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法治面 | 斗鱼CEO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执行逮捕,曾有主播在该平台直播赌博获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法治面 | 斗鱼CEO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执行逮捕,曾有主播在该平台直播赌博获刑

斗鱼平台前户外一哥“彡彡九户外”直播间。3人利用直播平台开设赌场,“吸金”近1.2亿元 。

界面新闻记者 | 田鹤琪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2023年11月22日,成都都江堰警方发布警情通报称,陈某杰涉嫌开设赌场罪,目前已被依法执行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此前已有传言称,斗鱼CEO陈少杰被查。他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8月出席公司第二季度财报分析电话会。11月6日,封面新闻就相关内容向斗鱼方面求证,证实了陈少杰失联的消息。

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陈少杰出生于济南。2010年,他买下了国内“二次元网站鼻祖”A站。在A站,成立了A站的“生放送”频道。四年后,他将“生放送”频道从A站独立出去,并更名“斗鱼TV”。

2019年7月,斗鱼在纳斯达克挂牌,当日市值接近40亿美元。当年10月,陈少杰以25亿元人民币的身家,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1507位。

关于开设赌场罪的认定和量刑标准,云南省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师伟律师告诉界面新闻,《刑法》中对开设赌场罪的定义是指开设和经营赌场,提供赌博的场所及用具,供他人在其中进行赌博,本人从中营利的行为。其中,赌博场所可以不固定。

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刑事事务部主任郭学亮介绍,开设赌场罪是在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中,从赌博罪分离出的新罪名。2021年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进行了修订,将开设赌场罪第一档法定最高刑从原来的有期徒刑三年提高至五年,并增加了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罪的新规定。至此,我国关于赌博类犯罪共有三个罪名,分别为赌博罪、开设赌场罪和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罪。

“我国《刑法》中关于开设赌场罪的条文规定得比较简单,导致在开设赌场罪的认定上存在一些争议性问题。”郭学亮指出,首先是何为“赌场”的认定,其次是何为“开设赌场”的认定,最后是关于入罪与量刑情节的认定。

郭学亮表示,刑法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赌场的含义。从字面上来讲,“赌场”就是赌博的场所。根据办理此类案件的经验,他将“赌场”分为三种类型,一是现实中具有物理实体的场所,称为“普通赌场”;二是网络上专门为进行赌博建立的网站或平台,称为“线上赌场”;三是网络上通过具有合法经营内容的社交平台、直播平台等搭建的“社交赌场”。

关于第三种“社交赌场”,郭学亮介绍其是指借助互联网社交平台,以虚构抽奖、诱导用户参与平台内设随机性游戏、与用户约定以赛事结果输赢为投注内容等各种方式引诱用户沉迷,借助其对概率认识的偏差和主观上的侥幸心理而赚取不法钱财。目前,1v1语聊产品、直播产品是涉赌的重灾区,已有多家行业知名产品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立案侦查。

界面新闻通过查询后发现,近年来,“社交赌场”不断进入公众视野,引起广泛关注。

去年12月,四川省都江堰市法院审理了该院首例利用直播平台开设赌场案,被告人正是斗鱼平台前户外一哥“彡彡九户外”直播间。3人利用直播平台开设赌场,“吸金”近1.2亿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3人的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依法判处主播付某某、潘某有期徒刑6年,对其后勤、财务周某依法适用缓刑,对3人共处罚金165万。

2023年4月以来,多家语聊平台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调查。4月17日,语音房产品伴伴公司武汉总部4名高管以及多名财务、技术运营员工被警方带走调查,原因涉嫌开设赌场国内公司账户超20亿资金遭冻结在语音房产品中,一个通用的玩法是用户可以给主播刷礼物,获得高等级返佣。虽然礼物以虚拟币形式结算,但因为平台存在以概率性玩法进行输赢结算的行为,这种玩法被认定为聚众赌博或者开设赌场。

6月2日,运营有“欢欢语音”“多多语音”的千音网络科技(广州)有限公司,被浙江常州县警方出动超百人追查,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带走公司相关人员;7月11日,“氧气语音”运营方广州心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湖北警方调查。

今年10月,上海法院审结了一起涉新型网络赌博案件。玩家可通过APP购票参加手游比赛,排名前列的玩家即可瓜分“奖金池”。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某等人以电子竞技为载体,利用APP设置规则、提供平台,控制管理聚赌的人员;另设独立的支付结算平台,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网络赌博,抽头渔利。最终人民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对李某某等十余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五年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一万元至六万元不等。

何种行为会被认定为开设赌场?郭学亮称,不同的“赌场”类型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核心的判断标准在于是不是为赌博行为提供了“场所”或“服务”,包括自己设立赌场、赌博网站、代理赌博网站、接受投注、参与分成等等。

郭学亮指出,《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提出“明知是赌博网站,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投放广告、发展会员、软件开发、技术支持等服务,并收取相应数额服务费的,认定为开设赌场罪的共犯”。因此,在社交平台涉赌的情况下,社交平台往往会被认定为客观上为赌博团伙提供技术支持、资金结算等服务,构成开设赌场罪。

师伟补充表示,像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均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

师伟介绍,网上开设赌场中所涉及情节严重的行为包括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上、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参赌人数累计达到120人以上、建立赌博网站后通过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违法所得数额在3万元以上、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违法所得数额在3万元以上、为赌博网站招募下级代理,由下级代理接受投注、招揽未成年人参与网络赌博等。

“关于入罪与量刑的认定,我国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要综合考虑包括抽头渔利数额、赌资数额、参赌人数、违法所得数额和社会影响等在内的综合因素,以判断其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是否达到犯罪的程度。”郭学亮表示,只有开设赌场的行为达到了一定的严重程度才构成开设赌场罪,否则只是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并不构成犯罪。

郭学亮还指出,虽没有明确具体的立案定罪标准,但广东省公检法《关于部分犯罪定罪量刑标准的意见》,借鉴了2005年赌博解释中关于聚众赌博的标准,明确了开设赌场罪的入罪标准,可以进行参考:一、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二、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三、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四、其他开设赌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斗鱼

3.6k
  • 虎牙、斗鱼、B站、快手等达成合作,23日起举办直播电竞全明星新春赛
  • 斗鱼、虎牙将合并?斗鱼回应:不属实,有业务合作但没合并计划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法治面 | 斗鱼CEO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执行逮捕,曾有主播在该平台直播赌博获刑

斗鱼平台前户外一哥“彡彡九户外”直播间。3人利用直播平台开设赌场,“吸金”近1.2亿元 。

界面新闻记者 | 田鹤琪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2023年11月22日,成都都江堰警方发布警情通报称,陈某杰涉嫌开设赌场罪,目前已被依法执行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此前已有传言称,斗鱼CEO陈少杰被查。他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8月出席公司第二季度财报分析电话会。11月6日,封面新闻就相关内容向斗鱼方面求证,证实了陈少杰失联的消息。

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陈少杰出生于济南。2010年,他买下了国内“二次元网站鼻祖”A站。在A站,成立了A站的“生放送”频道。四年后,他将“生放送”频道从A站独立出去,并更名“斗鱼TV”。

2019年7月,斗鱼在纳斯达克挂牌,当日市值接近40亿美元。当年10月,陈少杰以25亿元人民币的身家,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1507位。

关于开设赌场罪的认定和量刑标准,云南省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师伟律师告诉界面新闻,《刑法》中对开设赌场罪的定义是指开设和经营赌场,提供赌博的场所及用具,供他人在其中进行赌博,本人从中营利的行为。其中,赌博场所可以不固定。

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刑事事务部主任郭学亮介绍,开设赌场罪是在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中,从赌博罪分离出的新罪名。2021年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进行了修订,将开设赌场罪第一档法定最高刑从原来的有期徒刑三年提高至五年,并增加了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罪的新规定。至此,我国关于赌博类犯罪共有三个罪名,分别为赌博罪、开设赌场罪和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罪。

“我国《刑法》中关于开设赌场罪的条文规定得比较简单,导致在开设赌场罪的认定上存在一些争议性问题。”郭学亮指出,首先是何为“赌场”的认定,其次是何为“开设赌场”的认定,最后是关于入罪与量刑情节的认定。

郭学亮表示,刑法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赌场的含义。从字面上来讲,“赌场”就是赌博的场所。根据办理此类案件的经验,他将“赌场”分为三种类型,一是现实中具有物理实体的场所,称为“普通赌场”;二是网络上专门为进行赌博建立的网站或平台,称为“线上赌场”;三是网络上通过具有合法经营内容的社交平台、直播平台等搭建的“社交赌场”。

关于第三种“社交赌场”,郭学亮介绍其是指借助互联网社交平台,以虚构抽奖、诱导用户参与平台内设随机性游戏、与用户约定以赛事结果输赢为投注内容等各种方式引诱用户沉迷,借助其对概率认识的偏差和主观上的侥幸心理而赚取不法钱财。目前,1v1语聊产品、直播产品是涉赌的重灾区,已有多家行业知名产品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立案侦查。

界面新闻通过查询后发现,近年来,“社交赌场”不断进入公众视野,引起广泛关注。

去年12月,四川省都江堰市法院审理了该院首例利用直播平台开设赌场案,被告人正是斗鱼平台前户外一哥“彡彡九户外”直播间。3人利用直播平台开设赌场,“吸金”近1.2亿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3人的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依法判处主播付某某、潘某有期徒刑6年,对其后勤、财务周某依法适用缓刑,对3人共处罚金165万。

2023年4月以来,多家语聊平台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调查。4月17日,语音房产品伴伴公司武汉总部4名高管以及多名财务、技术运营员工被警方带走调查,原因涉嫌开设赌场国内公司账户超20亿资金遭冻结在语音房产品中,一个通用的玩法是用户可以给主播刷礼物,获得高等级返佣。虽然礼物以虚拟币形式结算,但因为平台存在以概率性玩法进行输赢结算的行为,这种玩法被认定为聚众赌博或者开设赌场。

6月2日,运营有“欢欢语音”“多多语音”的千音网络科技(广州)有限公司,被浙江常州县警方出动超百人追查,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带走公司相关人员;7月11日,“氧气语音”运营方广州心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湖北警方调查。

今年10月,上海法院审结了一起涉新型网络赌博案件。玩家可通过APP购票参加手游比赛,排名前列的玩家即可瓜分“奖金池”。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某等人以电子竞技为载体,利用APP设置规则、提供平台,控制管理聚赌的人员;另设独立的支付结算平台,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网络赌博,抽头渔利。最终人民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对李某某等十余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五年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一万元至六万元不等。

何种行为会被认定为开设赌场?郭学亮称,不同的“赌场”类型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核心的判断标准在于是不是为赌博行为提供了“场所”或“服务”,包括自己设立赌场、赌博网站、代理赌博网站、接受投注、参与分成等等。

郭学亮指出,《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提出“明知是赌博网站,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投放广告、发展会员、软件开发、技术支持等服务,并收取相应数额服务费的,认定为开设赌场罪的共犯”。因此,在社交平台涉赌的情况下,社交平台往往会被认定为客观上为赌博团伙提供技术支持、资金结算等服务,构成开设赌场罪。

师伟补充表示,像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均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

师伟介绍,网上开设赌场中所涉及情节严重的行为包括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上、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参赌人数累计达到120人以上、建立赌博网站后通过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违法所得数额在3万元以上、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违法所得数额在3万元以上、为赌博网站招募下级代理,由下级代理接受投注、招揽未成年人参与网络赌博等。

“关于入罪与量刑的认定,我国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要综合考虑包括抽头渔利数额、赌资数额、参赌人数、违法所得数额和社会影响等在内的综合因素,以判断其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是否达到犯罪的程度。”郭学亮表示,只有开设赌场的行为达到了一定的严重程度才构成开设赌场罪,否则只是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并不构成犯罪。

郭学亮还指出,虽没有明确具体的立案定罪标准,但广东省公检法《关于部分犯罪定罪量刑标准的意见》,借鉴了2005年赌博解释中关于聚众赌博的标准,明确了开设赌场罪的入罪标准,可以进行参考:一、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二、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三、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四、其他开设赌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