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字节游戏“断舍离”、王者荣耀“再交手”:互联网大厂“众神归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字节游戏“断舍离”、王者荣耀“再交手”:互联网大厂“众神归位”?

当国内游戏研发、发行厂商各司其职,又将如何改写这一竞争激烈的行业格局?

文 | 娱乐独角兽 赤木瓶子

编辑 |  Mia

在轻中重内容都“尝鲜”过后,字节选择撤出游戏主阵地。

11月27日,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具体表现为:对已经上线且表现良好的游戏,将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字节收缩的不仅是游戏业务。早在月中,字节跳动旗下XR平台PICO刚刚完成新一轮裁员,组织架构再调整,其中市场、游戏、视频、直播等团队将进行较大幅度的人员调整。彼时,娱乐独角兽在报道中提到,字节此举,一定程度上否定了游戏、视频、直播等业务的现有表现。

如今看来,游戏赛道的整体业务大调整,波及面更深,向外界传递的信号也更加明显。收缩游戏业务——目前看来很可能只是游戏研发业务,回归信息平台和电商等主要业务,是字节现阶段的“断舍离”,与此前CEO梁汝波提到的“平常心”。

在令人唏嘘慨叹大厂终究绕不过的“不可能三角”背后,字节大调整也一定程度改写了互联网格局。以腾讯为主的大厂能够卸下防备,与最大的投流渠道商握手言和,参考王者荣誉头部主播官宣抖音直播,王者官方送出祝福等动作。当国内游戏研发、发行厂商各司其职,又将如何改写这一竞争激烈的行业格局?

字节跳动的游戏“光年”

头部互联网厂商对于解决游戏品类的补位方式,一向秉持着“买买买”理念,这样的方式在字节身上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字节在游戏业务方面一直按照既定轨迹行进,从代理到自研,游戏品类从超休闲向中重度过度,可谓是斥了巨资,也投了心血。字节整体游戏业务视角来看,大致可划为休闲游戏、中重度游戏、及游戏海外的代理及研发。

长久以来,字节跳动的游戏板块主要有两条业务方向,一是以超休闲/休闲游戏为主导的Ohayoo ,二是主攻中重度游戏领域的朝夕光年。Ohayoo方面曾开创出不少行业爆款,且集中在春节期间霸榜免费游戏榜单,如凭《音跃球球》《翡翠大师》《消灭病毒》《我功夫特牛》《小美斗地主》《脑洞大师》等一系列超休闲游戏,3天流水破千万不是梦。

即便是看似低成本、短周期、高流量,帮助字节跳动打响知名度的超休闲小游戏赛道,也早早被曝出裁撤。今年4余人,有消息称,Ohayoo团队被裁撤,现有人员和业务被并入字节旗下广告平台穿山甲,继续为游戏开发者提供休闲游戏立项服务。知情人士称,Ohayoo团队从2021年开始历经数次缩减。字节随后回应称消息不实,但Ohayoo愈发低调已是既定事实。

游戏业务的另一条主力赛道是成立于2019年的朝夕光年,在正式作为游戏厂牌上线前,朝夕光年一直作为字节跳动的游戏发行和制作机构,主要发掘中重度游戏,如从英雄互娱手中接过了策略游戏《战争艺术》的代理权,大多以代理发行商身份切入游戏赛道,涉及产品包括《热血街篮球》《终结战场》等。

字节跳动也因此发掘了一条生态闭环打法,游戏广告带来的利润不可忽视,在此之中,超休闲游戏的游戏买量天花板有限,但重度游戏的受众黏性更高,在推广运作层面具备了更多发掘可能性。

2021年是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高光时刻。2月,字节旗下自研游戏品牌朝夕光年正式上线。3月,朝夕光年奇想基金(NIF)成立,对成熟品类游戏、独特的新兴品类游戏以及行业内其他业务均有所关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游戏厂牌大而全的品类基调。同月,字节从一众厂商中,夺下游戏研发发行公司沐瞳,为重度游戏产品及东南亚市场厉兵秣马。

字节开始正式进军中重度游戏的自主研发时,给人的感觉更仿佛游戏界冉冉升起的“霸道总裁”,不吝啬于用更多资源、更高的价格拿到行业资源,沐瞳科技收购案能很好说明这点。彼时市面对沐瞳科技的估值在20亿-30亿美元,字节最终以40亿美元的高价完成收购。

收购沐瞳科技,是当时游戏行业较大的一笔收购案,沐瞳科技的竞标者也远不止字节跳动和腾讯两家。而拿下沐瞳科技,是字节一举拿下海外版类《王者荣耀》产品《无尽对决》,加速对中重度手游的研发能力,更是直接拿下沐瞳此前在东南亚市场构建的完整电竞生态。

此前,字节跳动志在重度游戏已有些时日。收购案的一年前,就有报道称,字节跳动已经任命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正式主导新的游戏部门,而该部门将主攻重度游戏,并推出一款与《王者荣耀》相似的竞技产品。

野心勃勃的字节,退出游戏战场也不是一蹴而就。2022年6月,朝夕光年解散上海101工作室,多个项目在裁撤或整合,游戏项目的上新也有所减少。年底,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国内和国外发型工作室合并成ONE Publishing Studio,确立全球化战略。

如今,字节旗下重点产品包括IP产品《航海王热血航线》,女性向产品《花亦山心之月》,刚刚上线的《星球:重启》以及今年的小爆款、对标DNF的《晶核》。目前,这几款核心游戏方均特地回应玩家称,业务调整对项目有限,请玩家放心。

短短几年时间,字节在游戏赛道迅速浮沉,并斩伐果决,切断游戏研发,不代表切断游戏代理运营这一更大业务板块。目前看来,通过对自家产品研发的渠道尝试,无论是与抖音头部KOL和泛娱乐达人深度合作的短视频营销思路,联合玩家共创UGC内容,联动kol等持续吸引圈层受众的打法,都足以帮助字节在更好地承载起游戏推广这一身份。

直面“不可能三角”,大厂“众神归位”

在字节游戏裁员的相关消息报道后,有网友辣评,“每个互联网大厂在做大做强后,都想进军对手的核心业务品类,但结局却大多相似。”此言并非全无道理,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游戏行业跟风口的趋势都更加明显。

游戏类型从Moba、吃鸡FPS到二次元,各品类中核心产品的“擂主”身份很难受到较大冲击,各赛道的核心产品《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原神》依旧是长期霸榜的“现金牛”。反观潜力黑马产品,大多来自各家开辟的新赛道,如网易如今的当家派对手游《蛋仔派对》。

如今看来,能够长久停留在畅销榜单的黑马产品是少数,单打独斗的研发工作室更加难以突围。这一方面是反复震荡的版号问题,给包括字节在内的大小厂商带来无可挽回的冲击;另一方面,研发精品游戏的成本巨大,研发周期较长,开发成本逐年上升后期买量投流推广费用也在日益增加。

此次朝夕光年史无前例的裁员消息,有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向钛媒体透露,该决策由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 “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自研游戏需要面临的竞争压力与业绩风险摆在那里,字节选择放弃游戏,并非游戏产品的溃败,看起来更像是一次业务上的“断舍离”,既然游戏业务带来的高收益、低风险、高流动性三者不能兼得,那么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效率与回报率都更高。

游戏行业早已经迈入存量,头部大厂在维稳“现金牛”的同时,更多倾向于收购或投资拥有专业人才与相应研发经验的独立工作室,做足以更长的研发周期来换取高回报比的精品游戏、3a产品。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游戏主播流入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近日,有王者荣耀头部主播官宣将在短视频平台开播,《王者荣耀》官方送出祝福。直播《王者荣耀》是腾讯抖音的遗留问题,此次会否是二者“破冰”契机也尚未可知,但随着行业洗牌动作不断,游戏行业的格局正在被悄然改写。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字节跳动

4.2k
  • 【独家】字节跳动正秘密研发多模态数字人等多个AI产品
  • 【独家】抖音家装平台旗下自营业务“住好家”调整运营方向

腾讯

5.1k
  • 南向资金今日净买入33.34亿港元,腾讯控股净卖出额居首
  • 港股开盘:指数低开,恒生科技指数跌1.02%,阿里巴巴、腾讯控股跌超1%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字节游戏“断舍离”、王者荣耀“再交手”:互联网大厂“众神归位”?

当国内游戏研发、发行厂商各司其职,又将如何改写这一竞争激烈的行业格局?

文 | 娱乐独角兽 赤木瓶子

编辑 |  Mia

在轻中重内容都“尝鲜”过后,字节选择撤出游戏主阵地。

11月27日,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具体表现为:对已经上线且表现良好的游戏,将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字节收缩的不仅是游戏业务。早在月中,字节跳动旗下XR平台PICO刚刚完成新一轮裁员,组织架构再调整,其中市场、游戏、视频、直播等团队将进行较大幅度的人员调整。彼时,娱乐独角兽在报道中提到,字节此举,一定程度上否定了游戏、视频、直播等业务的现有表现。

如今看来,游戏赛道的整体业务大调整,波及面更深,向外界传递的信号也更加明显。收缩游戏业务——目前看来很可能只是游戏研发业务,回归信息平台和电商等主要业务,是字节现阶段的“断舍离”,与此前CEO梁汝波提到的“平常心”。

在令人唏嘘慨叹大厂终究绕不过的“不可能三角”背后,字节大调整也一定程度改写了互联网格局。以腾讯为主的大厂能够卸下防备,与最大的投流渠道商握手言和,参考王者荣誉头部主播官宣抖音直播,王者官方送出祝福等动作。当国内游戏研发、发行厂商各司其职,又将如何改写这一竞争激烈的行业格局?

字节跳动的游戏“光年”

头部互联网厂商对于解决游戏品类的补位方式,一向秉持着“买买买”理念,这样的方式在字节身上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字节在游戏业务方面一直按照既定轨迹行进,从代理到自研,游戏品类从超休闲向中重度过度,可谓是斥了巨资,也投了心血。字节整体游戏业务视角来看,大致可划为休闲游戏、中重度游戏、及游戏海外的代理及研发。

长久以来,字节跳动的游戏板块主要有两条业务方向,一是以超休闲/休闲游戏为主导的Ohayoo ,二是主攻中重度游戏领域的朝夕光年。Ohayoo方面曾开创出不少行业爆款,且集中在春节期间霸榜免费游戏榜单,如凭《音跃球球》《翡翠大师》《消灭病毒》《我功夫特牛》《小美斗地主》《脑洞大师》等一系列超休闲游戏,3天流水破千万不是梦。

即便是看似低成本、短周期、高流量,帮助字节跳动打响知名度的超休闲小游戏赛道,也早早被曝出裁撤。今年4余人,有消息称,Ohayoo团队被裁撤,现有人员和业务被并入字节旗下广告平台穿山甲,继续为游戏开发者提供休闲游戏立项服务。知情人士称,Ohayoo团队从2021年开始历经数次缩减。字节随后回应称消息不实,但Ohayoo愈发低调已是既定事实。

游戏业务的另一条主力赛道是成立于2019年的朝夕光年,在正式作为游戏厂牌上线前,朝夕光年一直作为字节跳动的游戏发行和制作机构,主要发掘中重度游戏,如从英雄互娱手中接过了策略游戏《战争艺术》的代理权,大多以代理发行商身份切入游戏赛道,涉及产品包括《热血街篮球》《终结战场》等。

字节跳动也因此发掘了一条生态闭环打法,游戏广告带来的利润不可忽视,在此之中,超休闲游戏的游戏买量天花板有限,但重度游戏的受众黏性更高,在推广运作层面具备了更多发掘可能性。

2021年是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高光时刻。2月,字节旗下自研游戏品牌朝夕光年正式上线。3月,朝夕光年奇想基金(NIF)成立,对成熟品类游戏、独特的新兴品类游戏以及行业内其他业务均有所关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游戏厂牌大而全的品类基调。同月,字节从一众厂商中,夺下游戏研发发行公司沐瞳,为重度游戏产品及东南亚市场厉兵秣马。

字节开始正式进军中重度游戏的自主研发时,给人的感觉更仿佛游戏界冉冉升起的“霸道总裁”,不吝啬于用更多资源、更高的价格拿到行业资源,沐瞳科技收购案能很好说明这点。彼时市面对沐瞳科技的估值在20亿-30亿美元,字节最终以40亿美元的高价完成收购。

收购沐瞳科技,是当时游戏行业较大的一笔收购案,沐瞳科技的竞标者也远不止字节跳动和腾讯两家。而拿下沐瞳科技,是字节一举拿下海外版类《王者荣耀》产品《无尽对决》,加速对中重度手游的研发能力,更是直接拿下沐瞳此前在东南亚市场构建的完整电竞生态。

此前,字节跳动志在重度游戏已有些时日。收购案的一年前,就有报道称,字节跳动已经任命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正式主导新的游戏部门,而该部门将主攻重度游戏,并推出一款与《王者荣耀》相似的竞技产品。

野心勃勃的字节,退出游戏战场也不是一蹴而就。2022年6月,朝夕光年解散上海101工作室,多个项目在裁撤或整合,游戏项目的上新也有所减少。年底,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国内和国外发型工作室合并成ONE Publishing Studio,确立全球化战略。

如今,字节旗下重点产品包括IP产品《航海王热血航线》,女性向产品《花亦山心之月》,刚刚上线的《星球:重启》以及今年的小爆款、对标DNF的《晶核》。目前,这几款核心游戏方均特地回应玩家称,业务调整对项目有限,请玩家放心。

短短几年时间,字节在游戏赛道迅速浮沉,并斩伐果决,切断游戏研发,不代表切断游戏代理运营这一更大业务板块。目前看来,通过对自家产品研发的渠道尝试,无论是与抖音头部KOL和泛娱乐达人深度合作的短视频营销思路,联合玩家共创UGC内容,联动kol等持续吸引圈层受众的打法,都足以帮助字节在更好地承载起游戏推广这一身份。

直面“不可能三角”,大厂“众神归位”

在字节游戏裁员的相关消息报道后,有网友辣评,“每个互联网大厂在做大做强后,都想进军对手的核心业务品类,但结局却大多相似。”此言并非全无道理,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游戏行业跟风口的趋势都更加明显。

游戏类型从Moba、吃鸡FPS到二次元,各品类中核心产品的“擂主”身份很难受到较大冲击,各赛道的核心产品《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原神》依旧是长期霸榜的“现金牛”。反观潜力黑马产品,大多来自各家开辟的新赛道,如网易如今的当家派对手游《蛋仔派对》。

如今看来,能够长久停留在畅销榜单的黑马产品是少数,单打独斗的研发工作室更加难以突围。这一方面是反复震荡的版号问题,给包括字节在内的大小厂商带来无可挽回的冲击;另一方面,研发精品游戏的成本巨大,研发周期较长,开发成本逐年上升后期买量投流推广费用也在日益增加。

此次朝夕光年史无前例的裁员消息,有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向钛媒体透露,该决策由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 “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自研游戏需要面临的竞争压力与业绩风险摆在那里,字节选择放弃游戏,并非游戏产品的溃败,看起来更像是一次业务上的“断舍离”,既然游戏业务带来的高收益、低风险、高流动性三者不能兼得,那么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效率与回报率都更高。

游戏行业早已经迈入存量,头部大厂在维稳“现金牛”的同时,更多倾向于收购或投资拥有专业人才与相应研发经验的独立工作室,做足以更长的研发周期来换取高回报比的精品游戏、3a产品。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游戏主播流入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近日,有王者荣耀头部主播官宣将在短视频平台开播,《王者荣耀》官方送出祝福。直播《王者荣耀》是腾讯抖音的遗留问题,此次会否是二者“破冰”契机也尚未可知,但随着行业洗牌动作不断,游戏行业的格局正在被悄然改写。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