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最高限价2500万,明星转型面面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最高限价2500万,明星转型面面观

演艺圈不再是一个封锁的阁楼,明星转型加速,日新月异之时,圈内一直存在着危机感。

文|娱乐资本论  春假

近日,退出直播间的明星转向新风口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一。网友纷纷在话题下表示,明星应该首先将主业做好,与其想心思找新风口,不如好好磨练演艺能力,为大众和市场带去更好的作品。

的确,为什么有的明星不再演戏了?

有的人依旧活跃在屏幕上,但是演员这个身份好像已经从他们身上脱落,有的人甚至是慢慢淡出大众的视野。让我们将时间拨回疫情前一年,“降薪令”出台直接给了许多明星当头一棒。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2018年11月9日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坚决遏制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不良倾向,严控片酬,坚决打击收视率(点击率)造假行为。

当时“限薪令”出台之后,网上一片叫好。之前流传出的明星天价片酬,让大众汗颜,一部剧上千万的片酬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

2022年5月7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演员聘用合同示范文本(试行)》。使用说明中提到:

演员片酬等劳务合同须以本人名义采取书面形式签订,不得为税后收入合同,不得以近亲属或其他与演艺活动无关的关联方个人名义签订咨询、策划等合同分拆片酬;严格区分个人收入和工作室经营所得、公司收入等情况,升级“限薪令”。

近些年明星被频频爆出偷税漏税丑闻,郑爽曾因日薪208万片酬被全网群嘲,208w之后便成为了一个梗,作为明星这一职业的黑称;已有多位明星在一夜间“蒸发”,如此多前车之鉴,薪酬这事很少有人会去高调讨论,噤声之后,红线难踩。

不过据中国新闻周刊稿件透露,曾经动辄破亿片酬的头部艺人,如今一部作品的片酬最高也就在2000万元左右。2022年4月8日腾讯早春业务分享会也发布了信息,称“导演、编剧单集报价最高30万,一线演员最高片酬约为2500万,顶级大剧宣传费用约300万”。尽管演员片酬下降幅度巨大,大众也依旧表示不满。

每当有关于沉寂已久的明星重新冲回热搜,大众对于明星的生活仍旧充满好奇。演艺圈不再是一个封锁的阁楼,明星转型加速,日新月异之时,圈内一直存在着危机感。

那些不再演戏的演员,到底是因为反差巨大的收入枷锁,放弃拍摄机会,还是心甘情愿地退居幕后,寻求人生的新的可能性?河豚君盘点了一些近些年影视作品骤降的明星,来观察他们的自我选择。

演员转型大普查

即使“降薪令”出台之后,它也没有那么大的威力让之前高片酬的明星彻底离开演戏这一行当。

毕竟娱乐圈淘汰速度过快,你不演戏总会有人愿意演,好的班底就那么多,总是拒演就是在扼杀自身发展的机会,怎么都不利好个人的形象品牌。“限薪令”的出现使得拍戏的性价比降低,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考虑转型的事项,想要拓宽自身的收入渠道。

有些明星影视作品减少,是有多方面的因素,不止是因为经济萎靡、市场不振这一大环境。

人生变故

今年9月,陈学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组照片,宣布自己完成了第三次手术。

今年2月份,陈学冬曾发布视频透露自己遭遇车祸,导致腿部受伤,需要进行手术,慢慢修养恢复。

突然其来的意外使得他只能暂停演艺事业,但是翻看他的近期作品,才发现四年来只有一部剧集《原来是老师啊!》是主演,再就是《冷血狂宴》,其余时间都在参加各种综艺节目。

不知他在重返娱乐圈之后,会不会回到剧组拍戏。

本应该以《诛仙1》、《我心飞扬》事业再上一个台阶的孟美岐,却因为绯闻而人设破裂,事业也遭受了重创。

与演员这个身份彻底无缘,沉寂了一段时间后,今年回到了综艺《舞台2023》中,想要通过实力与表现力,重新改变大众对她的看法。兜兜转转,热爱舞台的她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准备背水一战。

回归家庭结婚是事业的一道坎,对于明星来说也不例外。

霍建华近几年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摇身一变成家庭主夫。林心如在综艺节目上透露,平时都是由他负责送女儿上学。

这也是家庭成员的分工,林心如在外面拍戏筹备剧集项目,霍建华则有更多时间陪孩子和家人,减少自己外出工作的频率。

2018年后,除了一部电影《大约在冬季》、一部剧集《筑梦情缘》,霍建华唯一在影视剧中的亮相就是在台剧《华灯初上》中,该剧集还是林心如做制片人与主演。

不过,最近霍建华有新剧开机,前段时间还客串了剧集《玫瑰之战》,看来是想重回内地拍戏。从释出照片来看,状态不错,魅力依旧不减。

霍思燕则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了大众的手机里。网友总结出的电影短视频营销三板斧:吴京探班、张艺谋赞叹和霍思燕落泪,因为霍思燕经常在电影的首映礼感动落泪,经常刷脸已经被观众们记住。

明星出席首映礼算是给电影站台,仍旧在圈子里活跃,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但是频率变多总会有一种“怎么老是你”的感觉。

霍思燕仍旧没有复出演戏的打算,毕竟家庭幸福,她也很支持老公的演艺事业,经营好家庭、做一个幸福的影迷足矣。对于她来说,美好生活或许比演艺事业更重要。

资源降级

凭借《花千骨》中的独特演绎而爆火的马可,近几年的存在感降低。因“杀阡陌”这一角色给许多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以男一的身份扛了好几部影视剧,但口碑全都堪忧。豆瓣上唯一上6分的剧集,还是与迪丽热巴搭的《麻辣变形计》。

2017年的《极光之恋》口碑大扑,狗血玛丽苏的剧情引起网友群嘲,在豆瓣上90%以上的一星率直接让他成为烂剧的代言人。作品持续表现不佳大大消耗了他的人气,在之后的影视作品中再没担任过男主角。

所接的项目也降了一个档次,好项目拿不到主要角色,拿到的男二本子也是小糊剧,无人讨论。

事业下滑的时候,马可选择去经营家庭。2018年隐婚,2021年生子,沉寂的这几年刚好就是马可事业的低谷,去年《点燃我,温暖你》加上今年的《春闺梦里人》中,都可以看见马可重回演戏的决心与努力。

复出之路难走,想要重回巅峰还是需要大爆作品加持。

事业重心转移

归国之后的鹿晗影视综三栖,事业发展可谓顺风顺水,音乐方面单曲一首接一首出,《勋章》、《我们的明天》传唱度高,风格也具有辨识度;综艺方面,加入《奔跑吧》成为常驻mc,之后又做了《哈哈哈哈哈》,不缺曝光物料;剧集则是凭借《穿越火线》力挽狂澜,收得一部口碑力作。

在《穿越火线》收官之后,鹿晗除了主演一部悬疑剧集《在劫难逃》,客串出演国际名导的时尚迷你剧集《无边序曲》,就没有再参与其他影视作品。及时转换主赛道,既是因为热爱,也是疲于精力。在和关晓彤官宣之后对于他的人气有一定的影响,不过大众形象一直都比较正面,倒也算发展平稳。

近期鹿晗潜心投入在自己的音乐事业中,演唱会不断,新歌不断,11月28日凌晨才在微博发了一个新歌预告,应该会在这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吧。

直播带货

“宇宙的尽头是直播带货”,越来越多的明星选择了这一条直播带货这一条道路。他们有的是主动选择投局,有的则是迫不得已。

贾乃亮在直播带货这块做得十分优秀,今年 “双11”带货超13.6亿,创下明星主播销售额的纪录。

刘涛、秦海璐、戚薇这些明星即使不带货也有丰富的影视资源,综艺、剧集、电影事业依旧火热,真正做到了全面发展。

但是对于某些演员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踏入直播就意味着彻底转型,离开主流影视圈之后,想要再回去就较为困难。

许多人只能去参演网大项目,来延续自身演员的身份。

与其他明星的带货方式不同,叶璇的直播带货主打一个随心所欲。

不化浓妆,不精心打扮,穿大背心,猛嗑瓜子喝汽水,没有任何明星包袱,带货画风与光鲜亮丽的明星直播间截然不同。抖音头像也是主打搞怪,自嘲拉满,她是有个性的,同时也很懂互联网。

陈敏之、黎诺懿则是代表着TVB带货的一群明星,背靠TVB,有固定的剧集资源,但是因为TVB本身的发展困境,需要开辟新的业务,寻求改革创新,旗下艺人纷纷出来为公司站台。

2022年4月,TVB就已宣布入驻抖音直播。2023年3月7日晚,TVB在淘宝直播开启直播带货,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超320万,累计观看人次超485万,首次带货2350万,成绩斐然。

不光是明星,各个公司也都在寻求新的增长点,TVB的变革也是注定的事。

沉寂还是沉淀?明星何去何从

香港知名绿叶演员苑琼丹近期在采访中透露决定暂时息影,全面投入直播带货事业,也是为了摆脱演员身份带来的不安全感。

作为从香港来内地发展的演员,苑琼丹近几年总是在网大、网剧中充当配角,还会去B站、抖音、微博经营自己的自媒体号,路子走得宽,也没有架子,形象十分亲民。

苑琼丹谈到,做演员很被动,当配角更加没有什么话语权,限制成本赶工期拍出来的影视项目也称不上是好作品。与其在这样的剧组中消耗时间,不如转换赛道,重新出发,搭上直播带货的快车。

近期,苑琼丹还去参与了王晶带领的香港制作团队所拍摄的短剧《亿万傻王子》,以友情出演的身份尝试新的赛道,干劲十足,紧跟当下的市场潮流。

从目前来看,明星直播卖货拉闸,频频翻车的带货直播使得明星下局愈发谨慎,万一有问题想要重回演戏翻身是及其困难的,不如好好爱惜羽毛。综艺咖也面临转型困难,节目上的形象较为固定,演技定型没有好好打磨,国民度可能上去了,但是戏路也越走越窄。

明星转型的新风口在哪里?是否还有新的出路?

想要活跃在大众的视野中,又不想毫无通告凭空买热搜;想要资源丰厚、有剧本可选,又不想自降身价、粗制滥造;想要站着把钱赚了,又不想入不敷出、苦于生计。赚钱是人在社会上生存的本能,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关键在姿态与手段。

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落马后被群嘲这种事真的太常见,万众瞩目后变成饭后谈资,不正是吃瓜群众们最爱看的戏码。只做好一名演员难,当一位明星更难,高回报背后同时也需要承担高风险。

明星的风评终究是经纪公司与自身的麻烦,大众对于他们无法产生共情,收入差距过大是观众与明星无法调和的矛盾。

舞台在这里,谁来唱都一样。借用优酷近期火爆的电视剧《新闻女王》中的台词:“演出一定要继续,公司没倒闭,就一定要有人上台表演。The show must go on.”不忘初心,做好本职,才是长虹之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VB电视广播

  • 电视广播:预期2023年下半年实现正数EBITDA
  • 瑙鲁政府宣布与台湾“断交”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最高限价2500万,明星转型面面观

演艺圈不再是一个封锁的阁楼,明星转型加速,日新月异之时,圈内一直存在着危机感。

文|娱乐资本论  春假

近日,退出直播间的明星转向新风口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一。网友纷纷在话题下表示,明星应该首先将主业做好,与其想心思找新风口,不如好好磨练演艺能力,为大众和市场带去更好的作品。

的确,为什么有的明星不再演戏了?

有的人依旧活跃在屏幕上,但是演员这个身份好像已经从他们身上脱落,有的人甚至是慢慢淡出大众的视野。让我们将时间拨回疫情前一年,“降薪令”出台直接给了许多明星当头一棒。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2018年11月9日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坚决遏制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不良倾向,严控片酬,坚决打击收视率(点击率)造假行为。

当时“限薪令”出台之后,网上一片叫好。之前流传出的明星天价片酬,让大众汗颜,一部剧上千万的片酬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

2022年5月7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演员聘用合同示范文本(试行)》。使用说明中提到:

演员片酬等劳务合同须以本人名义采取书面形式签订,不得为税后收入合同,不得以近亲属或其他与演艺活动无关的关联方个人名义签订咨询、策划等合同分拆片酬;严格区分个人收入和工作室经营所得、公司收入等情况,升级“限薪令”。

近些年明星被频频爆出偷税漏税丑闻,郑爽曾因日薪208万片酬被全网群嘲,208w之后便成为了一个梗,作为明星这一职业的黑称;已有多位明星在一夜间“蒸发”,如此多前车之鉴,薪酬这事很少有人会去高调讨论,噤声之后,红线难踩。

不过据中国新闻周刊稿件透露,曾经动辄破亿片酬的头部艺人,如今一部作品的片酬最高也就在2000万元左右。2022年4月8日腾讯早春业务分享会也发布了信息,称“导演、编剧单集报价最高30万,一线演员最高片酬约为2500万,顶级大剧宣传费用约300万”。尽管演员片酬下降幅度巨大,大众也依旧表示不满。

每当有关于沉寂已久的明星重新冲回热搜,大众对于明星的生活仍旧充满好奇。演艺圈不再是一个封锁的阁楼,明星转型加速,日新月异之时,圈内一直存在着危机感。

那些不再演戏的演员,到底是因为反差巨大的收入枷锁,放弃拍摄机会,还是心甘情愿地退居幕后,寻求人生的新的可能性?河豚君盘点了一些近些年影视作品骤降的明星,来观察他们的自我选择。

演员转型大普查

即使“降薪令”出台之后,它也没有那么大的威力让之前高片酬的明星彻底离开演戏这一行当。

毕竟娱乐圈淘汰速度过快,你不演戏总会有人愿意演,好的班底就那么多,总是拒演就是在扼杀自身发展的机会,怎么都不利好个人的形象品牌。“限薪令”的出现使得拍戏的性价比降低,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考虑转型的事项,想要拓宽自身的收入渠道。

有些明星影视作品减少,是有多方面的因素,不止是因为经济萎靡、市场不振这一大环境。

人生变故

今年9月,陈学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组照片,宣布自己完成了第三次手术。

今年2月份,陈学冬曾发布视频透露自己遭遇车祸,导致腿部受伤,需要进行手术,慢慢修养恢复。

突然其来的意外使得他只能暂停演艺事业,但是翻看他的近期作品,才发现四年来只有一部剧集《原来是老师啊!》是主演,再就是《冷血狂宴》,其余时间都在参加各种综艺节目。

不知他在重返娱乐圈之后,会不会回到剧组拍戏。

本应该以《诛仙1》、《我心飞扬》事业再上一个台阶的孟美岐,却因为绯闻而人设破裂,事业也遭受了重创。

与演员这个身份彻底无缘,沉寂了一段时间后,今年回到了综艺《舞台2023》中,想要通过实力与表现力,重新改变大众对她的看法。兜兜转转,热爱舞台的她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准备背水一战。

回归家庭结婚是事业的一道坎,对于明星来说也不例外。

霍建华近几年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摇身一变成家庭主夫。林心如在综艺节目上透露,平时都是由他负责送女儿上学。

这也是家庭成员的分工,林心如在外面拍戏筹备剧集项目,霍建华则有更多时间陪孩子和家人,减少自己外出工作的频率。

2018年后,除了一部电影《大约在冬季》、一部剧集《筑梦情缘》,霍建华唯一在影视剧中的亮相就是在台剧《华灯初上》中,该剧集还是林心如做制片人与主演。

不过,最近霍建华有新剧开机,前段时间还客串了剧集《玫瑰之战》,看来是想重回内地拍戏。从释出照片来看,状态不错,魅力依旧不减。

霍思燕则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了大众的手机里。网友总结出的电影短视频营销三板斧:吴京探班、张艺谋赞叹和霍思燕落泪,因为霍思燕经常在电影的首映礼感动落泪,经常刷脸已经被观众们记住。

明星出席首映礼算是给电影站台,仍旧在圈子里活跃,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但是频率变多总会有一种“怎么老是你”的感觉。

霍思燕仍旧没有复出演戏的打算,毕竟家庭幸福,她也很支持老公的演艺事业,经营好家庭、做一个幸福的影迷足矣。对于她来说,美好生活或许比演艺事业更重要。

资源降级

凭借《花千骨》中的独特演绎而爆火的马可,近几年的存在感降低。因“杀阡陌”这一角色给许多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以男一的身份扛了好几部影视剧,但口碑全都堪忧。豆瓣上唯一上6分的剧集,还是与迪丽热巴搭的《麻辣变形计》。

2017年的《极光之恋》口碑大扑,狗血玛丽苏的剧情引起网友群嘲,在豆瓣上90%以上的一星率直接让他成为烂剧的代言人。作品持续表现不佳大大消耗了他的人气,在之后的影视作品中再没担任过男主角。

所接的项目也降了一个档次,好项目拿不到主要角色,拿到的男二本子也是小糊剧,无人讨论。

事业下滑的时候,马可选择去经营家庭。2018年隐婚,2021年生子,沉寂的这几年刚好就是马可事业的低谷,去年《点燃我,温暖你》加上今年的《春闺梦里人》中,都可以看见马可重回演戏的决心与努力。

复出之路难走,想要重回巅峰还是需要大爆作品加持。

事业重心转移

归国之后的鹿晗影视综三栖,事业发展可谓顺风顺水,音乐方面单曲一首接一首出,《勋章》、《我们的明天》传唱度高,风格也具有辨识度;综艺方面,加入《奔跑吧》成为常驻mc,之后又做了《哈哈哈哈哈》,不缺曝光物料;剧集则是凭借《穿越火线》力挽狂澜,收得一部口碑力作。

在《穿越火线》收官之后,鹿晗除了主演一部悬疑剧集《在劫难逃》,客串出演国际名导的时尚迷你剧集《无边序曲》,就没有再参与其他影视作品。及时转换主赛道,既是因为热爱,也是疲于精力。在和关晓彤官宣之后对于他的人气有一定的影响,不过大众形象一直都比较正面,倒也算发展平稳。

近期鹿晗潜心投入在自己的音乐事业中,演唱会不断,新歌不断,11月28日凌晨才在微博发了一个新歌预告,应该会在这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吧。

直播带货

“宇宙的尽头是直播带货”,越来越多的明星选择了这一条直播带货这一条道路。他们有的是主动选择投局,有的则是迫不得已。

贾乃亮在直播带货这块做得十分优秀,今年 “双11”带货超13.6亿,创下明星主播销售额的纪录。

刘涛、秦海璐、戚薇这些明星即使不带货也有丰富的影视资源,综艺、剧集、电影事业依旧火热,真正做到了全面发展。

但是对于某些演员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踏入直播就意味着彻底转型,离开主流影视圈之后,想要再回去就较为困难。

许多人只能去参演网大项目,来延续自身演员的身份。

与其他明星的带货方式不同,叶璇的直播带货主打一个随心所欲。

不化浓妆,不精心打扮,穿大背心,猛嗑瓜子喝汽水,没有任何明星包袱,带货画风与光鲜亮丽的明星直播间截然不同。抖音头像也是主打搞怪,自嘲拉满,她是有个性的,同时也很懂互联网。

陈敏之、黎诺懿则是代表着TVB带货的一群明星,背靠TVB,有固定的剧集资源,但是因为TVB本身的发展困境,需要开辟新的业务,寻求改革创新,旗下艺人纷纷出来为公司站台。

2022年4月,TVB就已宣布入驻抖音直播。2023年3月7日晚,TVB在淘宝直播开启直播带货,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超320万,累计观看人次超485万,首次带货2350万,成绩斐然。

不光是明星,各个公司也都在寻求新的增长点,TVB的变革也是注定的事。

沉寂还是沉淀?明星何去何从

香港知名绿叶演员苑琼丹近期在采访中透露决定暂时息影,全面投入直播带货事业,也是为了摆脱演员身份带来的不安全感。

作为从香港来内地发展的演员,苑琼丹近几年总是在网大、网剧中充当配角,还会去B站、抖音、微博经营自己的自媒体号,路子走得宽,也没有架子,形象十分亲民。

苑琼丹谈到,做演员很被动,当配角更加没有什么话语权,限制成本赶工期拍出来的影视项目也称不上是好作品。与其在这样的剧组中消耗时间,不如转换赛道,重新出发,搭上直播带货的快车。

近期,苑琼丹还去参与了王晶带领的香港制作团队所拍摄的短剧《亿万傻王子》,以友情出演的身份尝试新的赛道,干劲十足,紧跟当下的市场潮流。

从目前来看,明星直播卖货拉闸,频频翻车的带货直播使得明星下局愈发谨慎,万一有问题想要重回演戏翻身是及其困难的,不如好好爱惜羽毛。综艺咖也面临转型困难,节目上的形象较为固定,演技定型没有好好打磨,国民度可能上去了,但是戏路也越走越窄。

明星转型的新风口在哪里?是否还有新的出路?

想要活跃在大众的视野中,又不想毫无通告凭空买热搜;想要资源丰厚、有剧本可选,又不想自降身价、粗制滥造;想要站着把钱赚了,又不想入不敷出、苦于生计。赚钱是人在社会上生存的本能,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关键在姿态与手段。

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落马后被群嘲这种事真的太常见,万众瞩目后变成饭后谈资,不正是吃瓜群众们最爱看的戏码。只做好一名演员难,当一位明星更难,高回报背后同时也需要承担高风险。

明星的风评终究是经纪公司与自身的麻烦,大众对于他们无法产生共情,收入差距过大是观众与明星无法调和的矛盾。

舞台在这里,谁来唱都一样。借用优酷近期火爆的电视剧《新闻女王》中的台词:“演出一定要继续,公司没倒闭,就一定要有人上台表演。The show must go on.”不忘初心,做好本职,才是长虹之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