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喜茶为何也开起了新式茶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喜茶为何也开起了新式茶馆?

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物业方对喜茶的新鲜感都在减淡,开拓新业态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图片来源:喜茶

界面新闻记者 | 卢奕贝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喜茶在广州万菱汇开出新店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与标准门店不同,它以宋朝茶坊为灵感,在现场增加如屏风、门帘等新中式元素。

产品方面,其菜单包含鲜萃·茗奶茶、鲜萃·中式茶拿铁、鲜萃·柠香茶、鲜萃·纯茶四个系列,共17款饮品,均用“宋云涧”、“满江红”等古风名称命名,客单价在8-16元区间——这个价格甚至比其标准门店还要便宜。

这个叫做“喜茶茶坊”的新店,是喜茶正在尝试的新式茶馆业态。

图片来源:小红书@评茶师-林宇城

奶茶品牌开茶馆,并不打算摒弃饮料里的奶和糖,只是更凸显茶叶的风味。这也是眼下现制茶饮品牌们试探新茶馆业态的共同选择。

喜茶茶坊的产品特点,是采用单杯鲜萃工艺,以及使用凤凰单丛、兰香观音等茶叶,与大桶预泡茶做出区分,并强调不堆叠小料及其他元素。而奈雪的茶开茶院,主打产品是原叶鲜奶茶及茶咖,现场泡制;茶颜悦色在2022年开出的“小神闲茶馆”,重点卖“精品原叶现萃奶茶”。

当然,出于各自不同的品牌特质,它们的新式茶馆业态也做出了不同的衍生。

奈雪的茶仍顺延一贯对大店和第三空间的追求,给茶院标准店型配备了休闲、试饮、工作等空间,并且门店有很大一部分面积留给了茶叶产品展示,核心目的是服务于茶叶零售业务;茶颜悦色则在茶馆里增加了制作流程更复杂、普通门店没有的挂耳手冲茶、特调酒饮等,客单价相对较高。

图片来源:奈雪的茶

不过从喜茶茶坊的菜单和门店布局来看,它似乎不想把模式复杂化。

如果从快速复制扩张的角度看,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店铺模型。产品种类少,意味着从备料、制作、人员招牌培训等各个环节的精简,并且喜茶茶坊并没有像过去喜茶手作、喜茶Lab等店型那种在面积与空间设计上的挥霍。

此外,这家喜茶茶坊首店是在万菱汇原本的喜茶门店原址上重开的,也就是说它的面积与标准店相当。从门店布局来看,茶坊也如标准店一样现场只设置少量座位。

某种程度上,这几年的喜茶变得更加务实了。

不仅是2022年的降价,过去的喜茶喜欢高举高打,在各大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圈开设花样百出的主题门店,但至少在2022年以前,喜茶就在默默收缩这类“花里胡哨”的门店。眼下,全国还设有Lab店型的城市仅剩下广州和深圳。这种务实或许也影响了如今喜茶新业态的选择。

目前,喜茶并没有对外披露关于茶坊店型的未来扩张计划,但如果茶坊店型被证明可行,迅速铺开几乎是必然。

自2022年11月开放加盟后,喜茶的门店扩张速度就像坐火箭。窄门餐眼数据显示,目前喜茶门店总数为2884家,以其2022年底约850家门店总数计算,即一年开出了2000家。

但喜茶或许面临的一个问题是,随着门店网络的张开,点位的加密,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物业方对喜茶的新鲜感都在减淡,开拓新业态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新式茶馆,已成为年轻人社交场合的一股潮流。小红书发布的《2023年度生活趋势》显示,2022年“吃茶去”相关笔记数量同比上涨 532%,更多年轻人开始喝茶,用茶来招待朋友。

但这也意味着竞争者众多。

不仅是奈雪、茶颜悦色,2018年在深圳创立的纯茶品牌tea’stone号称店内售卖108种茶,目前在深圳、上海等地开出11家门店,曾在2019、2021、2022年获得4轮融资;2015年创始于北京的品牌煮葉TEASURE主打原叶茶、调味饮、风味煮三大系列,目前已在北京、西安等地开出12家门店。

还有更多新兴品牌在尝试茶馆的更多可能,比如2011年创始于厦门的BASAO佰朔还将门店开到了中国香港,以此探索新中式茶馆国际化的可能。

品牌们的经营模式或有差异,但思考的事却是相通的——传统茶如何在现代化语境下发展,融入年轻人的日常生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喜茶

215
  • TOPBRAND | 斑马与巧获融资;传Mytheresa考虑退市;喜茶联名BE@RBRICK;宝洁旗下OUAI任命首席执行官
  • 霸王茶姬再次被传赴美上市,门店已超4000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喜茶为何也开起了新式茶馆?

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物业方对喜茶的新鲜感都在减淡,开拓新业态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图片来源:喜茶

界面新闻记者 | 卢奕贝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喜茶在广州万菱汇开出新店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与标准门店不同,它以宋朝茶坊为灵感,在现场增加如屏风、门帘等新中式元素。

产品方面,其菜单包含鲜萃·茗奶茶、鲜萃·中式茶拿铁、鲜萃·柠香茶、鲜萃·纯茶四个系列,共17款饮品,均用“宋云涧”、“满江红”等古风名称命名,客单价在8-16元区间——这个价格甚至比其标准门店还要便宜。

这个叫做“喜茶茶坊”的新店,是喜茶正在尝试的新式茶馆业态。

图片来源:小红书@评茶师-林宇城

奶茶品牌开茶馆,并不打算摒弃饮料里的奶和糖,只是更凸显茶叶的风味。这也是眼下现制茶饮品牌们试探新茶馆业态的共同选择。

喜茶茶坊的产品特点,是采用单杯鲜萃工艺,以及使用凤凰单丛、兰香观音等茶叶,与大桶预泡茶做出区分,并强调不堆叠小料及其他元素。而奈雪的茶开茶院,主打产品是原叶鲜奶茶及茶咖,现场泡制;茶颜悦色在2022年开出的“小神闲茶馆”,重点卖“精品原叶现萃奶茶”。

当然,出于各自不同的品牌特质,它们的新式茶馆业态也做出了不同的衍生。

奈雪的茶仍顺延一贯对大店和第三空间的追求,给茶院标准店型配备了休闲、试饮、工作等空间,并且门店有很大一部分面积留给了茶叶产品展示,核心目的是服务于茶叶零售业务;茶颜悦色则在茶馆里增加了制作流程更复杂、普通门店没有的挂耳手冲茶、特调酒饮等,客单价相对较高。

图片来源:奈雪的茶

不过从喜茶茶坊的菜单和门店布局来看,它似乎不想把模式复杂化。

如果从快速复制扩张的角度看,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店铺模型。产品种类少,意味着从备料、制作、人员招牌培训等各个环节的精简,并且喜茶茶坊并没有像过去喜茶手作、喜茶Lab等店型那种在面积与空间设计上的挥霍。

此外,这家喜茶茶坊首店是在万菱汇原本的喜茶门店原址上重开的,也就是说它的面积与标准店相当。从门店布局来看,茶坊也如标准店一样现场只设置少量座位。

某种程度上,这几年的喜茶变得更加务实了。

不仅是2022年的降价,过去的喜茶喜欢高举高打,在各大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圈开设花样百出的主题门店,但至少在2022年以前,喜茶就在默默收缩这类“花里胡哨”的门店。眼下,全国还设有Lab店型的城市仅剩下广州和深圳。这种务实或许也影响了如今喜茶新业态的选择。

目前,喜茶并没有对外披露关于茶坊店型的未来扩张计划,但如果茶坊店型被证明可行,迅速铺开几乎是必然。

自2022年11月开放加盟后,喜茶的门店扩张速度就像坐火箭。窄门餐眼数据显示,目前喜茶门店总数为2884家,以其2022年底约850家门店总数计算,即一年开出了2000家。

但喜茶或许面临的一个问题是,随着门店网络的张开,点位的加密,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物业方对喜茶的新鲜感都在减淡,开拓新业态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新式茶馆,已成为年轻人社交场合的一股潮流。小红书发布的《2023年度生活趋势》显示,2022年“吃茶去”相关笔记数量同比上涨 532%,更多年轻人开始喝茶,用茶来招待朋友。

但这也意味着竞争者众多。

不仅是奈雪、茶颜悦色,2018年在深圳创立的纯茶品牌tea’stone号称店内售卖108种茶,目前在深圳、上海等地开出11家门店,曾在2019、2021、2022年获得4轮融资;2015年创始于北京的品牌煮葉TEASURE主打原叶茶、调味饮、风味煮三大系列,目前已在北京、西安等地开出12家门店。

还有更多新兴品牌在尝试茶馆的更多可能,比如2011年创始于厦门的BASAO佰朔还将门店开到了中国香港,以此探索新中式茶馆国际化的可能。

品牌们的经营模式或有差异,但思考的事却是相通的——传统茶如何在现代化语境下发展,融入年轻人的日常生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