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旭辉定下“小目标” 五年后做到1500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旭辉定下“小目标” 五年后做到1500亿

这家过去几年成长最快的地产商,正刻意地要“慢”下来,为什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地产头名的规模比拼在2017年将愈演愈烈,身处第二阵营的旭辉集团却给自己规划了一条长跑路线。

这家发轫于厦门的开发商,在2016年前11个月冲过500亿元大关,全年销售额预计在600亿元以上。但旭辉集团副董事长林伟对界面新闻称,他最满意的是在北京市场越来越难做的档口,他们今年完成了100亿元的销售额。

旭辉集团北京区域总经理孔鹏称,旭辉在北京的项目并不多,但今年两个主力项目销售额就卖了70亿元。

受益于楼市的火爆,旭辉今年销售额与去年相比翻了一倍。不仅仅是今年,之前5年他们的业绩翻了6倍,被业界看作成长最快的房企之一。

行业集中度的日益提高正在压缩中型房企的生存空间。即便创造这样的增速,旭辉却不把规模的快速增长看作唯一的生存手段。这家公司几位管理层对界面新闻透露,希望到2021年把房地产业务做到1500亿元,同时实现百亿元利润目标。

这样的目标看起来与人们过去在它身上看到的特有的激进与大胆不符。事实上,在过去一年多房地产走高的市场环境下,旭辉却显得比过去更加谨慎,良好的销售业绩和回款让他们手握重金,但这家公司却似乎对土地的争抢不感兴趣。过去一年,虽然经常出现在各大土地交易中心,但旭辉出手甚少。

面对像北京这样地价高企,供应紧张的城市,孔鹏表示,再追求规模增长,基本是天方夜谭。“2017年的目标肯定不是百亿元。北京房地产市场已经发展到难点。原来能够走土地储备制度的地,基本已经卖得差不多了。”虽然在行政区划内已再难求规模迅速增长,但旭辉正在将战线扩大至多个城市、多个产品线,这其中涉及到环京区域的拓展,城市更新、资产管理等方面。

不过,不抢地王,并不意味着收缩体量。面对市场因素导致的地价飞涨,过去一年他们在合作开发上投入了很大精力。据统计,旭辉过去一年总共拿了三十几个项目,在项目投入上总共花去将近700亿元。仅在过去3个月里,他们就与恒基签署协议,参与其位于长沙、宜兴和苏州的多个项目。

与恒大、碧桂园等一线房企追求规模不同,旭辉正在刻意追求规模与利润的平衡。事实上,旭辉近年来的利润也保持着持续增长的势头,他们上半年共实现9.48亿元的核心净利润,比去年同比增长52%。

走过了最初对规模的渴求,这种局面的出现,源于旭辉近年来的苦练“内功”。他们不仅告别了对地王的争抢,还开始从财务优化和企业信用评级上入手。这也使他们获得了更便宜的融资成本,这家公司近期的贷款利率大致维持在5.8%左右。

融资成本的优化给了他们更多的利润空间,也让这家房企可以放手去做更多的事。除了持有型商业外,旭辉目前正在探索长租公寓,并对养老地产等也保持着关注。

在经历了过去一年的大起大落之后,中国房地产的格局正在变得愈加清晰。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行业精细化的背后对能力和耐心的考量也越来越多。这看起来与旭辉正在追求的道路不谋而合。孔鹏称,整个组织需要的是有质量的增长,不会为了规模去逆周期发力。

不过,中国房地产的行业集中趋势正日益明显,市场的变化也在不断提高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苦练内功或许是许多房企接下来的选择,但这却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经历过连续多年业绩快速增长,开始逐渐追求平衡的旭辉,能保持住这种平常心吗?

以下为旭辉北京区域总经理孔鹏访谈节选:

记者:北京市场对房企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一线城市开发的未来怎么看?

孔鹏:我自己觉得在北京这个市场,它可能跟全国任何一个市场都不一样,北京现在最大的城市发展任务是人口疏解,你很难想象一个在人口疏解的市场里面,怎么再去做规模,那是天方夜谭。

我觉得北京现在面临着几个问题。首先,从城市发展规划和中央定调来说,是以人口疏解纲要的。第二,我们的一二手房的差距,其实非常大,基本上快翻倍了。第三,我们的地价和房价,尤其是地价普遍高于二手房的价格,最差也是一个持平。从这可以看出,存量市场、城市更新,将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此外,北京和首都分开,溢出的这些产业布局怎么去承接?每一个城市的发展定位怎么去安排?在这里面,会有大量的重新构成的机会出现。

记者:面对这样的情况,旭辉打算怎么做?

孔鹏:我们今年的去化率比较高,但能做到一百亿元,也已经很难。未来更重要,我们要将触角范围扩大。像我刚才说得,在招拍挂市场上,我们会始终积极参与。都市更新这块我们会去尝试,另外环京区域,我们也会做。

从在公开市场拿地做大规模,到调整成四到五条战线同时作战,要做多个城市,多个产品线,比如济南,这个是我们下一步北京事业部会进入的城市。这样一个战略重新布局,也是我们组织层面正在做的最大的事情。

另外,我们判断明年,会有像2014年到2015年那样的土地投资机会。到那个窗口的时候,我们会再积蓄能量。而那个时候我想我们的能力就不是百亿元了,有可能是两百亿元或是更大规模的旭辉。

记者:业务的多元化拓展方面具体会有哪些动作?

孔鹏:接下来我们可能会介入,城开类、都市更新等业务。如果我们能进入城市开发类的,也会把我们资金、能力的优势发挥出来,而且我们效率会更高。

再有一块,叫资管类的业务,所谓资管类的业务就是以都市更新为核心的存量,针对存量、针对持有型物业来做安排。再有就是,环京加单点城市。还是以开发类的业务为主,但是它的地域发生变化了。

记者:企业近来开始重新关注持有型物业,对这部分业务你们是什么想法?

孔鹏:持有型物业我们也在做,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持有一部分物业还是不错的。整个旭辉集团到今年为止,融资成本差不多在六以下,这样是可以做持有型的商业。如果在融资成本六以上去做持有商业的话,现金流会失血,用现金流去补贴,会越做越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旭辉定下“小目标” 五年后做到1500亿

这家过去几年成长最快的地产商,正刻意地要“慢”下来,为什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地产头名的规模比拼在2017年将愈演愈烈,身处第二阵营的旭辉集团却给自己规划了一条长跑路线。

这家发轫于厦门的开发商,在2016年前11个月冲过500亿元大关,全年销售额预计在600亿元以上。但旭辉集团副董事长林伟对界面新闻称,他最满意的是在北京市场越来越难做的档口,他们今年完成了100亿元的销售额。

旭辉集团北京区域总经理孔鹏称,旭辉在北京的项目并不多,但今年两个主力项目销售额就卖了70亿元。

受益于楼市的火爆,旭辉今年销售额与去年相比翻了一倍。不仅仅是今年,之前5年他们的业绩翻了6倍,被业界看作成长最快的房企之一。

行业集中度的日益提高正在压缩中型房企的生存空间。即便创造这样的增速,旭辉却不把规模的快速增长看作唯一的生存手段。这家公司几位管理层对界面新闻透露,希望到2021年把房地产业务做到1500亿元,同时实现百亿元利润目标。

这样的目标看起来与人们过去在它身上看到的特有的激进与大胆不符。事实上,在过去一年多房地产走高的市场环境下,旭辉却显得比过去更加谨慎,良好的销售业绩和回款让他们手握重金,但这家公司却似乎对土地的争抢不感兴趣。过去一年,虽然经常出现在各大土地交易中心,但旭辉出手甚少。

面对像北京这样地价高企,供应紧张的城市,孔鹏表示,再追求规模增长,基本是天方夜谭。“2017年的目标肯定不是百亿元。北京房地产市场已经发展到难点。原来能够走土地储备制度的地,基本已经卖得差不多了。”虽然在行政区划内已再难求规模迅速增长,但旭辉正在将战线扩大至多个城市、多个产品线,这其中涉及到环京区域的拓展,城市更新、资产管理等方面。

不过,不抢地王,并不意味着收缩体量。面对市场因素导致的地价飞涨,过去一年他们在合作开发上投入了很大精力。据统计,旭辉过去一年总共拿了三十几个项目,在项目投入上总共花去将近700亿元。仅在过去3个月里,他们就与恒基签署协议,参与其位于长沙、宜兴和苏州的多个项目。

与恒大、碧桂园等一线房企追求规模不同,旭辉正在刻意追求规模与利润的平衡。事实上,旭辉近年来的利润也保持着持续增长的势头,他们上半年共实现9.48亿元的核心净利润,比去年同比增长52%。

走过了最初对规模的渴求,这种局面的出现,源于旭辉近年来的苦练“内功”。他们不仅告别了对地王的争抢,还开始从财务优化和企业信用评级上入手。这也使他们获得了更便宜的融资成本,这家公司近期的贷款利率大致维持在5.8%左右。

融资成本的优化给了他们更多的利润空间,也让这家房企可以放手去做更多的事。除了持有型商业外,旭辉目前正在探索长租公寓,并对养老地产等也保持着关注。

在经历了过去一年的大起大落之后,中国房地产的格局正在变得愈加清晰。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行业精细化的背后对能力和耐心的考量也越来越多。这看起来与旭辉正在追求的道路不谋而合。孔鹏称,整个组织需要的是有质量的增长,不会为了规模去逆周期发力。

不过,中国房地产的行业集中趋势正日益明显,市场的变化也在不断提高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苦练内功或许是许多房企接下来的选择,但这却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经历过连续多年业绩快速增长,开始逐渐追求平衡的旭辉,能保持住这种平常心吗?

以下为旭辉北京区域总经理孔鹏访谈节选:

记者:北京市场对房企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一线城市开发的未来怎么看?

孔鹏:我自己觉得在北京这个市场,它可能跟全国任何一个市场都不一样,北京现在最大的城市发展任务是人口疏解,你很难想象一个在人口疏解的市场里面,怎么再去做规模,那是天方夜谭。

我觉得北京现在面临着几个问题。首先,从城市发展规划和中央定调来说,是以人口疏解纲要的。第二,我们的一二手房的差距,其实非常大,基本上快翻倍了。第三,我们的地价和房价,尤其是地价普遍高于二手房的价格,最差也是一个持平。从这可以看出,存量市场、城市更新,将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此外,北京和首都分开,溢出的这些产业布局怎么去承接?每一个城市的发展定位怎么去安排?在这里面,会有大量的重新构成的机会出现。

记者:面对这样的情况,旭辉打算怎么做?

孔鹏:我们今年的去化率比较高,但能做到一百亿元,也已经很难。未来更重要,我们要将触角范围扩大。像我刚才说得,在招拍挂市场上,我们会始终积极参与。都市更新这块我们会去尝试,另外环京区域,我们也会做。

从在公开市场拿地做大规模,到调整成四到五条战线同时作战,要做多个城市,多个产品线,比如济南,这个是我们下一步北京事业部会进入的城市。这样一个战略重新布局,也是我们组织层面正在做的最大的事情。

另外,我们判断明年,会有像2014年到2015年那样的土地投资机会。到那个窗口的时候,我们会再积蓄能量。而那个时候我想我们的能力就不是百亿元了,有可能是两百亿元或是更大规模的旭辉。

记者:业务的多元化拓展方面具体会有哪些动作?

孔鹏:接下来我们可能会介入,城开类、都市更新等业务。如果我们能进入城市开发类的,也会把我们资金、能力的优势发挥出来,而且我们效率会更高。

再有一块,叫资管类的业务,所谓资管类的业务就是以都市更新为核心的存量,针对存量、针对持有型物业来做安排。再有就是,环京加单点城市。还是以开发类的业务为主,但是它的地域发生变化了。

记者:企业近来开始重新关注持有型物业,对这部分业务你们是什么想法?

孔鹏:持有型物业我们也在做,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持有一部分物业还是不错的。整个旭辉集团到今年为止,融资成本差不多在六以下,这样是可以做持有型的商业。如果在融资成本六以上去做持有商业的话,现金流会失血,用现金流去补贴,会越做越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