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了阿里,马云还是快复出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了阿里,马云还是快复出吧

或许,马云可以考虑复出,再度出山,帮助阿里度过当下。

文|蓝媒汇  叶二

编辑|魏晓

这一年来,关于阿里的一切,对于外界来说,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突然。

3月,突然就启动“1+6+N”的大拆分;6月,突然张勇就卸任集团CEO,说是为了全身心投入到阿里云;9月,突然张勇就卸任阿里云CEO,该职位由阿里新任CEO吴泳铭接任。

再到现在,突然阿里云就不分拆了,过去一段时间,阿里云推进的分拆、融资、拟上市等等进程,直接叫停了。

就在昨晚阿里最新的财报中,阿里声称:

美国近期扩大了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云智能集团的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可能无法按照原先的设想提升股东价值,因而决定不再推进。

很短的时间内,阿里云便经历了一波行驶方向上的拐弯与再拐弯,掌舵人也是一变再变。

以至于业务层面上发生了重大事故,可能内部都没觉得是多大事,毕竟公司到底是准备朝哪个方向去,答案都未必完全清晰。

当然,除了被叫停分拆之外,钉钉也从阿里云体系中剥离了出来,其营收不再并入到阿里云。过去基于“云钉一体”的战略,钉钉长期被阿里云分管。但现在,钉钉是钉钉,阿里云是阿里云。

对了,同样生变的还有盒马。

阿里在财报中表示,盒马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暂缓,其正在评估确保成功推进项目实施和提升股东价值所必须的市场状况和其他因素。

很明显,这一年来,阿里这艘大船的前行方向,从结果出发,确实出现了很大问题。

决定、执行、然后急刹、掉头,甚至还不是业务层面,而是战略层面。

所带来的涟漪,也是巨大的。于阿里内部,是内耗,是方向感的迷失,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增加。于阿里外部,人们不免猜测这家公司到底怎么了,尤其是,这期间阿里还发生了重大的人事变动。

资本市场,同样是应声而动。当晚盘前阿里巴巴就出现了大跌,最终每股报收79.11美元,跌9.14%。一夜之间市值蒸发202.74亿美元。

俨然,对于现在的阿里来说,正值艰难困境,其迫切需要主心骨坐阵军中,即便身处变革,即便方向会不时变化,但他能保证全员上下齐心,力都往一处使,且充满信心。

这样的灵魂人物,且对公司全体拥有强大号召能力,甚至说成为信仰的人,阿里有,且只有一个。

那就是马云。

即便马云很不合时宜或者说很不凑巧地“缺钱了”,减持套了波现。根据SEC披露,马云家族信托将于11月21日出售共计1000万股、价值8.707亿美元(约63亿元)的阿里股票。

但没有人能否定马云对阿里的热爱,也没有人能否定马云对阿里的掌控力与影响力。

他依旧是阿里这个庞大经济体运转的最有话语权,也最具号召力的统帅,无论是否退休。

事实上在阿里今年以来的系列变动中,马云就已被时任管理层请来主持大局。

3月,马云回国,与张勇出现在杭州的一辆车中。转天,阿里宣布启动“1+6+N”史上最大力度的改革。5月,马云召集淘天集团各业务负责人,指出要“回归淘宝”。等等足见马云在阿里的影响力。

可以预见,在阿里如此动荡,如此艰难之困境,如果马云宣布再度出山,就算是临时过渡,阿里当下的局势也会稳住,前景也会更加明朗。

商业江湖中,灵魂人物复出,拯救公司于危难的佳话,并不少。

国外上,在苹果濒临破产之际,1997年乔布斯重回CEO职位,带领苹果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2022年4月,舒尔茨第三次担任CEO——“每当我觉得星巴克偏离了方向,忽视了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脆弱的平衡,我就需要回来提醒大家,星巴克的核心目的和存在的理由”。

国内上,2009年,联想集团深陷危机之际,柳传志回归担任董事长,将联想拉出低谷,并迎来高速发展期;2018年,中兴遭受制裁,年逾七旬的中兴创始人侯为贵奔波在机场一线,赶赴远方救火。

在阿里本就所处的互联网赛道上,就更常见了。去年重新回归京东的刘强东,将京东的打法聚焦在低价上。时间再拉长点,巨人网络史玉柱、B站创始人陈睿、陌陌创始人唐岩也都在陆续回归到公司的经营中。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此前互联网创始人们的退休时刻,多发生于公司企稳进入成熟稳增长的发展阶段——“守江山”。

但现在,基于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以及竞争的日益激烈,无论是否头部,都面临着不确定性风险,无法高枕无忧,必须得重回“打江山”心态。

而作为企业的灵魂人物、精神支柱,创始人的回归不仅能稳定军心,也代表着这家公司最核心的组织文化,最懂商业模式,也最懂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马云之于阿里,正是如此。

更何况,当时马云的退休,底气在于他相信彼时的阿里已经“有足够的自信和能力”迎接董事局主席的交接,这也标志着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个人特质变成依靠组织机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

但现在随着钦定接班人张勇的离去,随着竞争环境的不断变化,随着公司内部的权力利益交织,很多情况就不一样了。

或许,马云可以考虑复出,再度出山,帮助阿里度过当下。

毕竟他曾说过,“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阿里巴巴

6.3k
  • 港股开盘:指数低开,恒生科技指数跌1.02%,阿里巴巴、腾讯控股跌超1%
  • 科技早报丨阿里云京东云又开启价格战;禾赛回应遭遇“闰年虫”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为了阿里,马云还是快复出吧

或许,马云可以考虑复出,再度出山,帮助阿里度过当下。

文|蓝媒汇  叶二

编辑|魏晓

这一年来,关于阿里的一切,对于外界来说,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突然。

3月,突然就启动“1+6+N”的大拆分;6月,突然张勇就卸任集团CEO,说是为了全身心投入到阿里云;9月,突然张勇就卸任阿里云CEO,该职位由阿里新任CEO吴泳铭接任。

再到现在,突然阿里云就不分拆了,过去一段时间,阿里云推进的分拆、融资、拟上市等等进程,直接叫停了。

就在昨晚阿里最新的财报中,阿里声称:

美国近期扩大了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云智能集团的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可能无法按照原先的设想提升股东价值,因而决定不再推进。

很短的时间内,阿里云便经历了一波行驶方向上的拐弯与再拐弯,掌舵人也是一变再变。

以至于业务层面上发生了重大事故,可能内部都没觉得是多大事,毕竟公司到底是准备朝哪个方向去,答案都未必完全清晰。

当然,除了被叫停分拆之外,钉钉也从阿里云体系中剥离了出来,其营收不再并入到阿里云。过去基于“云钉一体”的战略,钉钉长期被阿里云分管。但现在,钉钉是钉钉,阿里云是阿里云。

对了,同样生变的还有盒马。

阿里在财报中表示,盒马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暂缓,其正在评估确保成功推进项目实施和提升股东价值所必须的市场状况和其他因素。

很明显,这一年来,阿里这艘大船的前行方向,从结果出发,确实出现了很大问题。

决定、执行、然后急刹、掉头,甚至还不是业务层面,而是战略层面。

所带来的涟漪,也是巨大的。于阿里内部,是内耗,是方向感的迷失,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增加。于阿里外部,人们不免猜测这家公司到底怎么了,尤其是,这期间阿里还发生了重大的人事变动。

资本市场,同样是应声而动。当晚盘前阿里巴巴就出现了大跌,最终每股报收79.11美元,跌9.14%。一夜之间市值蒸发202.74亿美元。

俨然,对于现在的阿里来说,正值艰难困境,其迫切需要主心骨坐阵军中,即便身处变革,即便方向会不时变化,但他能保证全员上下齐心,力都往一处使,且充满信心。

这样的灵魂人物,且对公司全体拥有强大号召能力,甚至说成为信仰的人,阿里有,且只有一个。

那就是马云。

即便马云很不合时宜或者说很不凑巧地“缺钱了”,减持套了波现。根据SEC披露,马云家族信托将于11月21日出售共计1000万股、价值8.707亿美元(约63亿元)的阿里股票。

但没有人能否定马云对阿里的热爱,也没有人能否定马云对阿里的掌控力与影响力。

他依旧是阿里这个庞大经济体运转的最有话语权,也最具号召力的统帅,无论是否退休。

事实上在阿里今年以来的系列变动中,马云就已被时任管理层请来主持大局。

3月,马云回国,与张勇出现在杭州的一辆车中。转天,阿里宣布启动“1+6+N”史上最大力度的改革。5月,马云召集淘天集团各业务负责人,指出要“回归淘宝”。等等足见马云在阿里的影响力。

可以预见,在阿里如此动荡,如此艰难之困境,如果马云宣布再度出山,就算是临时过渡,阿里当下的局势也会稳住,前景也会更加明朗。

商业江湖中,灵魂人物复出,拯救公司于危难的佳话,并不少。

国外上,在苹果濒临破产之际,1997年乔布斯重回CEO职位,带领苹果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2022年4月,舒尔茨第三次担任CEO——“每当我觉得星巴克偏离了方向,忽视了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脆弱的平衡,我就需要回来提醒大家,星巴克的核心目的和存在的理由”。

国内上,2009年,联想集团深陷危机之际,柳传志回归担任董事长,将联想拉出低谷,并迎来高速发展期;2018年,中兴遭受制裁,年逾七旬的中兴创始人侯为贵奔波在机场一线,赶赴远方救火。

在阿里本就所处的互联网赛道上,就更常见了。去年重新回归京东的刘强东,将京东的打法聚焦在低价上。时间再拉长点,巨人网络史玉柱、B站创始人陈睿、陌陌创始人唐岩也都在陆续回归到公司的经营中。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此前互联网创始人们的退休时刻,多发生于公司企稳进入成熟稳增长的发展阶段——“守江山”。

但现在,基于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以及竞争的日益激烈,无论是否头部,都面临着不确定性风险,无法高枕无忧,必须得重回“打江山”心态。

而作为企业的灵魂人物、精神支柱,创始人的回归不仅能稳定军心,也代表着这家公司最核心的组织文化,最懂商业模式,也最懂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马云之于阿里,正是如此。

更何况,当时马云的退休,底气在于他相信彼时的阿里已经“有足够的自信和能力”迎接董事局主席的交接,这也标志着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个人特质变成依靠组织机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

但现在随着钦定接班人张勇的离去,随着竞争环境的不断变化,随着公司内部的权力利益交织,很多情况就不一样了。

或许,马云可以考虑复出,再度出山,帮助阿里度过当下。

毕竟他曾说过,“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