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巴以冲突长期化的经济影响:全球贸易成本攀升,印欧经济走廊或被搁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以冲突长期化的经济影响:全球贸易成本攀升,印欧经济走廊或被搁置

加速去全球化趋势的潜在的新风险。

来源:视觉中国

巴以冲突大规模升级一个多月以来,和平的曙光仍未出现。1113日,以色列第一夫人米歇尔·赫尔佐格透露,其子作为以色列地面行动部队一员已在战斗中失联。

随着双方冲突呈现出长期化的苗头,以色列作为全球供应链重要一环和中东地区的重要节点,军事冲突对该国的影响正通过全球贸易网络和大宗商品市场对全球经济造成负面冲击。

芯片、化肥、药品:以色列冲击全球供应

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的统计,以色列的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电子元器件、贵金属、医药品、机械制品、化工产品等。这其中全球可替代性较弱的芯片、钾肥和药品等以色列强势产业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最大。

以色列出口结构。图源:tradingeconomics

拥有近200家芯片企业和30余个芯片研发中心的以色列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包括英特尔、英伟达、苹果、三星、谷歌、博世在内的几乎所有芯片大厂均在以色列设立生产基地或研发中心。

作为以色列雇佣员工数量最多的私人部门,英特尔拥有1.28万名以色列员工,并在海法市设有研发中心,在迦特镇运营着一座7纳米级的Fab 28芯片工厂,另一座5纳米级的Fab 38芯片工厂也正在建设中。

此外,被英特尔收购的以色列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也是该细分领域内的三大供应商之一。另一家同样被英特尔收购的以色列芯片代工企业高塔半导体(Tower Semiconductor)则拥有5万片圆晶的月产能,为全球第七大圆晶代工厂,主要聚焦于提供模拟和混合信号半导体组件。

英特尔在2022年为以色列贡献了87亿美元的出口额,相当于以色列GDP1.75%。其中英特尔研发中心所在的海法市距离黎巴嫩边境仅40分钟车程,以色列国防军与黎巴嫩真主党自冲突升级以来一直在边境地带进行交火。而Fab 28芯片工厂所在的迦特镇更是距离加沙地带仅30分钟车程。

Mobileye与高塔半导体对于欧洲汽车产业链至关重要,尤其是与Mobileye曾经达成深度合作的宝马集团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可能面临停工停产的窘境。

除英特尔以外,借助人工智能风口实现弯道超车的英伟达也在以色列设立了除美国本土之外的全球第二大研发中心。该公司在以色列近3300名的雇员相当于全球员工数量的12%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此前在一份内部邮件中就提及,已有近400名以色列员工被征召入伍。此前被哈马斯绑架为人质的Avinatan Or就被证实为英伟达员工。原定于1015日开幕、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举行的人工智能峰会也被主办方英伟达宣布取消。

在半导体之外,以色列也是全球钾肥出口大国。尤其是拥有死海矿产和内盖夫沙漠磷矿石独家开采权的以色列化工集团是世界第六大钾肥生产商,也是泛欧洲区域内的第二大钾肥生产商和第一大磷肥生产商。

以色列全国则拥有约400万吨的钾肥年产能,相当于全球钾肥市场的8%,若将区域内的另一家钾肥巨头约旦钾肥公司纳入计算,则该区域650万吨的钾肥年产能占到了全球12%的产能,足以对全球化肥市场造成巨大冲击。

此外,以色列也是全球最重要的仿制药生产国之一,年出口规模近20亿美元。该国的梯瓦制药就是全球最大仿制药制造商。

全球贸易成本正迅速上升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巴以冲突正在进一步侵蚀本已十分脆弱的全球供应链,正如国际贸易组织总干事伊维拉所指出的,全球的不确定性已经限制了贸易增长,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突然爆发的战争将加剧这一情况,但是全球供应链预计并不会出现新冠疫情期间断裂的极端情况。

一方面,以色列较小的经济体量对全球市场冲击有限。即便是以色列最重要的出口产品——半导体在全球芯片市场的销售份额占比也仅为3%。加拿大丰业银行分析师Ben Isaacson此前的报告显示,即便钾肥出口枢纽阿什杜德港受到影响,也仅威胁全球3%的钾肥供应。S&P Global数据也显示,以色列药品仅占美国药品总进口量的1.1%和欧盟药品总进口量的0.8%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期间被西方各国摆上政治议题的供应链重塑问题,也确实对缓冲巴以冲突带来的影响起到了部分作用。例如2023年至今以色列供应商占欧盟芯片处理器总进口的14%,但在《欧盟芯片法案》的推动下,欧盟境内的企业在过去两年内均增加了库存量并多元化供应链。以本应受到Mobileye供应冲击的宝马为例,该集团已经将新一代自动驾驶系统合作伙伴选为高通,摆脱了对Mobileye的单方面依赖。至于宝马其他车规级芯片供应,该集团早在2021年底就引入了德国本土企业Inova Semiconductors和在德国设厂的格芯作为新芯片供应商。

尤其是新冠疫情期间供应链断裂问题引发的全球需求不振,更成为了平衡此次供应链波动的积极因素之一。例如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之后,这两大化肥生产大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短暂缺位一度使得全球各种化肥价格飙升,尿素价格甚至一度突破1000美元/吨。受价格波动影响,全球钾肥需求当年下跌7%,荷兰Rabobank预计今年增长3%,且在2025年之前无法恢复至俄乌冲突前水平。随着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钾肥出口恢复,东欧产能填补以色列的缺口已足够富余。

不过,巴以冲突并未撕裂全球供应链并不代表供应链未受到影响。

即便以色列的钾肥出口枢纽阿什杜德港和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并未关停,但贸易成本正在迅速上升却无法避免。

其中距离加沙地带边境仅10公里的阿什凯隆港在1010日就遭到了哈马斯导弹袭击,在短暂关停之后该港的吞吐量急剧下降,目前仅有约20艘船只停靠该港。至于更为重要的阿什杜德港,也面临着航运成本剧增的挑战。

以色列海岸线的贸易风险由来已久,并被保险公司长期划定为高风险区域,航运公司均需要额外缴纳战争险保费。考虑到巴以冲突升级的规模和性质,保险市场预计费率将大幅上涨。

自冲突大规模升级以来,保险的额外溢价已经增加了十倍有余,达到船舶价值的0.15-0.2%左右,而今年早些时候的溢价还仅为船舶价值的0.0125%。目前在阿什杜德港停靠着的船只包括巴拿马型至Feedermax型的集装箱船以及巴拿马型散货船,其中最高报价估计达2000元美元。值得一提的是,4万吨级的m/v ROJEN号散货船目前也在阿什杜德港,该船曾在俄乌冲突期间于乌克兰切尔诺莫斯克港被俄军扣留,后在黑海粮食协议框架下被释放。

另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则是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船(FPSOENERGEAN POWER号。该船距离海岸线90公里,虽较为远离加沙地带,但考虑到该船的战略重要性,其保额高达10亿美元。

此外根据惯例,航运公司有权利对所有滞留在港口的出境箱和入境箱收取滞期费。虽然地中海航运和马士基两大巨头已宣布取消滞期费至118日,但以以色列货运公司Zim为代表的部分运输公司开始收取每标准集装箱50100美元的战争险附加费

被搁置的印欧经济走廊梦

巴以冲突除了在技术层面加剧了全球贸易的成本之外,也被外界视为加速去全球化趋势的潜在的新风险。例如富国银行的国际经济学家Brendan McKenna表示,巴以冲突可能成为去全球化的又一个催化剂,尽管其程度仍难以确定。

McKenna认为,如果中东局势进一步升级,可能会导致中东地区以及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之间出现更大的分裂。例如明确支持以色列的美国与其他大国存在的分歧可能进一步加深。

巴以冲突在国际贸易层面的一个重要牺牲者是印度。

作为2023G20印度主场外交的主要成果之一,印度、美国、阿联酋、沙特阿拉伯、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欧盟政府在9月的G20期间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就设立印度-中东-欧洲经济走廊(IMEEC)达成一致。该经济走廊旨在通过促进亚洲、波斯湾和欧洲之间的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来促进经济发展,但普遍被视为美国和印度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回应。

由于规划中将以色列海法港列为了印度产品进入欧洲的关键节点,因此也被视为各方企图挑战苏伊士运河贸易地位的一次尝试。

印度总理莫迪曾将IMEEC描述为未来百年内世界贸易的基础,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表示这个历史上最大的合作项目将改变以色列和中东的面貌,并造福全世界

考虑到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均为IMEEC成员国,随着以色列目前加大在加沙地带的攻势,这两个中东国家几无可能在如今这个时间节点与以色列开展项目合作,这也意味着IMEEC短期内将陷入停滞。

正如印度HDFC银行高级经济学家Mayank Jha所说每当考虑这种规模的项目时,都要考虑到中东紧张局势,我确信它会被推迟,并会产生一些影响。印度BR Ambedkar经济学院的NR Bhanumurthy也认为,经济走廊的成功取决于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关系的改善,但随着特拉维夫和加沙方面的冲突升级,这一项目的未来将很严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英特尔

4.9k
  • 英特尔大跌近13%,跌幅为2020年以来单日最大
  • 美股开盘:三大指数集体高开,热门中概股普遍上涨,小鹏汽车涨近9%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巴以冲突长期化的经济影响:全球贸易成本攀升,印欧经济走廊或被搁置

加速去全球化趋势的潜在的新风险。

来源:视觉中国

巴以冲突大规模升级一个多月以来,和平的曙光仍未出现。1113日,以色列第一夫人米歇尔·赫尔佐格透露,其子作为以色列地面行动部队一员已在战斗中失联。

随着双方冲突呈现出长期化的苗头,以色列作为全球供应链重要一环和中东地区的重要节点,军事冲突对该国的影响正通过全球贸易网络和大宗商品市场对全球经济造成负面冲击。

芯片、化肥、药品:以色列冲击全球供应

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的统计,以色列的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电子元器件、贵金属、医药品、机械制品、化工产品等。这其中全球可替代性较弱的芯片、钾肥和药品等以色列强势产业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最大。

以色列出口结构。图源:tradingeconomics

拥有近200家芯片企业和30余个芯片研发中心的以色列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包括英特尔、英伟达、苹果、三星、谷歌、博世在内的几乎所有芯片大厂均在以色列设立生产基地或研发中心。

作为以色列雇佣员工数量最多的私人部门,英特尔拥有1.28万名以色列员工,并在海法市设有研发中心,在迦特镇运营着一座7纳米级的Fab 28芯片工厂,另一座5纳米级的Fab 38芯片工厂也正在建设中。

此外,被英特尔收购的以色列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也是该细分领域内的三大供应商之一。另一家同样被英特尔收购的以色列芯片代工企业高塔半导体(Tower Semiconductor)则拥有5万片圆晶的月产能,为全球第七大圆晶代工厂,主要聚焦于提供模拟和混合信号半导体组件。

英特尔在2022年为以色列贡献了87亿美元的出口额,相当于以色列GDP1.75%。其中英特尔研发中心所在的海法市距离黎巴嫩边境仅40分钟车程,以色列国防军与黎巴嫩真主党自冲突升级以来一直在边境地带进行交火。而Fab 28芯片工厂所在的迦特镇更是距离加沙地带仅30分钟车程。

Mobileye与高塔半导体对于欧洲汽车产业链至关重要,尤其是与Mobileye曾经达成深度合作的宝马集团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可能面临停工停产的窘境。

除英特尔以外,借助人工智能风口实现弯道超车的英伟达也在以色列设立了除美国本土之外的全球第二大研发中心。该公司在以色列近3300名的雇员相当于全球员工数量的12%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此前在一份内部邮件中就提及,已有近400名以色列员工被征召入伍。此前被哈马斯绑架为人质的Avinatan Or就被证实为英伟达员工。原定于1015日开幕、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举行的人工智能峰会也被主办方英伟达宣布取消。

在半导体之外,以色列也是全球钾肥出口大国。尤其是拥有死海矿产和内盖夫沙漠磷矿石独家开采权的以色列化工集团是世界第六大钾肥生产商,也是泛欧洲区域内的第二大钾肥生产商和第一大磷肥生产商。

以色列全国则拥有约400万吨的钾肥年产能,相当于全球钾肥市场的8%,若将区域内的另一家钾肥巨头约旦钾肥公司纳入计算,则该区域650万吨的钾肥年产能占到了全球12%的产能,足以对全球化肥市场造成巨大冲击。

此外,以色列也是全球最重要的仿制药生产国之一,年出口规模近20亿美元。该国的梯瓦制药就是全球最大仿制药制造商。

全球贸易成本正迅速上升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巴以冲突正在进一步侵蚀本已十分脆弱的全球供应链,正如国际贸易组织总干事伊维拉所指出的,全球的不确定性已经限制了贸易增长,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突然爆发的战争将加剧这一情况,但是全球供应链预计并不会出现新冠疫情期间断裂的极端情况。

一方面,以色列较小的经济体量对全球市场冲击有限。即便是以色列最重要的出口产品——半导体在全球芯片市场的销售份额占比也仅为3%。加拿大丰业银行分析师Ben Isaacson此前的报告显示,即便钾肥出口枢纽阿什杜德港受到影响,也仅威胁全球3%的钾肥供应。S&P Global数据也显示,以色列药品仅占美国药品总进口量的1.1%和欧盟药品总进口量的0.8%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期间被西方各国摆上政治议题的供应链重塑问题,也确实对缓冲巴以冲突带来的影响起到了部分作用。例如2023年至今以色列供应商占欧盟芯片处理器总进口的14%,但在《欧盟芯片法案》的推动下,欧盟境内的企业在过去两年内均增加了库存量并多元化供应链。以本应受到Mobileye供应冲击的宝马为例,该集团已经将新一代自动驾驶系统合作伙伴选为高通,摆脱了对Mobileye的单方面依赖。至于宝马其他车规级芯片供应,该集团早在2021年底就引入了德国本土企业Inova Semiconductors和在德国设厂的格芯作为新芯片供应商。

尤其是新冠疫情期间供应链断裂问题引发的全球需求不振,更成为了平衡此次供应链波动的积极因素之一。例如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之后,这两大化肥生产大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短暂缺位一度使得全球各种化肥价格飙升,尿素价格甚至一度突破1000美元/吨。受价格波动影响,全球钾肥需求当年下跌7%,荷兰Rabobank预计今年增长3%,且在2025年之前无法恢复至俄乌冲突前水平。随着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钾肥出口恢复,东欧产能填补以色列的缺口已足够富余。

不过,巴以冲突并未撕裂全球供应链并不代表供应链未受到影响。

即便以色列的钾肥出口枢纽阿什杜德港和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并未关停,但贸易成本正在迅速上升却无法避免。

其中距离加沙地带边境仅10公里的阿什凯隆港在1010日就遭到了哈马斯导弹袭击,在短暂关停之后该港的吞吐量急剧下降,目前仅有约20艘船只停靠该港。至于更为重要的阿什杜德港,也面临着航运成本剧增的挑战。

以色列海岸线的贸易风险由来已久,并被保险公司长期划定为高风险区域,航运公司均需要额外缴纳战争险保费。考虑到巴以冲突升级的规模和性质,保险市场预计费率将大幅上涨。

自冲突大规模升级以来,保险的额外溢价已经增加了十倍有余,达到船舶价值的0.15-0.2%左右,而今年早些时候的溢价还仅为船舶价值的0.0125%。目前在阿什杜德港停靠着的船只包括巴拿马型至Feedermax型的集装箱船以及巴拿马型散货船,其中最高报价估计达2000元美元。值得一提的是,4万吨级的m/v ROJEN号散货船目前也在阿什杜德港,该船曾在俄乌冲突期间于乌克兰切尔诺莫斯克港被俄军扣留,后在黑海粮食协议框架下被释放。

另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则是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船(FPSOENERGEAN POWER号。该船距离海岸线90公里,虽较为远离加沙地带,但考虑到该船的战略重要性,其保额高达10亿美元。

此外根据惯例,航运公司有权利对所有滞留在港口的出境箱和入境箱收取滞期费。虽然地中海航运和马士基两大巨头已宣布取消滞期费至118日,但以以色列货运公司Zim为代表的部分运输公司开始收取每标准集装箱50100美元的战争险附加费

被搁置的印欧经济走廊梦

巴以冲突除了在技术层面加剧了全球贸易的成本之外,也被外界视为加速去全球化趋势的潜在的新风险。例如富国银行的国际经济学家Brendan McKenna表示,巴以冲突可能成为去全球化的又一个催化剂,尽管其程度仍难以确定。

McKenna认为,如果中东局势进一步升级,可能会导致中东地区以及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之间出现更大的分裂。例如明确支持以色列的美国与其他大国存在的分歧可能进一步加深。

巴以冲突在国际贸易层面的一个重要牺牲者是印度。

作为2023G20印度主场外交的主要成果之一,印度、美国、阿联酋、沙特阿拉伯、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欧盟政府在9月的G20期间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就设立印度-中东-欧洲经济走廊(IMEEC)达成一致。该经济走廊旨在通过促进亚洲、波斯湾和欧洲之间的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来促进经济发展,但普遍被视为美国和印度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回应。

由于规划中将以色列海法港列为了印度产品进入欧洲的关键节点,因此也被视为各方企图挑战苏伊士运河贸易地位的一次尝试。

印度总理莫迪曾将IMEEC描述为未来百年内世界贸易的基础,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表示这个历史上最大的合作项目将改变以色列和中东的面貌,并造福全世界

考虑到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均为IMEEC成员国,随着以色列目前加大在加沙地带的攻势,这两个中东国家几无可能在如今这个时间节点与以色列开展项目合作,这也意味着IMEEC短期内将陷入停滞。

正如印度HDFC银行高级经济学家Mayank Jha所说每当考虑这种规模的项目时,都要考虑到中东紧张局势,我确信它会被推迟,并会产生一些影响。印度BR Ambedkar经济学院的NR Bhanumurthy也认为,经济走廊的成功取决于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关系的改善,但随着特拉维夫和加沙方面的冲突升级,这一项目的未来将很严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