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独家】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辉山乳业的回复还是在撒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家】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辉山乳业的回复还是在撒谎

在浑水出手前,辉山乳业股价已经开始下跌。

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与来自辽宁的港股公司辉山乳业(06863.HK)交锋还在继续。

12月20日上午(美国当地时间12月19日下午),浑水公司创始人卡森·布洛克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我看到了辉山的回复,他们在撒谎。”他口中所指,是辉山乳业于12月16日深夜发布的公告,称此前浑水做空报告中的指控毫无依据、存在明显事实错误。

美国时间12月15日,浑水发布了一篇针对辉山乳业的报告,称该公司至少从2014年开始便发布虚假财务报表,真实价值接近于零。47页的调查报告中,浑水的指控主要包括:

第一,辉山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自给自足,是毛利润在业界领先的主要驱动力,而浑水的证据表明辉山长期以来从第三方购买了大量苜蓿,价格高于其宣称的自产成本;

第二,辉山将牧场的支出夸大了8.93亿元至16亿元,可能是用以支撑公司的损益表数据;

第三,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挪用公司资产,从辉山至少窃取了1.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浑水发现,一个拥有至少四个奶牛场的子公司未经通知转让给了未经披露的关联方,而杨凯则是该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第四,辉山过高的杠杆已使自身处于违约边缘,其股权价值接近零。

浑水在报告中称,这些结论来自一项持续了数月的调查,包括探访了35个农场和5家生产基地、使用无人机探查辉山站点和采访苜蓿供应商。报告发出后,12月16日11点12分,辉山乳业紧急停牌,公司股价报2.75港元/股,跌2.14%,盘中跌幅一度达4.3%。

卡森·布洛克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我们在2014年就注意到了辉山乳业的造假问题,但当时没有进行做空,因为在我们开展调查前,辉山的股价已经下跌了很多。今年,辉山出现了将奶牛出售再租回来的新闻,在我们看来非常可笑,但市场似乎仍认为其股票有价值,所以我们决定介入。”他还提到,辉山乳业在IPO的时候就很有可能已经进行了造假。

不过,对于浑水来势汹汹的做空报告,辉山乳业的回应是一一否认。16日盘中紧急停牌后,辉山乳业在当天晚间即发布澄清公告,承认过去三个财年内每年向外部供应商购买约1万吨苜蓿草,用于补充种植场每年收割前的饲料供应。但辉山乳业强调,每年的外购量仅占到集团苜蓿草/燕麦饲料供应需求的约4.3%至9.2%,而公司过往三个财政年度从未自Anderson&Grain Company采购苜蓿草。

对于夸大牧场支出的指控,辉山乳业认为浑水的计算方法有误,“浑水报告错以该年度的现金流出总额除以建成农场数量,简单计算得出农场的单位建设成本,有意无视先前已付之保证金及新牧牛厂之预付款项。”

另外,辉山乳业还否认了董事长窃取资产的调查结论。公告中称,“本集团曾考虑扩大其营运以纳入肉牛饲养及其于2014年4月设立之全资附属公司辉山投资富裕(富裕)沈阳牧业有限公司已于其后着手建设四个肉牛牧场。截至2014年12月,有关牧场之建设乃未完工及考虑到乳制品行业市况不佳,本集团之管理层决定延迟肉牛扩展计划并将富裕拥有的四个肉牛牧场出售予一名独立第三方,现金代价为约人民币2980万元,其乃根据附属公司之资产净值并参考独立估值师之意见厘定。根据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上市规则),该交易并不构成本公司之须予公布交易。其后,于投资牛肉业务之前,杨主席于2015年寻求董事会批准,确认本集团将不会从事牛肉产业且董事会不反对杨先生投资牛肉产业。于2015年8月,杨先生收购牧合家以开展其个人的牛肉业投资,并与当时之富裕订立租赁协议以圈养肉牛。”

辉山乳业还表示,“尽管于中期期间短期债务有所增加,其于该日之资产负债比率较上一财政年度末之状况减少至41%。公司使用其主要资产管理其流动资金乃属惯常做法,出售及回租有关资产虽属非常规,但因本集团之主要资产为生物资产,故应更适当地加以考虑。与所有负责任公司一样,本公司继续积极管理其财务资源及其债务组合。上市发行人股东通常会将股份抵押以获取融资。董事会注意到,自本公司上市以来,本公司主席已不时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V部作出权益披露。经查询后,本公司主席已向董事会确认,对方并无任何未缴付保证金,亦并不知悉有任何可能将针对对方或对方控制之公司发出的保证金追缴通知。”

对于辉山乳业的上述回应,卡森·布洛克认为仍是“撒谎”:“首先,我们在报告中已经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辉山乳业多年来采购了大量苜蓿草,超过公告中所说的数倍;其次,关于牧场的资本开支,辉山攻击我们的计算方式有误,但其实报告的表格中已经减掉了在建牧场的相关款项;第三,工商局的资料显示,杨凯在2013年已经控制了牧合家公司,比辉山公告公布的时间要早很多。”

12月18日,浑水发布了第二份做空报告,称辉山乳业所发布的营收数据也被严重夸大。税务局数据显示,在剔除内部供货的销售数据之后,四家销售辉山乳业产成品的企业2015财年合计营收为23.52亿元,较辉山乳业报告期调整后营收的33.33亿元低了29.43%,较工商总局统计数据显示的36.85亿元低了36.17%。

另外,在辉山乳业最初上市时,其夸大营收的主要手法是夸大牛奶产量。辉山乳业2014财年每头奶牛牛奶产量为9吨,大幅高于中国平均水平的5.8吨。调查员获得的信息显示,在上市前辉山乳业的农产建设条件非常恶劣,在维护上的资本支出并不足以保证奶牛的健康以及牛奶产出。

12月19日,辉山乳业对浑水第二份做空报告发布澄清公告称,“就此董事会认为以下说明足矣,董事会确认本集团在年度报告和中期报告中报告的本集团合并收入乃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编制,且公平地反映了本集团在相关报告期间的业绩。”

可以看到,辉山乳业的第二份回应十分简略。12月19日,辉山乳业收于2.80港元/股,涨1.82%。19日晚间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杨凯透过冠丰有限公司从市场上购买了2106.70万股公司普通股票,增持完成后持股比例升至73.21%。12月16日,辉山乳业遭浑水“袭击”首日,杨凯已增持2476.6万股公司股份。

12月20日,公司股价继续上涨0.71%,报收2.82港元/股。卡森·布洛克称辉山乳业的股价很奇怪,它与公司基本面似乎没有关系,目前还是被大大高估了,无论是行业还是业绩表现,这家公司都没有什么闪光点,尤其是报告发出后,投资者没有瞬间强有力地抛出,因此价格目前仍然很高。

对于辉山乳业在公告中指控其目的为牟利的说法,卡森·布洛克并不否认,他说:“我们清楚地表示我们在做空辉山的股票,并通过股价下跌盈利,我们发布报告来使投资者了解辉山的造假行为。如果他们认为我们的调查是有力的,他们会抛售手中的股票。如果股票不停牌,我们相信辉山的股价会出现明显下跌,只是发生时间早晚的问题。”

在他看来,辉山乳业实实在在做生意的成分相比其他造假公司多一些,但对于一家市值如此之高的公司来说,这仍是一起大规模的造假。

截至12月20日,辉山乳业的市值为380亿港元。

附:

做空:又称空头、沽空、卖空,股票、期货等市场的一种操作模式,是指预期未来行情下跌,将手中借入的股票按目前价格卖出,待行情跌后买进再归还,获取差价利润。其交易行为特点为先卖后买。

浑水:曾针对包括东方纸业(ONP)、绿诺科技(RINO)、多元环球水务(DGW)和中国高速传媒(CCME)在内的中国公司发出做空报告,这四家民企均出现股价大跌,被交易所停牌或摘牌。但2011年对展讯公司(SPRD)的狙击因质疑缺乏根据而失败。

卡森·布洛克:从法学院(Chicago-Kent College of Law)毕业后曾来到中国,实践了一年的法律知识,为对冲基金作研究调查。2009年,34岁的卡森·布洛克创办了浑水公司,主要曝光在美上市的中国小公司的虚假财报和欺诈行为,名称取自中文的成语“浑水摸鱼”。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