞋重新带回到年轻消费者的视野中。

《淘宝2023洞洞鞋趋势报告》显示,仅7月就有1659万人在淘宝搜索了洞洞鞋,成交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8%。

UGG更是如此,UGG甚至本来就意为“Ugly Boots”(丑靴),近年来却在国内爆火,丑出了街头巷尾。

从财报中也可以看出UGG的增长态势。UGG母公司Deckers Brands发布2022全财年及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披露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全年收入同比增长24%至31.5亿美元,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31.7%。

值得一提的是,丑了70多年的“千元丑鞋”Salomon(萨洛蒙),也在国内悄然兴起,成功跻身“中产三宝”行列,知名度不逊于始祖鸟和lululemon。其母公司亚玛芬,在2023年仅上半年就实现了133亿元的营收,并多次传出上市传闻。

“丑鞋”风靡,一方面与大环境息息相关。现在的人们更加追求休闲自在的穿搭,不管是衣服还是鞋子,都不想过于拘束。当消费实用主义风潮回归,“丑鞋们”迅速凭借着实用价值与社交价值,在市场上跑马圈地。

另一方面,“丑鞋”的流行,也离不开消费者审美风向的改变,加上多元化的社会开始包容不同风格的穿搭,“丑鞋”也有了更多的底气。

更重要的一点是,任何时尚单品的流行,都离不开风向标的引领。近年来,“丑鞋们”的营销也没落下。

勃肯鞋的翻红与品牌联名不无关系。2018年,Birkenstock同先锋设计师Rick Owens进行了首次联名合作,此后几年,Birkenstock还相继与Stussy、Dior、Jil Sander等品牌联名。

Crocs同理,其与迪士尼、宝可梦、哈利波特、星球大战、7—11便利店、KFC、贝玲妃、Vera Bradley等知名品牌合作,打造出多款现象级的联名洞洞鞋。

UGG也是把鞋送给了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她把UGG列为“奥普拉最爱”,在节目里向观众推荐了这双鞋,加上UGG“限量”的饥饿营销,这个品牌也迎来了销量的爆发。

与时尚品牌、明星、设计师进行合作,“丑鞋”进一步扩大了品牌影响力,成为了时尚界的黑马。随着勃肯鞋缔造一个IPO神话,翻红的“丑拖鞋们”或许将迎来更好的发展空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