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马云不要阿里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马云不要阿里了?”

阿里并没有失去马云,只是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文|旗帜财经  木木

11月16日,阿里美股盘前跌幅接近10%,一度跌破80美元/股;11月17日,阿里巴巴港股开盘继续大跌,当天跌幅超10%。万亿帝国一夜之间超1400亿元市值蒸发,网上哀嚎一片。

恰巧就在这几天,包括支付宝在内的阿里多款应用出现故障。“阿里云盘崩了”“淘宝又崩了”“闲鱼崩了”“钉钉崩了”等话题一度霸榜热搜。

同时引发外界热议的,还有阿里的两个大动作:一是不再推进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二是盒马鲜生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暂缓。

01、马云减持,醉翁之意不在酒

接二连三的“惊雷”让不少人忽视了阿里刚刚发布的2024财年二季度业绩数据:本季度营收2247.9亿元,同比上涨8.5%,超过市场预期为2241亿元;本季度经调整净利润为401.88亿元,同比增长19%;非公认会计准则摊薄每股美国存托股收益为15.63元,同比增长21%。

若单从数据看,阿里似乎正在扭转此前颓势朝着乐观方向发展,蔡崇信也表示阿里处于为增长而投资的最佳财务状况。

为什么就在这个时候,马云要减持阿里?

实际上,马云并不是近几天才决定“淡出”阿里股东架构的。

2020年7月2日,有媒体报道当时马云持股已降至4.8%,低于5%。而早在阿里2019年11月重返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中,马云持股约6.1%;2020年10月,马云从阿里董事会成员列表中移除;在蚂蚁集团今年1月发布股东架构调整,马云虽拥有10%左右股份但放弃投票权,不再是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

随着过往几年马云在阿里集团的不断淡出,他一直在稳定地减持阿里股票。

据媒体整理信息:2014年阿里巴巴IPO后,马云曾在2014年9月到2019年11月期间,减持了约价值400—500亿元的股票;2019年11月到2020年7月,减持了约300—400亿元。减持后,马云的持股比例从6.1%降至2020年的4.8%。2020年7月至2022年2月,马云又减持了大约50—100亿元股票,截至2022年2月,持股比例进一步降至4.5%。

今年,阿里管理层大动作频频,外界称其为“闪电换帅”。马云退位后执掌阿里多年的张勇一退到底,先是卸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职务,后又辞任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与此同时,蔡崇信出任阿里集团董事会主席,吴泳铭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CEO。

此举让低调许久的马云突然曝光率大增,引得外界猜测纷纷。有分析认为,马云几次公开露面都与阿里重大调整密切相关,可见其对阿里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对于近日这番减持,有观点认为马云对公司发展的关注度在降低,但更多分析认为,这并不意味着马云“不要阿里巴巴了”,阿里的创业元老们正在逐渐回归公司前台。

有人认为,马云的举动正是其商业布局策略的一部分,即逐步减少对阿里的持股,将更多资源投入到新兴领域。这里所说的新兴领域,就包括阿里云、盒马。

02、王牌项目风波不断,市场观望情绪加重

一方面,阿里云风波不断。

前CEO张勇上任半年黯然退场,10月31日云栖大会,蔡崇信曾骄傲表示全国80%的科技企业和超过一半的AI大模型公司跑在阿里云上,然而不到半个月时间,这番表态就被狠狠打脸。11月12日阿里系全线产品集体“崩了”登上热搜,当天的两个多小时内,众多网友反映淘宝、支付宝、饿了么、闲鱼、钉钉等软件出现问题。这让业界再次关注到阿里云底层技术是否存在漏洞,阿里云的稳定性会否影响到其安全性等问题。

实际上,外界对阿里云的担心并不仅仅在技术层面上。随着华为云的步步紧逼,阿里云逐渐显得被动和尴尬,截至去年第四季度,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从38.6%跌至了32.6%。在最新三季报中,阿里云收入增速日趋缓慢,同比增长仅为2%。

同时,美国的芯片出口限制延续,对于国内云厂商提供算力支持提出了严峻挑战。这让阿里不得不暂停了分拆计划,并在财报中表示“美国近期扩大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云智能集团的前景带来不确定性。我们认为,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可能无法按照原先的设想提升股东价值。”

外忧重重,阿里云的内患同样不容忽视。

今年5月,阿里云一季度首次出现收入负增,集团给出裁员7%的指标,伴随着“一拆六”战略出台,阿里云的人员优化更是被传为重灾区。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阿里云创始人王坚最近屡屡代表阿里云出席各种活动和签约仪式,但他一直表示自己在阿里没有担任职务;而新任阿里云CEO吴泳铭或只是过渡领导,于是,外界猜测阿里云目前处于“权力真空”状态。

另一方面,盒马鲜生日子难过。

早在阿里刚公布“一拆六”时,盒马便传出将于今年11月完成赴港上市,按照2022年前后,估值高达60亿甚至100亿美元。然而到9月,有传闻称盒马IPO仅能拿到40亿美元左右估值,与预期差距过大,或导致IPO搁置。

近几天,阿里直接官宣了IPO搁置计划。业界分析称,盒马改变计划或与今年港股流动性表现较差,企业估值普遍不佳有关。

但显然市场有着更多担忧。盒马与山姆的战火越烧越旺,双方的价格之战屡屡被网友推上热搜。比如,10月13日,盒马出台被称为“成立八年最大变革”的降价活动,线下门店5000多款商品价格下调20%。尽管价格战是消费者喜闻乐见的,但也引发了供应商的不满。同时盒马今年一改需要自负盈亏、谨慎开店的态度,进入了加速狂奔模式,重启了社区超市盒马MINI店,并推出了主打精品超市定位的新业态“Freshippo Best”,几乎以平均每天1家新店的速度布网。这一系列策略都让市场对盒马的观望情绪加重。

03、信任掌门人定调未来阿里,改变迫在眉睫

未来将何去何从?马云曾这样评价自己和阿里新掌门人蔡崇信:“我自己是一个只知道往前冲的人,但蔡崇信从来都是看清楚了才往前走”。

面对各种不确定性,阿里计划建立高度灵活、快速决策的治理机制与激励体系,梳理既有业务的战略优先级,定义核心业务与非核心业务。对于核心业务,将保持长期专注力和高强度投入,确保产品始终紧跟用户需求去迭代进化,保持长期生命力和竞争力;对于非核心业务,则将通过多种资本化方式尽快实现资产价值。

目前阿里已公开包括1688、闲鱼、钉钉、夸克在内的第一批战略创新级业务,打破以往在集团内的业务定位限制,作为独立子公司运营。同时对符合用户需求和AI驱动变革趋势的业务,将作为第一优先级重点投入;对于面向未来的革新型产品,将秉持长期主义坚决投资,并以三年为评估检验周期,为阿里培育面向未来的新业务与新动能。

尽管阿里从未对马云几番动作做出公开回应,但阿里巴巴集团总裁埃文斯此前曾对媒体表示,预计只要阿里巴巴和马云还在,马云对公司的关心程度与他刚创立时一样,会一直持续下去。

更多了解马云的人士也指出,马云的每个决策都经过精心考量,这次减持不会改变马云对阿里发展的积极影响力。值得一提的是,马云依然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而在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中,由合伙人提名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人选,而非根据股份的多少分配董事席位。

目前看来,阿里巴巴和马云之间,完全不同于苹果与乔布斯,阿里并没有失去马云,只是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这也预示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公众将一次又一次亲眼见证阿里这个庞大帝国的颠覆与转变。对阿里来说,阵痛是必须的,但这也是唯一可行的路。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阿里巴巴

6.2k
  • 阿里巴巴出售136.94万股快狗打车股份,持股比降至9.88%
  • 科技早报|吴泳铭兼任淘天集团CEO;字节跳动2023年营收被曝达1100亿美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马云不要阿里了?”

阿里并没有失去马云,只是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文|旗帜财经  木木

11月16日,阿里美股盘前跌幅接近10%,一度跌破80美元/股;11月17日,阿里巴巴港股开盘继续大跌,当天跌幅超10%。万亿帝国一夜之间超1400亿元市值蒸发,网上哀嚎一片。

恰巧就在这几天,包括支付宝在内的阿里多款应用出现故障。“阿里云盘崩了”“淘宝又崩了”“闲鱼崩了”“钉钉崩了”等话题一度霸榜热搜。

同时引发外界热议的,还有阿里的两个大动作:一是不再推进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二是盒马鲜生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暂缓。

01、马云减持,醉翁之意不在酒

接二连三的“惊雷”让不少人忽视了阿里刚刚发布的2024财年二季度业绩数据:本季度营收2247.9亿元,同比上涨8.5%,超过市场预期为2241亿元;本季度经调整净利润为401.88亿元,同比增长19%;非公认会计准则摊薄每股美国存托股收益为15.63元,同比增长21%。

若单从数据看,阿里似乎正在扭转此前颓势朝着乐观方向发展,蔡崇信也表示阿里处于为增长而投资的最佳财务状况。

为什么就在这个时候,马云要减持阿里?

实际上,马云并不是近几天才决定“淡出”阿里股东架构的。

2020年7月2日,有媒体报道当时马云持股已降至4.8%,低于5%。而早在阿里2019年11月重返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中,马云持股约6.1%;2020年10月,马云从阿里董事会成员列表中移除;在蚂蚁集团今年1月发布股东架构调整,马云虽拥有10%左右股份但放弃投票权,不再是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

随着过往几年马云在阿里集团的不断淡出,他一直在稳定地减持阿里股票。

据媒体整理信息:2014年阿里巴巴IPO后,马云曾在2014年9月到2019年11月期间,减持了约价值400—500亿元的股票;2019年11月到2020年7月,减持了约300—400亿元。减持后,马云的持股比例从6.1%降至2020年的4.8%。2020年7月至2022年2月,马云又减持了大约50—100亿元股票,截至2022年2月,持股比例进一步降至4.5%。

今年,阿里管理层大动作频频,外界称其为“闪电换帅”。马云退位后执掌阿里多年的张勇一退到底,先是卸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职务,后又辞任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与此同时,蔡崇信出任阿里集团董事会主席,吴泳铭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CEO。

此举让低调许久的马云突然曝光率大增,引得外界猜测纷纷。有分析认为,马云几次公开露面都与阿里重大调整密切相关,可见其对阿里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对于近日这番减持,有观点认为马云对公司发展的关注度在降低,但更多分析认为,这并不意味着马云“不要阿里巴巴了”,阿里的创业元老们正在逐渐回归公司前台。

有人认为,马云的举动正是其商业布局策略的一部分,即逐步减少对阿里的持股,将更多资源投入到新兴领域。这里所说的新兴领域,就包括阿里云、盒马。

02、王牌项目风波不断,市场观望情绪加重

一方面,阿里云风波不断。

前CEO张勇上任半年黯然退场,10月31日云栖大会,蔡崇信曾骄傲表示全国80%的科技企业和超过一半的AI大模型公司跑在阿里云上,然而不到半个月时间,这番表态就被狠狠打脸。11月12日阿里系全线产品集体“崩了”登上热搜,当天的两个多小时内,众多网友反映淘宝、支付宝、饿了么、闲鱼、钉钉等软件出现问题。这让业界再次关注到阿里云底层技术是否存在漏洞,阿里云的稳定性会否影响到其安全性等问题。

实际上,外界对阿里云的担心并不仅仅在技术层面上。随着华为云的步步紧逼,阿里云逐渐显得被动和尴尬,截至去年第四季度,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从38.6%跌至了32.6%。在最新三季报中,阿里云收入增速日趋缓慢,同比增长仅为2%。

同时,美国的芯片出口限制延续,对于国内云厂商提供算力支持提出了严峻挑战。这让阿里不得不暂停了分拆计划,并在财报中表示“美国近期扩大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云智能集团的前景带来不确定性。我们认为,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可能无法按照原先的设想提升股东价值。”

外忧重重,阿里云的内患同样不容忽视。

今年5月,阿里云一季度首次出现收入负增,集团给出裁员7%的指标,伴随着“一拆六”战略出台,阿里云的人员优化更是被传为重灾区。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阿里云创始人王坚最近屡屡代表阿里云出席各种活动和签约仪式,但他一直表示自己在阿里没有担任职务;而新任阿里云CEO吴泳铭或只是过渡领导,于是,外界猜测阿里云目前处于“权力真空”状态。

另一方面,盒马鲜生日子难过。

早在阿里刚公布“一拆六”时,盒马便传出将于今年11月完成赴港上市,按照2022年前后,估值高达60亿甚至100亿美元。然而到9月,有传闻称盒马IPO仅能拿到40亿美元左右估值,与预期差距过大,或导致IPO搁置。

近几天,阿里直接官宣了IPO搁置计划。业界分析称,盒马改变计划或与今年港股流动性表现较差,企业估值普遍不佳有关。

但显然市场有着更多担忧。盒马与山姆的战火越烧越旺,双方的价格之战屡屡被网友推上热搜。比如,10月13日,盒马出台被称为“成立八年最大变革”的降价活动,线下门店5000多款商品价格下调20%。尽管价格战是消费者喜闻乐见的,但也引发了供应商的不满。同时盒马今年一改需要自负盈亏、谨慎开店的态度,进入了加速狂奔模式,重启了社区超市盒马MINI店,并推出了主打精品超市定位的新业态“Freshippo Best”,几乎以平均每天1家新店的速度布网。这一系列策略都让市场对盒马的观望情绪加重。

03、信任掌门人定调未来阿里,改变迫在眉睫

未来将何去何从?马云曾这样评价自己和阿里新掌门人蔡崇信:“我自己是一个只知道往前冲的人,但蔡崇信从来都是看清楚了才往前走”。

面对各种不确定性,阿里计划建立高度灵活、快速决策的治理机制与激励体系,梳理既有业务的战略优先级,定义核心业务与非核心业务。对于核心业务,将保持长期专注力和高强度投入,确保产品始终紧跟用户需求去迭代进化,保持长期生命力和竞争力;对于非核心业务,则将通过多种资本化方式尽快实现资产价值。

目前阿里已公开包括1688、闲鱼、钉钉、夸克在内的第一批战略创新级业务,打破以往在集团内的业务定位限制,作为独立子公司运营。同时对符合用户需求和AI驱动变革趋势的业务,将作为第一优先级重点投入;对于面向未来的革新型产品,将秉持长期主义坚决投资,并以三年为评估检验周期,为阿里培育面向未来的新业务与新动能。

尽管阿里从未对马云几番动作做出公开回应,但阿里巴巴集团总裁埃文斯此前曾对媒体表示,预计只要阿里巴巴和马云还在,马云对公司的关心程度与他刚创立时一样,会一直持续下去。

更多了解马云的人士也指出,马云的每个决策都经过精心考量,这次减持不会改变马云对阿里发展的积极影响力。值得一提的是,马云依然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而在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中,由合伙人提名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人选,而非根据股份的多少分配董事席位。

目前看来,阿里巴巴和马云之间,完全不同于苹果与乔布斯,阿里并没有失去马云,只是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这也预示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公众将一次又一次亲眼见证阿里这个庞大帝国的颠覆与转变。对阿里来说,阵痛是必须的,但这也是唯一可行的路。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