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惨!中国口腔大王,两年跌掉1000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惨!中国口腔大王,两年跌掉1000亿

经商半生,归来仍是文人。

文|华商韬略  张宇彤

“走后门”烧香、在线怼网友、股票平台大战股民、被监证会立案……2年丢掉1000多亿市值之后,曾经最爱怼投资者的通策医疗董事长吕建明,注销掉股吧账号,改而用钱说话了。

若梦一场

9月15日,曾经的百倍长线牛股通策医疗发布公告:

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吕建明拟自9月15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无限售流通A股股份不低于10万股,不超过20万股,且不对增持设置价格区间。

虽然增持份额并不算大,市场也基本没啥反应,但还是有网友评论:

他终于认怂,自救了。

之所以如此评价,是因为此前的吕董是出了名的不认怂。

股价形势大好时,吕建明也曾是投资者眼中的“小甜甜”,他以喜欢互动著称,热衷且坦诚地在网上回复网友关于股价的问题。

但最近这几年,伴随股价持续大跌,网友和吕董的画风都变了。

或许是自己也对股价下跌无可奈何,一不小心,你来我往就会变成互怼,吕董也从“小甜甜”变成了“牛夫人”,而且还被戴上一顶帽子:

最爱怼投资者的董事长。

▲吕建明在雪球的账号,目前已被注销

最终,吕建明选择注销交易平台账号、关闭微博评论区,用实际行动支持自家企业。此次增持前,他还发了一条颇有意味的微博,文案来自今年逝世的作家米兰昆德拉:

“生活就是一种永恒沉重的努力,努力使自己在自我之中,努力在原位坚定存在”。

但对通策医疗来说,即便努力奔跑,回到“原位”也都不易了。

2007年,通策医疗借壳北京中燕登陆A股,成为A股第一家口腔医疗服务上市公司。2021年6月,通策医疗的股价攀至421.99元/股的高位,14年间股价累计上涨36倍,而若从2008年10月28日的历史低点算起,其股价则在13年内累计涨超156倍。

这样的表现,还让通策医疗赢得“牙科届的茅台”的称号。

但两年过去,曾经的高光变成了仿若梦一场。

首先是股价持续大跌。到10月13日收盘,通策医疗股价已从421.99元/股的高位跌到89.08元,公司市值也从超过1300亿跌到不足300亿。

然后是业绩堪忧。2022年,通策医疗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7.19亿元和5.48亿元,较2021年分别下降2.23%和21.99%。

公司方面的解释是,受到了新开医院、人力成本支出以及疫情的影响,但市场信心并没因解释而恢复。

▲2022年10月15日吕建明微博评论区

2022年11月的一则消息,更是雪上加霜。当月,通策医疗发出公告称,吕建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通策医疗与吕建明控制的企业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涉及金额14,320万元。虽然通策医疗称,这并不影响企业经营,但投资者对于吕建明的信任,却塌方了。

而值得信任,曾是吕建明最在意,也最自豪的。

弃文从商

吕建明1965年生于浙江新昌城关镇。据说,新昌吕氏曾是当地的大家族,不过时代更迭,到他出生时,吕家也早已落没。

关于吕建明童年重要的故事有两个:

一是因家境寒酸,5岁以前,家里甚至没有钱置办年货。

二是虽然物质匮乏,但他精神丰富,父亲文化程度不高,却和他一样酷爱看书。吃饭时,两人一人一本书,边看边吃,睡前也要看过瘾了再入眠。

而且,吕建明的启蒙书籍就是《静静的顿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四大名著这样的大部头,给他打下了良好的文学基础。

传媒报道中的吕建明,从小聪慧也顽劣,很有自己的想法。

他贪玩,常去游水,即使被母亲打手板,打到带血痕,也依旧去。

他嗜书,频繁出入县图书馆,有图书管理员训斥他“把手洗干净再拿书看,书上都是你的脏手印”。此后但凡拿到新书,他都整整齐齐地包上书皮再看。

至今回想起这位管理员,他仍记得对方的体貌特征“瘦瘦的”。

在广泛的阅读中,吕建明定下了人生第一个梦想——当作家。

为此,他下苦功夫,考入了杭州大学中文系,到杭州,也是他第一次离家远行。

毕业后,成绩不错的他受几个教授赏识,被推荐到了浙江省残疾人联合会做公务员。

即使本职工作已和写作关系不大,但从后续的媒体资料看,吕建明依旧没有放弃创作。

直到有一天,命运打了一个响指。

当天,前往民政厅工作的他,正为残联大会准备文稿,突然天象异动,西湖出现了罕见的龙卷风,有树木被连根拔起,四下一片狼藉。

▲关于当年台风的新闻

大肆的混乱后,回到酒店,他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写的东西,竟然被一位学长全部扔进了废纸篓。

在日后的采访中,他认为这是某种暗示。

四年后,跟随火热的下海浪潮,吕建明申请停薪留职,来到一家地产公司做了副总。此后不到半年,这家公司的销售额就达到了3000万元。

这桶金里,本该有吕建明的一杯羹,但他并没拿到,反而被“暗算”了。

回体制上班,他不甘心,想东山再起,给手机里每个他认为能提供帮助的人打电话,却见证了人情冷暖,被一次次拒绝。

最后,吕建明找了个中间人,抵押房产,换了些钱,开始了创业。

1995年,吕建明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浙江通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二年,公司给他赚了2000多万元,一切开始加速前进。

正和居、和睦院、通策广场、钱江时代,吕建明开发的楼盘越来越多,也让他离成功地产商越来越近。

在带领企业狂奔之余,吕建明似乎想起了什么。

2000年,吕建明投资创办《美文》杂志,聘贾平凹为主编;

2001年,在上海开设“顶层画廊”,基于画廊的派对,一度成为上海著名文化品牌;

2005年3月,成立杭州紫萱度假村有限公司,打造文人雅士的理想空间;

2008年,创办艺术财经杂志《顶层》。

大规模地投身艺术之余,吕建明也日益焦虑一个问题:“房地产行业蕴藏着很大的风险,泡沫一定有破灭的时候,我们何去何从,能不能生存下来?”

2004年,他看中了ST中燕(中燕纺织)这个壳,想借壳上市,但一直不顺利。

一门心思想在房地产之外再做点事的吕建明,最后看好了医疗的潜力,于2006年用1.02亿拍得杭州口腔医院100%的股权,随后将这部分更受股市欢迎的资产注入了上市平台ST中燕。

于是,当一众同行还在房地产狂奔,吕建明却把他的“商船”开往了新的方向。如今回头看,他的这一决策无疑是前瞻,而且英明的。

中国最大

曾经做过牙医的作家余华,有一句名言:“人的口腔是世界上最没有风景的地方”。

但这对于吕建明来说刚好相反。

2006年的口腔行业还是“一片沉默的市场”,但吕建明于无声中看出了惊雷。

杭州口腔医院(以下简称杭口),是浙江省内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也在市民中享有广泛盛誉的口腔专科医院。这所老医院始建于1952年,前身是隶属于杭州市上城区卫生局的“上城区牙病防治所”,属于公立非营利性医院。

更重要的是,“杭口”不光业务范围广泛,拥有正畸科、儿童齿科、种植中心、口腔修复科、内科、外科、综合科等,经营稳健、在各个领域都造诣颇深,而且还有比显性业务更重要的资产——口腔医生。

根据华西口腔医学杂志,我国1949年在册口腔医生仅为600人,到2005年,也只有51012人,而且口腔医生的培养周期极长,从本硕博到临床规培,用时需13-17年不等。

伴随口腔医疗需求的增加,口腔医生也成了“稀缺人才”,后来,业内还曾有言:

“宁可损失数亿也不能错过一个牙医。”

但杭口合计拥有医护人员共超280名(其中主任医师8人、副主任医师26人),还不乏傅其宏、田薇、李小凤等众多行业大咖。

凭借如此良好的资质,收购杭口并成立通策医疗的第一年,通策医疗的营收就达到了9100万元,且利润相当可观。

首战告捷后,吕建明开始思考扩大战果,而且想出了算是比较独特的策略:

过去,中国民营企业都爱走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路,但吕建明决定与之相反,他要直接到位,直接瞄准城市高净值人群,然后再降维打击。

思路明确后,吕建明高举高打,接连收购了杭口城西区域集团、宁波口腔医院集团、杭口绍兴区域集团和杭口浙中区域集团在内的5家口腔区域集团。

以这几家大院为中心,吕建明建立了通策医疗独有的战术:由中心向四方,以点带面,大本营稳住后,在周边不断开分店。

这样做的好处是,总院不断拉高技术的护城河、精细化深耕,分院持续扩张品牌的影响力、扩大用户群。两者形成集群,扩张迅速。

生意规模起来了,就可以更靠降本增效扩大效益。

于是,吕建明和德勤谈下了合作,推动供应链的优化。医院本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如果能让各方按照一定规律运行,会减少各部门之间时间、金钱的损耗。

优化后的通策医疗,推出单病种完整的解决方案,整合了诊断、决策、耗材器械组合、收费项目等多个维度,再配上自有的物流链,不仅处理问题快速高效,成本上也能有效把控。

2018年,吕建明更进一步推出蒲公英计划,联合各地有威望的口腔医生,投资建设杭州口腔医院分院,将通策作为平台,吸引优秀人才创业,让医生参股,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还为医院留住了核心资源。

然后,通策从江浙沪最大口腔连锁企业,变为全中国最大的医疗服务公司和连锁口腔医院。

地域扩张的同时,吕建民也不断以专业细分推动业务品类和客群扩张。

他成立校企联合品牌存济口腔,主打学生客群;打造三叶儿童口腔医院,作为专门针对儿童的产业线,伴随着颜值经济的崛起,通策还大力推广正畸等高客单价项目,培养潜在用户。

这些努力也都取得成效,通策医疗自2010年后,净资产的平均收益率,每年直抵20%-30%,甚至超过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到2021年,公司营收已从2010年的2.4亿元增长到了27.81亿元,10年超过10倍。

但这一增长,在2022年,遭到暴击。

重新出发

2022年8月,国家医保局印发了《关于开展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专项治理的通知》,口腔行业一夜进入新时代。

在新的集采规定下,原本在大部分三级公立医院单颗价格高达1.5万元的种植牙,降低至4500元左右。公立医院如此,私立医院自然也要被拖下马。

而且,这个通知还有个核心政策“技耗分离”:医生服务费和耗材费分开计算,合并收取。

一颗种植牙,由基体、植体、牙冠组成,这些统称耗材。

但种植一颗牙,需要支付的并不只是耗材钱,还有各种加工与医疗服务费等。过去,这部分费用医院也有很大加价空间,杂七杂八加起来,价格高昂得可怕。

集采之后耗材价格大大降低且透明可见,医疗服务等费用自然也就不好意思涨得太高。

双重打击,自然对大部分口腔机构造成重大影响。

这影响直接体现在了通策医疗的财报上。

今年8月24日,通策医疗披露了2023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13.63亿元,同比上涨3.38%;归母净利润3.04亿元,同比上涨2.99%。

增速放缓,迹象明显。

而且,通策也还在被另一个不利拖累。

从今年的半年报上看,其正畸业务2.23亿元,同比下降3.9%,明显拖了后腿。有专家分析,为了好看的正畸,相对不是刚需,经济环境不好时,就首先被影响。

高增速的业绩没了,高估值逻辑也没了支撑,投资者的心也是说变就变,并且挖出他更多尴尬。

公司业绩开快车时,吕建明曾大手一挥,捐赠母校2亿人民币,还致辞表示:

“为什么我们的科学艺术就是不发展?因为过于实用,该‘奢侈’的地方不够‘奢侈’。尤其是大学,就应该有花不完的钱。”

但通策医疗上市13年,却分红仅两次,而且累计分红只有0.52亿元。吕建明因此被批为股民口中的“最抠门”董事长。

然后,股市情况越来越不好,股民的提问也越来越不友好,吕董也渐渐失去了耐心,以至于有了被广泛传播的:

“不是我们欢迎的股东,他们买我们的股票是我们的耻辱”

“他们的嘴巴才是最臭不可闻的地方,需要他们家的保姆拿马桶刷好好疏通一下”......

“通策医疗股票是股市杀猪的最好题材”

全民防疫期间,吕建明还来了一次“走关系”烧香,并且公然到微博上的得瑟,这就更加拉了仇恨。

但形势逼人强,颇有些特立独行的吕建明,最终还是不能让环境适应自己,只能让自己适应环境。

今年6月,吕建明作为校董,被请回母校浙大给文学院的毕业生致辞,其中的一些表达,就是在努力特立独行,又努力适应。

他对校友们说:“现在以李白、杜甫为偶像的你们,就要走入社会。”然后又加了句:“走入这个是非之地”......

他对校友们说:“你们一个个都不会少,(要学会)在失望的现实中如何调试身心,仍然是贯穿我们一生的问题。”然后又在演讲结束前,由此及彼、似是而非地感叹了一句:

“现在,我们几乎看不到夜晚的灿烂星辰啊。”

几年前接受采访,记者问吕建明如何评价自己,他掷地有声地说出两个字:

“狂人”。

最近他的口风却变了,雪球早已注销,微博也改为仅半年可见,发声再没有了之前的频率。面对媒体,他说,自己如今更倾向于:

“上善若水”。

[1]《中国口腔医学专业人才供需研究》华西口腔医学杂志

[2]《赢巴菲特,骂投资者,他可能是A股最有争议的企业家》市值观察

[3]《拾光 · 拾年 | 吕建明校友:学长寄语》浙大文学团委

[3]《通策医疗研究报告》华泰证券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通策医疗

2.9k
  • 通策医疗:独立董事汪寿阳辞职
  • 通策医疗:拟3000万元-5000万元回购公司股份,回购价不超103.56元/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惨!中国口腔大王,两年跌掉1000亿

经商半生,归来仍是文人。

文|华商韬略  张宇彤

“走后门”烧香、在线怼网友、股票平台大战股民、被监证会立案……2年丢掉1000多亿市值之后,曾经最爱怼投资者的通策医疗董事长吕建明,注销掉股吧账号,改而用钱说话了。

若梦一场

9月15日,曾经的百倍长线牛股通策医疗发布公告:

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吕建明拟自9月15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无限售流通A股股份不低于10万股,不超过20万股,且不对增持设置价格区间。

虽然增持份额并不算大,市场也基本没啥反应,但还是有网友评论:

他终于认怂,自救了。

之所以如此评价,是因为此前的吕董是出了名的不认怂。

股价形势大好时,吕建明也曾是投资者眼中的“小甜甜”,他以喜欢互动著称,热衷且坦诚地在网上回复网友关于股价的问题。

但最近这几年,伴随股价持续大跌,网友和吕董的画风都变了。

或许是自己也对股价下跌无可奈何,一不小心,你来我往就会变成互怼,吕董也从“小甜甜”变成了“牛夫人”,而且还被戴上一顶帽子:

最爱怼投资者的董事长。

▲吕建明在雪球的账号,目前已被注销

最终,吕建明选择注销交易平台账号、关闭微博评论区,用实际行动支持自家企业。此次增持前,他还发了一条颇有意味的微博,文案来自今年逝世的作家米兰昆德拉:

“生活就是一种永恒沉重的努力,努力使自己在自我之中,努力在原位坚定存在”。

但对通策医疗来说,即便努力奔跑,回到“原位”也都不易了。

2007年,通策医疗借壳北京中燕登陆A股,成为A股第一家口腔医疗服务上市公司。2021年6月,通策医疗的股价攀至421.99元/股的高位,14年间股价累计上涨36倍,而若从2008年10月28日的历史低点算起,其股价则在13年内累计涨超156倍。

这样的表现,还让通策医疗赢得“牙科届的茅台”的称号。

但两年过去,曾经的高光变成了仿若梦一场。

首先是股价持续大跌。到10月13日收盘,通策医疗股价已从421.99元/股的高位跌到89.08元,公司市值也从超过1300亿跌到不足300亿。

然后是业绩堪忧。2022年,通策医疗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7.19亿元和5.48亿元,较2021年分别下降2.23%和21.99%。

公司方面的解释是,受到了新开医院、人力成本支出以及疫情的影响,但市场信心并没因解释而恢复。

▲2022年10月15日吕建明微博评论区

2022年11月的一则消息,更是雪上加霜。当月,通策医疗发出公告称,吕建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通策医疗与吕建明控制的企业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涉及金额14,320万元。虽然通策医疗称,这并不影响企业经营,但投资者对于吕建明的信任,却塌方了。

而值得信任,曾是吕建明最在意,也最自豪的。

弃文从商

吕建明1965年生于浙江新昌城关镇。据说,新昌吕氏曾是当地的大家族,不过时代更迭,到他出生时,吕家也早已落没。

关于吕建明童年重要的故事有两个:

一是因家境寒酸,5岁以前,家里甚至没有钱置办年货。

二是虽然物质匮乏,但他精神丰富,父亲文化程度不高,却和他一样酷爱看书。吃饭时,两人一人一本书,边看边吃,睡前也要看过瘾了再入眠。

而且,吕建明的启蒙书籍就是《静静的顿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四大名著这样的大部头,给他打下了良好的文学基础。

传媒报道中的吕建明,从小聪慧也顽劣,很有自己的想法。

他贪玩,常去游水,即使被母亲打手板,打到带血痕,也依旧去。

他嗜书,频繁出入县图书馆,有图书管理员训斥他“把手洗干净再拿书看,书上都是你的脏手印”。此后但凡拿到新书,他都整整齐齐地包上书皮再看。

至今回想起这位管理员,他仍记得对方的体貌特征“瘦瘦的”。

在广泛的阅读中,吕建明定下了人生第一个梦想——当作家。

为此,他下苦功夫,考入了杭州大学中文系,到杭州,也是他第一次离家远行。

毕业后,成绩不错的他受几个教授赏识,被推荐到了浙江省残疾人联合会做公务员。

即使本职工作已和写作关系不大,但从后续的媒体资料看,吕建明依旧没有放弃创作。

直到有一天,命运打了一个响指。

当天,前往民政厅工作的他,正为残联大会准备文稿,突然天象异动,西湖出现了罕见的龙卷风,有树木被连根拔起,四下一片狼藉。

▲关于当年台风的新闻

大肆的混乱后,回到酒店,他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写的东西,竟然被一位学长全部扔进了废纸篓。

在日后的采访中,他认为这是某种暗示。

四年后,跟随火热的下海浪潮,吕建明申请停薪留职,来到一家地产公司做了副总。此后不到半年,这家公司的销售额就达到了3000万元。

这桶金里,本该有吕建明的一杯羹,但他并没拿到,反而被“暗算”了。

回体制上班,他不甘心,想东山再起,给手机里每个他认为能提供帮助的人打电话,却见证了人情冷暖,被一次次拒绝。

最后,吕建明找了个中间人,抵押房产,换了些钱,开始了创业。

1995年,吕建明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浙江通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二年,公司给他赚了2000多万元,一切开始加速前进。

正和居、和睦院、通策广场、钱江时代,吕建明开发的楼盘越来越多,也让他离成功地产商越来越近。

在带领企业狂奔之余,吕建明似乎想起了什么。

2000年,吕建明投资创办《美文》杂志,聘贾平凹为主编;

2001年,在上海开设“顶层画廊”,基于画廊的派对,一度成为上海著名文化品牌;

2005年3月,成立杭州紫萱度假村有限公司,打造文人雅士的理想空间;

2008年,创办艺术财经杂志《顶层》。

大规模地投身艺术之余,吕建明也日益焦虑一个问题:“房地产行业蕴藏着很大的风险,泡沫一定有破灭的时候,我们何去何从,能不能生存下来?”

2004年,他看中了ST中燕(中燕纺织)这个壳,想借壳上市,但一直不顺利。

一门心思想在房地产之外再做点事的吕建明,最后看好了医疗的潜力,于2006年用1.02亿拍得杭州口腔医院100%的股权,随后将这部分更受股市欢迎的资产注入了上市平台ST中燕。

于是,当一众同行还在房地产狂奔,吕建明却把他的“商船”开往了新的方向。如今回头看,他的这一决策无疑是前瞻,而且英明的。

中国最大

曾经做过牙医的作家余华,有一句名言:“人的口腔是世界上最没有风景的地方”。

但这对于吕建明来说刚好相反。

2006年的口腔行业还是“一片沉默的市场”,但吕建明于无声中看出了惊雷。

杭州口腔医院(以下简称杭口),是浙江省内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也在市民中享有广泛盛誉的口腔专科医院。这所老医院始建于1952年,前身是隶属于杭州市上城区卫生局的“上城区牙病防治所”,属于公立非营利性医院。

更重要的是,“杭口”不光业务范围广泛,拥有正畸科、儿童齿科、种植中心、口腔修复科、内科、外科、综合科等,经营稳健、在各个领域都造诣颇深,而且还有比显性业务更重要的资产——口腔医生。

根据华西口腔医学杂志,我国1949年在册口腔医生仅为600人,到2005年,也只有51012人,而且口腔医生的培养周期极长,从本硕博到临床规培,用时需13-17年不等。

伴随口腔医疗需求的增加,口腔医生也成了“稀缺人才”,后来,业内还曾有言:

“宁可损失数亿也不能错过一个牙医。”

但杭口合计拥有医护人员共超280名(其中主任医师8人、副主任医师26人),还不乏傅其宏、田薇、李小凤等众多行业大咖。

凭借如此良好的资质,收购杭口并成立通策医疗的第一年,通策医疗的营收就达到了9100万元,且利润相当可观。

首战告捷后,吕建明开始思考扩大战果,而且想出了算是比较独特的策略:

过去,中国民营企业都爱走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路,但吕建明决定与之相反,他要直接到位,直接瞄准城市高净值人群,然后再降维打击。

思路明确后,吕建明高举高打,接连收购了杭口城西区域集团、宁波口腔医院集团、杭口绍兴区域集团和杭口浙中区域集团在内的5家口腔区域集团。

以这几家大院为中心,吕建明建立了通策医疗独有的战术:由中心向四方,以点带面,大本营稳住后,在周边不断开分店。

这样做的好处是,总院不断拉高技术的护城河、精细化深耕,分院持续扩张品牌的影响力、扩大用户群。两者形成集群,扩张迅速。

生意规模起来了,就可以更靠降本增效扩大效益。

于是,吕建明和德勤谈下了合作,推动供应链的优化。医院本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如果能让各方按照一定规律运行,会减少各部门之间时间、金钱的损耗。

优化后的通策医疗,推出单病种完整的解决方案,整合了诊断、决策、耗材器械组合、收费项目等多个维度,再配上自有的物流链,不仅处理问题快速高效,成本上也能有效把控。

2018年,吕建明更进一步推出蒲公英计划,联合各地有威望的口腔医生,投资建设杭州口腔医院分院,将通策作为平台,吸引优秀人才创业,让医生参股,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还为医院留住了核心资源。

然后,通策从江浙沪最大口腔连锁企业,变为全中国最大的医疗服务公司和连锁口腔医院。

地域扩张的同时,吕建民也不断以专业细分推动业务品类和客群扩张。

他成立校企联合品牌存济口腔,主打学生客群;打造三叶儿童口腔医院,作为专门针对儿童的产业线,伴随着颜值经济的崛起,通策还大力推广正畸等高客单价项目,培养潜在用户。

这些努力也都取得成效,通策医疗自2010年后,净资产的平均收益率,每年直抵20%-30%,甚至超过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到2021年,公司营收已从2010年的2.4亿元增长到了27.81亿元,10年超过10倍。

但这一增长,在2022年,遭到暴击。

重新出发

2022年8月,国家医保局印发了《关于开展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专项治理的通知》,口腔行业一夜进入新时代。

在新的集采规定下,原本在大部分三级公立医院单颗价格高达1.5万元的种植牙,降低至4500元左右。公立医院如此,私立医院自然也要被拖下马。

而且,这个通知还有个核心政策“技耗分离”:医生服务费和耗材费分开计算,合并收取。

一颗种植牙,由基体、植体、牙冠组成,这些统称耗材。

但种植一颗牙,需要支付的并不只是耗材钱,还有各种加工与医疗服务费等。过去,这部分费用医院也有很大加价空间,杂七杂八加起来,价格高昂得可怕。

集采之后耗材价格大大降低且透明可见,医疗服务等费用自然也就不好意思涨得太高。

双重打击,自然对大部分口腔机构造成重大影响。

这影响直接体现在了通策医疗的财报上。

今年8月24日,通策医疗披露了2023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13.63亿元,同比上涨3.38%;归母净利润3.04亿元,同比上涨2.99%。

增速放缓,迹象明显。

而且,通策也还在被另一个不利拖累。

从今年的半年报上看,其正畸业务2.23亿元,同比下降3.9%,明显拖了后腿。有专家分析,为了好看的正畸,相对不是刚需,经济环境不好时,就首先被影响。

高增速的业绩没了,高估值逻辑也没了支撑,投资者的心也是说变就变,并且挖出他更多尴尬。

公司业绩开快车时,吕建明曾大手一挥,捐赠母校2亿人民币,还致辞表示:

“为什么我们的科学艺术就是不发展?因为过于实用,该‘奢侈’的地方不够‘奢侈’。尤其是大学,就应该有花不完的钱。”

但通策医疗上市13年,却分红仅两次,而且累计分红只有0.52亿元。吕建明因此被批为股民口中的“最抠门”董事长。

然后,股市情况越来越不好,股民的提问也越来越不友好,吕董也渐渐失去了耐心,以至于有了被广泛传播的:

“不是我们欢迎的股东,他们买我们的股票是我们的耻辱”

“他们的嘴巴才是最臭不可闻的地方,需要他们家的保姆拿马桶刷好好疏通一下”......

“通策医疗股票是股市杀猪的最好题材”

全民防疫期间,吕建明还来了一次“走关系”烧香,并且公然到微博上的得瑟,这就更加拉了仇恨。

但形势逼人强,颇有些特立独行的吕建明,最终还是不能让环境适应自己,只能让自己适应环境。

今年6月,吕建明作为校董,被请回母校浙大给文学院的毕业生致辞,其中的一些表达,就是在努力特立独行,又努力适应。

他对校友们说:“现在以李白、杜甫为偶像的你们,就要走入社会。”然后又加了句:“走入这个是非之地”......

他对校友们说:“你们一个个都不会少,(要学会)在失望的现实中如何调试身心,仍然是贯穿我们一生的问题。”然后又在演讲结束前,由此及彼、似是而非地感叹了一句:

“现在,我们几乎看不到夜晚的灿烂星辰啊。”

几年前接受采访,记者问吕建明如何评价自己,他掷地有声地说出两个字:

“狂人”。

最近他的口风却变了,雪球早已注销,微博也改为仅半年可见,发声再没有了之前的频率。面对媒体,他说,自己如今更倾向于:

“上善若水”。

[1]《中国口腔医学专业人才供需研究》华西口腔医学杂志

[2]《赢巴菲特,骂投资者,他可能是A股最有争议的企业家》市值观察

[3]《拾光 · 拾年 | 吕建明校友:学长寄语》浙大文学团委

[3]《通策医疗研究报告》华泰证券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