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电影一哥”换老板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电影一哥”换老板了

万达电影以及万达院线一度是国内电影产业的风向标,也一直是上市影视公司里公认的“一哥”,如今一朝易主,也能看出国内影视行业的变化无常。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壹娱观察 大娱乐家

12月6日,万达电影于早间发布公告,公司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

而最终的公告则其实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万达很可能要自己击碎影视梦了。

根据万达电影的公告,万达电影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若上述事项最终实施完成,将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公司股票12月6日(星期三)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2个交易日。

万达公告

这其实并不是万达和儒意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几个月前,双方就已经通过万达电影的股权交易而发生了关联,那一次万达从这笔交易从获得了超过22亿的现金。

万达电影以及万达院线一度是国内电影产业的风向标,也一直是上市影视公司里公认的“一哥”,如今一朝易主,也能看出国内影视行业的变化无常。

只能说电影一哥常有,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对赌失败的万达,比任何时候都缺钱

就跟之前几次股权售卖相同,此次万达电影彻底卖身自然是与珠海万达商管短期在港股上市无望又面临对赌协议回购压力有着绕不开的关系。

2014年,万达商业在港交所上市。2016年万达商业由于在港股市场股价低迷而选择私有化退市。2018年1月,已经做好了清偿退市股东准备的万达,与腾讯、苏宁、京东、融创签订投资协议,4方投资340亿,收购万达在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14.41%股份。

之后,万达选择了进一步剥离地产,通过重组成立珠海万达商管,作为全新上市主体,并于2021年正式撤回A股上市申请,再次申请H股上市。如果不能于2023年底成功上市,万达商管集团需向上市前投资者支付约300亿元的股权回购款。

珠海万达商管曾三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失败。

今年6月28日,珠海万达商管第四次在港交所提交IPO招股书,直到目前依然没有通过的迹象。根据最新的消息,万达计划将珠海万达商管在香港的上市时间推迟至2026年,目前正和各方投资者进行沟通。除了上市对赌失败所造成的巨额现金流压力之外,和其他国内地产公司一样,万达也面临着债务到期偿还的压力。

根据统计,今年大连万达商管共面临154亿元境内公开债及4亿美元债,合计约182亿元公开债的集中到期,为了不违约暴雷,万达已经通过各种资金筹集方式如约偿还。作为旗下优质资产的万达电影便是其套现回笼资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早在今年3月和7月,万达文化产业集团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两度减持万达电影股份,回笼资金5.83亿元和6.56亿元。

除了二级市场减持,万达7月份通过三次股权转让,处置万达电影、万达投资股权的方式回笼资金达67.66亿。

即便最近6亿美元债调整还款计划方案获得通过,但万达身上的担子依然不轻,这种情况之下,彻底出手万达电影自然成为了下意识的选择,毕竟如今的万达电本身就已经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对万达来说放下一个包袱总是好的。

不过此番转让万达电影的控股权,也意味着万达几乎彻底退出了影视行业,不仅仅是影视制作、发行,就连和万达的商业地产万达广场高度绑定的万达院线今后也将成为上海儒意的院线。

加上几年前作价百亿将文旅项目扔给融创,卖掉万达电影后的万达基本上算是要对文娱相关产业进行了最后的告别。

这距离王健林当年在洛杉矶公开给好莱坞高管们“上课”,也不过才七年时间,只能说中国电影行业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速度实在太快。

电影一哥之名,儒意影视担得起吗?

上一次柯利明和上海儒意出手为万达输血时,就已经让自己收获了不少关注,只是没想到仅仅才过去不到五个月,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影视公司竟然真的成为了万达的“白衣骑士”,一朝完成了“蛇吞象”的资本壮举。

转眼之间,儒意影视已经从参投电视剧到热门档期大片,再到可能成为拥有制发放全产业链的影视行业巨无霸了,而事实上很多人在此之前大概根本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的名字。

儒意影视最早为人所知,大概还是其想要打造的“中国Netflix”南瓜电影拿到了恒大和腾讯联合投资,即便随后恒大暴雷,腾讯也全数接盘成为了大股东,并且在儒意上一次援助万达前,腾讯还直接增资巩固了自己大股东地位。

万达电影股权控制关系

同时,儒意也在电影行业不断发挥本领。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在市场上留有姓名,再到保底《你好,李焕英》名声大振,以及各个头部影片里都有儒意的参投身影,而今年《保你平安》《热烈》相继取得不俗战绩,儒意不断完成行业爬坡。

即便外界很难看懂投资儒意到底能够为其自身的文娱业务带来什么明显增益,但腾讯真金白银的支持却又始终无法忽视。甚至儒意过去一年的业务重心都已经不再是流媒体或影视,从中报到年报,其反复强调的更多是游戏业务,去年上线了两款游戏,今年两款新作则下落不明。

南瓜电影还还在上个月推出了一款AR眼镜——南瓜AR家庭影院,涉足了硬件行业。至于南瓜电影的会员数字则已经有超过一年时间没有更新过了,更不用说儒意每次都会在财报中提到的南瓜电影原创内容,更是悄无声息。

虽然不比万达、融创这些地产跨界影视的跳跃式跨步,但从影视制作发家到打造所谓的纯订阅制流媒体平台,再到游戏开发,硬件开发和IP生态运营,再到如今控股万达院线,儒意也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实现了其多元化经营的目的。

只不过即便业务越做越大,儒意影视也要面临扩张期时的阵痛,今年上半年还出现了自2020年以来的首次亏损。根据半年报显示,中国儒意半年收入为8.04亿元,同比增加22.85%;但净利润由盈转亏,从去年同期的1.47亿元减少至亏损2.64亿元。

儒意在财报公告称,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各板块积极布局下阶段业务发展所产生的固定成本支出,本次亏损是是公司加大力度布局未来带来的暂时性、战略性亏损。

中国儒意2023年中期财报

只不过如果最终万达电影和中国儒意并表,就前者亏损的体量而言,儒意很可能会“战略性亏损”相当长一段时间。

就目前的股权结构来看,万达电影的资产事实上是由柯利明几乎独家控股的上海儒意所有,虽然该公司或者柯利明本人始终对外公开表达过如此大额的收购资金从何而来,不过如果在实际控制了万达电影这一A股上市公司之后,再进行一波并表操作,儒意反倒有机会真正实现其登陆A股的梦想。

从儒意的发展史不难看出,相比制作内容或是业务布局,这家公司明显更擅长资本运作,此番以小搏大拿下万达电影自然又是一场经典战役。

纵观过去这些年,能够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影视公司仍然是整个行业出现发展拐点的重要引擎,市场也在期待突然就坐上中国电影头把交椅的儒意能够焕发行业更多新的可能性。

*参考文章:

深圳商报读创客户端《万达电影拟筹划控制权变更 腾讯旗下儒意影视再接盘?》

时代财经《票房遭碾压,驰援万达的“白马骑士”影视神话褪色》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万达电影

3.6k
  • 万达电影(002739.SZ):间接控股股东股权转让完成,公司控制权变更
  • 万达电影(002739.SZ):控股股东万达投资解除质押7000万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电影一哥”换老板了

万达电影以及万达院线一度是国内电影产业的风向标,也一直是上市影视公司里公认的“一哥”,如今一朝易主,也能看出国内影视行业的变化无常。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壹娱观察 大娱乐家

12月6日,万达电影于早间发布公告,公司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

而最终的公告则其实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万达很可能要自己击碎影视梦了。

根据万达电影的公告,万达电影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若上述事项最终实施完成,将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公司股票12月6日(星期三)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2个交易日。

万达公告

这其实并不是万达和儒意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几个月前,双方就已经通过万达电影的股权交易而发生了关联,那一次万达从这笔交易从获得了超过22亿的现金。

万达电影以及万达院线一度是国内电影产业的风向标,也一直是上市影视公司里公认的“一哥”,如今一朝易主,也能看出国内影视行业的变化无常。

只能说电影一哥常有,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对赌失败的万达,比任何时候都缺钱

就跟之前几次股权售卖相同,此次万达电影彻底卖身自然是与珠海万达商管短期在港股上市无望又面临对赌协议回购压力有着绕不开的关系。

2014年,万达商业在港交所上市。2016年万达商业由于在港股市场股价低迷而选择私有化退市。2018年1月,已经做好了清偿退市股东准备的万达,与腾讯、苏宁、京东、融创签订投资协议,4方投资340亿,收购万达在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14.41%股份。

之后,万达选择了进一步剥离地产,通过重组成立珠海万达商管,作为全新上市主体,并于2021年正式撤回A股上市申请,再次申请H股上市。如果不能于2023年底成功上市,万达商管集团需向上市前投资者支付约300亿元的股权回购款。

珠海万达商管曾三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失败。

今年6月28日,珠海万达商管第四次在港交所提交IPO招股书,直到目前依然没有通过的迹象。根据最新的消息,万达计划将珠海万达商管在香港的上市时间推迟至2026年,目前正和各方投资者进行沟通。除了上市对赌失败所造成的巨额现金流压力之外,和其他国内地产公司一样,万达也面临着债务到期偿还的压力。

根据统计,今年大连万达商管共面临154亿元境内公开债及4亿美元债,合计约182亿元公开债的集中到期,为了不违约暴雷,万达已经通过各种资金筹集方式如约偿还。作为旗下优质资产的万达电影便是其套现回笼资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早在今年3月和7月,万达文化产业集团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两度减持万达电影股份,回笼资金5.83亿元和6.56亿元。

除了二级市场减持,万达7月份通过三次股权转让,处置万达电影、万达投资股权的方式回笼资金达67.66亿。

即便最近6亿美元债调整还款计划方案获得通过,但万达身上的担子依然不轻,这种情况之下,彻底出手万达电影自然成为了下意识的选择,毕竟如今的万达电本身就已经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对万达来说放下一个包袱总是好的。

不过此番转让万达电影的控股权,也意味着万达几乎彻底退出了影视行业,不仅仅是影视制作、发行,就连和万达的商业地产万达广场高度绑定的万达院线今后也将成为上海儒意的院线。

加上几年前作价百亿将文旅项目扔给融创,卖掉万达电影后的万达基本上算是要对文娱相关产业进行了最后的告别。

这距离王健林当年在洛杉矶公开给好莱坞高管们“上课”,也不过才七年时间,只能说中国电影行业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速度实在太快。

电影一哥之名,儒意影视担得起吗?

上一次柯利明和上海儒意出手为万达输血时,就已经让自己收获了不少关注,只是没想到仅仅才过去不到五个月,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影视公司竟然真的成为了万达的“白衣骑士”,一朝完成了“蛇吞象”的资本壮举。

转眼之间,儒意影视已经从参投电视剧到热门档期大片,再到可能成为拥有制发放全产业链的影视行业巨无霸了,而事实上很多人在此之前大概根本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的名字。

儒意影视最早为人所知,大概还是其想要打造的“中国Netflix”南瓜电影拿到了恒大和腾讯联合投资,即便随后恒大暴雷,腾讯也全数接盘成为了大股东,并且在儒意上一次援助万达前,腾讯还直接增资巩固了自己大股东地位。

万达电影股权控制关系

同时,儒意也在电影行业不断发挥本领。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在市场上留有姓名,再到保底《你好,李焕英》名声大振,以及各个头部影片里都有儒意的参投身影,而今年《保你平安》《热烈》相继取得不俗战绩,儒意不断完成行业爬坡。

即便外界很难看懂投资儒意到底能够为其自身的文娱业务带来什么明显增益,但腾讯真金白银的支持却又始终无法忽视。甚至儒意过去一年的业务重心都已经不再是流媒体或影视,从中报到年报,其反复强调的更多是游戏业务,去年上线了两款游戏,今年两款新作则下落不明。

南瓜电影还还在上个月推出了一款AR眼镜——南瓜AR家庭影院,涉足了硬件行业。至于南瓜电影的会员数字则已经有超过一年时间没有更新过了,更不用说儒意每次都会在财报中提到的南瓜电影原创内容,更是悄无声息。

虽然不比万达、融创这些地产跨界影视的跳跃式跨步,但从影视制作发家到打造所谓的纯订阅制流媒体平台,再到游戏开发,硬件开发和IP生态运营,再到如今控股万达院线,儒意也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实现了其多元化经营的目的。

只不过即便业务越做越大,儒意影视也要面临扩张期时的阵痛,今年上半年还出现了自2020年以来的首次亏损。根据半年报显示,中国儒意半年收入为8.04亿元,同比增加22.85%;但净利润由盈转亏,从去年同期的1.47亿元减少至亏损2.64亿元。

儒意在财报公告称,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各板块积极布局下阶段业务发展所产生的固定成本支出,本次亏损是是公司加大力度布局未来带来的暂时性、战略性亏损。

中国儒意2023年中期财报

只不过如果最终万达电影和中国儒意并表,就前者亏损的体量而言,儒意很可能会“战略性亏损”相当长一段时间。

就目前的股权结构来看,万达电影的资产事实上是由柯利明几乎独家控股的上海儒意所有,虽然该公司或者柯利明本人始终对外公开表达过如此大额的收购资金从何而来,不过如果在实际控制了万达电影这一A股上市公司之后,再进行一波并表操作,儒意反倒有机会真正实现其登陆A股的梦想。

从儒意的发展史不难看出,相比制作内容或是业务布局,这家公司明显更擅长资本运作,此番以小搏大拿下万达电影自然又是一场经典战役。

纵观过去这些年,能够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影视公司仍然是整个行业出现发展拐点的重要引擎,市场也在期待突然就坐上中国电影头把交椅的儒意能够焕发行业更多新的可能性。

*参考文章:

深圳商报读创客户端《万达电影拟筹划控制权变更 腾讯旗下儒意影视再接盘?》

时代财经《票房遭碾压,驰援万达的“白马骑士”影视神话褪色》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