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邦服饰周成建没有退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邦服饰周成建没有退路

4年合计亏损超29亿元。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沈庹

周成建曾是中国最富裕的裁缝。可他的美邦服饰,这几年亏多盈少,他不得已四处补漏,难顾老本行。

就在几天前,他又转让了部分股权,为上市公司继续输血。

周成建最大的困扰,还是市场。美特斯邦威店面越来越少,服饰消费市场变幻莫测,让他难以应对自如。

很难说,他几个月前兴致勃勃地布局的电商业务,会砸起怎样的水花。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裁缝

夜深人静之时,周成建或许会回忆,13岁走出老家石坑岭村时的那个夏天。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家子弟,意外考入县城中学。

出身农村的他,时时被人看不起,强烈的自卑感,激发了他的斗志。熬到毕业,他让父亲为自己找了个手艺好的裁缝师傅,跟着做学徒。

裁缝这门手艺,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但周成建似乎为天选的裁缝,师傅稍一点拨,他就通了窍。不到一个月,就能跟着师傅上门帮人做衣服了。

那个年代,学徒一般3年才能出师,周成建不到1年就单干了。

1982年,他在青田县创办服装纽扣厂,拉开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却为此交出了昂贵的学费。

为了承接客商订单,他贷款30万元,聘请100多位裁缝不分昼夜地干,结果产品质量没过关,背上巨债。

为还欠债,周成建经人介绍到温州妙果寺服装批发市场,专做服装代加工业务。这大概是他创业经历中,最为辛苦的一段,白天接单,晚上赶货加工,恨不能将时间掰成两半儿用。

结果还是出了岔子。他加工的一批西装袖子短了一大截,算下来赔偿都得十万元。不得已,死马当做活马医,他把服装改款,让客户试卖。未曾想,意外赌对了。

这次惊险的经历,帮他打开了生意之门。在代加工业务之外,他开始批量生产仿制衣服售卖。

此时,小小的服装批发市场,已不能满足周成建的野心。

1993年,美特斯邦威成立,两年后,在温州开出第一家美特斯邦威门店。

早期,这个品牌经常被误会为外国品牌,其真正的含义是——美丽特别斯于此,扬我国邦之威。

正是周成建对这个品牌名的钟爱,他的第二个儿子的名字里,就有“邦威”两个字。

顶峰

放弃批发,转向零售,是周成建创业史上的重大转折。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香港品牌开创中国休闲服饰零售连锁的先河,当时中国大陆时尚品牌甚少,巨大的市场空白,激发了周成建的野心。

线下开店,周成建没有固守陈规,依耐克模式画瓢,把设计和品牌牢牢抓在手里,生产交给第三方,公司通过加盟模式扩大销售渠道网络。

这种轻资产模式,得到当时到省领导的肯定。小裁缝周成建,胆子更大了。

他不再甘于蜗居温州,2003年固执地将公司总部迁至上海,广阔的视野,更市场化的环境,让美特斯邦威走上高速路,当年门店规模超过千家。

事实证明了周成建决策的正确,在周杰伦的代言加持之下,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被年轻人广泛熟知,成为名副其实的“步行街之王”。

2008年,美邦服饰(002269.SZ)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国内休闲服饰第一股。公司上市当天,周成建送给深交所一座镀金缝纫机。当时的他,也是豪情万丈——不仅要做中国的裁缝,还要做世界的裁缝。

上市之日,周成建及其长女持有股票市值超过160亿元。

此后,周成建接连3年成为胡润服装富豪榜首富,2010年财富达到216亿元。

与此同时,美邦服饰业绩飙升,2011年营业收入99.45亿元,归母净利润12.06亿元,全国门店超过5000家,登顶自我巅峰。

重挫

在服装首富宝座上屁股还没坐热,周成建就摔了下来。

曾经备受年轻群体青睐的美邦,在市场受到了冷遇。一方面,外资品牌ZARA、优衣库等在2012年前后进入中国,快时尚改变了传统休闲服饰市场。另外,电商也在重创传统线下零售业。

内外多重重压之下,美邦服饰业绩自2012年开始下滑,2015年首次出现亏损,亏损4.32亿元,一时惊诧业内。

之后,公司在2016年、2018年间歇性业绩回暖,2019年到2022年,这4年合计亏损超29亿元。

对服装库存和市场的误判,可能是周成建最大的败笔。

2012年开始,中国休闲服饰品牌进入调整期,国际快时尚品牌长驱直入,港资及内资品牌应对变化相对迟缓。

那时的周成建,依然对服饰消费市场过分乐观,2014年还认为再高的库存,也会被庞大的国内市场消化掉。当年,公司存货规模14.36亿元,占总资产的20.55%。

2014年,公司存货周转天数为149.5天,之后逐年上升,到2022年已达346.2天。存货难及时消化,现金流难以保障,公司财务压力陡增。

为应对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冲击,周成建选择了自建平台应对。2010年推出邦购网、2015年推出有范APP,耗费了大量资金。仅有范冠名《奇葩说》,一季费用就高达5000万元。

2016年,周成建突然离开公司,由长女胡佳佳接任董事长。暂时失去主心骨的美邦,经营遭遇重挫,一时难以止损。

救赎

这几年,周成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亲手创建美邦帝国摇摇欲坠,竟然没有太好的办法。

2021年3月,美邦服饰卖掉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美邦服饰博物馆。这是巅峰期,公司耗周重金建设,里面展示着周成建从全国收罗来的各民族服饰。

紧接着,公司将所持华瑞银行10.1%股权,以4.24亿元卖掉。这是美邦服饰旗下,难得的年年盈利的优质资产。

去年10月、12月和今年6月,公司将位于武汉、贵阳及沈阳三处物业转让,8个月3次卖楼,均由周成建的老朋友,李如成的雅戈尔(600177.SH)接盘。

经过不断卖房卖子回血,公司状况有所向好。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归母净利润4164万元。

11月8日,周成建控制的华服投资将所持上市公司5.97%股权,以1.62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深圳高申资管,套现2.43亿元。所得资金,将用于支持美邦服饰的发展。

不过,对于尚未完全恢复自我造血的美邦来说,这笔钱仍是杯水车薪。

自己犯下的错,最终得自己来埋单。一度在资本市场迷失的周成建,决定回到服饰主业。不过,这几年,美邦服饰持续关店,截至今年6月,门店仅剩925家。

怎么办?58岁的周成建亲自上阵,选择抢抓内容电商的机遇。他自谦在电商领域,是学习者和实践者。

今年6月,他分别在老家丽水、杭州分别注册了电商企业,试图让美邦产品重新回到消费者面前。

周成建曾说过,如今企业经营这么糟糕,已经没有退路了。

短时间内,他不太可能做回那个单纯的裁缝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邦服饰

2.1k
  • 因2023年度业绩预告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美邦服饰及相关责任人收上海证监局警示函
  • 美邦服饰沈阳公司拟注销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邦服饰周成建没有退路

4年合计亏损超29亿元。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沈庹

周成建曾是中国最富裕的裁缝。可他的美邦服饰,这几年亏多盈少,他不得已四处补漏,难顾老本行。

就在几天前,他又转让了部分股权,为上市公司继续输血。

周成建最大的困扰,还是市场。美特斯邦威店面越来越少,服饰消费市场变幻莫测,让他难以应对自如。

很难说,他几个月前兴致勃勃地布局的电商业务,会砸起怎样的水花。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裁缝

夜深人静之时,周成建或许会回忆,13岁走出老家石坑岭村时的那个夏天。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家子弟,意外考入县城中学。

出身农村的他,时时被人看不起,强烈的自卑感,激发了他的斗志。熬到毕业,他让父亲为自己找了个手艺好的裁缝师傅,跟着做学徒。

裁缝这门手艺,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但周成建似乎为天选的裁缝,师傅稍一点拨,他就通了窍。不到一个月,就能跟着师傅上门帮人做衣服了。

那个年代,学徒一般3年才能出师,周成建不到1年就单干了。

1982年,他在青田县创办服装纽扣厂,拉开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却为此交出了昂贵的学费。

为了承接客商订单,他贷款30万元,聘请100多位裁缝不分昼夜地干,结果产品质量没过关,背上巨债。

为还欠债,周成建经人介绍到温州妙果寺服装批发市场,专做服装代加工业务。这大概是他创业经历中,最为辛苦的一段,白天接单,晚上赶货加工,恨不能将时间掰成两半儿用。

结果还是出了岔子。他加工的一批西装袖子短了一大截,算下来赔偿都得十万元。不得已,死马当做活马医,他把服装改款,让客户试卖。未曾想,意外赌对了。

这次惊险的经历,帮他打开了生意之门。在代加工业务之外,他开始批量生产仿制衣服售卖。

此时,小小的服装批发市场,已不能满足周成建的野心。

1993年,美特斯邦威成立,两年后,在温州开出第一家美特斯邦威门店。

早期,这个品牌经常被误会为外国品牌,其真正的含义是——美丽特别斯于此,扬我国邦之威。

正是周成建对这个品牌名的钟爱,他的第二个儿子的名字里,就有“邦威”两个字。

顶峰

放弃批发,转向零售,是周成建创业史上的重大转折。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香港品牌开创中国休闲服饰零售连锁的先河,当时中国大陆时尚品牌甚少,巨大的市场空白,激发了周成建的野心。

线下开店,周成建没有固守陈规,依耐克模式画瓢,把设计和品牌牢牢抓在手里,生产交给第三方,公司通过加盟模式扩大销售渠道网络。

这种轻资产模式,得到当时到省领导的肯定。小裁缝周成建,胆子更大了。

他不再甘于蜗居温州,2003年固执地将公司总部迁至上海,广阔的视野,更市场化的环境,让美特斯邦威走上高速路,当年门店规模超过千家。

事实证明了周成建决策的正确,在周杰伦的代言加持之下,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被年轻人广泛熟知,成为名副其实的“步行街之王”。

2008年,美邦服饰(002269.SZ)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国内休闲服饰第一股。公司上市当天,周成建送给深交所一座镀金缝纫机。当时的他,也是豪情万丈——不仅要做中国的裁缝,还要做世界的裁缝。

上市之日,周成建及其长女持有股票市值超过160亿元。

此后,周成建接连3年成为胡润服装富豪榜首富,2010年财富达到216亿元。

与此同时,美邦服饰业绩飙升,2011年营业收入99.45亿元,归母净利润12.06亿元,全国门店超过5000家,登顶自我巅峰。

重挫

在服装首富宝座上屁股还没坐热,周成建就摔了下来。

曾经备受年轻群体青睐的美邦,在市场受到了冷遇。一方面,外资品牌ZARA、优衣库等在2012年前后进入中国,快时尚改变了传统休闲服饰市场。另外,电商也在重创传统线下零售业。

内外多重重压之下,美邦服饰业绩自2012年开始下滑,2015年首次出现亏损,亏损4.32亿元,一时惊诧业内。

之后,公司在2016年、2018年间歇性业绩回暖,2019年到2022年,这4年合计亏损超29亿元。

对服装库存和市场的误判,可能是周成建最大的败笔。

2012年开始,中国休闲服饰品牌进入调整期,国际快时尚品牌长驱直入,港资及内资品牌应对变化相对迟缓。

那时的周成建,依然对服饰消费市场过分乐观,2014年还认为再高的库存,也会被庞大的国内市场消化掉。当年,公司存货规模14.36亿元,占总资产的20.55%。

2014年,公司存货周转天数为149.5天,之后逐年上升,到2022年已达346.2天。存货难及时消化,现金流难以保障,公司财务压力陡增。

为应对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冲击,周成建选择了自建平台应对。2010年推出邦购网、2015年推出有范APP,耗费了大量资金。仅有范冠名《奇葩说》,一季费用就高达5000万元。

2016年,周成建突然离开公司,由长女胡佳佳接任董事长。暂时失去主心骨的美邦,经营遭遇重挫,一时难以止损。

救赎

这几年,周成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亲手创建美邦帝国摇摇欲坠,竟然没有太好的办法。

2021年3月,美邦服饰卖掉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美邦服饰博物馆。这是巅峰期,公司耗周重金建设,里面展示着周成建从全国收罗来的各民族服饰。

紧接着,公司将所持华瑞银行10.1%股权,以4.24亿元卖掉。这是美邦服饰旗下,难得的年年盈利的优质资产。

去年10月、12月和今年6月,公司将位于武汉、贵阳及沈阳三处物业转让,8个月3次卖楼,均由周成建的老朋友,李如成的雅戈尔(600177.SH)接盘。

经过不断卖房卖子回血,公司状况有所向好。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归母净利润4164万元。

11月8日,周成建控制的华服投资将所持上市公司5.97%股权,以1.62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深圳高申资管,套现2.43亿元。所得资金,将用于支持美邦服饰的发展。

不过,对于尚未完全恢复自我造血的美邦来说,这笔钱仍是杯水车薪。

自己犯下的错,最终得自己来埋单。一度在资本市场迷失的周成建,决定回到服饰主业。不过,这几年,美邦服饰持续关店,截至今年6月,门店仅剩925家。

怎么办?58岁的周成建亲自上阵,选择抢抓内容电商的机遇。他自谦在电商领域,是学习者和实践者。

今年6月,他分别在老家丽水、杭州分别注册了电商企业,试图让美邦产品重新回到消费者面前。

周成建曾说过,如今企业经营这么糟糕,已经没有退路了。

短时间内,他不太可能做回那个单纯的裁缝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