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下一次股东大会,芒格没法和巴菲特坐在一起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下一次股东大会,芒格没法和巴菲特坐在一起了

俩人的关系也并不限于表面的工作,而是种紧密的共生。

文|时代周报

99岁的查理芒格走完了人生旅程。

据伯克希尔公司的声明,芒格于美国当地时间11月29日,在加州一家医院内平静去世,享年99岁。

1924年出生于奥马哈的芒格是伯克希尔的副董事长。此前做过律师、《每日日报》的总裁,以及多家企业的董事会成员。不过,他最为人所知的一面,肯定是沃伦巴菲特的“黄金搭档”。

自35岁遇到巴菲特后,俩人几乎形影不离,并且创造了一个市值7850亿美元的巨无霸企业,其投资的范围从可口可乐、苹果、美国运通等不断延伸。

今年5月6日,他与巴菲特在2023年度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露面,在接近6个小时的时间内,回答了全球股东提出的60个问题。

他曾计划过自己的100岁的生日——办一场聚会,原本是在33天后。

在下一次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全球股东再也看不到巴菲特和芒格坐在一起,接受马拉松式提问了。

巴菲特口中的“芒格和我”

“1939年的冬天,9岁的巴菲特在院子里玩雪。他把少量的积雪铲到一块,揉成一个雪球,然后把它放在地上慢慢滚动,雪球越滚越大。从此,巴菲特再也没有停下脚步,目光投向白雪皑皑的整个世界。”

这是巴菲特自传《滚雪球》的开头。

后来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巴菲特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几人之一。

连巴菲特自己都得承认,这都是因为他的“雪球拍档”——芒格。

“是芒格把我推向了另一个方向,而不是像格雷厄姆(注:巴菲特的老师)那样建议购买便宜货,这是他思想的力量,他拓展了我的视野。我以非同寻常的速度从猩猩进化到人类,否则我会贫穷得多”。巴菲特在书中如此说道。

如果不是他,自己所积累的数百亿美元以及狂热的拥趸可能都无法实现。

俩人的初见始于1959年。

彼时,还未发端的巴菲特正试图说服邻居戴维斯医生夫妇入股自己的投资企业。过程比巴菲特预想的顺利,戴维斯医生出奇地爽快,递出了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你让我想起了查理芒格。”

很快,巴菲特的困惑被解开。

在戴维斯夫妇的安排下,两位年轻人在奥马哈一家餐馆共进晚餐。他们发现,彼此身上有着不少共同点——股票和投资成为彼此相互往来的缰绳。

《穷查理宝典》图书封面

芒格在自传中提到那次相遇,他说,“和沃伦(巴菲特)一样,我对致富有着极大的热情”。

初次相遇后,他们经常往来。巴菲特鼓励芒格离开律师行业,专注于投资。1962年,芒格像巴菲特一样组建了一个投资合伙企业进行投资。俩人有了些非正式的合作。直到1978年,芒格加入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董事会,此后一直担任副董事长。

芒格和巴菲特在某方面有着共同的价值取向。譬如,他们都讨厌那种不假思索的承诺,需要时间坐下来认真思考,这一点在当下尤为可贵。但芒格说,“我们喜欢这种‘怪癖’,事实上它带来了可观的回报。”

俩人的关系也并不限于表面的工作,而是种紧密的共生。

如果外界有所质疑,打开伯克希尔的年报便可解答。

在每年的年报中,巴菲特都会反复提及“芒格和我”,紧跟在后的是“看法一致”、“共同决策”、“看法相同”等词汇,以至于“芒格和我”看起来成为了一个主语,像是“一个人”。

在工作方面,芒格为巴菲特带来了新的金融视角,除此之外,芒格的法律背景让伯克希尔远离了不少麻烦事。

与巴菲特不同的是,芒格在许多领域均有涉猎,包括科学、历史、哲学、心理学。在他的概念里,有思想的人能够也应该可以将其融会贯通于投资自己的投资决策中。

他崇尚“通识价值”(Common Sense),还在《穷查理宝典》中说,“你必须建构一个心智模式的格栅。”

远见与伯乐

金融知识、律师背景,以及跨学科的人文学识,所有的这些综合在一起为芒格带来了不同于巴菲特的投资远见。

在芒格心里,为一家伟大的公司支付公平的价格,胜过于为一家平庸的公司支付便宜的价格。在面对媒体采访时芒格一再强调,“多花一些钱购买优质资产是值得的”。

芒格帮助巴菲特跨越深度价值投资理论,进而考虑购买高质量企业的鸿沟——这种思想的转变,在伯克希尔的历次收购中得以充分体现。

20世纪7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在芒格的说服下,巴菲特以2500万美元收购喜诗糖果。十年之后,有人出价1.25亿美元想要拿下“喜诗糖果”,巴菲特拒绝了。

同一时间,可口可乐也是因为芒格的说服与坚持,最终才一锤定音。而最为关注的比亚迪投资,同样来自芒格的意见主导。

2008年,芒格成了比亚迪的“伯乐”,他告诉巴菲特“我们必须投资比亚迪”。

芒格表示,王传福是“爱迪生和比尔·盖茨的结合体”,既能解决技术问题,又能有效管理企业。同年,伯克希尔旗下的全资投资子公司西部资本以8元(港币)每股的价格买入了2.25亿比亚迪股票,成为比亚迪第四大股东,实现巨大回报。

2020年初的疫情,伯克希尔在第一季度遭受了500亿美元的巨额亏损,芒格和巴菲特采取了比大萧条期间更为保守的应对方式——按兵不动。这使得伯克希尔安然渡过难关。

在过去的四十几年里,芒格和巴菲特联手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伯克希尔公司股票市值高达7000多亿美金。福布斯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1月28日,芒格的身家为26亿美元。

“我的剑留给会挥舞他的人”

26亿美元,在这笔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财富背后,芒格却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他的房子几十年没变,出行大多是经济舱,既定的约会总会早到45分钟。除此之外,他和巴菲特一样致力于慈善事业。

在人们的记忆中,圆脸的芒格总是戴着一副银色的无框眼镜,微笑着看世界。

不过,细心观察,会发现他的左眼略显异样。那是因为80年代的一场白内障手术,他落下病根,摘除了左眼。但芒格觉得没什么过不去的,他自学了盲文,依旧坚持常年的阅读习惯。

今年,芒格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记者在最后问道,在当今的市场上,那种认知偏见尤为严重?

芒格说,有许多很严重的认知偏见存在。其中一个就是,在决定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的时候,人们通常会高估自己的智力和能力。而抵抗这种偏见的最佳方式,是阅读。

他喜欢堂吉诃德。在接受采访时,提及自己希望对世界留下些什么时,芒格说,“我的剑留给会挥舞他的人。”

芒格离开了。巴菲特也93岁了,他们都老了——但他们仍旧撑着一个时代的符号,寄托着一股不失由衷的希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沃伦·巴菲特

  • 巴菲特一季度卖了1.16亿股苹果
  • 巴菲特“点灯”:怀念伯克希尔的设计师芒格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下一次股东大会,芒格没法和巴菲特坐在一起了

俩人的关系也并不限于表面的工作,而是种紧密的共生。

文|时代周报

99岁的查理芒格走完了人生旅程。

据伯克希尔公司的声明,芒格于美国当地时间11月29日,在加州一家医院内平静去世,享年99岁。

1924年出生于奥马哈的芒格是伯克希尔的副董事长。此前做过律师、《每日日报》的总裁,以及多家企业的董事会成员。不过,他最为人所知的一面,肯定是沃伦巴菲特的“黄金搭档”。

自35岁遇到巴菲特后,俩人几乎形影不离,并且创造了一个市值7850亿美元的巨无霸企业,其投资的范围从可口可乐、苹果、美国运通等不断延伸。

今年5月6日,他与巴菲特在2023年度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露面,在接近6个小时的时间内,回答了全球股东提出的60个问题。

他曾计划过自己的100岁的生日——办一场聚会,原本是在33天后。

在下一次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全球股东再也看不到巴菲特和芒格坐在一起,接受马拉松式提问了。

巴菲特口中的“芒格和我”

“1939年的冬天,9岁的巴菲特在院子里玩雪。他把少量的积雪铲到一块,揉成一个雪球,然后把它放在地上慢慢滚动,雪球越滚越大。从此,巴菲特再也没有停下脚步,目光投向白雪皑皑的整个世界。”

这是巴菲特自传《滚雪球》的开头。

后来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巴菲特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几人之一。

连巴菲特自己都得承认,这都是因为他的“雪球拍档”——芒格。

“是芒格把我推向了另一个方向,而不是像格雷厄姆(注:巴菲特的老师)那样建议购买便宜货,这是他思想的力量,他拓展了我的视野。我以非同寻常的速度从猩猩进化到人类,否则我会贫穷得多”。巴菲特在书中如此说道。

如果不是他,自己所积累的数百亿美元以及狂热的拥趸可能都无法实现。

俩人的初见始于1959年。

彼时,还未发端的巴菲特正试图说服邻居戴维斯医生夫妇入股自己的投资企业。过程比巴菲特预想的顺利,戴维斯医生出奇地爽快,递出了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你让我想起了查理芒格。”

很快,巴菲特的困惑被解开。

在戴维斯夫妇的安排下,两位年轻人在奥马哈一家餐馆共进晚餐。他们发现,彼此身上有着不少共同点——股票和投资成为彼此相互往来的缰绳。

《穷查理宝典》图书封面

芒格在自传中提到那次相遇,他说,“和沃伦(巴菲特)一样,我对致富有着极大的热情”。

初次相遇后,他们经常往来。巴菲特鼓励芒格离开律师行业,专注于投资。1962年,芒格像巴菲特一样组建了一个投资合伙企业进行投资。俩人有了些非正式的合作。直到1978年,芒格加入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董事会,此后一直担任副董事长。

芒格和巴菲特在某方面有着共同的价值取向。譬如,他们都讨厌那种不假思索的承诺,需要时间坐下来认真思考,这一点在当下尤为可贵。但芒格说,“我们喜欢这种‘怪癖’,事实上它带来了可观的回报。”

俩人的关系也并不限于表面的工作,而是种紧密的共生。

如果外界有所质疑,打开伯克希尔的年报便可解答。

在每年的年报中,巴菲特都会反复提及“芒格和我”,紧跟在后的是“看法一致”、“共同决策”、“看法相同”等词汇,以至于“芒格和我”看起来成为了一个主语,像是“一个人”。

在工作方面,芒格为巴菲特带来了新的金融视角,除此之外,芒格的法律背景让伯克希尔远离了不少麻烦事。

与巴菲特不同的是,芒格在许多领域均有涉猎,包括科学、历史、哲学、心理学。在他的概念里,有思想的人能够也应该可以将其融会贯通于投资自己的投资决策中。

他崇尚“通识价值”(Common Sense),还在《穷查理宝典》中说,“你必须建构一个心智模式的格栅。”

远见与伯乐

金融知识、律师背景,以及跨学科的人文学识,所有的这些综合在一起为芒格带来了不同于巴菲特的投资远见。

在芒格心里,为一家伟大的公司支付公平的价格,胜过于为一家平庸的公司支付便宜的价格。在面对媒体采访时芒格一再强调,“多花一些钱购买优质资产是值得的”。

芒格帮助巴菲特跨越深度价值投资理论,进而考虑购买高质量企业的鸿沟——这种思想的转变,在伯克希尔的历次收购中得以充分体现。

20世纪7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在芒格的说服下,巴菲特以2500万美元收购喜诗糖果。十年之后,有人出价1.25亿美元想要拿下“喜诗糖果”,巴菲特拒绝了。

同一时间,可口可乐也是因为芒格的说服与坚持,最终才一锤定音。而最为关注的比亚迪投资,同样来自芒格的意见主导。

2008年,芒格成了比亚迪的“伯乐”,他告诉巴菲特“我们必须投资比亚迪”。

芒格表示,王传福是“爱迪生和比尔·盖茨的结合体”,既能解决技术问题,又能有效管理企业。同年,伯克希尔旗下的全资投资子公司西部资本以8元(港币)每股的价格买入了2.25亿比亚迪股票,成为比亚迪第四大股东,实现巨大回报。

2020年初的疫情,伯克希尔在第一季度遭受了500亿美元的巨额亏损,芒格和巴菲特采取了比大萧条期间更为保守的应对方式——按兵不动。这使得伯克希尔安然渡过难关。

在过去的四十几年里,芒格和巴菲特联手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伯克希尔公司股票市值高达7000多亿美金。福布斯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1月28日,芒格的身家为26亿美元。

“我的剑留给会挥舞他的人”

26亿美元,在这笔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财富背后,芒格却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他的房子几十年没变,出行大多是经济舱,既定的约会总会早到45分钟。除此之外,他和巴菲特一样致力于慈善事业。

在人们的记忆中,圆脸的芒格总是戴着一副银色的无框眼镜,微笑着看世界。

不过,细心观察,会发现他的左眼略显异样。那是因为80年代的一场白内障手术,他落下病根,摘除了左眼。但芒格觉得没什么过不去的,他自学了盲文,依旧坚持常年的阅读习惯。

今年,芒格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记者在最后问道,在当今的市场上,那种认知偏见尤为严重?

芒格说,有许多很严重的认知偏见存在。其中一个就是,在决定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的时候,人们通常会高估自己的智力和能力。而抵抗这种偏见的最佳方式,是阅读。

他喜欢堂吉诃德。在接受采访时,提及自己希望对世界留下些什么时,芒格说,“我的剑留给会挥舞他的人。”

芒格离开了。巴菲特也93岁了,他们都老了——但他们仍旧撑着一个时代的符号,寄托着一股不失由衷的希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