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评论】行政处罚不应当是思美传媒、南方精工、苏大维格等互动平台违规事件的终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评论】行政处罚不应当是思美传媒、南方精工、苏大维格等互动平台违规事件的终点

近一段时间,上市公司借着互动平台炒作股价的现象日益突出。

图/匡达

文 / 吴治邦

近一段时间,上市公司借着互动平台炒作股价的现象日益突出,少数上市公司甚至已踩到了违规的边缘,证券监管部门也给出了一定的回应,部分上市公司及责任人员被处以行政处罚,如苏大维格(300331.SZ)及其高管皆被罚,而近期热门的思美传媒(002712.SZ)则遭立案调查。

过往的案例来看,证券监管部门多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二款作出行政处罚,按照法条规定,上市公司处以的罚金在100万元至1000万元范围内,而责任人员的罚金在50万元至500万元的范围内。即使真的情节严重,被处以的罚金也不会超过1000万元,而近期的案例来看,类似于互动平台违规的情形,多被处以300万元以下的罚金,如苏大维格拟遭罚150万元,其董事会秘书拟遭罚100万元。

个人认为,相较于二级市场以亿为单位的交易行为,百万元的罚单有些隔靴搔痒。如果只是行政监管层面,当前可以给出的处罚确实已至天花板。不过,考虑到此类行为的市场危害性极大,极容易造成股票短时间内的暴涨暴跌,同样应当审视其可能存在着的深层次利益安排。一则虚假信息从互动平台释放后,自然有资金赚的盆满钵满,而也有资金亏得有苦难言。那么,如果市场资金与互动易的违规存在着特殊利益安排,这又该如何监管?

《刑法》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编造并且传播影响证券、期货交易的虚假信息,扰乱证券、期货交易市场,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利用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将构成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界面新闻在此前曾发布的《背后有特殊利益驱动?南方精工信披事件应严查》一文就曾指出,部分在南方精工信披违规发生期间精准逃顶的营业部席位正是此前多次为南方精工控股股东史建伟的妻子史娟华承接大宗交易的中国银河证券南京洪武路证券营业部的交易席位。那么,精准逃顶的账户又是否为史娟华接盘的资金?如果正是为史娟华接盘的账户,公司误导性披露无疑让上述资金赚得盆满钵满。外界暂且不以最坏的恶意揣度公司的互动易违规行为,但作为监管而言应当将严查误导性披露与特定资金减持的关联,甚至若发现犯罪线索,更应当移送公安机关。

从常理来看,管理着上市公司互动易平台应当是经验充足的专业人员,应当不会犯一些低级的错误。如在江苏证监局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就指出,公司责任人员在明知芯片光刻机概念系当时市场热点的情况下,将公司证券部门草拟的针对投资者提问回复初稿中“直写光刻设备”的表述修改为“光刻机”,刻意混淆直写光刻设备与芯片光刻机的区别,并决定发布。外界不禁要问,这真的只是口嗨,还是背后有着特殊的利益勾结?市场交易情况来看,公司9月15日当天的交易金额达25.58亿元,前一天介入的资金完全可以全身而退,这部分逃顶的资金与信披违规是否有关联?

另一上市公司南方精工同样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公司非直接供应特斯拉,但公司却在互动易平台回复称“相关样品已送至美国特斯拉,试验结果良好,获得较高认可”。公司股价在连续涨停后,又上演连续跌停的走势。

从市场反响来看,互动平台的信披违规事件对二级市场的伤害不弱于财务造假,行政监管及处罚绝不应当是此类事件的终点。涉及的资金巨大、受害的投资者以万为单位,建议证券监管部门应当将此类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南方精工

53
  • 南方精工(002553.SZ):2023年全年净利润为2728万元,同比下降43.73%
  • A股开盘:指数低开,创业板指跌0.21%,DRG/DIP、贵金属概念领跌

苏大维格

  • “顶流”傅鹏博调仓曝光,新进入高测股份、苏大维格
  • 江苏证监局公开处罚决定,苏大维格被警告并罚款,涉嫌误导性陈述

思美传媒

  • 传媒板块震荡拉升,博纳影业、思美传媒涨停
  • 百万罚单频现,董秘们需防范哪些地方易踩坑?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评论】行政处罚不应当是思美传媒、南方精工、苏大维格等互动平台违规事件的终点

近一段时间,上市公司借着互动平台炒作股价的现象日益突出。

图/匡达

文 / 吴治邦

近一段时间,上市公司借着互动平台炒作股价的现象日益突出,少数上市公司甚至已踩到了违规的边缘,证券监管部门也给出了一定的回应,部分上市公司及责任人员被处以行政处罚,如苏大维格(300331.SZ)及其高管皆被罚,而近期热门的思美传媒(002712.SZ)则遭立案调查。

过往的案例来看,证券监管部门多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二款作出行政处罚,按照法条规定,上市公司处以的罚金在100万元至1000万元范围内,而责任人员的罚金在50万元至500万元的范围内。即使真的情节严重,被处以的罚金也不会超过1000万元,而近期的案例来看,类似于互动平台违规的情形,多被处以300万元以下的罚金,如苏大维格拟遭罚150万元,其董事会秘书拟遭罚100万元。

个人认为,相较于二级市场以亿为单位的交易行为,百万元的罚单有些隔靴搔痒。如果只是行政监管层面,当前可以给出的处罚确实已至天花板。不过,考虑到此类行为的市场危害性极大,极容易造成股票短时间内的暴涨暴跌,同样应当审视其可能存在着的深层次利益安排。一则虚假信息从互动平台释放后,自然有资金赚的盆满钵满,而也有资金亏得有苦难言。那么,如果市场资金与互动易的违规存在着特殊利益安排,这又该如何监管?

《刑法》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编造并且传播影响证券、期货交易的虚假信息,扰乱证券、期货交易市场,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利用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将构成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界面新闻在此前曾发布的《背后有特殊利益驱动?南方精工信披事件应严查》一文就曾指出,部分在南方精工信披违规发生期间精准逃顶的营业部席位正是此前多次为南方精工控股股东史建伟的妻子史娟华承接大宗交易的中国银河证券南京洪武路证券营业部的交易席位。那么,精准逃顶的账户又是否为史娟华接盘的资金?如果正是为史娟华接盘的账户,公司误导性披露无疑让上述资金赚得盆满钵满。外界暂且不以最坏的恶意揣度公司的互动易违规行为,但作为监管而言应当将严查误导性披露与特定资金减持的关联,甚至若发现犯罪线索,更应当移送公安机关。

从常理来看,管理着上市公司互动易平台应当是经验充足的专业人员,应当不会犯一些低级的错误。如在江苏证监局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就指出,公司责任人员在明知芯片光刻机概念系当时市场热点的情况下,将公司证券部门草拟的针对投资者提问回复初稿中“直写光刻设备”的表述修改为“光刻机”,刻意混淆直写光刻设备与芯片光刻机的区别,并决定发布。外界不禁要问,这真的只是口嗨,还是背后有着特殊的利益勾结?市场交易情况来看,公司9月15日当天的交易金额达25.58亿元,前一天介入的资金完全可以全身而退,这部分逃顶的资金与信披违规是否有关联?

另一上市公司南方精工同样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公司非直接供应特斯拉,但公司却在互动易平台回复称“相关样品已送至美国特斯拉,试验结果良好,获得较高认可”。公司股价在连续涨停后,又上演连续跌停的走势。

从市场反响来看,互动平台的信披违规事件对二级市场的伤害不弱于财务造假,行政监管及处罚绝不应当是此类事件的终点。涉及的资金巨大、受害的投资者以万为单位,建议证券监管部门应当将此类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