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产油区成冲突热点?委内瑞拉通过公投宣布对圭亚那领土要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产油区成冲突热点?委内瑞拉通过公投宣布对圭亚那领土要求

随着埃克森美孚在埃塞奎博石油的发现,圭亚那已探明储量增加到至少110亿桶,超过科威特和阿联酋,也成为了人均石油储量第一大国。

来源:视觉中国

继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之后,南美洲大地上的潜在冲突又开始发酵。

当地时间123日,产油大国委内瑞拉举行全民公投,议题包括将邻国圭亚那的埃塞奎博地区以第24个州的形式并入委内瑞拉。

124日的初步统计结果表明,96%的委内瑞拉民众赞成吞并由圭亚那实际控制的埃塞奎博地区,此次投票参与率为51%。

虽然此次公投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作为圭亚那领土的埃塞奎博地区居民也未参加公投,而且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此前亦表示,并不会通过公投来证明收回该地区的合法性依据,但是委内瑞拉军方已宣布将“遵循人民的授权以夺回领土”。

圭亚那总理菲利普斯(Mark Phillips)则表态:将“捍卫每一寸领土”。而作为两国共同邻国的地区性大国巴西,总统卢拉在迪拜参加COP 28期间一方面呼吁两国保持克制,另一方面已向委内瑞拉边境增派军队,以应对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

石油肥羊:80万人口坐拥110亿桶储量

埃塞奎博地区作为欧洲殖民时代的边界划分遗留问题,在过去超过100年时间内一直是委内瑞拉和圭亚那的矛盾焦点。

埃塞奎博地区得名于南北向贯穿圭亚那全境的埃塞奎博河。在1777年殖民大半个美洲时,西班牙帝国曾以埃塞奎博河作为委内瑞拉(即彼时的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的天然疆界。独立之后的委内瑞拉也继承了以埃塞奎博河为东部边界的领土主张。

不过这一主张从未得到圭亚那历任宗主国的认同。与独立较早的委内瑞拉不同,1966年方独立的圭亚那先后是西班牙、荷兰以及英国的殖民地。1899年由美国支持的国际仲裁法庭确认了委内瑞拉和圭亚那(彼时为英属圭亚那)的现有边界,埃塞奎博地区被划为圭亚那领土。

委内瑞拉始终以国际仲裁法庭审理过程中存在舞弊为由拒绝承认裁决,而圭亚那独立之前由联合国主导的谈判也无疾而终。不过这并不影响委内瑞拉国内出版的教材和地图均将埃塞奎博地区列为该国第24个州,这也是此次公投获得超高支持率的根本原因。

右侧斜线阴影部分为埃塞奎博

值得一提的是,埃塞奎博地区虽然面积达16万平方公里,且占到了圭亚那总面积达62%,但是该地区丛林密布,人口仅有23万。一直以来,委内瑞拉政府并未在实际层面对该地区表现出兴趣。

这一现状在2015年和今年10月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在该地区发现大量石油储量后出现了变化。根据现有估计,随着埃塞奎博地区石油的发现,圭亚那已探明石油储量增加到至少110亿桶,超过科威特和阿联酋。考虑到圭亚那仅有80万人口,该国也成为了人均石油储量的第一大国。

随着圭亚那政府于今年919日向八家国际能源巨头和本地企业发放了埃塞奎博地区的石油开采许可,并计划将该国的石油产量从目前每天约30万桶增至2030年的120万桶,委内瑞拉方面迅速采取了强硬措施。一方面,委内瑞拉在1010日扣押了圭亚那的石油勘探船,并在埃塞奎博地区边境进行军事集结;另一方面,委内瑞拉国家选举委员会也在1023日批准了此次公投,并成为引爆此次地区危机的导火索。

对外转移矛盾,还是下一个加尔铁里?

虽然拥有超过11万士兵的委内瑞拉陆军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远强于圭亚那国防军,但考虑到埃塞奎博地区面积广大且距离委首都加拉加斯过于遥远,外界普遍预计委内瑞拉军队即便在美国南方司令部不直接干预的情况下也难以吃下整个地区。

牛津大学国际安全副教授Annette Idler表示委内瑞拉当局对边境地区的掌控本就有限,加拉加斯需要派遣大量军队才能占领该地区。因此委内瑞拉可能根本无法夺取该区域,其实只是虚张声势。事实上,目前也没有证据表明委内瑞拉军队有向边境大规模调动的迹象。

Idler认为,冲突或直接开战将导致美国重新实施刚刚对委内瑞拉取消的石油出口制裁。对于脆弱的委内瑞拉经济而言,这是需要三思而后行的。Idler表示:届时马杜罗将不得不在名誉扫地和面临美国新制裁之间做出选择

与其重蹈阿根廷加尔铁里政府的覆辙,马杜罗此次借助公投激发民族自豪感在更大程度上被视为对外转移内部矛盾以解决国内经济和政治危机的手段。1982年,时任阿根廷军政府总统加尔铁里原以为与美国里根政府关系好,为夺回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对英国宣战,但最终因孤立无援战败后辞职下台。

居住在加拉加斯的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Phil Gunson表示出于选举原因,马杜罗需要将自己包裹在国旗下,显然与邻国的领土争端是一个完美的借口。

12月1日,查韦斯主义运动的支持者在保卫埃塞奎博领土的全民公决前参加游行。来源:视觉中国

自从2019年时任国民议会主席的胡安·瓜伊多推翻马杜罗的尝试失败之后,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从未放松过。直到今年1018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宣布,作为对委内瑞拉政府与反对派达成政治协议的回应,将解除对委内瑞拉的部分能源贸易制裁。而该谈判旨在解决委内瑞拉旷日持久的政治危机并在2024年举行总统选举。

不过委内瑞拉国内的反对派并不认为马杜罗有诚意在2024年举行大选、甚至进行权力交接。例如反对派中呼声最高的María Corina Machado此前已被禁止参选。但这并未影响反对派在10月动员超过240万人进行明年总统候选人的初选,最终María Corina Machado获得极高的支持。

马杜罗随后迅速宣布此举为非法行为。

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Gunson认为,马杜罗开启此次公投的目的,是希望给民众留下政府可以以反对派无法做到的方式动员人民。因为公投的议题吸引远超过240万人进行投票。

委内瑞拉国防分析师Rocío San Miguel认为,马杜罗可能在选举确定失利的情况下,通过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来暂停选举。

经济层面上,在2013年起担任总统的马杜罗带领下,委内瑞拉经济规模在2014年至2021年期间萎缩了近80%,并导致超过770万委内瑞拉人前往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等南美邻国。虽然马杜罗政府通过削减公共支出、增加税收和注入外汇,成功地在2021年底使委内瑞拉摆脱了恶性通货膨胀周期,但该国自2022年起再度面临物价飞涨的挑战。其中就包括去年51日劳动节上,马杜罗并未遵循传统宣布提高该国最低工资,而保持至今的130玻利瓦尔最低月薪已经从等价于30美元跌至3.7美元。

截至11月,美墨边境被截留的委内瑞拉偷渡者数量已超过19.95万人次,而该数字在2020年还仅为2700人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埃克森美孚

137
  • 埃克森美孚:预计2024年资本支出230亿美元至250亿美元
  • 美国FTC调查埃克森美孚600亿美元收购先锋自然资源的拟议交易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产油区成冲突热点?委内瑞拉通过公投宣布对圭亚那领土要求

随着埃克森美孚在埃塞奎博石油的发现,圭亚那已探明储量增加到至少110亿桶,超过科威特和阿联酋,也成为了人均石油储量第一大国。

来源:视觉中国

继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之后,南美洲大地上的潜在冲突又开始发酵。

当地时间123日,产油大国委内瑞拉举行全民公投,议题包括将邻国圭亚那的埃塞奎博地区以第24个州的形式并入委内瑞拉。

124日的初步统计结果表明,96%的委内瑞拉民众赞成吞并由圭亚那实际控制的埃塞奎博地区,此次投票参与率为51%。

虽然此次公投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作为圭亚那领土的埃塞奎博地区居民也未参加公投,而且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此前亦表示,并不会通过公投来证明收回该地区的合法性依据,但是委内瑞拉军方已宣布将“遵循人民的授权以夺回领土”。

圭亚那总理菲利普斯(Mark Phillips)则表态:将“捍卫每一寸领土”。而作为两国共同邻国的地区性大国巴西,总统卢拉在迪拜参加COP 28期间一方面呼吁两国保持克制,另一方面已向委内瑞拉边境增派军队,以应对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

石油肥羊:80万人口坐拥110亿桶储量

埃塞奎博地区作为欧洲殖民时代的边界划分遗留问题,在过去超过100年时间内一直是委内瑞拉和圭亚那的矛盾焦点。

埃塞奎博地区得名于南北向贯穿圭亚那全境的埃塞奎博河。在1777年殖民大半个美洲时,西班牙帝国曾以埃塞奎博河作为委内瑞拉(即彼时的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的天然疆界。独立之后的委内瑞拉也继承了以埃塞奎博河为东部边界的领土主张。

不过这一主张从未得到圭亚那历任宗主国的认同。与独立较早的委内瑞拉不同,1966年方独立的圭亚那先后是西班牙、荷兰以及英国的殖民地。1899年由美国支持的国际仲裁法庭确认了委内瑞拉和圭亚那(彼时为英属圭亚那)的现有边界,埃塞奎博地区被划为圭亚那领土。

委内瑞拉始终以国际仲裁法庭审理过程中存在舞弊为由拒绝承认裁决,而圭亚那独立之前由联合国主导的谈判也无疾而终。不过这并不影响委内瑞拉国内出版的教材和地图均将埃塞奎博地区列为该国第24个州,这也是此次公投获得超高支持率的根本原因。

右侧斜线阴影部分为埃塞奎博

值得一提的是,埃塞奎博地区虽然面积达16万平方公里,且占到了圭亚那总面积达62%,但是该地区丛林密布,人口仅有23万。一直以来,委内瑞拉政府并未在实际层面对该地区表现出兴趣。

这一现状在2015年和今年10月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在该地区发现大量石油储量后出现了变化。根据现有估计,随着埃塞奎博地区石油的发现,圭亚那已探明石油储量增加到至少110亿桶,超过科威特和阿联酋。考虑到圭亚那仅有80万人口,该国也成为了人均石油储量的第一大国。

随着圭亚那政府于今年919日向八家国际能源巨头和本地企业发放了埃塞奎博地区的石油开采许可,并计划将该国的石油产量从目前每天约30万桶增至2030年的120万桶,委内瑞拉方面迅速采取了强硬措施。一方面,委内瑞拉在1010日扣押了圭亚那的石油勘探船,并在埃塞奎博地区边境进行军事集结;另一方面,委内瑞拉国家选举委员会也在1023日批准了此次公投,并成为引爆此次地区危机的导火索。

对外转移矛盾,还是下一个加尔铁里?

虽然拥有超过11万士兵的委内瑞拉陆军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远强于圭亚那国防军,但考虑到埃塞奎博地区面积广大且距离委首都加拉加斯过于遥远,外界普遍预计委内瑞拉军队即便在美国南方司令部不直接干预的情况下也难以吃下整个地区。

牛津大学国际安全副教授Annette Idler表示委内瑞拉当局对边境地区的掌控本就有限,加拉加斯需要派遣大量军队才能占领该地区。因此委内瑞拉可能根本无法夺取该区域,其实只是虚张声势。事实上,目前也没有证据表明委内瑞拉军队有向边境大规模调动的迹象。

Idler认为,冲突或直接开战将导致美国重新实施刚刚对委内瑞拉取消的石油出口制裁。对于脆弱的委内瑞拉经济而言,这是需要三思而后行的。Idler表示:届时马杜罗将不得不在名誉扫地和面临美国新制裁之间做出选择

与其重蹈阿根廷加尔铁里政府的覆辙,马杜罗此次借助公投激发民族自豪感在更大程度上被视为对外转移内部矛盾以解决国内经济和政治危机的手段。1982年,时任阿根廷军政府总统加尔铁里原以为与美国里根政府关系好,为夺回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对英国宣战,但最终因孤立无援战败后辞职下台。

居住在加拉加斯的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Phil Gunson表示出于选举原因,马杜罗需要将自己包裹在国旗下,显然与邻国的领土争端是一个完美的借口。

12月1日,查韦斯主义运动的支持者在保卫埃塞奎博领土的全民公决前参加游行。来源:视觉中国

自从2019年时任国民议会主席的胡安·瓜伊多推翻马杜罗的尝试失败之后,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从未放松过。直到今年1018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宣布,作为对委内瑞拉政府与反对派达成政治协议的回应,将解除对委内瑞拉的部分能源贸易制裁。而该谈判旨在解决委内瑞拉旷日持久的政治危机并在2024年举行总统选举。

不过委内瑞拉国内的反对派并不认为马杜罗有诚意在2024年举行大选、甚至进行权力交接。例如反对派中呼声最高的María Corina Machado此前已被禁止参选。但这并未影响反对派在10月动员超过240万人进行明年总统候选人的初选,最终María Corina Machado获得极高的支持。

马杜罗随后迅速宣布此举为非法行为。

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Gunson认为,马杜罗开启此次公投的目的,是希望给民众留下政府可以以反对派无法做到的方式动员人民。因为公投的议题吸引远超过240万人进行投票。

委内瑞拉国防分析师Rocío San Miguel认为,马杜罗可能在选举确定失利的情况下,通过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来暂停选举。

经济层面上,在2013年起担任总统的马杜罗带领下,委内瑞拉经济规模在2014年至2021年期间萎缩了近80%,并导致超过770万委内瑞拉人前往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等南美邻国。虽然马杜罗政府通过削减公共支出、增加税收和注入外汇,成功地在2021年底使委内瑞拉摆脱了恶性通货膨胀周期,但该国自2022年起再度面临物价飞涨的挑战。其中就包括去年51日劳动节上,马杜罗并未遵循传统宣布提高该国最低工资,而保持至今的130玻利瓦尔最低月薪已经从等价于30美元跌至3.7美元。

截至11月,美墨边境被截留的委内瑞拉偷渡者数量已超过19.95万人次,而该数字在2020年还仅为2700人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