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走进中国最大钼企:从县城山沟起家,到手握千亿级海外资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走进中国最大钼企:从县城山沟起家,到手握千亿级海外资产

该公司九成资产分布在海外,分别涉及铜金、铜钴、铌磷四大矿山板块业务。

洛阳钼业 摄影:王勇

界面新闻记者 | 王勇

酷似大树年轮的分级台阶,将原本被植被覆盖的三道庄岭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形态:远处仍是绿色山体,近处则是一层层向下延伸的灰白色岩体剖面。随着这些岩体的裸露,底下的银白色金属被逐渐开挖而出。

“远处标注海拔的山体,与矿区另一侧原本连绵一起,采矿区中间原本为三道庄岭主峰,海拔1630.8米。”洛阳钼业(603993.SH)矿山负责人站在矿区边缘的观景台上讲道。

如今,高耸的主峰已然不见,远方山体“1522-1498……1426”的梯度字样,记录着三道庄矿区的开采历史。一个数字,代表着一段时间的开采位置,从山顶逐级向下开挖,将山峰移平,又将山体变成凹形。

三道庄矿区 摄影:王勇

中国钼都——河南洛阳栾川县,地处秦岭造山带伏牛山北麓的核心区域,矿产资源得天独厚,是国内重要的钼、钨、铅、锌多金属矿产基地之一。基于此,这里诞生了国内最大的钼制品生产商——洛阳钼业。

10月底,界面新闻记者探访了洛阳钼业位于国内的三大矿山之二——三道庄钼钨矿和上房沟钼矿。其另一座矿位于新疆的东戈壁钼矿,尚未投入开采运营。

钼是银白色金属,硬而坚韧,广泛应用于钢铁工业,可提高钢的强度,特别是高温强度和韧性;在电子电气领域,钼可应用于制造灯泡的螺旋灯丝的芯线、引出线、挂钩、支架、边杆及其他部件等。

栾川钼钨矿区是洛阳钼业国内业务的始发站。界面新闻此次探访的两座矿山,均位于该矿区。

三道庄矿区为特大型钼钨伴生矿床,是全球三大钼矿田——栾川钼矿田三大矿区之一,也是中国第二大白钨矿床。

该矿区面积2平方千米,是一个以钼钨为主的多金属矿区,当前保有钼金属资源量26.94万吨,钼平均品位0.087%,共生、伴生钨金属资源量14.31万吨。

相比之下,上房沟矿区面积相对较小,但品位略高,面积约为1.2平方千米,钼金属资源量66.5万吨,原矿平均品位0.139%。

三道庄矿区承担四个钼选厂、两个钨选厂的供矿任务,现已搭建了新型现代露天矿智能生产管控决策系统,以期通过科学调度最大限度利用矿石资源。但该矿区仍然面对品位下降带来的配矿难度问题。

“栾川两处矿山的品位均在逐年下降。”洛阳钼业中国区总经理王争艳对界面新闻等媒体表示,“三道庄矿山已有50余年的开采历史,该矿山后续实际产量或面临减产;上房沟矿山有计划进行规模扩充,但综合后栾川地区钼钨矿整体产量基本不会再大规模增长。”

未来洛阳钼业的国内增量主要来自新疆哈密市东戈壁钼矿。该钼矿为洛阳钼业控股子公司新疆洛钼拥有,权益为65.1%。

东戈壁钼矿是座特大型、斑岩型钼矿,具有储量大、品位高、易选别、选矿回收率高等特点。据河南省地矿局第二地质勘查院在2010年完成的勘查报告,该矿山钼金属资源量为50.8万吨,平均品位0.115%。

国内传统矿区增产无望,所幸洛阳钼业在海外进行了布局,现有九成资产分布在海外,分别涉及铜金、铜钴、铌磷四大矿山板块业务,以及新布局的玻利维亚盐湖项目。

洛阳钼业在国内主要有钼钨产品,铌磷产品主要分布于巴西,铜钴产品主要分布于刚果(金),铜金产品主要分布于澳洲,镍金属产品则主要位于印尼,此外拥有全球第三大基本金属贸易公司IXM。

从洛阳钼业财务数据看,2022年主营业务中,中国地区矿山采掘及加工业务营收为69.7亿元,低于刚果(金)的97.5亿元和巴西的73.7亿元;矿产贸易业务中国地区营收仅为411.4亿元,海外为1061.7亿元。

其中,刚果(金)TFM铜钴业务、巴西铌磷业务及IXM金属贸易业务分别贡献了20.5亿元、16.4亿元和1.3亿元的净利润,共计占当年总净利润的六成以上。

半年报显示,洛阳钼业境外资产已达约1588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87.98%。

“从过往并购经验看,要么不出手,要么就在时机成熟的情况下果断决绝地出手。”洛阳钼业董事长袁宏林对界面新闻表示。

这家从洛阳栾川县山沟中诞生的矿企,正是通过不断并购,变身成了全球矿业巨头。

洛钼集团的前身是1969年原冶金部在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兴建的一个小型钼选厂,1996-2002年,国内外钼价低迷,加之经营机制不活,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

2003年的钼价上扬带给了洛阳钼业第一次制度改革的机会,但由于当时政府要求绝对控股,多家企业退出竞标,上海鸿商产业控股集团(下称鸿商控股)最终中标。2004年,上海鸿商以近1.8亿元成为洛阳钼业第二大股东。

2012年,经洛阳市政府与鸿商控股协商,鸿商控股增持股份至36.01%,以第一大股东身份主导洛钼集团的改革,地方国资则退出第一大股东身份

在二次“混改”完成的次年,走向市场化的洛阳钼业开始了“海外购”的扩张模式,这成为其一大历史转折点。

据当地负责人透露,鸿商控股在洛阳钼业走向海外布局的过程中提供了多方面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鸿商控股早在宁德时代(300750.SZ)还未上市时,就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持有了宁德时代3.21%的股权,宁德时代上市后股权稀释至2.89%,目前持有其1.05%股份,为宁德时代第七大股东。

2013年,洛阳钼业以8.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澳大利亚第四大在产铜金矿NPM的80%权益

2016年,洛阳钼业以15亿美元收购英美资源集团旗下巴西铌、磷业务,借此掌握巴西品位最高的磷矿以及全球第二大铌矿,并由此成为了全球第二大铌生产商和巴西第二大磷肥生产商,分别次于巴西矿冶公司(CBMM)和淡水河谷。

同一年,洛阳钼业以26.5亿美元拿下了刚果(金)TFM铜钴矿80%权益。该矿为全球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铜钴矿之一。

经过增储后,截至2022年底,TFM铜钴矿矿石资源量13.75亿吨,铜品位2.26%,钴品位0.26%,对应铜金属量3107.3万吨,钴金属量357.5万吨。该矿若按照扩产后年产45.5万吨计算,足够开采17.3年。

2019年,洛阳钼业又拓展了矿产贸易业务,以4.95亿美元收购了全球第三大有色金属贸易公司IXM,目前IXM已负责TFM所产铜与钴全部产量、巴西所产铌全部产量及NPM所产铜部分产量的对外销售。

2020年再次发力刚果(金)以5.5亿美元拿下了Kisanfu铜钴矿95%股份。该矿为全球最大、最高品位的未开发铜钴项目之一。之后,洛阳钼业将其中的25%股份以1.375亿美元卖给了宁德时代。

收购Kisanfu后,洛阳钼业的铜钴资源量大幅增长,以2022年数据测算,将超越嘉能可成为全球钴资源量第一的公司。

洛阳钼业海外收购列表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除了上述掌握控制权的金属项目外,洛阳钼业在2019年经过收购最终间接持有华越镍钴30%股权。其与华友钴业和青山集团合作投资了印尼Morowali工业园区建设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将年产6万吨镍金属量的混合氢氧化镍钴(MHP),该项目已于2022年6月达产。

通过连续不断地收购海外优质甚至顶尖的金属资源,洛阳钼业逐渐坐稳了多金属品种矿业巨头的位置。

在此期间,洛阳钼业也陆续剥离了非核心业务回笼资金,包括洛阳坤宇矿业、洛阳永宁金铅冶炼有限公司、洛钼集团硬质合金有限公司以及一批闲置房产和资产,为收购做好了充分的现金流准备。

“一个矿业公司的未来空间,就在于持续不断地占有最优质的自然资源。”袁宏林表示。

民生证券曾发布研报评价洛阳钼业自2013年以来的收购“时点精准,已获时间验证”,因为均是矿业比较低迷时期进行的逆势收购。

特别是在2016年同时完成了TFM矿和巴西铌磷矿的交割,收购总金额超过40亿美元,但从发布收购预案到资产交割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

从洛阳钼业收购的多个海外项目来看,“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标签特征尤为明显。

此外,多品种的横向布局,也使洛阳钼业不易被单一或少数品种产品波动裹挟。

2022年,该公司铜钴板块毛利率小幅回落至46.82%;铜金和钼钨板块受限于矿石品味下降,毛利率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但铌磷板块受益于磷肥定价模式变更后带来的产品售价提升,2022毛利率明显增长。

在近年热度极高的锂资源方面,洛阳钼业在今年初有所动作。

1月20日,洛阳钼业与宁德时代联合体取得了玻利维亚Uyuni和Oruro两个巨型盐湖的开发权,并建设两座锂提取工厂,碳酸锂年产能将达到5万吨。

借此,洛阳钼业初步完成了“锂-钴-镍”的动力电池三元金属布局。宁德时代现为洛阳钼业第二大股东洛矿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通过洛矿集团持有24.68%的股份。

之所以选在此时入局锂资源,袁宏林表示,矿业公司在资源的判断上,与产业链其他公司的角度有所不同。在基于锂资源并不匮乏的前提下,矿业公司拒绝焦虑带来的高溢价。

“最终还是比拼成本,按照行业的周期规律做自如可控的事。”袁宏林称。

实际上,海外并购也并非都一帆风顺。例如,洛阳钼业的刚果(金)TFM铜钴矿曾遇到权益金问题难题,导致当地政府禁止其铜产品发出港口。

这对洛阳钼业今年业绩造成了一定影响。前三季度,洛阳钼业营收1316.82亿元,同比减少0.59%;归母净利润24.43亿元,同比减少53.96%。

今年7月,权益金问题终于得到解决,三季度业绩因此好转,实现归母净利润17.4亿元,同比增长50%,环比增长35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洛阳钼业

3.2k
  • 洛阳钼业:KFM 2月产铜量创历史新高
  • 有色金属板块表现活跃,洛阳钼业领涨超5%,有色50ETF(159652)逆市翻红,连续4日获资金增仓,合计“吸金”超2100万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走进中国最大钼企:从县城山沟起家,到手握千亿级海外资产

该公司九成资产分布在海外,分别涉及铜金、铜钴、铌磷四大矿山板块业务。

洛阳钼业 摄影:王勇

界面新闻记者 | 王勇

酷似大树年轮的分级台阶,将原本被植被覆盖的三道庄岭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形态:远处仍是绿色山体,近处则是一层层向下延伸的灰白色岩体剖面。随着这些岩体的裸露,底下的银白色金属被逐渐开挖而出。

“远处标注海拔的山体,与矿区另一侧原本连绵一起,采矿区中间原本为三道庄岭主峰,海拔1630.8米。”洛阳钼业(603993.SH)矿山负责人站在矿区边缘的观景台上讲道。

如今,高耸的主峰已然不见,远方山体“1522-1498……1426”的梯度字样,记录着三道庄矿区的开采历史。一个数字,代表着一段时间的开采位置,从山顶逐级向下开挖,将山峰移平,又将山体变成凹形。

三道庄矿区 摄影:王勇

中国钼都——河南洛阳栾川县,地处秦岭造山带伏牛山北麓的核心区域,矿产资源得天独厚,是国内重要的钼、钨、铅、锌多金属矿产基地之一。基于此,这里诞生了国内最大的钼制品生产商——洛阳钼业。

10月底,界面新闻记者探访了洛阳钼业位于国内的三大矿山之二——三道庄钼钨矿和上房沟钼矿。其另一座矿位于新疆的东戈壁钼矿,尚未投入开采运营。

钼是银白色金属,硬而坚韧,广泛应用于钢铁工业,可提高钢的强度,特别是高温强度和韧性;在电子电气领域,钼可应用于制造灯泡的螺旋灯丝的芯线、引出线、挂钩、支架、边杆及其他部件等。

栾川钼钨矿区是洛阳钼业国内业务的始发站。界面新闻此次探访的两座矿山,均位于该矿区。

三道庄矿区为特大型钼钨伴生矿床,是全球三大钼矿田——栾川钼矿田三大矿区之一,也是中国第二大白钨矿床。

该矿区面积2平方千米,是一个以钼钨为主的多金属矿区,当前保有钼金属资源量26.94万吨,钼平均品位0.087%,共生、伴生钨金属资源量14.31万吨。

相比之下,上房沟矿区面积相对较小,但品位略高,面积约为1.2平方千米,钼金属资源量66.5万吨,原矿平均品位0.139%。

三道庄矿区承担四个钼选厂、两个钨选厂的供矿任务,现已搭建了新型现代露天矿智能生产管控决策系统,以期通过科学调度最大限度利用矿石资源。但该矿区仍然面对品位下降带来的配矿难度问题。

“栾川两处矿山的品位均在逐年下降。”洛阳钼业中国区总经理王争艳对界面新闻等媒体表示,“三道庄矿山已有50余年的开采历史,该矿山后续实际产量或面临减产;上房沟矿山有计划进行规模扩充,但综合后栾川地区钼钨矿整体产量基本不会再大规模增长。”

未来洛阳钼业的国内增量主要来自新疆哈密市东戈壁钼矿。该钼矿为洛阳钼业控股子公司新疆洛钼拥有,权益为65.1%。

东戈壁钼矿是座特大型、斑岩型钼矿,具有储量大、品位高、易选别、选矿回收率高等特点。据河南省地矿局第二地质勘查院在2010年完成的勘查报告,该矿山钼金属资源量为50.8万吨,平均品位0.115%。

国内传统矿区增产无望,所幸洛阳钼业在海外进行了布局,现有九成资产分布在海外,分别涉及铜金、铜钴、铌磷四大矿山板块业务,以及新布局的玻利维亚盐湖项目。

洛阳钼业在国内主要有钼钨产品,铌磷产品主要分布于巴西,铜钴产品主要分布于刚果(金),铜金产品主要分布于澳洲,镍金属产品则主要位于印尼,此外拥有全球第三大基本金属贸易公司IXM。

从洛阳钼业财务数据看,2022年主营业务中,中国地区矿山采掘及加工业务营收为69.7亿元,低于刚果(金)的97.5亿元和巴西的73.7亿元;矿产贸易业务中国地区营收仅为411.4亿元,海外为1061.7亿元。

其中,刚果(金)TFM铜钴业务、巴西铌磷业务及IXM金属贸易业务分别贡献了20.5亿元、16.4亿元和1.3亿元的净利润,共计占当年总净利润的六成以上。

半年报显示,洛阳钼业境外资产已达约1588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87.98%。

“从过往并购经验看,要么不出手,要么就在时机成熟的情况下果断决绝地出手。”洛阳钼业董事长袁宏林对界面新闻表示。

这家从洛阳栾川县山沟中诞生的矿企,正是通过不断并购,变身成了全球矿业巨头。

洛钼集团的前身是1969年原冶金部在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兴建的一个小型钼选厂,1996-2002年,国内外钼价低迷,加之经营机制不活,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

2003年的钼价上扬带给了洛阳钼业第一次制度改革的机会,但由于当时政府要求绝对控股,多家企业退出竞标,上海鸿商产业控股集团(下称鸿商控股)最终中标。2004年,上海鸿商以近1.8亿元成为洛阳钼业第二大股东。

2012年,经洛阳市政府与鸿商控股协商,鸿商控股增持股份至36.01%,以第一大股东身份主导洛钼集团的改革,地方国资则退出第一大股东身份

在二次“混改”完成的次年,走向市场化的洛阳钼业开始了“海外购”的扩张模式,这成为其一大历史转折点。

据当地负责人透露,鸿商控股在洛阳钼业走向海外布局的过程中提供了多方面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鸿商控股早在宁德时代(300750.SZ)还未上市时,就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持有了宁德时代3.21%的股权,宁德时代上市后股权稀释至2.89%,目前持有其1.05%股份,为宁德时代第七大股东。

2013年,洛阳钼业以8.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澳大利亚第四大在产铜金矿NPM的80%权益

2016年,洛阳钼业以15亿美元收购英美资源集团旗下巴西铌、磷业务,借此掌握巴西品位最高的磷矿以及全球第二大铌矿,并由此成为了全球第二大铌生产商和巴西第二大磷肥生产商,分别次于巴西矿冶公司(CBMM)和淡水河谷。

同一年,洛阳钼业以26.5亿美元拿下了刚果(金)TFM铜钴矿80%权益。该矿为全球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铜钴矿之一。

经过增储后,截至2022年底,TFM铜钴矿矿石资源量13.75亿吨,铜品位2.26%,钴品位0.26%,对应铜金属量3107.3万吨,钴金属量357.5万吨。该矿若按照扩产后年产45.5万吨计算,足够开采17.3年。

2019年,洛阳钼业又拓展了矿产贸易业务,以4.95亿美元收购了全球第三大有色金属贸易公司IXM,目前IXM已负责TFM所产铜与钴全部产量、巴西所产铌全部产量及NPM所产铜部分产量的对外销售。

2020年再次发力刚果(金)以5.5亿美元拿下了Kisanfu铜钴矿95%股份。该矿为全球最大、最高品位的未开发铜钴项目之一。之后,洛阳钼业将其中的25%股份以1.375亿美元卖给了宁德时代。

收购Kisanfu后,洛阳钼业的铜钴资源量大幅增长,以2022年数据测算,将超越嘉能可成为全球钴资源量第一的公司。

洛阳钼业海外收购列表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除了上述掌握控制权的金属项目外,洛阳钼业在2019年经过收购最终间接持有华越镍钴30%股权。其与华友钴业和青山集团合作投资了印尼Morowali工业园区建设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将年产6万吨镍金属量的混合氢氧化镍钴(MHP),该项目已于2022年6月达产。

通过连续不断地收购海外优质甚至顶尖的金属资源,洛阳钼业逐渐坐稳了多金属品种矿业巨头的位置。

在此期间,洛阳钼业也陆续剥离了非核心业务回笼资金,包括洛阳坤宇矿业、洛阳永宁金铅冶炼有限公司、洛钼集团硬质合金有限公司以及一批闲置房产和资产,为收购做好了充分的现金流准备。

“一个矿业公司的未来空间,就在于持续不断地占有最优质的自然资源。”袁宏林表示。

民生证券曾发布研报评价洛阳钼业自2013年以来的收购“时点精准,已获时间验证”,因为均是矿业比较低迷时期进行的逆势收购。

特别是在2016年同时完成了TFM矿和巴西铌磷矿的交割,收购总金额超过40亿美元,但从发布收购预案到资产交割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

从洛阳钼业收购的多个海外项目来看,“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标签特征尤为明显。

此外,多品种的横向布局,也使洛阳钼业不易被单一或少数品种产品波动裹挟。

2022年,该公司铜钴板块毛利率小幅回落至46.82%;铜金和钼钨板块受限于矿石品味下降,毛利率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但铌磷板块受益于磷肥定价模式变更后带来的产品售价提升,2022毛利率明显增长。

在近年热度极高的锂资源方面,洛阳钼业在今年初有所动作。

1月20日,洛阳钼业与宁德时代联合体取得了玻利维亚Uyuni和Oruro两个巨型盐湖的开发权,并建设两座锂提取工厂,碳酸锂年产能将达到5万吨。

借此,洛阳钼业初步完成了“锂-钴-镍”的动力电池三元金属布局。宁德时代现为洛阳钼业第二大股东洛矿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通过洛矿集团持有24.68%的股份。

之所以选在此时入局锂资源,袁宏林表示,矿业公司在资源的判断上,与产业链其他公司的角度有所不同。在基于锂资源并不匮乏的前提下,矿业公司拒绝焦虑带来的高溢价。

“最终还是比拼成本,按照行业的周期规律做自如可控的事。”袁宏林称。

实际上,海外并购也并非都一帆风顺。例如,洛阳钼业的刚果(金)TFM铜钴矿曾遇到权益金问题难题,导致当地政府禁止其铜产品发出港口。

这对洛阳钼业今年业绩造成了一定影响。前三季度,洛阳钼业营收1316.82亿元,同比减少0.59%;归母净利润24.43亿元,同比减少53.96%。

今年7月,权益金问题终于得到解决,三季度业绩因此好转,实现归母净利润17.4亿元,同比增长50%,环比增长35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