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100岁的迪士尼许了一个愿望,星星回应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00岁的迪士尼许了一个愿望,星星回应了吗?

由《冰雪奇缘》系列的主创打造的百年“献礼片”《星愿》被寄予拯救迪士尼的厚望,但其目前的市场表现差强人意。

迪士尼在100周年之际推出的原创动画电影《星愿》分别于1122日和24日在北美和中国内地上映。截至1127日,《星愿》北美累计票房3170.0万美元,中国内地累计票房373.8万美元(人民币约2698.2万元)。无论在北美还是中国内地,《星愿》的票房表现都不亮眼。

电影《星愿》剧照

尽管11月下旬在中国是一个没有节假日加持、相对冷门的档期,但《星愿》在北美上映时正值当地的感恩节档期。据Variety报道,上映前业界普遍对《星愿》寄予厚望,并认为该片有望成为感恩节档期的票房冠军。然而,《星愿》在北美首周末票房仅有1950万美元,低于同期上映的《饥饿游戏:鸣鸟与蛇之歌》以及历史片《拿破仑》。而此前各机构对该片的预期是上映三日获得3500万美元票房,上映五日累计票房达到4500万美元至5000万美元。

《星愿》的票房不仅逊色于同期上映的电影,在迪士尼往年感恩节档期上映的动画电影中也属下乘。2020年以前,迪士尼在该档期上映的电影大多获得较好的票房,例如2018年的《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在感恩节假期内获得票房8460万美元,2019年的《冰雪奇缘2》在感恩节档期内票房为1.237亿美元。2021年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在感恩节期间推出的《魔法满屋》首周末票房为4030万美元;2022年的《奇异世界》上映五日北美票房仅有1810万美元,最终北美累计票房3796.8万元,全球票房7362.1万美元。感恩节档期为迪士尼电影带来的增益在2020年以后大打折扣。即便如此,《星愿》目前的表现也只比2022年的《奇异世界》略好。

更加遗憾的是,迪士尼动画电影的口碑也不稳定。2018年的《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烂番茄新鲜度为88%,豆瓣评分8.02019年的《冰雪奇缘2》烂番茄新鲜度77%,豆瓣评分7.0分;2021年的《魔法满屋》拥有92%的烂番茄新鲜度以及6.4的豆瓣评分;2022年的《奇异世界》在两个网站的评分则分别为72%6.5分。而《星愿》的烂番茄新鲜度仅有50%,豆瓣评分也只有6.7分。

图片来源:烂番茄网站截图

而在中国内地,《星愿》上映的5天里票房艰难增长。该片上映首周末的两日票房分别为1087.24万元和857.33万元,总计不到2000万元。雪上加霜的是,《星愿》的每日排片占比也在不断下降,从上映首日的12.5%下降到周末的7.9%1127日排片仅有6.5%

值得一提的是,《星愿》的导演之一克里斯·巴克和编剧珍妮弗·李上一次合作的项目是《冰雪奇缘》系列电影。《冰雪奇缘》第一部和第二部分别于2013年和2019年的11月上映,全球票房分别为13.27亿美元和14.58亿美元。截至目前,《冰雪奇缘2》仍是全球范围内累计票房最高的动画长片。作为《星愿》的对照组,《冰雪奇缘22019年在中国上映时,首周末两日的票房分别为1.68亿元和1.33亿元,排片占比也一度高达44.1%。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星愿》无法望其项背。

《星愿》在感恩节档期上映的票房表现只是近年来迪士尼电影业务所面临的困境缩影。

不光动画工作室,迪士尼旗下其他工作室电影的票房也在下降。除了《银河护卫队3》在北美和中国内地分别获得3.58亿美元和6.06亿元人民币的票房,几乎与前作持平外,迪士尼2023年推出的电影,无论是漫威的《惊奇队长2》《蜘蛛侠:纵横宇宙》《蚁人与黄蜂女:量子狂潮》,还是迪士尼影业本部的真人电影《小美人鱼》《幽灵鬼屋》《夺宝奇兵:命运转盘》,甚至是动画电影《疯狂元素城》,都遭遇了滑铁卢。以正在上映的《惊奇队长2》为例,该片的前作曾在全球范围内获得11.31亿美元票房,在中国内地累计票房也有10.35亿元。而《惊奇队长2》自1110日上映至今,全球票房为1.90亿美元,中国内地累计票房仅1.10亿元。

经过三年全球性的疫情,好莱坞各大制片公司无论在内容创作和盈利能力方面都受到了重创,迪士尼电影票房的收入和市占率呈直线下降的状态。据公开信息,2019年,迪士尼电影产出总票房约37.42亿美元,市占率33.25%。而在2020年,迪士尼电影的票房仅有约2.25亿美元,市占率也下降至11.31%。截至目前,迪士尼电影2023年的市占率仅17.31%,还未恢复至2019年水平。

一方面,对流媒体业务的高度投入让迪士尼的利润率下跌迪士尼在2020年重组后曾表示要将流媒体平台Disney+作为核心业务板块,并将真人电影《花木兰》以29.99美元的价格上线Disney+。截至2021年底,Disney+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获得近1亿的订阅用户,而Netflix达到同样的规模用时十余年。Disney+背靠迪士尼IP实现高速增长也让内容成为流媒体平台的必争之地,迪士尼对于流媒体的投入连年递增。据公开信息,2018年至2022年,迪士尼对于流媒体平台内容的投入总计约1144亿美元,其中,2021年为107.2亿美元,2022年则高达330亿美元。

但大幅调整的流媒体业务政策和持续高投入,并没有给迪士尼带来理想的财务业绩。根据迪士尼发布的2023财年全年收益,2023财年迪士尼经营利润128.63亿美元,净利润23.54亿美元。2023年以来迪士尼流媒体业务的经营亏损额总计达26.11亿美元,是2019财年的两倍。分析公司认为,发展流媒体业务使得迪士尼的净利率下降,2019年以前迪士尼的净利率达15%,而2023财年仅有3%左右。

1995年至2023年,迪士尼票房前25名的电影。图片来源:统计网站The Number

另一方面,迪士尼的IP产出后继乏力。IP是迪士尼所有业务的起点,在过去一百年里,迪士尼积累了米老鼠、迪士尼公主、疯狂动物城、漫威英雄、加勒比海盗等经典IP。但在动画电影方面,2013年的《冰雪奇缘》之后,迪士尼再也没有制造出影响力相当的动画IP。无论是后来的《寻龙传说》《魔法满屋》,还是今年上映的《疯狂元素城》在票房上都无法再续《冰雪奇缘》的奇迹。在真人电影方面,迪士尼上一个票房接近百亿美元的电影IP《复仇者联盟》完结于2019年。即使漫威英雄的IP仍然有产出的空间,但《惊奇队长2》等电影的票房在一定程度上宣告漫威英雄IP影响力的衰退。此外,据统计网站The Number数据,1995年至今,迪士尼票房前25名的电影全部上映于2020年之前。在前25名的电影中,距今最近的一部是201912月上映的《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这也是《星球大战》IP的完结篇。

因此,无怪乎由《冰雪奇缘》系列的主创打造的百年“献礼片”《星愿》被寄予拯救迪士尼的厚望。

但从电影本身来说,《星愿》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献礼片”范文,有亮点也有不足。无论是片头的100周年短片,还是正片中对于《白雪公主》《小鹿斑比》等经典作品的致敬,《星愿》给迪士尼的粉丝带来了不少惊喜“彩蛋”。此外,在《星愿》里,拯救王国的女主角终于不再是带有宿命责任的公主或女王,而是一个纯粹的平民女孩,“许愿星”和山羊的形象也如迪士尼过往电影中的吉祥物一样可爱。《星愿》更特别的地方是关于反派角色麦尼菲科国王的塑造,原本可以帮助居民实现愿望的他因为害怕变革和失去权威而掠夺居民的梦想使之安于现状,这个对于集权政治的隐喻让故事更具有现代性。

然而《星愿》并没有再创造出一个和“阿伦黛尔”一样丰富奇妙的魔法国度,甚至主题曲The Wish也不如Let It Go令人印象深刻。矛盾的出现、反派的黑化、朋友的背叛、正义战胜邪恶……《星愿》是一个标准的童话故事,剧情没有给予亚莎足够的人物弧光,亚莎也因此没有如安娜和艾莎一样鲜明的个性。与其说亚莎是一个新的迪士尼公主,不如说是一个讲述故事的扁平线索人物。苍白的问题同样出现在故事的背景上,《星愿》缺少对于故事世界观和反派前史的解释,以致于观众很难融入这个世界并与人物产生情感连接。人物、剧情和背景设定的苍白,使得《星愿》难以与《冰雪奇缘》相提并论,画面精致的《星愿》也因人物和剧情塑造的失败落入低幼童话的窠臼。总而言之,《星愿》是一个合格的童话故事,难称优秀。

截至《星愿》上映前,迪士尼2023年总计票房约为14.08亿美元。图片来源:统计网站The Number

截至《星愿》上映前,迪士尼电影2023年在全球范围内的总票房约为14.08亿美元,比2020年至2022年每年的全年票房高,但远不及2019年和2018年的37.42亿美元和31.35亿美元。此外,据Variety报道,《星愿》不包含宣发费用的制作成本约2亿美元,就目前的表现而言,《星愿》甚至回本艰难,“许愿星”似乎没有像支持亚莎一样回应迪士尼的愿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迪士尼

4.1k
  • 激进投资者Nelson Peltz据悉在代理权争夺战落败后已出售所持全部迪士尼股份
  • 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任命章溟为新任董事总经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100岁的迪士尼许了一个愿望,星星回应了吗?

由《冰雪奇缘》系列的主创打造的百年“献礼片”《星愿》被寄予拯救迪士尼的厚望,但其目前的市场表现差强人意。

迪士尼在100周年之际推出的原创动画电影《星愿》分别于1122日和24日在北美和中国内地上映。截至1127日,《星愿》北美累计票房3170.0万美元,中国内地累计票房373.8万美元(人民币约2698.2万元)。无论在北美还是中国内地,《星愿》的票房表现都不亮眼。

电影《星愿》剧照

尽管11月下旬在中国是一个没有节假日加持、相对冷门的档期,但《星愿》在北美上映时正值当地的感恩节档期。据Variety报道,上映前业界普遍对《星愿》寄予厚望,并认为该片有望成为感恩节档期的票房冠军。然而,《星愿》在北美首周末票房仅有1950万美元,低于同期上映的《饥饿游戏:鸣鸟与蛇之歌》以及历史片《拿破仑》。而此前各机构对该片的预期是上映三日获得3500万美元票房,上映五日累计票房达到4500万美元至5000万美元。

《星愿》的票房不仅逊色于同期上映的电影,在迪士尼往年感恩节档期上映的动画电影中也属下乘。2020年以前,迪士尼在该档期上映的电影大多获得较好的票房,例如2018年的《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在感恩节假期内获得票房8460万美元,2019年的《冰雪奇缘2》在感恩节档期内票房为1.237亿美元。2021年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在感恩节期间推出的《魔法满屋》首周末票房为4030万美元;2022年的《奇异世界》上映五日北美票房仅有1810万美元,最终北美累计票房3796.8万元,全球票房7362.1万美元。感恩节档期为迪士尼电影带来的增益在2020年以后大打折扣。即便如此,《星愿》目前的表现也只比2022年的《奇异世界》略好。

更加遗憾的是,迪士尼动画电影的口碑也不稳定。2018年的《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烂番茄新鲜度为88%,豆瓣评分8.02019年的《冰雪奇缘2》烂番茄新鲜度77%,豆瓣评分7.0分;2021年的《魔法满屋》拥有92%的烂番茄新鲜度以及6.4的豆瓣评分;2022年的《奇异世界》在两个网站的评分则分别为72%6.5分。而《星愿》的烂番茄新鲜度仅有50%,豆瓣评分也只有6.7分。

图片来源:烂番茄网站截图

而在中国内地,《星愿》上映的5天里票房艰难增长。该片上映首周末的两日票房分别为1087.24万元和857.33万元,总计不到2000万元。雪上加霜的是,《星愿》的每日排片占比也在不断下降,从上映首日的12.5%下降到周末的7.9%1127日排片仅有6.5%

值得一提的是,《星愿》的导演之一克里斯·巴克和编剧珍妮弗·李上一次合作的项目是《冰雪奇缘》系列电影。《冰雪奇缘》第一部和第二部分别于2013年和2019年的11月上映,全球票房分别为13.27亿美元和14.58亿美元。截至目前,《冰雪奇缘2》仍是全球范围内累计票房最高的动画长片。作为《星愿》的对照组,《冰雪奇缘22019年在中国上映时,首周末两日的票房分别为1.68亿元和1.33亿元,排片占比也一度高达44.1%。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星愿》无法望其项背。

《星愿》在感恩节档期上映的票房表现只是近年来迪士尼电影业务所面临的困境缩影。

不光动画工作室,迪士尼旗下其他工作室电影的票房也在下降。除了《银河护卫队3》在北美和中国内地分别获得3.58亿美元和6.06亿元人民币的票房,几乎与前作持平外,迪士尼2023年推出的电影,无论是漫威的《惊奇队长2》《蜘蛛侠:纵横宇宙》《蚁人与黄蜂女:量子狂潮》,还是迪士尼影业本部的真人电影《小美人鱼》《幽灵鬼屋》《夺宝奇兵:命运转盘》,甚至是动画电影《疯狂元素城》,都遭遇了滑铁卢。以正在上映的《惊奇队长2》为例,该片的前作曾在全球范围内获得11.31亿美元票房,在中国内地累计票房也有10.35亿元。而《惊奇队长2》自1110日上映至今,全球票房为1.90亿美元,中国内地累计票房仅1.10亿元。

经过三年全球性的疫情,好莱坞各大制片公司无论在内容创作和盈利能力方面都受到了重创,迪士尼电影票房的收入和市占率呈直线下降的状态。据公开信息,2019年,迪士尼电影产出总票房约37.42亿美元,市占率33.25%。而在2020年,迪士尼电影的票房仅有约2.25亿美元,市占率也下降至11.31%。截至目前,迪士尼电影2023年的市占率仅17.31%,还未恢复至2019年水平。

一方面,对流媒体业务的高度投入让迪士尼的利润率下跌迪士尼在2020年重组后曾表示要将流媒体平台Disney+作为核心业务板块,并将真人电影《花木兰》以29.99美元的价格上线Disney+。截至2021年底,Disney+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获得近1亿的订阅用户,而Netflix达到同样的规模用时十余年。Disney+背靠迪士尼IP实现高速增长也让内容成为流媒体平台的必争之地,迪士尼对于流媒体的投入连年递增。据公开信息,2018年至2022年,迪士尼对于流媒体平台内容的投入总计约1144亿美元,其中,2021年为107.2亿美元,2022年则高达330亿美元。

但大幅调整的流媒体业务政策和持续高投入,并没有给迪士尼带来理想的财务业绩。根据迪士尼发布的2023财年全年收益,2023财年迪士尼经营利润128.63亿美元,净利润23.54亿美元。2023年以来迪士尼流媒体业务的经营亏损额总计达26.11亿美元,是2019财年的两倍。分析公司认为,发展流媒体业务使得迪士尼的净利率下降,2019年以前迪士尼的净利率达15%,而2023财年仅有3%左右。

1995年至2023年,迪士尼票房前25名的电影。图片来源:统计网站The Number

另一方面,迪士尼的IP产出后继乏力。IP是迪士尼所有业务的起点,在过去一百年里,迪士尼积累了米老鼠、迪士尼公主、疯狂动物城、漫威英雄、加勒比海盗等经典IP。但在动画电影方面,2013年的《冰雪奇缘》之后,迪士尼再也没有制造出影响力相当的动画IP。无论是后来的《寻龙传说》《魔法满屋》,还是今年上映的《疯狂元素城》在票房上都无法再续《冰雪奇缘》的奇迹。在真人电影方面,迪士尼上一个票房接近百亿美元的电影IP《复仇者联盟》完结于2019年。即使漫威英雄的IP仍然有产出的空间,但《惊奇队长2》等电影的票房在一定程度上宣告漫威英雄IP影响力的衰退。此外,据统计网站The Number数据,1995年至今,迪士尼票房前25名的电影全部上映于2020年之前。在前25名的电影中,距今最近的一部是201912月上映的《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这也是《星球大战》IP的完结篇。

因此,无怪乎由《冰雪奇缘》系列的主创打造的百年“献礼片”《星愿》被寄予拯救迪士尼的厚望。

但从电影本身来说,《星愿》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献礼片”范文,有亮点也有不足。无论是片头的100周年短片,还是正片中对于《白雪公主》《小鹿斑比》等经典作品的致敬,《星愿》给迪士尼的粉丝带来了不少惊喜“彩蛋”。此外,在《星愿》里,拯救王国的女主角终于不再是带有宿命责任的公主或女王,而是一个纯粹的平民女孩,“许愿星”和山羊的形象也如迪士尼过往电影中的吉祥物一样可爱。《星愿》更特别的地方是关于反派角色麦尼菲科国王的塑造,原本可以帮助居民实现愿望的他因为害怕变革和失去权威而掠夺居民的梦想使之安于现状,这个对于集权政治的隐喻让故事更具有现代性。

然而《星愿》并没有再创造出一个和“阿伦黛尔”一样丰富奇妙的魔法国度,甚至主题曲The Wish也不如Let It Go令人印象深刻。矛盾的出现、反派的黑化、朋友的背叛、正义战胜邪恶……《星愿》是一个标准的童话故事,剧情没有给予亚莎足够的人物弧光,亚莎也因此没有如安娜和艾莎一样鲜明的个性。与其说亚莎是一个新的迪士尼公主,不如说是一个讲述故事的扁平线索人物。苍白的问题同样出现在故事的背景上,《星愿》缺少对于故事世界观和反派前史的解释,以致于观众很难融入这个世界并与人物产生情感连接。人物、剧情和背景设定的苍白,使得《星愿》难以与《冰雪奇缘》相提并论,画面精致的《星愿》也因人物和剧情塑造的失败落入低幼童话的窠臼。总而言之,《星愿》是一个合格的童话故事,难称优秀。

截至《星愿》上映前,迪士尼2023年总计票房约为14.08亿美元。图片来源:统计网站The Number

截至《星愿》上映前,迪士尼电影2023年在全球范围内的总票房约为14.08亿美元,比2020年至2022年每年的全年票房高,但远不及2019年和2018年的37.42亿美元和31.35亿美元。此外,据Variety报道,《星愿》不包含宣发费用的制作成本约2亿美元,就目前的表现而言,《星愿》甚至回本艰难,“许愿星”似乎没有像支持亚莎一样回应迪士尼的愿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