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配偶短线交易获益,胜华新材前董事遭通报批评,已因“个人原因”辞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配偶短线交易获益,胜华新材前董事遭通报批评,已因“个人原因”辞职

距离公司披露其配偶短线交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张金楼先后辞任胜华新材、融发核电董事。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牛其昌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配偶累计买卖公司股票多达46笔,并通过短线交易获益5000余元,胜华新材(603026.SH)时任董事张金楼被上交所予以通报批评。

不仅如此,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张金楼担任另一家上市公司融发核电(002366.SZ)董事期间,其配偶也曾于该公司披露半年报业绩预告之前的窗口期“突击”买入该公司股票。只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次短线交易不仅没有赚钱,反而赔了。

11月23日晚间,深交所下发关于对胜华新材时任董事张金楼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决定称,公司时任董事张金楼的配偶在6个月内买入又卖出、卖出又买入其所持公司股份的行为,构成短线交易,上交所决定对张金楼予以通报批评。

对此,界面新闻分别致电胜华新材及融发核电董秘办,对方均表示张金楼已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辞任公司董事系“个人原因”,不清楚是否与其配偶短线交易有关。

配偶买卖股票46笔 

作为事件当事人,张金楼自2020年8月3日至2023年7月28日担任胜华新材董事。胜华新材今年7月13日披露称,张金楼的配偶刘梅于2020年8月6日至2023年2月20日期间买卖公司股票合计46笔,该期间累计买入公司股票5.97万股,合计372.26万元,累计卖出5.37万股,合计316.54万元。

其中,2020年8月到2021年1月买入4.07万股,对应买入金额173.27万元,卖出4.07万股,卖出金额174.07万元;2022年8月到2023年2月,买入1.90万股,买入金额198.99万元,卖出1.30万股,卖出金额142.47万元。

根据《证券法》等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6个月内买入公司股票又将其卖出的行为构成短线交易,前述股票包括其配偶、父母、子女持有的股票。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

因此,刘梅的上述交易行为已构成短线交易。为此,胜华新材分别于今年7月13日、8月12日发布关于公司董事亲属短线交易及致歉的公告及补充公告,称公司董事张金楼配偶刘梅已将短线交易所获收益5566.37元上缴公司,且承诺自最后一笔买入公司股票之日起6个月内不出售其持有的本公司股票,未来如出售该部分股票,所产生的收益将上交至公司。

对于此次处罚决定,张金楼曾提出过异议,认为短线交易系因其配偶不熟悉相关规定所致,在知晓行为违规后,已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其次,其本人对于配偶的违规行为事前不知情。

对此,上交所指出,“不知情等不能作为减免其违规责任的合理理由”,“短线交易所获收益归公司所有的相关补救措施系其应尽的法定义务”,因此对异议理由不予采纳。

公开资料显示,张金楼,1969年12月出生,曾任胶南市国资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青岛黄岛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青岛开发区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现任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台海玛努尔核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21年曾被授予“山东省优秀企业家”称号。

其中,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青岛开发区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为胜华新材第三、四大股东,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持股比例分别为7.50%、7.49%。

窗口期“突击”买入反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在胜华新材任职外,张金楼此前还担任另一家上市公司——融发核电的董事,该公司控股股东系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实控人为青岛西海岸新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持股比例为27%。

 

这次短线交易不仅没有让其赚钱,反而导致亏损1540元。来源:公告

无独有偶,在今年融发核电披露半年报业绩预告前的窗口期,张金楼的配偶刘梅又进行了一波短线交易。

7月18日,融发核电发布关于公司董事亲属在窗口期买卖公司股票、短线交易及致歉公告,称公司董事张金楼配偶刘梅于2023年7月7日增持本公司股票,增持股数为7000股,增持单价为6.48元/股;于2023年7月14日,减持本公司股票,减持股数为7000股,减持单价为6.26元/股。由于与其最后一笔增持时间间隔未满半年,该行为构成短线交易。

界面新闻注意到,融发核电于7月15日披露《2023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刘梅的上述交易行为还违反了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亲属不得在窗口期(上市公司业绩预告公告前十日内)买卖公司股票的相关规定。

融发核电业绩预告显示,得益于市场新增订单、生产情况、总体产能利用率逐步改善恢复,公司上半年亏损800万元-115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1.98%-87.47%。

不过,此次在窗口期“突击”买入显然没有踏准节奏,这次短线交易不仅没有让其赚钱,反而导致亏损1540元。

来源:公告

耐人寻味的是,今年7月29日和7月31日,也就是距离胜华新材、融发核电披露张金楼配偶短线交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家上市公司分别发布张金楼辞任公司董事的消息,理由均为“个人原因”。

对此,界面新闻分别致电两家上市公司董秘办,对方均表示张金楼的辞任原因为“个人原因”,具体不清楚是否与其配偶短线交易有关。

从业绩来看,作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池溶剂供应商,胜华新材今年以来业绩承压,营收、净利双双大降。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3.99亿元,同比去年下降31.96%;归母净利润7019万元,同比去年下降91.86%。

胜华新材表示,业绩下滑主要系“产品价格下滑,收入减少所致”。其中,碳酸二甲酯系列产品今年前三季度均价降至6074.98元/吨,较去年同期下降42.71%。

不仅如此,今年9月,受“再融资新规”影响,经历了上交所三轮颇具针对性的问询之后,胜华新材不得不“砍掉”合计年产50万吨电解液项目,定增规模也从最初的45亿元进一步缩减至19.9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胜华新材

  • 石大胜华:20万吨/年电解液项目试生产
  • 石大胜华:公司硅基负极产品可应用于4680高能量密度电池和3C电池中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配偶短线交易获益,胜华新材前董事遭通报批评,已因“个人原因”辞职

距离公司披露其配偶短线交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张金楼先后辞任胜华新材、融发核电董事。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牛其昌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配偶累计买卖公司股票多达46笔,并通过短线交易获益5000余元,胜华新材(603026.SH)时任董事张金楼被上交所予以通报批评。

不仅如此,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张金楼担任另一家上市公司融发核电(002366.SZ)董事期间,其配偶也曾于该公司披露半年报业绩预告之前的窗口期“突击”买入该公司股票。只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次短线交易不仅没有赚钱,反而赔了。

11月23日晚间,深交所下发关于对胜华新材时任董事张金楼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决定称,公司时任董事张金楼的配偶在6个月内买入又卖出、卖出又买入其所持公司股份的行为,构成短线交易,上交所决定对张金楼予以通报批评。

对此,界面新闻分别致电胜华新材及融发核电董秘办,对方均表示张金楼已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辞任公司董事系“个人原因”,不清楚是否与其配偶短线交易有关。

配偶买卖股票46笔 

作为事件当事人,张金楼自2020年8月3日至2023年7月28日担任胜华新材董事。胜华新材今年7月13日披露称,张金楼的配偶刘梅于2020年8月6日至2023年2月20日期间买卖公司股票合计46笔,该期间累计买入公司股票5.97万股,合计372.26万元,累计卖出5.37万股,合计316.54万元。

其中,2020年8月到2021年1月买入4.07万股,对应买入金额173.27万元,卖出4.07万股,卖出金额174.07万元;2022年8月到2023年2月,买入1.90万股,买入金额198.99万元,卖出1.30万股,卖出金额142.47万元。

根据《证券法》等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6个月内买入公司股票又将其卖出的行为构成短线交易,前述股票包括其配偶、父母、子女持有的股票。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

因此,刘梅的上述交易行为已构成短线交易。为此,胜华新材分别于今年7月13日、8月12日发布关于公司董事亲属短线交易及致歉的公告及补充公告,称公司董事张金楼配偶刘梅已将短线交易所获收益5566.37元上缴公司,且承诺自最后一笔买入公司股票之日起6个月内不出售其持有的本公司股票,未来如出售该部分股票,所产生的收益将上交至公司。

对于此次处罚决定,张金楼曾提出过异议,认为短线交易系因其配偶不熟悉相关规定所致,在知晓行为违规后,已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其次,其本人对于配偶的违规行为事前不知情。

对此,上交所指出,“不知情等不能作为减免其违规责任的合理理由”,“短线交易所获收益归公司所有的相关补救措施系其应尽的法定义务”,因此对异议理由不予采纳。

公开资料显示,张金楼,1969年12月出生,曾任胶南市国资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青岛黄岛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青岛开发区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现任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台海玛努尔核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21年曾被授予“山东省优秀企业家”称号。

其中,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青岛开发区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为胜华新材第三、四大股东,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持股比例分别为7.50%、7.49%。

窗口期“突击”买入反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在胜华新材任职外,张金楼此前还担任另一家上市公司——融发核电的董事,该公司控股股东系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实控人为青岛西海岸新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持股比例为27%。

 

这次短线交易不仅没有让其赚钱,反而导致亏损1540元。来源:公告

无独有偶,在今年融发核电披露半年报业绩预告前的窗口期,张金楼的配偶刘梅又进行了一波短线交易。

7月18日,融发核电发布关于公司董事亲属在窗口期买卖公司股票、短线交易及致歉公告,称公司董事张金楼配偶刘梅于2023年7月7日增持本公司股票,增持股数为7000股,增持单价为6.48元/股;于2023年7月14日,减持本公司股票,减持股数为7000股,减持单价为6.26元/股。由于与其最后一笔增持时间间隔未满半年,该行为构成短线交易。

界面新闻注意到,融发核电于7月15日披露《2023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刘梅的上述交易行为还违反了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亲属不得在窗口期(上市公司业绩预告公告前十日内)买卖公司股票的相关规定。

融发核电业绩预告显示,得益于市场新增订单、生产情况、总体产能利用率逐步改善恢复,公司上半年亏损800万元-115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1.98%-87.47%。

不过,此次在窗口期“突击”买入显然没有踏准节奏,这次短线交易不仅没有让其赚钱,反而导致亏损1540元。

来源:公告

耐人寻味的是,今年7月29日和7月31日,也就是距离胜华新材、融发核电披露张金楼配偶短线交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家上市公司分别发布张金楼辞任公司董事的消息,理由均为“个人原因”。

对此,界面新闻分别致电两家上市公司董秘办,对方均表示张金楼的辞任原因为“个人原因”,具体不清楚是否与其配偶短线交易有关。

从业绩来看,作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池溶剂供应商,胜华新材今年以来业绩承压,营收、净利双双大降。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3.99亿元,同比去年下降31.96%;归母净利润7019万元,同比去年下降91.86%。

胜华新材表示,业绩下滑主要系“产品价格下滑,收入减少所致”。其中,碳酸二甲酯系列产品今年前三季度均价降至6074.98元/吨,较去年同期下降42.71%。

不仅如此,今年9月,受“再融资新规”影响,经历了上交所三轮颇具针对性的问询之后,胜华新材不得不“砍掉”合计年产50万吨电解液项目,定增规模也从最初的45亿元进一步缩减至19.9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