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团不甘心,市场不买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团不甘心,市场不买账

美团走到了自己的十字路口。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斑马消费 任建新

11月28日晚间,美股拼多多股价大涨18.08%,报收139.00美元/股,市值1846.74亿美元,折算成人民币达到1.32万亿元,创两年来新高;市值与美股阿里巴巴的差距仅剩一步之遥,接近腾讯控股的一半。

原因很直接,拼多多业绩继续超预期:三季度,营业收入688.40亿元,同比增长94%;经营利润166.57亿元,同比增长60%;经调整净利润170.27亿元,同比增长37%。

不过,同日披露业绩的美团-W(03690.HK),待遇却天差地别。

11月29日,港股美团开盘大跌8%,当日收盘价90.45港元/股,下跌12.18%,最新市值5648亿港元,再创新低。

原因也很直接,美团业务表现不及预期,业绩增速下降。

2023年Q3,美团收入764.67亿元,同比增长22.1%,净利润35.93亿元,同比增长195.3%。而在上个季度,公司规模增速为33.4%,净利润46.89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20%。

实际上,美团的增长问题,由来已久。

2022年Q2,美团用户数据首次环比下滑,到了四季度,直接开启同比下滑:截至当年12月31日的12个月,公司交易用户数6.779亿,同比下降1.8%,这是该公司有记录以来的首次用户数据同比下滑。

同时,美团活跃商家也停止了增长。2022年Q4,平台活跃商家930万,同比增长仅5.1%,环比0增长。

之后,美团便不再披露平台内用户和商家的数量。

今年7-9月,美团财报中仅剩的运营指标实时配送,交易笔数61.794亿,同比增长23.0%。而在上个季度,增速高达31.6%。

随着中国网民数量增长达到极限,美团等互联网超级平台,已将绝大部分用户纳入自己的服务体系。移动互联进入存量时代,已经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电商界的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PDD),短视频领域的抖音和快手,搜索行业一家独大的百度(09888.HK),以及游戏、社交、地图等领域,情况都差不多。

这几年,互联网巨头中仍然在披露用户数据的,只剩下还处于增长尾声的腾讯、百度、快手。阿里巴巴(09988.HK)、京东、美团等,都渐退式地取消了用户数据的披露。

互联网巨头们的出路在哪里?最直接的便是出海,将业务拓展至海外市场。

出海较早且成果较为明确的是抖音,海外版TikTok已经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社交短视频平台之一。其次是拼多多,在经历了本土市场的青年危机之后,依靠海外电商平台TEMU重获增长动力。它的目标已经不再是阿里巴巴和京东集团(09618.HK),而是亚马逊。

另外,腾讯控股(00700.HK)和阿里巴巴依靠超级平台的布局,出海实力也相当雄厚。在超级平台们争相出海的同时,网易(09999.HK),游戏领域的三七互娱、世纪华通,快递市场的菜鸟等,也借在各自领域的优势,快速布局海外市场。

与换道追赶的百度、小米,以及渐渐认命的京东、快手(01024.HK)不同,已经失去出海先机的美团,似乎并不甘心,还想要另一个维度的纵向扩张——提高本地生活业务的服务深度。

所以,当其他互联网巨头都在削减营销投入之时,美团仍在大幅提高销售及营销费用。2023年Q3达到169.05亿元,同比增长55.3%,营收占比达到22.1%,较上年同期提升4.7个百分点。

用这些投入,美团丰富核心业务外卖的适配场景,同时,开启全面的零售化。

在今年的奶茶营销活动中,美团外卖单日奶茶单量超过2100万,同时夏季的夜宵订单量也增长强劲。多种因素刺激下,三季度,美团餐饮外卖订单峰值达到7800万单,创历史新高比三年前翻了一番。

2021年美团将公司战略从Food+Platform升级为零售+科技,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进一步拓展至更广泛的零售领域,以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美团闪购为三大抓手。

例如,三季度,美团闪购年度活跃商家数同比增长30%,美团闪购仓现已突破5000家,用户规模和订单量显著提升,8月订单峰值突破1300万。美团优选也已经累积了4.9亿名交易用户。

不过,餐饮外卖及美团闪购业务的单位经济效益降低,导致美团核心本地商业分部的整体盈利能力下滑。

更重要的是,美团最老、最稳定的业务到店、酒店及旅游板块,也在最新的这个季度出现了经营利润的同比下降。

这不禁让大家有所怀疑,当市场竞争从单个行业过渡至互联网巨头的互相倾轧后,美团前有强敌(电商平台)、后有追兵(短视频平台),公司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强势地位,是否仍不可动摇?

这或许也是美团自己的担忧。所以,它在继续苦战全面零售化,纵向深入的同时,也在考虑重启横向扩张。近期,市场传言美团正在考虑收购Foodpanda的外卖业务,去东南亚送外卖。

如今,东南亚外卖市场,已经渡过了早期阶段,形成了Grab、Foodpanda双寡头的市场格局。当地的本地生活巨头Grab,业务形式包括打车、送餐和金融科技,在外卖市场的份额高达40%-50%,Foodpanda市场份额约为20%。

在美团之外,Grab也被认为是收购Foodpanda外卖业务的可能候选人。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中国互联网曾经的合纵连横往事,可能在东南亚市场重演。这一次,外来者美团,将以什么样的身份介入?东南亚市场能否成为美团外卖出海的第一个战略支点?

实际上,因错过战略窗口期而痛失业务增长点,于美团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美团在王兴“边界论”的指挥下,曾将打车业务作为重点拓展方向。但因错过了深度布局移动出行市场的机会,美团自营打车平台进展不顺,只能转为网约车聚合平台。然而,这种模式问题重重,且美团无法在场景的便利性上挑战高德的地位,只能降低自己的期望值。

同样的故事,还会在美团外卖出海布局上重演吗?向前向后,还是向左向右?美团也走到了自己的十字路口。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团

4.9k
  • 南向资金今日净买入超114亿港元,盈富基金获净买入12.14亿港元居首
  • 美团、小红书等激发新兴消费场景,上海促进服务消费扩容再提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团不甘心,市场不买账

美团走到了自己的十字路口。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斑马消费 任建新

11月28日晚间,美股拼多多股价大涨18.08%,报收139.00美元/股,市值1846.74亿美元,折算成人民币达到1.32万亿元,创两年来新高;市值与美股阿里巴巴的差距仅剩一步之遥,接近腾讯控股的一半。

原因很直接,拼多多业绩继续超预期:三季度,营业收入688.40亿元,同比增长94%;经营利润166.57亿元,同比增长60%;经调整净利润170.27亿元,同比增长37%。

不过,同日披露业绩的美团-W(03690.HK),待遇却天差地别。

11月29日,港股美团开盘大跌8%,当日收盘价90.45港元/股,下跌12.18%,最新市值5648亿港元,再创新低。

原因也很直接,美团业务表现不及预期,业绩增速下降。

2023年Q3,美团收入764.67亿元,同比增长22.1%,净利润35.93亿元,同比增长195.3%。而在上个季度,公司规模增速为33.4%,净利润46.89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20%。

实际上,美团的增长问题,由来已久。

2022年Q2,美团用户数据首次环比下滑,到了四季度,直接开启同比下滑:截至当年12月31日的12个月,公司交易用户数6.779亿,同比下降1.8%,这是该公司有记录以来的首次用户数据同比下滑。

同时,美团活跃商家也停止了增长。2022年Q4,平台活跃商家930万,同比增长仅5.1%,环比0增长。

之后,美团便不再披露平台内用户和商家的数量。

今年7-9月,美团财报中仅剩的运营指标实时配送,交易笔数61.794亿,同比增长23.0%。而在上个季度,增速高达31.6%。

随着中国网民数量增长达到极限,美团等互联网超级平台,已将绝大部分用户纳入自己的服务体系。移动互联进入存量时代,已经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电商界的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PDD),短视频领域的抖音和快手,搜索行业一家独大的百度(09888.HK),以及游戏、社交、地图等领域,情况都差不多。

这几年,互联网巨头中仍然在披露用户数据的,只剩下还处于增长尾声的腾讯、百度、快手。阿里巴巴(09988.HK)、京东、美团等,都渐退式地取消了用户数据的披露。

互联网巨头们的出路在哪里?最直接的便是出海,将业务拓展至海外市场。

出海较早且成果较为明确的是抖音,海外版TikTok已经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社交短视频平台之一。其次是拼多多,在经历了本土市场的青年危机之后,依靠海外电商平台TEMU重获增长动力。它的目标已经不再是阿里巴巴和京东集团(09618.HK),而是亚马逊。

另外,腾讯控股(00700.HK)和阿里巴巴依靠超级平台的布局,出海实力也相当雄厚。在超级平台们争相出海的同时,网易(09999.HK),游戏领域的三七互娱、世纪华通,快递市场的菜鸟等,也借在各自领域的优势,快速布局海外市场。

与换道追赶的百度、小米,以及渐渐认命的京东、快手(01024.HK)不同,已经失去出海先机的美团,似乎并不甘心,还想要另一个维度的纵向扩张——提高本地生活业务的服务深度。

所以,当其他互联网巨头都在削减营销投入之时,美团仍在大幅提高销售及营销费用。2023年Q3达到169.05亿元,同比增长55.3%,营收占比达到22.1%,较上年同期提升4.7个百分点。

用这些投入,美团丰富核心业务外卖的适配场景,同时,开启全面的零售化。

在今年的奶茶营销活动中,美团外卖单日奶茶单量超过2100万,同时夏季的夜宵订单量也增长强劲。多种因素刺激下,三季度,美团餐饮外卖订单峰值达到7800万单,创历史新高比三年前翻了一番。

2021年美团将公司战略从Food+Platform升级为零售+科技,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进一步拓展至更广泛的零售领域,以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美团闪购为三大抓手。

例如,三季度,美团闪购年度活跃商家数同比增长30%,美团闪购仓现已突破5000家,用户规模和订单量显著提升,8月订单峰值突破1300万。美团优选也已经累积了4.9亿名交易用户。

不过,餐饮外卖及美团闪购业务的单位经济效益降低,导致美团核心本地商业分部的整体盈利能力下滑。

更重要的是,美团最老、最稳定的业务到店、酒店及旅游板块,也在最新的这个季度出现了经营利润的同比下降。

这不禁让大家有所怀疑,当市场竞争从单个行业过渡至互联网巨头的互相倾轧后,美团前有强敌(电商平台)、后有追兵(短视频平台),公司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强势地位,是否仍不可动摇?

这或许也是美团自己的担忧。所以,它在继续苦战全面零售化,纵向深入的同时,也在考虑重启横向扩张。近期,市场传言美团正在考虑收购Foodpanda的外卖业务,去东南亚送外卖。

如今,东南亚外卖市场,已经渡过了早期阶段,形成了Grab、Foodpanda双寡头的市场格局。当地的本地生活巨头Grab,业务形式包括打车、送餐和金融科技,在外卖市场的份额高达40%-50%,Foodpanda市场份额约为20%。

在美团之外,Grab也被认为是收购Foodpanda外卖业务的可能候选人。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中国互联网曾经的合纵连横往事,可能在东南亚市场重演。这一次,外来者美团,将以什么样的身份介入?东南亚市场能否成为美团外卖出海的第一个战略支点?

实际上,因错过战略窗口期而痛失业务增长点,于美团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美团在王兴“边界论”的指挥下,曾将打车业务作为重点拓展方向。但因错过了深度布局移动出行市场的机会,美团自营打车平台进展不顺,只能转为网约车聚合平台。然而,这种模式问题重重,且美团无法在场景的便利性上挑战高德的地位,只能降低自己的期望值。

同样的故事,还会在美团外卖出海布局上重演吗?向前向后,还是向左向右?美团也走到了自己的十字路口。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