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SK-II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竟然又被点名业绩差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SK-II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竟然又被点名业绩差了

近年来SK-II已经多次被宝洁点名业绩下滑的事实。

图源:SK-II

界面新闻记者 | 周芳颖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涨价和SK-II再次成为宝洁财报中的重点。

10月18日,宝洁发布2024财年第一季度报告。2023年7月到9月期间,宝洁净销售额达218.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00亿元),同比增长6%;净利润达4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3亿元),同比增长15%。

但这主要得益于宝洁在所有部门产品价格上调6%到9%,通过涨价带来销售额提升。财报显示,2024财年第一季度,所有部门价格平均上涨7%,同期出货量平均下滑1%。

这一幕同样上演于2023财年。2023财年全年,涨价贡献了宝洁9%的增长,但同期出货量下降3%。这意味着宝洁一直在牺牲出货量来保证销售额的增长。

按部门来看,织物和家庭护理部门的业绩表现最好也最稳固,营收同比增长8%至7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5亿元),净利润增速为34%。拥有同样净利润增速的婴儿及家庭护理业务,其营收仅次于织物和家庭护理部门,同比增长5%至5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0亿元)。健康护理业务和理容业务营收分别同比增长11%和6%。

而一向在中国受到较高关注的美容业务则拖了后腿。期内,美容业务营收同比增长3%至4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亿元),但净利润同比下滑4%。

宝洁在财报中再次强调SK-II品牌盈利不佳带来的负面影响。

宝洁表示,护肤和个人护理产品的有机销售额获得低个位数数增长,这是由于更高定价和基于创新的销量增长部分被SK-II销量下滑的不利因素所抵消。与此同时,护发业务有机销售额高个位数增长也主要由涨价所推动。

实际上,近年来SK-II已经多次被宝洁点名业绩下滑的事实。

从2020年疫情开始,SK-II品牌就已经呈现下滑的趋势。近期,SK-II产地涉嫌日本核污染的传闻也一度引发消费者质疑,使该品牌在中国市场深陷负面影响之中。

遵循集团整体的涨价策略,SK-II也试图通过涨价来挽回业绩颓势。界面时尚曾报道,在2022年10月和2023年2月,SK-II就进行过两轮涨价,核心单品涨价幅度在6%到12%左右。

但SK-II近年来除了神仙水、小灯泡、大红瓶这三样老款爆品以及Pitera成分的故事,无论从产品还是营销端都缺乏创新,其影响力已然下滑。

无独有偶,宝洁美容板块旗下另一支柱品牌Olay也在面临同样的困境。除了淡斑小白瓶和大红瓶,OLAY没有通过全面完整的产品矩阵来为自己建立品牌整体的功效能力和品牌实力的认知。

OLAY近期通过与演员张曼玉合作拍摄广告短片再次掀起了一波热度。张曼玉从2003年代言OLAY Regenerist系列开始见证,亦成就了OLAY品牌曾经的高光时刻,因而,OLAY此次与张曼玉合作的短片引发了不小的反响。

然而,现阶段张曼玉不是OLAY的代言人,短期合作确实能引发消费者共鸣,但OLAY能否承接并转化这陡然而来的一波关注度仍然存疑。当下,OLAY缺的不是品牌名气,而是认可度。OLAY需要不断补足自身的产品矩阵才能在消费者越来越多元、喜好变换越来越快的中国市场立足。

值得提到的是,不久之前,宝洁还刚刚关闭了旗下护肤品牌First Aid Beauty急护美人的天猫、抖音旗舰店。FAB在中国市场的败走一定程度上也说明宝洁在美容市场的战略误判。

在作为第三大业绩体量的美容板块连续碰壁,宝洁或许是时候该反思对于美容品牌的市场策略和产品策略的调整。2023年6月,护发品牌OUI首席执行官Colin Walsh被任命为宝洁美容部门的新负责人,或许能为宝洁美容带来新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宝洁

3.8k
  • 新加坡电信旗下Optus将与TPG合建澳大利亚地区网络
  • 粤万年青(301111.SZ):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74万元,同比下降20.7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SK-II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竟然又被点名业绩差了

近年来SK-II已经多次被宝洁点名业绩下滑的事实。

图源:SK-II

界面新闻记者 | 周芳颖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涨价和SK-II再次成为宝洁财报中的重点。

10月18日,宝洁发布2024财年第一季度报告。2023年7月到9月期间,宝洁净销售额达218.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00亿元),同比增长6%;净利润达4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3亿元),同比增长15%。

但这主要得益于宝洁在所有部门产品价格上调6%到9%,通过涨价带来销售额提升。财报显示,2024财年第一季度,所有部门价格平均上涨7%,同期出货量平均下滑1%。

这一幕同样上演于2023财年。2023财年全年,涨价贡献了宝洁9%的增长,但同期出货量下降3%。这意味着宝洁一直在牺牲出货量来保证销售额的增长。

按部门来看,织物和家庭护理部门的业绩表现最好也最稳固,营收同比增长8%至7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5亿元),净利润增速为34%。拥有同样净利润增速的婴儿及家庭护理业务,其营收仅次于织物和家庭护理部门,同比增长5%至5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0亿元)。健康护理业务和理容业务营收分别同比增长11%和6%。

而一向在中国受到较高关注的美容业务则拖了后腿。期内,美容业务营收同比增长3%至4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亿元),但净利润同比下滑4%。

宝洁在财报中再次强调SK-II品牌盈利不佳带来的负面影响。

宝洁表示,护肤和个人护理产品的有机销售额获得低个位数数增长,这是由于更高定价和基于创新的销量增长部分被SK-II销量下滑的不利因素所抵消。与此同时,护发业务有机销售额高个位数增长也主要由涨价所推动。

实际上,近年来SK-II已经多次被宝洁点名业绩下滑的事实。

从2020年疫情开始,SK-II品牌就已经呈现下滑的趋势。近期,SK-II产地涉嫌日本核污染的传闻也一度引发消费者质疑,使该品牌在中国市场深陷负面影响之中。

遵循集团整体的涨价策略,SK-II也试图通过涨价来挽回业绩颓势。界面时尚曾报道,在2022年10月和2023年2月,SK-II就进行过两轮涨价,核心单品涨价幅度在6%到12%左右。

但SK-II近年来除了神仙水、小灯泡、大红瓶这三样老款爆品以及Pitera成分的故事,无论从产品还是营销端都缺乏创新,其影响力已然下滑。

无独有偶,宝洁美容板块旗下另一支柱品牌Olay也在面临同样的困境。除了淡斑小白瓶和大红瓶,OLAY没有通过全面完整的产品矩阵来为自己建立品牌整体的功效能力和品牌实力的认知。

OLAY近期通过与演员张曼玉合作拍摄广告短片再次掀起了一波热度。张曼玉从2003年代言OLAY Regenerist系列开始见证,亦成就了OLAY品牌曾经的高光时刻,因而,OLAY此次与张曼玉合作的短片引发了不小的反响。

然而,现阶段张曼玉不是OLAY的代言人,短期合作确实能引发消费者共鸣,但OLAY能否承接并转化这陡然而来的一波关注度仍然存疑。当下,OLAY缺的不是品牌名气,而是认可度。OLAY需要不断补足自身的产品矩阵才能在消费者越来越多元、喜好变换越来越快的中国市场立足。

值得提到的是,不久之前,宝洁还刚刚关闭了旗下护肤品牌First Aid Beauty急护美人的天猫、抖音旗舰店。FAB在中国市场的败走一定程度上也说明宝洁在美容市场的战略误判。

在作为第三大业绩体量的美容板块连续碰壁,宝洁或许是时候该反思对于美容品牌的市场策略和产品策略的调整。2023年6月,护发品牌OUI首席执行官Colin Walsh被任命为宝洁美容部门的新负责人,或许能为宝洁美容带来新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